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9 ...


  •   古代装潢的室内摆满古董收藏品,若是不说,还真瞧不出这里是艺能公司的办公室。

      墙上挂著不符合这里风格的时尚黑白大型相片,上头照著两名身穿西装的出色男人;一位俊逸迷人、令一位冷傲出尘,气质不同的他们并肩而立,画面却意外和谐美丽。

      螣邪瞅著相片对站在身后的朱闻说:“叔,你将萧叔的照片挂在这,他没意见”

      “萧兄不爱照相,当初要拍这照片可是费了我不少功夫啊,我当然要挂起来每天都能见到。”银锽朱闻脸上毫不掩饰的迷恋,与双胞胎兄长朱武见到自己老婆时的神情一模一样。

      他盯著照片中冷傲男人的脸孔说:“我坚持要放,他能说什么。”

      是没说什么,不说话好几天而已。

      众所皆知,朝露艺能公司董事长朱闻的情人,是有名的音乐制作人萧中剑,他们一同创立了这间公司。

      螣邪一脸不信,但也没去揭自己叔叔的底。

      朱闻走向据说战时留下的那套实木沙发椅坐下,拿出随身携带、据说是传家宝的摺扇出来,轻轻搧了搧,“别说那个了,来谈正事。”

      “我还真没看过这么正大光明,将别家艺人叫来自己公司要谈挖角的。”螣邪坐在朱闻对面翘起了脚,这椅子硬梆梆难坐得要命。

      “我向你们公司出的价可是合理到不行。”朱闻露出自信笑容。

      螣邪靠在椅背上,手指在把手上敲了几下,笑的狡狯说:“你若买走我便请律师打官司,告我现在的公司违约。”

      “我相信朝露可以帮你们公司付违约金。”

      “合约上可阐明了,没有本人同意不得任意转约,叔叔要是很有空闲,我不介意一直上法院。”

      朱闻眯著眼盯著翅膀硬了的侄子,一脸无奈进行柔情攻势,“当初你要离家搞乐团,叔叔我可是支持的,何况朝露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艺能公司,未来绝对能让你的声音在世界各地都听的见。”

      螣邪身子挪了挪,毫不在乎说: “本大爷和老爸起争执的时候,你那时候又不在家。”

      “这……叔叔那时候很忙。”朱闻想起那时候他好像出国玩去了。

      “而且你们是瞧我现在正当红,打著肥水不落外人田的主意吧。”

      说的一点都没错。

      朱闻干笑几声,使出最后杀手锏,“螣邪,我是你叔叔,我们是自家人,你最后总是得回银锽家的。”

      “银锽家家训,在商言商、公事公办。”螣邪严词正色回著,红眸闪著戏谑精光,

      “……”银锽朱闻顿时语塞。

      螣邪瞅著自己叔叔一会,嘴上勾起狂妄的笑,“叔,如果你要我的经纪约……”

      朱闻挑了挑眉,听著侄子说出条件。

      结束开会后,职员鱼贯由会议室走出,任沉浮将资料收好放入资料夹中,正也要离开九祸便唤住他。

      “任秘书,我有事情想和你单独谈谈。”九祸坐在长桌前头对任沉浮说道,她轻轻交叠双脚,双手搭在膝盖上,岁月似乎没在她脸上刻下痕迹,只留下如陈年美酒般的醉人韵味。

      五色妖姬经过任沉浮身边时暗示性的眨了下眼,娇笑一下便拿著开会资料离开了。
      两年前她结了婚,丈夫年底准备移民,改邪归正当良家妇女的她自然跟著丈夫走了,她这多年特助位置,怎么看都将是落在任沉浮身上。

      门关起的声音在宽敞会议室内清亮响著,里头只剩任沉浮和九祸。

      任沉浮走近自己上司,拿著资料夹的手有些发紧。九祸挑人的标准高,能被她认命做为贴身特助可是莫大荣誉,大家都说那位置一定是他的,自己也有那么几分期待。

      一直以来,九祸除了是他深藏心中的恋慕之人,同时也是他最为尊敬值得学习的上司,能在她身旁做事绝对是此生之幸。

      九祸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坐吧,任秘书。”

      “谢谢总裁。”任沉浮压下心中的期待,将资料夹轻放桌上后坐下,面容如同以往笑的稳重镇定,“总裁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九祸扬起微笑问,“任秘书,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

      “到今年就第九年了。”

      “这几年跟在我身边做事,应该很辛苦吧”

      “能跟在总裁身边做事是我最大的福气,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跟在你身边我学习到不少。”这话无比真心。

      “能够有你这样的员工,也是我最大的福气。”

      “总裁过奖了。”

      “你做事能干、心思又慎密,为人又谦虚有礼、长的又一表人才,公司能有你这样的员工三生有幸,你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九祸顿了下,狭长美眸注视著任沉浮。

      任沉浮屏息等待著眼前女人的话,他几乎能听见因紧张而狂跳的心跳声,九祸笑靥加深,红唇轻轻启口。

      “麻烦你……做我儿子螣邪的经纪人。”

      “是的,总裁,我很乐……呃?”

      “待遇绝对不输在集团给的。”

      “不,那个……”任沉浮面容僵了僵有些慌,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继续说:“你也知道,那混小子混出点名堂,可那些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多的跟天上星星一样。当初是我同意让那孩子出去闯闯,可我也不能让他这样在外面胡搞瞎搞,破坏银锽家名声……”

      那跟他有什么关系……任沉浮有些愣。

      “我们希望螣邪的经纪约能转到朱闻公司,外人管不动那小子,那就得让自家人管管了。”

      任沉浮保持住礼貌微笑,镇定回著:“那是不错的决定……可是,为什么要我去做少爷的经纪人?”

      “我瞧那孩子挺喜欢你又挺听你的话的,把他交给你去打理,我们都很放心。”

      “不……”任沉浮正想开口,九祸立刻打断他。

      “让你过去我也实在是舍不得,毕竟得力的下属难找……”九祸的笑容消失,轻叹了口气,“那孩子向来我行我素不管旁人,我就怕他倒时候出什么乱子伤害到自己,如果有个信任的熟人在他身旁看著他,我也能够安心点,你这么多年跟在我身边做事,突然让你换公司、换跑道,这要求确实是过分……”

      任沉浮见九祸苦恼的模样心生不舍,意识到的时候他竟然已经答应她的要求,丝毫没察觉到上司美眸里的狡狯精光。

      他在九祸万分感激下离开办公室,一踏出门走了几步,抚著额头很是后悔。

      盯著关起的门一会,九祸立刻拨通电话:“朱闻,事情办好了,那小子,肯定没想到任秘书会答应、我会放人才乱出那个条件……”

      虽然她也是持有朝露艺能公司的股份,不过她方才对任秘书说的话,可是句句属实无半分虚假。

      做母亲的总是心系小孩,那孩子有个信任的人照看,她确实能够安心不少,不过这样她少了个得力助手,得在培养新的人才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