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小少爷(五) ...

  •   第5章
      
      要不是知道时景歌有多么傻/逼,木锦成简直要怀疑时景歌是故意的了。
      但是时景歌一直是这样的一个人,愚蠢又自大,听不懂人话,也不会说话,每一句话都精准地戳到人的痛点雷区,让人生厌不说,还偏偏以为自己在说什么至理名言。
      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
      就这么一个蠢货,能是故意的吗?
      
      木锦成暗了暗眼眸,故意放大了声音,劝道:“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的,但是那是你哥,一笔写不出两个时,怎么可能不为你想呢?”
      时景歌当场急了,“你什么意思?你刚刚还不是这么说的!”
      “唉,我,唉,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我的,”木锦成唉声叹气,满面愁苦,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多么委曲求全,有苦难言,姿态做的那叫一个足。
      时景歌特意给足了木锦成时间,让他充分发挥自己的表演。
      
      木锦成要是不搞这一套,还能说他嘴上没个把门的,但是对兄弟是一条心。
      木锦成搞了这一套,哪个有脑子的看不出他想干什么?尤其是祝楚还在这里,还能不让时荣清知道?时荣清本就对木锦成心存芥蒂,这下机会都到眼前了,还能抓不住?
      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木锦成这就是!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我这张嘴啊,就是不会说话,小歌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这边给你道歉了。”
      木锦成又哄又劝,还给时景歌鞠了个躬,这才让时景歌脸色好看点。
      “咱也别管这些了,闻旭生还等着你了!”
      “我听说啊,闻旭生可想结识你呢,小钱他们找闻旭生要签名,闻旭生理都不理的,听到你的名字才停下来。”
      “闻旭生听到你要来,这饭也不吃了就等着你呢,说要和你一起吃饭呢!”
      
      这些话假的出奇,还夸张得很,偏偏就是对小少爷的口。
      小少爷闻言,眼睛都亮了,脚步都快了起来,还非要掩饰道:“正巧,我也饿了,赶紧着吧。”
      只是那神采飞扬、迫不及待的样子,将他整个人都点活了,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更是熠熠生辉。
      木锦成呼吸一窒,眼底陡然闪过一丝惊/艳。
      为什么这么一个愚蠢的东西,可以长这么一张让人心动的脸?
      真是暴殄天物。
      
      小少爷走得极快,祝楚跟在他身后,也加快了脚步。
      木锦成很快回过神来,恰巧祝楚走过他身边,他下意识地对祝楚笑了一下,带着苦涩的滋味。
      下一秒,木锦成似乎是惊醒了,仓促又狼狈地扭过头,大声道:“小歌,你等等我!”
      祝楚脚步一顿,深深地看着前方的木锦成和时景歌,眼底毫无波动。
      
      木锦成先带时景歌去了他定好的包厢,闻旭生所在的包厢离这边不远,这是他早早就得到的消息,木锦成也是根据这一点来制定的计划。
      “时少!时少你可来了!”
      “时少你终于来了!”
      “时少,你再不来,兄弟们都要冲去时家抢人了!”
      
      按照计划,木锦成带着时景歌出现在包厢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开始了。
      各路狐朋狗友先是把时景歌一顿恭维,把时景歌吹得飘飘欲仙,这才对视一眼,换人发难。
      那人阴阳怪气道:“还是我们时少面子大啊。”
      那怪腔怪调一出,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时景歌拧起了眉。
      
      旁边的那个人推了他一把,斥道:“你发什么疯呢!”
      “我发疯?”那人冷笑一声,猛地站起来,“我发个屁!”
      “这不是时少在这里,我发出对时少的艳羡之情都不行?”
      “时少好时少妙,时少面子大,我他妈羡慕行不行?!”
      
      “砰——!”
      那个人把酒杯重重地砸在桌上,酒水洒了他一手,他却像没感受到一样,虎视眈眈地等着身边那个人,眼睛发红,一副暴跳如雷的模样。
      现场一片寂静,似乎都被他吓到了一般。
      木锦成连忙道:“钱兴你干什么呢!你今天吃错药了是怎么着?你……”
      
      木锦成的话还没说完,时景歌一个健步上前,直接夺了钱兴手里的酒杯,当场扣在了他脑袋上。
      酒水从钱兴脑袋上流了下来,全场都惊呆了。
      时景歌冷笑道:“在别的地方受了气,就往小爷身上发火?”
      “你发得起吗?”
      时景歌扬起头来,傲慢极了,将恶毒小少爷的感觉表演的极其到位。
      小少爷怎么能受气?
      那必然是不能了!
      
      虽然想过时景歌可能会爆发,但是谁也没想到会爆发的这么彻底啊。
      钱兴拳头都硬了,愣是被身边那人给压了下去。
      “时少您别生气,我替兴子给您道歉,他也不是针对您,他就是刚刚受了点打击,心理落差太大,您别跟他计较。”
      时景歌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理直气壮道:“他受了打击就能来恶心我?”
      “那我不高兴能不能揍他?”
      那人:“……”
      
      木锦成赶忙向其他人使眼色,有人拽住时景歌,高呼道:“哎哟我的小少爷,您是不知道。”
      “兴子也挺喜欢那个闻旭生的,就想要个签名,人家压根不理他,看都不看他一眼。”
      “提了你的名字,人家才停下来,兴子就想请人家吃个饭,结果人家说了,只跟时景歌吃饭。”
      “这不,人家连包厢都没进,兴子连着两次被打脸,对你那是羡慕嫉妒恨,你别理他,柠檬精有什么好理的?”
      “哦对,看我这记性——”
      那个人一拍脑门,激动道:“人闻旭生可说了,要是您过来了,想跟他一起吃饭,可以随时去他包厢找他,人家就在包厢等着您呢!”
      时景歌眼眸一亮,“他真这么说?”
      
      “当然是真的!这我还能骗你吗?再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人家还说了,要是见到你,说不定能多吃两碗饭。”
      “这见不到你啊,连胃口都小了呢。”
      
      “那还等什么?”时景歌一拍桌子,“走啊。”
      小少爷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刚刚还冷着脸,现在又像小孩子一样欢快了。
      几个人都松了口气。
      不管过程多么曲折,最后结果总算是好的。
      
      “等等——”
      小少爷在包厢门口站定,几个人突然有些紧张,刚刚那些话当然是漏洞百出,但是糊弄一个愚蠢又自大、还喜欢讲什么兄弟义气的小少爷,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吧?
      他不会怀疑的吧?
      
      小少爷冷着脸扭过头来。
      几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就是木锦成,也有点紧张。
      
      时景歌充分享受这一刻的气氛。
      然后右手一指,指着钱兴道:“他不用去。”
      然后推开门,大摇大摆地走了,背影格外神气。
      钱兴气得鼻子都歪了。
      时景歌果然跟传闻里一样讨厌,不对,是比传闻里更讨厌!!
      
      钱兴旁边那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飞快地小声道:“不用去正好,洗洗头,你受了委屈,木少清楚,好处少不了你的,你放心。”
      钱兴这才舒服了一点。
      等着一群人都走了,钱兴叫人,准备点一桌大餐,再找人给他洗个头按个摩,好好享受一番。
      结果进来的服务生礼貌道:“这位先生,刚刚木少已经注销了这间包厢。”
      “请您出示您的vip卡,容我们为您登记。”
      钱兴:???
      
      这/他/妈一定是时景歌干的。
      一定是!!
      艹他/妈的时景歌!!王八蛋!辣鸡!!畜生!!!
      
      钱兴被礼貌地赶了出去。
      顶着一脑袋的酒水。
      心态都要崩了。
      他要被气死了——他真的要被气死了!!
      
      此时,时景歌他们刚好到了闻旭生的包厢。
      一群人浩浩荡荡,也压根没给敲门的机会,就这么硬闯。
      门口的服务生倒是过来拦了,但是时景歌、木锦成他们都是熟面孔,再加上那些人一口一个都是朋友、被邀请过来的,服务生自然也不敢硬拦。
      “这样吧,”为首的服务生说道,“我先去问问包厢内的客人,因为今天客人没告诉我们还有其他人,我们先去确认一下,可以吗?”
      木锦成给旁边几个高大的男性使了眼色,然后温和道:“当然可以。”
      
      服务生刚打开包厢门,那几个男的往前一冲,直接挤开服务生,就这么挤进了包厢!
      那几个人也没有忘记时景歌,还知道把时景歌推进去!
      被推进去的那一刻,时景歌在心里骂了一句。
      原主当时直接被时荣清关了禁闭,根本没过来,所以时景歌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差点直接被推倒在地上。
      
      “我们时少要进来你们还敢拦?”
      “都说了时少跟人家约好的,你们拦个屁啊!”
      “滚远点,伤到时少赔不死你!”
      这些人喊得极为大声,生怕包厢里的人听不到一样。
      
      合着木锦成折腾这么一大圈,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时景歌心里嗤笑。
      行,那他就教教木锦成,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了。
      
      刹那间,包厢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
      位于主座的男人五官精致,面容冷淡,背脊挺拔,一举一动都无比优雅自持,冷冷淡淡的一个眼神扫过来,就带着强大的气场。
      他旁边还有一个人,应该是助理,此时正看着时景歌,难掩厌恶。
      
      面对自己心心念念的男神应该是什么反应?  
      时景歌深吸一口气,眼眸里慢慢聚集着光亮,他愣愣地看着闻旭生,眼眸里的光亮越来越多,仿佛要溢出来一般。
      他脱口而出道:“——星星!”
      
      闻旭生:?
      助理:?
      
      刹那间,闻旭生对上时景歌的眼睛。
      那是一双格外清澈的眼眸,眼底满满都是他的倒影。
      没有那种占有的欲/望,也不似痴迷,但是却可以感觉到主人全然的欢喜。
      纯正的开怀,因他而起。
      闻旭生微微一愣。
      这双眼睛,为什么让他感觉那么熟悉?
      
      下一刻,时景歌仿佛反应过来了一般,一把捂住自己的脸。
      但是他动作太快了,又没注意到自己的力度,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就像给了自己一巴掌一样。
      
      杜毅差点当场笑出声来。
      怎了,这没脸没皮的时家小少爷也知道羞耻了?
      还知道给自己一巴掌?
      怎么不再用力点呢?
      
      杜毅烦死时景歌了。
      上一次,在某个剧组,时景歌非要进休息室看望闻旭生,他们怎么说闻旭生生病休息了都没有用,在外面闹成一团,混乱中杜毅还挨了一拳,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
      因为外面闹得动静不小,闻旭生最后也没休息好,最后病情还加剧了,气得杜毅直接把时景歌和瘟神画上了等号。  
      
      “喂!喂你们不能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生眼看突破不了那些人组成的防线,只能高声叫道,想要制止,还不忘对闻旭生等人弯腰鞠躬,连连道歉。
      “不好意思啊客人,是我们没有处理好,稍后再来向您道歉,打扰您用餐真的不好意思啊,非常抱歉。”
      外面还掺杂着其他人的声音,非常混乱。
      
      算了。
      闻旭生收回自己的目光,他虽然从未见过这位时家小少爷,但是他和时荣清的关系还可以,不看僧面看佛面,还不至于再真的把时景歌赶出去。
      闻旭生淡淡道:“没事,让他们进来吧。”
      闻旭生又给了杜毅一个眼神,示意他出去安抚一下。
      杜毅欲言又止,不甘心地去了。
      
      那些人本来就是个工具人,计划完成了谁还进来?
      最后进来的,也就木锦成和时景歌的助理祝楚了。
      木锦成一进来就连忙道歉,诚恳极了,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姿态十分完美。
      “这顿饭我请,就当给闻先生赔罪了,请闻先生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
      
      “你干什么?”时景歌皱着眉看向木锦成,十分不满。
      木锦成苦笑一声,抓住时景歌的胳膊,低低道:“小歌,听我的,别说话,我帮你呢。”
      一般而言,原主听到这五个字,就不会说什么了。
      因为他太信任木锦成了,知道木锦成在帮他,所以不能扯木锦成的后腿。
      
      但是在偶像面前,他想要表现一下,也无可厚非吧?
      时景歌扬了扬眉,“那也不行!”
      木锦成:“……???”
      “这顿饭当然是我请!”时景歌斩钉截铁道,“我还能短了你一顿饭?”
      木锦成:“……”
      半晌,木锦成挤出几个字,“行,你请。”
      
      时景歌扭头拿了点菜的ipad,然后一屁/股坐在闻旭生的身边。
      “他家这几个特色菜味道还都可以,都点一份。”
      闻旭生回过神来,看着旁边的小少爷,小少爷神采飞扬,高兴极了。
      那种兴奋,是极为感染人的。
      厚厚的一本菜单,这小少爷估计要点个半本,再来几十号人,估计都吃不完。
      闻旭生淡淡道:“吃不完。”
      
      小少爷楞了一下,又将菜单翻到最前面,犹犹豫豫道:“……羊排还是牛排?”
      木锦成笑道:“羊排吧,我记得你更喜欢他们家的羊排。”
      闻旭生本以为这句话是问自己的,但现在看来,不是。
      于是闻旭生没说话。
      小少爷抿了抿唇,也没说话。
      
      木锦成凑了过来,发现时景歌没有点羊排,疑惑道:“怎么没点羊排?”
      “这家的羊排,不是你每次必点的吗?”
      小少爷的脸都烧起来了,他用力将ipad砸在木锦成手里,气急败坏道:“现在不喜欢了不行吗?”  
      “给你点!你哪里来得那么多废话!!”
      
      小少爷咬牙切齿,负气扭头。
      木锦成:???
      他怎么那么冤?
      
      闻旭生诧异地看了一眼小少爷,正好小少爷偷偷摸摸地看过来。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小少爷直接跳了起来。
      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闻旭生眼眸里闪过一丝笑意。
      
      而就在这一刹那,杜毅回来了。
      杜毅见小少爷那动作,还以为小少爷要动手,当场就炸了。
      电光火石之间,杜毅扑了过来,挡在闻旭生面前,愤怒道:“你想要干什么?”
      “上次在休息室门前你带人揍了我,这次你还想揍谁?”
      “我告诉你时景歌,你不要无法无天了!”
      “我现在就报警你信不信?”
      
      杜毅劈头盖脸一通话砸晕了时景歌。
      但是时景歌是谁啊,时景歌可是恶劣嚣张小少爷啊!
      恶劣嚣张小少爷他绝不认输!
      
      “那你报啊!”时景歌的脾气也上来了,“我揍你还不应该吗?我揍的就是你!”
      这是何等的不要脸!
      杜毅简直要气死了。
      
      “艹小爷还少打了呢!”
      “你们简直丧心病狂毫无人性!!”
      “人家都病成那样了你们还强迫人家工作,你们想逼死人吗!”
      “艺人怎么了!艺人不是人吗!艺人生病了连医院都不能去吗?”
      “艹你们不肯带人过去,我自己出钱带人去也不行吗?就硬生生把人拖成那样?”
      “丧心病狂!”
      “活该挨打!”
      “怎么没打死你呢!!”
      
      小少爷气得眼睛都红了。
      他本来就是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眼尾一红,就一副要落泪的样子,格外让人心疼。
      杜毅都懵了。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破口大骂道:“艹,你还带造谣的?”
      “我们闻哥受凉感冒,医生都来看过来,吃了药休息一下就行,有你这么咒人的吗?”
      
      小少爷也懵了。
      小少爷扭头看向木锦成。
      木锦成心里登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不是说他高烧三天,烧到四十度,连床都下不了还被逼着出来演戏吗?”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木锦成身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木锦成:虽然我的原话并不是这么说的,但是我的原话好像比这个还要造孽…………
    木锦成:我该怎么反应才能拯救我岌岌可危的口碑QAQ!
    今天的小可爱都有小红包哟~
    感谢在2021-01-31 21:00:00~2021-02-01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亲,你在晋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易. 10瓶;此帐号已不存在、天晴无雨、不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