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星》容光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第五章
      
      乔野的这句话,杀伤力不亚于白天英语课上的各种泥石流、龙卷风。客厅里霎时陷入一片难以描述的沉默之中。
      徐晚星:“……”
      徐义生:“……”
      乔父:“……”
      乔母:“……”
      
      而在场人的心理活动也迥然不同。
      乔父是惊讶:等等,他们俩原来认识吗?
      乔母是怀疑:所以说好的刻苦学习、孝顺长辈、乐于助人呢?
      徐义生是震怒:什么玩意儿?聚众赌博!打麻将?!
      徐晚星——
      徐晚星万念俱焚:姓乔的,我挖了你家祖坟吗?
      
      她真是万万没想到,乔野居然来这么一手,说什么不好,专门挑她的命门往老徐跟前送。甭管他知不知道这事会害死她,总之新仇旧恨加起来,他俩是不共戴天了。
      但眼下还不是算账的时刻,因为她自顾不暇。
      
      徐晚星心惊肉跳,扭头一看,只见老徐的脸已经黑成了非洲人。
      “不是,爸,你听我解释——”
      
      然而徐义生已经暴走了。
      “徐,晚,星——”一字一顿,从眼神到嗓门儿都透着不可置信,“你居然在学校打麻将,啊?!”
      
      “不不不,我没有!”
      
      “你没有?那人家是吃饱了撑的污蔑你吗?”徐义生咆哮。
      
      “他,他那是——”徐晚星的大脑超负荷运转,突生急智,“他那是和你开玩笑呢。爸,你也太没有幽默感了,人家第一次见面,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怎么了?”
      
      绝望之中,不知从哪儿生出了一丝希望,然后星星之火迅速燎原。
      徐晚星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回头望着乔野,眼里蕴着无比闪亮的希望之光:“乔同学,你说是吧?”
      
      麻烦配合一下吧。
      求求了,看在这半天不到的同学情份上,好歹给条活路。
      你说这是为了什么啊?好好的当个前后桌不行吗,干嘛非要结仇呢?大家有事好商量,当着家长的面,何必呢?
      
      然而乔野用行动表明,他拒绝接受她满眼的求救信号。
      乔同学,你说是吧——
      “不是。”他正直无比地站在原地,看都没看她一眼,无比诚实地对徐义生说,“我没开玩笑。”
      
      见过一句话引发的血案吗?
      这就是了。
      
      徐家父女俩都是一点就燃的炮仗,这下可好,客厅里顿时炸开了锅。
      徐晚星跳脚,指着乔野的鼻子:“我跟你多大仇,值得你这么害我?”
      
      徐义生一把拉住女儿的手臂:“好你个徐晚星,当我面说不打麻将了,结果跑学校里聚众赌博去了!你给我过来!”
      “不是,爸,你误会了——”
      “我误会什么了我?”
      ……
      
      客厅里简直鸡飞狗跳:徐义生追着要跟徐晚星算账;徐晚星一边绕场狂奔,躲避老徐的追杀,一面叫着乔野不仗义,小心眼子大娘炮;而乔父乔母瞠目结舌,忙着劝解。
      
      乔野倒是十分淡定地作壁上观。
      
      那模样看得徐晚星气不打一处来,跑到一半,恶向胆边生,一把揪住乔母的衣角,语速飞快:“叔叔阿姨,实不相瞒,我也有件事想告诉你们。”
      
      乔父乔母正忙着劝解呢,见状一顿,摸不着头脑。
      乔慕成茫然地问:“什么事?”
      徐义生还在咆哮:“少给我东拉西扯,老子还没跟你算完账!”
      
      百忙之中,徐晚星还抽空冲乔野勾了勾嘴角。乔野心头一跳,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了天崩地裂的一句——
      “乔野他在学校抽烟来着,这事儿您二位知道吗?”
      乔野:“???”
      
      这猝不及防的一手,迅速扭转了现场局势。这下乔父乔母也不劝架了,立马把视线转移到了儿子身上。
      
      乔野反应也很快:“我不是,我没有——”
      “你有。”徐晚星咧嘴一笑,“我亲眼看见的。”
      “你看见个鬼!”徐义生怒道,“自己做了亏心事,还有什么脸说别人?跟我回家!”
      
      短暂的交锋很快结束,双方家长迅速而果断地道别,准备关起门来,清理门户。
      两个少年人一边忙着自我开脱,一边不忘用死亡凝视表达对彼此的仇恨。
      
      徐晚星一边穿鞋穿鞋,一边听见那边的乔野从容冷静地对父母说:“这才转学第一天,我有那么想不开吗?别说我不抽烟了,就是抽烟,时间地点也没一个合适。”
      
      她扭头插了句嘴:“晚自习尿遁去厕所,这不挺合适的?”
      乔野:“……”
      
      徐义生一巴掌拍她脑门儿上:“自己聚众赌博还没交代清楚呢,哪来脸说别人?”
      
      他拉着女儿走出了门,门外传来徐晚星再清晰不过的反驳声:“才没有,我冤枉啊!麻将那么大一箱,学校也没有麻将桌,我哪来的作案工具?”
      
      也不知哪来的冲动,乔野几步走到门口,冲外头扬声就是一句:“你那书包里不是有一副迷你麻将吗?麻将桌,四张课桌加起来,这不刚刚好?”
      徐晚星:“……”
      
      原本是一次充满希望的会晤,老徐老乔都怀抱着美好的憧憬,希望孩子们能结交优秀的新朋友,却没料到给彼此双方都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心理创伤。
      
      当然,对于徐晚星来说,大概还要加上□□创伤。
      毕竟老徐同志不比老乔同志文化素质高,轮嘴上功夫还比不过徐晚星呢,只得拿出搓衣板,勒令罪大恶极的她罚跪五分钟。
      
      而另一边,品学兼优的乔野同学也面对着父母长久以来都没有过的严厉的审视。
      反倒是两位父亲,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得出的结论简直惊人的一致。
      
      徐义生一边指着徐晚星说:“给我跪好了,动一下再加五分钟!”一边嘀咕,“小小年纪不学好,才转学第一天就敢抽烟了,我看也不是老李他们说的那么品学兼优……算了,这朋友爱交不交,不交拉倒。”
      别给小兔崽子弄得麻将没戒掉,反倒又掉进了烟坑。
      
      而乔慕成呢,乔慕成破天荒地严厉起来,一改慈父形象,训了乔野一整晚。事后和妻子关起门来,说:“徐义生那女儿,我看也不是他说的那么好。”
      孙映岚皱眉:“何止没那么好,我看简直是糟糕。小姑娘和父亲一样……”
      剩下的话,不再多说。
      
      倒是乔野躺在床上,烦躁的念头渐渐平息下去后,眼前又浮现出在家门口看见的那一幕。
      那时候他冲出门检举揭发徐晚星书包里的迷你麻将,话说完后才隐隐察觉到什么。
      
      巷子里,父亲气急败坏地数落着女儿,一边揪她的耳朵斥责她不听话,一边拉着她说要回家收拾她。远去的两个背影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只是仔细一看,会发现高的那一个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一脚高一脚低的。
      
      乔野翻了个身,目光落在地板上,从窗帘缝隙里照进来一缕白茫茫的月光,照在这陌生的房间里。
      就像他和这环境格格不入一样,徐晚星的父亲也与那一幕格格不入。
      他压根儿没想过,不可一世的徐晚星竟会有一位腿脚不便的残疾父亲。
      
      至于徐晚星,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多余的想法。她这人一向直脾气,一根筋,待人处事都跟她这极度偏科的特点如出一辙:两点一线,直达结论,最讨厌拐弯抹角。
      
      所以她在失去书包里那副赖以生存的迷你麻将后,只有一个念头——
      “我他妈和姓乔的不共戴天!”
      
      *
      
      不共戴天的第一日,从麻将小分队的一致对外开始。
      
      一大清早,乔野从踏进教室的那一刻起,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敌意。
      首先是于胖子坐在他的座位上,二郎腿翘得老高,还抖个不停,见他来了,吆喝了一声:“哟,新同学来了。”
      
      以前座的徐晚星为圆心,麻将小分队围成了一个半圆,六个人,十二只眼睛,齐刷刷朝他行注目礼。
      徐晚星面无表情地说:“全体起立。”
      六个人整整齐齐地站了起来。
      
      班里的人还没来齐,约莫有一半的座位还是空的。而已经到教室的人坐在座位上,都回过头来看着这一幕。
      徐晚星一向是话题人物,今天这架势,一看就有热闹可瞧。反正不给钱,不瞧白不瞧。
      
      在离自己的座位还有两三步时,乔野停了下来。
      虽然昨天才第一次见面,但这不良少女的光辉事迹他已经从罗学明口中听了个七七八八,贫嘴、赌博、逃学、打架……就没有一样是她不沾边的。
      梁子已经结下了,怎么,这是要集结六个人的力量殴打他?
      他盯着徐晚星:“你要干什么?”
      
      徐晚星露出一口小白牙,森森一笑,说:“让我们给见义勇为、大义灭同学的乔野鼓掌。”
      下一刻,六个人齐齐鼓起掌来,那响亮的掌声在教室里突兀地回荡着,把乔野也给看愣住了。
      
      ?
      这是什么操作?
      他狐疑地看着徐晚星:“什么意思?”
      
      徐晚星笑吟吟的,动作轻盈地跳上他的课桌,二郎腿一翘,响亮地拍了拍手,成功将全班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虽然本来大家也都看着他们。
      
      她清了清嗓子,指着乔野说:“大家注意一下啊,从今天开始,这位乔野同学——就是我看上的人了!”
      
      鸦雀无声的教室里,清晰地回荡着徐晚星的声音:“谁要是和他走得近了,不管男的女的,都是跟我过不去,都是横刀夺爱。
      
      “他遇到困难,必须是我徐晚星出手相助,别的人只能袖手旁观。
      “他有喜事,必须是我陪着他哈哈大笑,谁跟他有共鸣了,相视一笑分享喜悦什么的,一律被视为我的仇人。
      “总而言之,今天把话说开了,谁也别跟我抢人。”
      
      宣布完毕,她笑吟吟跳下桌子,走到乔野面前,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凑近他耳边说:“啧,你就别想融入集体了,等着被孤立吧,转学生。”
      “……”
      
      万籁俱寂的早晨,教室里的人都睁大了眼睛望着这一幕。
      
      徐晚星开心极了,不愧是想了半宿想出来的好办法,她觉得自己找到了成功报仇,并且制裁乔野的办法。
      
      以她的人缘和地位,在班里校里都是说得上话的,这位转学生就别想结交什么朋友了。除非他跟她道歉,赔她一副麻将,否则她绝对不给他好日子过。
      
      徐晚星的一双眼睛异常明亮,毫不掩饰其中的洋洋得意。
      
      乔野一时间没说话,仿佛真被她唬住了。于是那双眼睛以显而易见的速度飞快弯起,变成了两牙新月,更加得意。
      只可惜,她的这点得意没能持续多久——
      
      下一秒,乔野皱了皱眉,问:“你没跳级吧?”
      这问题来得太突然,与上下文毫无关系。徐晚星一愣:“什么?”
      “今年多大了?”
      
      她微微一顿,不明白他搞什么花招,但仍是理直气壮地说:“和你一样,十七啊。”
      “是吗?”乔野淡淡地瞥她一眼,绕过她,停在自己的座位前面,冲于胖子敲敲桌子,“劳驾,这是我的座位。”
      于胖子看看徐晚星,很有胆色地说:“你的位置又怎样?坐一下不行吗?”
      就是不让。
      徐晚星满意地点了点头,笑容渐浓。
      
      乔野也很有耐心,又问了一遍于胖子:“你呢,今年也十七?”
      于胖子:“废话,大家都一样,没跳级也没留级,当然你十七我也十七。”
      乔野点头,把书包往课桌上一放:“那你慢慢坐,我出去散个步。”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
      
      徐晚星终于还是没忍住,在他擦肩而过时叫住了他:“喂,你问我多大干嘛?”
      乔野侧头看她一眼,面无表情道:“我就想知道你是不是跳过级,才会以高中生的身份做出小学生都不会做的幼稚举动。”
      
      “?”
      Excuse me?
      徐晚星睁大了眼睛。
      
      “现在看来,物以类聚是真的有道理。”乔野站在原地,目光在麻将小分队的众人脸上转了一圈,临走前把话补充完整,“好一群志同道合的幼儿园大班生。”
      说完,他思索了半秒钟,学着他们的样子抬起手来,啪啪鼓了几下掌。
      “是我失敬了。”
      
      徐晚星:“……………………”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
      
      

  • 作者有话要说:  ·
    今天的第一更,第二更在中午十二点!
    野哥和星妹,大战一触即发!
    中午见啦。
    今天一百个小红包,请爸爸们继续爱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