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越了,听不懂说什么怎么办? ...

  •   
      “雪亭,雪亭。”女人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妈妈!”胡雪亭想睁开眼睛,却只觉疲倦的要死,怎么也睁不开,身上火烫火烫的,又重重的,好像把她放在了蒸笼中,她努力的挣扎,却只能微微的颤动,手脚被什么裹住了,一点没法动。
      
      “雪亭,雪亭!”
      
      “妈妈!”胡雪亭听着母亲的声音,忽然从睡梦中惊醒,想睁开眼,却只能睁开一条细缝,还迷迷糊糊的,隐隐约约就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几乎脸贴脸的看着她。
      
      “你谁啊?”胡雪亭大惊,却发觉自己声音弱小的几乎听不见。
      
      那个女人惊喜的看着她,道:“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马蛋!一句话都听不懂!
      
      “美女,你谁啊?会说普通话吗?”胡雪亭努力用最大的声音问道,可惜好像比蚊子声音大了没多少。
      
      有个糯糯的声音惊喜的叫着,一个小女孩子奋力凑到了胡雪亭的眼前,欢喜的看着她,道:“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不是吧,看这小孩子肯定上幼儿园了,竟然普通话都不会?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女人转头对着身后惊喜的叫着。
      
      胡雪亭越看越是觉得不对,努力的想要爬起来,却怎么都没有力气。
      
      “叽里呱啦!”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插了进来,胡雪亭照样一句没听懂。
      
      好像有几只手把胡雪亭扯了起来,一股凉风吹到了她的身上,立刻让胡雪亭舒服了不少。
      
      那女人端着碗,对着胡雪亭温和的说着什么,小心的喂胡雪亭喝下。一股热流缓缓的注入,浓浓的姜汤味道,立刻弥漫了胡雪亭的心脾。
      
      “马蛋!有没有搞错,我更热了!”胡雪亭惨叫。
      
      女子看胡雪亭顺利的喝下,心里就高兴了几分,和几天前汤水不进比,能够自动喝下姜汤的胡雪亭,怎么看都是好了很多。
      
      “好像精神了一点。”男子道。
      
      女子用力的点头。
      
      “好了,让她再出一身汗,就会好了。”男子说着,只是语气中透着几分不那么的自信。
      
      “你昨天就说出身汗就会好。”女子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责怪。
      
      男子有几分无奈:“唉,会好的,一定会好的。最多再过一两日,就能到了汝南了,城里肯定有大夫,一定能救……”
      
      只觉用了“救”字,实在不详,硬生生改口,“……治好了雪亭。”
      
      女子深深的叹了口气,声音中带着忧郁:“雪亭浑身火烫,只怕……”渐渐抽泣了起来。
      
      男子急忙安慰着:“没事的,真的没事的。谁家遇了风寒,不是喝点热汤,捂着被子,出一身大汗,就好了?只要雪亭多喝点姜汤,多出点汗,这风寒自然就会被驱出了体外。”
      
      女子继续抽泣着,又不敢让孩子听见,只是捂着嘴。
      
      胡雪亭用力的听着,这说话的男女二人,口音绝对不是杭州口音,甚至不是浙江口音,有点南京腔调,她把英语听力的全部力量都用上了,只能勉强听懂几个词语。
      
      到底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胡雪亭拼尽所有力气,终于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她瞪圆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切,眼睛一眨不眨。
      
      压在她身上的,是一床厚厚的被子,被子上土里土气的绣着大红色的牡丹,偏偏这牡丹花的图样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完全是小学生水平,一看就是随便手工绣的,别说电脑打样了,画底样的人有没有上过美术课,都是重大疑问;
      
      几根暗红色的木条,整整齐齐的钉在小房间的边缘,(哦,不,是马车的车厢的边缘,布帘外有骡马的呼噜声,整个“小房间”又有些晃动,胡雪亭几乎一秒就认定了这是马车车厢),努力的想要显示车厢的富贵吉祥,可惜在整体呈现木头本色的车厢里,突兀的让人鄙夷;
      
      车厢内,两个穿着古装的中年男女,焦虑的低声说着话;
      
      微风吹动,车厢的布帘卷起一角,灼热的阳光照耀着荒凉的泥土路,路边茂密的树林,以及半人高的野草中,不时有鸟叫蝉鸣。
      
      “姐姐醒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欢笑着扑到胡雪亭的身上。
      
      “真的?”女子惊喜的转过头,看着胡雪亭,欣喜的泪水就从眼眶中落了下来。
      
      “雪岚,不要吵着姐姐,让姐姐再睡一会。”男子用力的抱住小女孩,惊喜的摸着胡雪亭的额头,只觉一手的汗水,急忙又转身叫着:“姜汤!再拿一碗姜汤!”
      
      有人在外头大声的应着。
      
      “看,我说雪亭没事。”男子笑着道。
      
      女子用力的点头,抓住胡雪亭的一只手,怎么都不肯放开。
      
      “咦,姐姐的眼睛睁得好大!”小女孩惊讶的道,也努力的睁大眼睛。
      
      女子轻轻在小女孩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丝毫不以为意,昏睡的雪亭能够睁开眼睛,已经是大喜之事,哪里还在乎眼睛睁得大不大。
      
      “没事了,再睡一会,身体就全好了。”女子柔声对胡雪亭说着。
      
      胡雪亭毛都没有听懂,只觉事情荒谬极了。
      
      “导演!导演在哪里?请告诉我,你们是一个恶作剧电视节目组,放心,我绝对不会打死你们的。”胡雪亭努力蚊子叫。
      
      当然没人理她。
      
      胡雪亭用力的闭上眼睛,1!2!3!睁眼!
      
      眼前还是带着泪水的女子,以及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她的小女孩。
      
      胡雪亭嗖的又闭上了眼睛。
      
      “马蛋!我真的穿越了!不是做梦!”
      
      “娘亲,姐姐又睡着了?”小女孩认真的问中年女子。
      
      中年女子小心的探过身体,额头贴在胡雪亭的额头上,细细感受着传过来的温度,已经只有微微的发烧,笑了:“雪岚乖,让姐姐睡一会。”
      
      小女孩用力的点头。
      
      ……
      
      车厢内渐渐的安静。
      
      胡雪亭努力的挣扎身体,踢开被子,终于感觉到了清凉,发烧怎么能用厚被子捂,一不小心就捂出人命来。
      
      胡雪亭深呼吸,多年的工科狗生涯,她飞快的调整心态。
      
      存在即是合理,别管数据多么古怪,结论就是结论;
      
      适者生存,想要活下去,就要适应环境的变化;
      
      既来之则安之……
      
      马蛋!真想回去喝杯饮料,享受空调啊!
      
      胡雪亭再次努力深呼吸,我必须好好的调整心态,必须……
      
      马蛋!真臭啊!是不是拉车的骡马屙屎了?
      
      新鲜的粪便气味,瞬间就让胡雪亭冷静了。
      
      现实如此,没能耐改变。
      
      既然不小心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起码要好好的活下去,然后才是考虑怎么回到本源世界的问题。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搞明白原身的详细资料,万万不能暴露被魂穿了。
      
      用屁股想都知道,暴露了魂穿的秘密,立马就会被当做妖魔附身,一把火烧死。
      
      胡雪亭仔细的思索,到底穿到了什么地方,家庭背景是什么样,这中年男女是不是原身爹妈,这是要去哪里,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
      
      胡雪亭又暴躁了,马蛋!听不懂啊,还装个毛,分分钟暴露!难道别人穿越,都是普通话世界吗?推广普通话,实在太重要了!
      
      “难道,我要装白痴?”胡雪亭咬牙,也不是不可以,至少能混到点亮语言技能。
      
      冷静啊,冷静!
      
      穿越这么神奇的事情都能遇到了,绝不肯能就是为了让她跑到古代扮演白痴的。
      
      这么多网文小说,电视电影,有哪个是因为穿越后语言不通,被砍掉脑袋的?
      
      胡雪亭嘴角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呵呵呵,我已经看穿了你了。”胡雪亭默默的道,只要放空心灵,闭上眼睛,原身的记忆就会像潮水一样纷至沓来,然后,她就会抱着脑袋惨叫几声,再睁开眼,立马就会说这个时代的语言,认识原身的所有家人,无缝连接新世界新生活。
      
      胡雪亭淡定的闭上眼睛,毛都不想,等待原身的记忆到来。
      
      一秒钟,一分钟,半个小时……毛个记忆都没有。
      
      马蛋啊!不是这种模式!
      
      胡雪亭已经彻底冷静了,小小的挫折打不倒她。
      
      “不是记忆刷新的模式,那就是第二种。”胡雪亭早已看穿了一切!
      
      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原身的所有信息,都会立刻轻易的暴露在她的面前。
      
      为毛?
      
      穿越获得原身信息的第二种模式,叫做作死小助手!
      
      原身会有一个可爱小丫鬟,或者贴身老奶妈,智商嗖的降低到了0.001,秒信穿越者重病之后,记忆消失,然后,可爱小丫鬟或贴身老奶妈就会含着泪水,傻不拉几的噼里啪啦的介绍家里情况。
      
      从你妈贵姓,小妾几个,兄弟几人,房产几何,一直到大房二房三房四房,谁和谁有仇,谁昨天吃了什么,谁的儿子考中了状元,谁的儿子吃了胭脂,以及最最最重要的,原身有没有江湖地位,是得宠还是失宠。
      
      再然后,就会有一个姨娘识破了穿越者的习惯,和原身有巨大的差距,深表怀疑,可爱小丫鬟或贴身老奶妈智商又会嗖的突破998,一脸泪水的向发现破绽的原身姨娘原身老爹原身老妈原身兄弟姐妹,解释原身的言行差异,是因为大病的缘故,众人蜜汁谅解,瞬间和穿越者抱头痛哭,我那可怜的娃啊。
      
      有这最最最经典,最最最好用的第二种模式,胡雪亭认为,穿越后一无所知,话都听不懂算个毛。
      
      胡雪亭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马车的布帘,耐心的等待。
      
      没有多久,布帘果然晃动了。
      
      胡雪亭大喜,早就准备好的,带着颤抖,带着惊慌,带着困惑的言语,就要脱口而出:“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哎呀!不对!
      
      胡雪亭在最后一刹那,发现了巨大的BUG!
      
      她不会当地方言啊!
      
      敢说普通话杭州话英语日语德语,就算可爱小丫鬟,贴身老奶妈的智商只有0.001,也会立马发现她是夺舍的!
      
      在最后的刹那,胡雪亭硬生生把喉咙边的话咽了下去,千言万语,化作最迷茫,最惊恐,最善良,最纯真的眼神,看向布帘后的人。
      
      布帘后,没人。
      
      “啊!眼睛疼!”胡雪亭惨叫,用力过猛,眼珠子都要瞪出去了。
      
      一只小手轻轻的扯胡雪亭的被角。
      
      “姐姐,姐姐,你说什么?”小女孩趴在被子上,睁大了眼睛。
      
      胡雪亭忧伤了,四五岁的孩子个头太矮,她躺在被褥里,只能看到布帘的上半截,没注意到她钻进来了。
      
      “咳咳咳。”胡雪亭急中生智。
      
      小女孩小心的问:“姐姐,你怎么这么多汗啊?”
      
      当然了!被你吓的!
      
      胡寒珊继续死死的盯着布帘,等待小丫鬟老奶妈。
      
      等了半天,毫无动静。
      
      没了?
      
      忒么的要投诉!必须投诉!
      
      这穿越太偷工减料了!叫人怎么混啊!
      
      小女孩担忧的摸摸胡雪亭的脸,认真的问道:“姐姐,我给你吹吹,不疼。”
      
      她凑到胡雪亭的脑袋边,小心的呼呼。
      
      胡雪亭看着傻乎乎的给她吹气的小女孩,慢慢的伸出手,搂住小女孩,紧紧的贴着她的脸。
      
      咦?咦!
      
      “啊!”胡雪亭大声的叫。
      
      中年男女飞快的掀开帘子,冲进了马车。
      
      胡雪亭只是指着小女孩的额头。
      
      “不好!”中年男子反应很快,一把扯过小女孩,伸手一探。
      
      “雪岚也发烧了。”中年男子面如白纸,小女孩的额头火烫。
      
      中年女子身体一晃,差点摔倒。
      
      ……
      
      “姜汤来了!”一个灰布衣汉子掀开布帘,姜汤的热气弥漫了小小的车厢。
      
      “雪岚乖,再喝一点。”中年女子搂着小女孩,小心的喂着姜汤,小女孩乖乖的喝下。
      
      胡雪亭用力的留出位置,让小女孩睡下。
      
      “姐姐。”小女孩趴到了胡雪亭的怀里,昏昏沉沉的。
      
      “水土不服,发烧发热,只怕必须找个大夫。”灰布衣汉子低声道。
      
      中年男子缓缓的点头,出远门,水土不服那是常有的事情,不少壮汉就倒在了旅途中,客死异乡。
      
      “依我看,待在这里,不是办法,不如我先走一步,去汝南请了大夫来。”灰布衣汉子建议道。
      
      中年男子摇头,他知道灰布衣汉子的真实意思,这里距离汝南还有一两日,哪里能请的来汝南的大夫?但为了照顾病重的孩子,停留在这荒郊野外,多半只会加重孩子的病情。
      
      想要保住两个孩子的小命,无论如何都必须催动马车,赶到汝南。
      
      “立刻启程。”中年男子咬牙道。
      
      ……
      
      马车在晃动中前行了一天一夜,胡雪亭这辈子的所有智慧全部都点在了语言天赋上,总算能大致的听懂几人的言语。
      
      “危险,才是最好的学习动力!”胡雪亭掌握了真理,什么英语强化班,什么为了看日漫,一个月学会了日语,什么身在纽约,半年学会英语,有学不会就要被干掉的动力大吗?为了不被当妖怪烧死,胡雪亭这辈子的所有技能点全部都点在了语言天赋上,瞬间掌握了方言的发音体系!
      
      “要是能回到我家,我将会是精通88国语言的天才!”胡雪亭骄傲极了,一股强大的自信从身上透了出来。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中年女子对胡雪亭道。
      
      胡雪亭郁闷的看着中年女子,好吧,我轻狂了,我还没点亮语言体系,丫的又一句没听懂。
      
      中年女子急切的抱住胡雪亭,咦,为毛一脸的通红,是不是又发烧了?
      
      “还要多久才到?”女子紧紧的抱着两个孩子,只觉前路茫茫。
      
      “还有一日路程!到晌午的时候,就能到汝南了。”中年男子安慰道,一路紧赶慢赶,又连夜赶路,眼看就到了。
      
      “到了汝南,我立即找了大夫,给雪亭雪岚看病。”
      
      “若是停在汝南,会不会误了大事?”中年女子低声问道。
      
      中年男子微微摇头:“顾不得了。”又勉强笑道:“张仪同必定已经得了消息,一定会赶来接应,我们在汝南等他,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中年女子低声道:“只怕段家……”
      
      中年男子勉强笑着:“我们悄悄离开,段家哪里会知道,没事的,没事的。”眼神却盯着来路的方向。
      
      段家势大,他匆忙逃离,只带了十来个心腹,不知道是不是足够安全。
      
      胡雪亭懂了,这家人是逃难啊。
      
      她瞅瞅被厚厚的被子捂着的小女孩,悄悄的打开了被褥的一角,让凉风进入被窝。
      
      这么捂着,好好的人都给捂死了。
      
      “雪亭乖,不要动妹妹的被子。”中年女子嗔怪的看着胡雪亭,用力的给小女孩压好被角。
      
      胡雪亭只想大骂,你丫的看看小女孩烧红的脸啊!发烧应该物理降温!
      
      晌午就能到汝南?
      
      胡雪亭看看日头,又看看满脸通红的小女孩,只觉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就在自己的手中。
      
      但该死的方言,她怎么都学不会!只要张嘴,她就会暴露夺舍的事实。
      
      想想给她呼呼的小女孩,胡雪亭一咬牙,用力的敲马车车厢,车厢发出沉闷的声音。
      
      “怎么了?”马车缓缓的停住,中年男子掀开布帘,回头问道。
      
      中年女子一脸的诧异:“雪亭……”
      
      胡雪亭嗖的蹿出了车厢,歪歪扭扭的落到了地上。
      
      重病初愈,脚步有些踉跄,她跌跌撞撞的跑前几步,抢过了灰布衣汉子的水袋。
      
      “雪亭,雪亭!怎么了?”中年男女惊讶的叫。
      
      胡雪亭不理,又麻溜的钻进了马车,在一堆物什中,翻出了一条干净些的布巾,洒水湿透了,小心的叠在小女孩的额头,又用力的扯掉了厚厚的被子,只盖了小小的一角。
      
      “雪亭,休要胡闹!”中年女子愤怒的道,抢夺被子。
      
      这个孩子,十四岁了,竟然还不知道如何照顾重病的妹妹吗?别人家的孩子,这个时候都嫁人了!
      
      胡雪亭用力的挣扎,嘴里一声不出。
      
      “这孩子是怎么了?”中年男子惊讶极了,一点都不像温柔平常知礼的样子。
      
      灰布衣汉子拍拍身上的尘土,只觉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其实也不过如此。
      
      远处,出现一群人影。
      
      灰布衣汉子也不在意,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这里是官道,自然会有商旅路人。他随意的瞄了一眼,浑身忽然一哆嗦。
      
      “是贼人!”灰布衣汉子惨叫着。
      
      远处出现的那群人,手里拿着刀剑,蒙着脸,傻瓜都知道是贼人。
      
      中年男子铁青了脸,反手抽出了剑。
      
      “迎战!”他厉声道。
      
      马车边的十来个人,快手快叫的抽出了刀剑,护住了马车。
      
      “是段家!”中年男子回头看着马车上,脸色苍白的女子,“没想到,段家竟然到了我们的前面。”
      
      中年女子抱紧了两个孩子,却咬牙道:“段家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胡雪亭恶狠狠的看着天空,要不要这么倒霉啊?我才刚穿越啊!不会又要死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  PS: 2018.10.15 18:20 修改错字。感谢读者“黑白芝麻团”捉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