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套路深》长生千叶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26 09:49: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机不可失 ...

  •   林让完全不懂得感情,他轻轻敲了一下魏满的掌心,目的自然是为了提醒魏满注意,他完全没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什么奇怪。
      
      但在魏满的眼里……
      
      魏满被林让握住了手腕,手心里还似羽毛一样轻轻划过,这让魏满身体一震,眼中登时流露出一股嫌恶之色来,毫不掩饰。
      
      林让有些奇怪的看着魏满,对方似乎并没有理解自己的提醒,反而眼神“诡异”。
      
      魏满嫌恶的看了一眼林让,想他年轻气盛,二十出头血气方刚,魏父更是官拜太尉,想要巴结献媚之人数不胜数,何时轮到一个宦官朝自己谄媚了?
      
      魏满显然误会了林让。
      
      魏满皱了皱眉,随即就要抽回手来,但他这一抽,林让却握的死紧,并没有把手抽回来。
      
      林让见他没有看懂自己的提醒,又朝魏满打了一个眼色,不过林让神态冷漠,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变化,魏满仍然没有看懂林让的提示。
      
      只是有一瞬,让魏满觉得,眼前这个昔日里权倾朝野的大宦官,竟生得无比清秀,尤其是那双内勾外翘的丹凤眼,眼睫又长又密,像羽扇一般,随着眨眼的动作,眼睫微微一颤,冷漠的神情配合着瘦削的面孔,自有一种与平日贪婪暴虐所不同的清冷之感……
      
      若不是魏满亲自抓住了这个暴虐无常的奸宦之首,恐怕都要以为是被谁中途调了包,换成了旁人。
      
      魏满和林让两个人“斗智斗勇”,那边另外两个校尉因为做贼心虚,所以多注意了一下,登时觉得不对劲,朝他们走了过来。
      
      林让一看,提醒没有效果,便突然张了张口,声音略微沙哑,却十分镇定的说:“他们要杀你。”
      
      林让的话音一落,四下登时只剩下了萧索的风声,“嗖嗖”的掀起地上的黄沙。
      
      魏满立刻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人校尉。
      
      两个校尉站在魏满背后,大约距离三四步,两个人的手下意识的放在腰间的佩剑上。
      
      随着林让的话音一落,那两个校尉对视一眼,当即大吼一声,抽出佩剑,直接往魏满头上砍去!
      
      魏满立时反应,佩剑“唰——”的一声引出鞘,紧跟着是“当——”一声巨响,一下格挡开两个校尉的偷袭。
      
      旁白的士兵们不少,眼看三个校尉突然亮兵器的缠斗在了一起,起初是怔愣,然后不知谁喊了一声“抓住林让!”,随即轰然混乱起来,大家目光全都聚集在林让身上,一个个仿佛见到羊的恶狼般,抓起兵刃,一哄而上,就要去哄抢林让。
      
      先皇去世,各地军阀引兵入玄阳,玄阳城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无论是平头百姓还是士兵,全都处在苟且偷生的窘迫境况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砍掉脑袋。
      
      而这个时候,林让好像就是一个香饽饽,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并不是林让本人有什么通天彻地的本领,而是林让的宝藏让人丧失理智。
      
      玄阳城的人似乎都听说过这样一个传闻,林让的宝藏落起来比玄阳城北面的武山还要高,林让的宝藏摊开来可以从玄阳城门绵延到二十里之外的长亭,林让的宝藏甚至可以填平玄阳城外护城河的河水……
      
      只要得到了林让的宝藏,别说逃离这水深火热的玄阳城,就算招兵买马乱世称雄,也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林让双手被铁链绑着,双脚也被绑着,根本无法移动,士兵们看红了眼睛,一拥而上,互相推搡谩骂着,全都来抓林让。
      
      就在这个时候,“啪!”一声,林让眼前银光一闪,魏满的长剑一下劈中林让脚上的铁链,“咔!”又是一声脆响,宝剑削铁如泥,锁链应声而断。
      
      与此同时,魏满的大手一把抓过来,搂住林让的肩膀,将人一带,猛地带到怀里,带着林让跃开三步。
      
      林让脚上的锁链虽然被砍断,但是双手还被捆着,显然魏满对他还有戒心,因此并没有打算砍断他双手的镣铐。
      
      林让被魏满一带,一下撞进魏满怀里,因为没有防备,也没有缓冲,仿佛撞在了结实的钢板上一般,撞得林让鼻子发酸,生理泪险些坠下来。
      
      魏满抓住林让,带着人快速后退,随即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堪称臂力惊人,犹如提小鸡子一般,将人一提,直接扔上马背,自己一个翻身,动作迅捷的犹如一只猎豹,也快速跃上,双手桎梏林让,稳住马缰,立刻喝马。
      
      高头大马打了个响鼻,踏着武山阪坡的黄沙狂奔而去,一时间只剩下背后的大喊声和啐骂声。
      
      “魏满竖子!”
      
      “快追!快!”
      
      “别让林让跑了!”
      
      “该死阉党!”
      
      林让双手被绑着,坐在马上,难免有些碍手碍脚,骏马一路飞驰,飒沓着萧索的黄沙,很快融入黑夜的兽嘴之中,魏满专门捡偏僻的地方,一下冲出武山阪坡,没多一会儿,立刻就将身后的喝骂声甩了个干干净净。
      
      林让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咧咧的秋风打在脸上,四下黑漆漆的,尤其穿过了阪坡,进入了树林,就更是黑的不见五指。
      
      林让唯独能感觉到的,就是后背紧紧桎梏着自己,生怕他跑了一般的魏满。
      
      林让的脑子里千回百转,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如今他已经穿到了这个兵荒马乱的小说之中,就该仔细想想要怎么活下去。
      
      众人哄抢林让,两个校尉不惜斩杀同僚也要得到林让的宝藏。魏满虽然保护了自己,但是林让明白,魏满保护自己的目的也是为了宝藏。
      
      可偏偏林让是个“冒牌货”,他是半路杀出来的,根本没有继承大宦官林让的记忆,因此根本不知道林让的宝藏在哪里,甚至他根本不知道宝藏的传闻到底是真是假,是否夸大其词,以讹传讹。
      
      而小说中,林让虽上场的风风火火,但只用了三四章笔墨,便即风风火火的退场,宝藏也随着奸宦林让的自尽,消失在众人争夺的厮杀声中……
      
      林让脸色十分镇定,眯了眯眼睛,想要活下去,信任这些军阀是绝对不可能的,无异于自取灭亡。
      
      而魏满恰好就东武末年最强势的军阀之一……
      
      林让脑海中一瞬间想到很多办法,无论是哪一种办法,都要趁着现在天色黑,尽早逃走才是。
      
      倘若找到了小皇帝,入了玄阳城,林让想要再逃跑是决计不可能的。
      
      就在林让寻思怎么逃跑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咕咚!”一声,随即桎梏住自己的力度一下消失不见。
      
      林让转头一看,魏满突然从马背上跌落了下去,一下摔在地上,半昏迷了过去。
      
      仔细一瞧,原来是魏满受了伤。
      
      魏满的后背有血迹从黑甲里渗透出来,必然是方才混战的时候受了伤。
      
      林让被绑住的双手抓住马缰,低头盯着魏满,眼神十分冷漠的打量了一番,血迹不算多,按照林让的经验来说,绝对死不了。
      
      虽然魏满受伤也有保护自己的缘故,但是林让清楚,魏满的目的是“自己”的宝藏,而且刚才林让也提醒过魏满,让他小心两个校尉,所以基本上算是扯平了。
      
      魏满并没有性命之忧,因此眼下是自己最好的逃跑时机,机不可失。
      
      林让再次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半昏迷的魏满,眯了眯眼睛,脸上没有一丝负担的模样,立刻催马,低喝一声,马蹄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快速向树林深处奔去。
      
      林让不敢停留,他虽不会骑马,但眼下情况急迫,不会也要将就骑,马匹很老实,载着林让快速穿梭在树林里,眼看就要把身后的追兵和魏满全都甩的干干净净。
      
      “嗖——”
      
      就在这时候,黑漆漆的夜空中突然飘来一丝隐隐约约的声音。
      
      像是哨声。
      
      马匹听到声音,突然打了一个响鼻,竟然尥起蹶子来。
      
      林让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马缰,这才没有被马匹甩下去。
      
      那马匹似乎受了“惊吓”,想要调头往回跑,林让勒住马缰,说:“怎么回事?”
      
      他正说着,又是“嗖——”一声,这回声音比较清晰。
      
      马匹仿佛被触动了什么机关,又打了一个响鼻,立刻调转马头,撒开马蹄,飞快的往回奔去。
      
      林让一时有些奇怪,马匹根本不受控制,仿佛被哨声牵引着一样,“嗖嗖”的哨声断断续续,吸引着马匹。
      
      转瞬之间,林让又被马匹带了回来,穿过黑漆漆的树林,一下从林中钻了出来。
      
      就看到林子外面,竟然有人在等候他。
      
      那个人一身黑甲,对比身材羸弱单薄的林让来说,此人异常高大,他的身上带着一片血迹,脸上也有些灰土,但并不显得狼狈,反而衬托着他刚毅端正的脸,轻轻挑唇一笑,略薄的嘴唇稍微有些干裂,挑起一丝戏谑的痞笑。
      
      竟是魏满!
      
      魏满单膝半跪在地上,宝剑插在黄土之中,支撑着他的身体,脸色因为失血有些苍白,一双漆黑的眼眸光彩熠熠,仿佛天上的繁星,带着夺目的锋芒。
      
      魏满的声音沙哑,说:“要去哪里?”
      
      他说着,无论林让怎么勒马,马匹就像忠犬一样,狂奔到魏满跟前,慢慢停稳,然后亲昵的低下头,在魏满的手边讨好的蹭了蹭。
      
      魏满轻轻抚摸着马鬃,声音笃定的轻笑说:“马是我的,你人也是我的,还想跑到哪里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苏文,甜文,无虐~
    谢谢77、D.Gray-man、轰轰の绝世小萌妻、云梦客卿的地雷,[亲亲]o(* ̄3 ̄)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