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秽土需谨慎 ...

  •   
      时间线大概在是兜秽土转生斑爷那时……因为不小心拿错秽土转生需要的东西,秽土转生错误了……
      
      “兜,你竟然想把他秽土转生出来?”面具男面具后的双眼微微睁大,随后语气有些不耐烦地问。
      “呵呵,至从和大蛇丸大人融为一体后现在的我可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假冒宇智波斑来达到你的目的,但是…我也不是很在意这些,我只是想试试现在的我能做到什么程度……”兜嘴角微微上扬,左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眼镜反光一闪。
      “哼,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面具挡住了男人的脸,让人看不出来他现在的表情变化。
      “呀,你这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宇智波斑’……”兜意味深长的拉长语调说出面具男现在的名字。
      “呵,随你怎么想!但是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想把这人秽土转生出来?”面具男面具后的眉头皱了一下。
      “这不是很好么?毕竟这个可是能让你的计划成功率更高的,不是么?更何况这个可是我的杰作呢……为了秽土转生出他,我可是做了很久的准备,正好可以实验一下我能坚持多久……”兜并没有回头看那个棺材里的‘人’,而是半眯着眼,炫耀般地展示着他的努力成果。
      “……随你,不要妨碍到我就行。”面具男顿了一下,然后无所谓的耸耸肩了,转身使用万花筒直接离开了那个地方。
      
      ‘老头子,这个是什么?’
      ‘咳咳,小兔崽子你不懂,这个可是我……咳咳,我快不行了,你要记得从今以后你就不再是宇智波……而是宇智波斑!’
      ‘老头子,你就这么确定我会你说的去办么?你就不怕……’
      ‘你会,若是你想再见到那个人,你会的……咳咳……’
      ‘老头子,你再这样咳下去就真的要死了!你明明只要不断掉连接着外相魔道,你就还能活很久的……’
      ‘咳…不需要,好不容易把你带到可以接我的班了,总算…咳咳…能休息了……’
      ‘可恶!老头子你超级讨厌的!混蛋!就不能待久点么?!我还是个孩子!’
      ‘不,你不是孩子了,你是忍者了……经过战争洗礼的你,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最近发生的事也让你成长很多了,所以,不要搞砸了……’
      ‘如果我就是要搞砸了呢?!到时候你已经死掉好多年了,我看你怎么自己活过来!呜呜…不死不行么?’
      ‘你不会,若你还想结束战争的话,你就一定不会搞砸……咳咳咳咳咳…有什么,好哭的……’
      ‘老头子!!’
      ‘等会帮我把这个跟我一起埋了…咳,不要忘了我们的计划……到时候……’
      ‘可恶!呜…混蛋老头子一死百了了,让我接手你的烂摊子!你给我等着,等你……看我不给你添一堆麻烦!’
      ‘怎么还是爱哭包一个?这样可做不了大事的……对了,若是做不到的话,可以把我秽土出来,不要把那个人秽土出来……虽然我们的计划最后完成需要那个人…但是前期…再最后那一刻来临前,不要把他秽土出来……’
      ……
      
      ‘也不知道,最后被老头子知道那个人被秽土出来会是怎么个反应……不过黑绝,果然……’远去的面具男这样想着。
      
      ————跳到大蛇丸秽土四位火影的时候,夺尾兽那些跳过跳过————
      
      “这里是……哪里?”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死了么?”
      “这个是…扉间这是怎么……”回事,“斑!!!!你怎么会在这里?!”柱间转过头打算询问一向比自己脑子转得快的弟弟,却发现看到了一个他在净土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的人,不,是鬼?
      “你是谁?”水月看着站在初代火影旁边的黑长炸,疑惑不解。哪怕他不是木叶的也了解过二代火影不是白短炸么?怎么是……
      “这个是……”大蛇丸也惊讶地挑起一边眉头。
      “……”佐助皱眉并没有说话。
      “什么?!这是斑?!”这时听到柱间的话的水月,吓得都快变成一滩水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四代火影表示他很疑惑。
      
      “柱间,你太吵了,闭嘴!”斑睁开眼,露出一双写轮眼。
      “唉……是这样么?明明我才没说几句啊,斑好过分,那么久都没见了一见面就说我吵…我才想抱怨啊,秽土转生的话,不是直接秽土出我跟扉间的么?怎么秽土出其他的人?还有为什么没有见到扉间,为什么斑会出现在这里?扉间去哪里了?斑balablabala……”
      “……够了!柱间,你给我闭嘴!”斑觉得要不是秽土体没有青筋,这会他都可以冒青筋了,不,现在可以掉渣……一巴掌把还在碎碎念的某火影拍到一边。(武器不在手上)
      “还有,你们这些渣渣……是谁想秽土历代火影的?!”
      斑转过头来,半眯着因为愤怒而自动变幻成轮回眼的双眼扫视了站在对面的那几个忍者。
      一睁开眼,没看到他救过的那个小兔崽子,反而见到一堆不想见的,还有身边那个熟悉的查克拉,瞬间就了解现在的情况了。只是分析出来的结果,让他十分的气愤,竟然有人想秽土历代火影,想把他秽土出来!不可原谅!但是,那个小兔崽子竟然没有防范……
      孩子教育不到位怎么办?哼,当然是拖回去回炉重造!
      
      “大蛇丸,你不是说要秽土历代火影么?怎么把这个秽土出来了??以及你怎么秽土出来的?!”水月瑟瑟发抖地躲在大蛇丸身后躲避宇智波斑扫过来的视线。
      “桀桀……水月,你以前不是很害怕我么?怎么现在竟然敢靠近我了?”大蛇丸暗中掐了自己一把,强装镇定地扯开话题。这是他第一次直面传说中的忍界修罗,没想到竟然带给他这么大的压力,就好像针对他的一样。不,不是好像,而是就是针对他!从水月说出他就是使用秽土转生想要秽土历代火影后,本来移走的视线,犹如实质的黏在他身上,就好像他不给个合理的要求,他就会被……
      
      “大蛇丸?”佐助也很不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佐助,其实我也很好奇呢……明明那天连着我的手一起到死神肚子里的是初代跟二代火影,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秽土出了宇智波斑……”好像刚才二代火影的灵魂似乎被什么拉走了,难道……那样就好玩了……不过,现在他还是先保住他的小命吧,因为宇智波斑即将要炸了。
      
      “柱间,放开我,不然我连你一起打!”原来在斑冲上去前,被提前一步察觉到的柱间一把抱住腰。
      “斑斑斑!先别激动啊!虽然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先冷静一下!虽然我也很想上去揍那个不靠谱的后辈,这都第二次把我秽土出来了……但是现在不行啊!至少要让那个后辈把话说完,我也好想知道扉间到哪里去了……明明是跟扉间一起被封印到死神的肚子里,秽土出来我来扉间不是也该一起被秽土出来么?虽然秽土出斑让我很惊讶,但是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现在扉间在哪里……所以斑你不要冲动啊!”柱间死命地抱住斑的腰,就怕斑一个冲上去唯一知道扉间有可能去哪的人就这么到秽土了。
      
      ……
      听到这段话,大蛇丸冷汗都冒了。
      ‘喂喂,初代目火影,你这话让我们更加不安好么!!看,大蛇丸都冒冷汗了!’水月也是冷汗直冒,但是不敢说话。
      “……哼,那我倒想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所以然来!”斑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要了解一下才行,像无头苍蝇一样出去乱找也找不到,他感知力又不像扉间那么厉害。
      
      “哎哎,竟然真的停下来了!不可思议!”
      “怎么你有意见?”斑瞪了过去。
      “呀,没、没、没有意见!”水月这时才发现,他刚才因为太惊讶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疯狂地摇头,就怕宇智波斑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好啦,斑,你就不要跟小辈计较那么多了……”柱间赶紧打哈哈。
      感谢初代目拉仇恨……
      “呵,赶紧说!”
      
      ————在经过一系列的分析后————
      
      “说起来,这场战争还是一位自称是‘宇智波斑’的人挑起的呢。不知道本尊是什么感想?”事实证明大蛇丸并不是什么乖巧听话的角色,这不又开始暗搓搓地想搞事了。
      “斑?竟然有人想借你名号来搞事!斑你猜到是谁么?”柱间神经大条地拍拍斑的肩膀,还询问起当事人。“哦,对了。那个叫大蛇丸的小辈,你秽土出我们来是打算让我们阻止这场战争的么?”
      “不是哦,把你们秽土出来并不是想让你们阻止这场战争,只是我身边这位跟宇智波斑同族的小朋友,想知道什么是村子,我才把最了解情况的历代火影秽土出来了,啊,虽然出了点小差错没能把二代火影秽土出来……”大蛇丸伸手指指站在一旁没怎么说话一脸阴沉的佐助。
      “……我先出去找扉间了,柱间那个宇智波的小鬼你自己应付吧。”能耐得住听完这些分析已经不错了,再待下去估计要被合围了,虽然他不怕跟柱间打一场,就算再加上那几个火影也一样不是他的对手,他现在更想找到扉间。于是说完这一句话斑就拍拍屁股直接闪人了,快速得让一边的三位火影都没来得及反应。
      至于解释村子什么的,让柱间来就好,反正柱间不是话多么?
      
      ……
      “这位,是叫宇智波佐助是么?你想知道什么?”在拦截斑跟开导问题少年之间,柱间只犹豫了一下就做出了选择,直接盘腿坐了下来。他相信斑能找到扉间,就算斑真的想做些什么,扉间也会阻止的……不过,事情结束后,他需要斑跟扉间给他一个解释,当年的事。
      为什么会对当年的事有疑问,柱间并不是很明白,但不妨碍他察觉到有不对的地方。他在建村后就想问了,只是后来的事情发生得太快太多了,等到最后想问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从哪里问起了,再后来他也问不出了……
      不过斑竟然会这么在意扉间,这让他很好奇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柱间在宇智波祠堂给宇智波后裔安利完那些年他跟斑的关系是多么多么的好后,才发现……没有扉间等于没有能够直达战场的转送阵(划掉)忍术,虽然四代火影也会用飞雷神,一带一群似乎有点困难……
      
      四战战场主要一面,忍者联合军被秽土转生的忍者以及白绝们打压得够呛了。好在随着鸣人的影分身支援,大多数威胁最大的秽土者都被封印起来了。剩下一些比较特殊的秽土忍者,依旧让忍者联合军烦恼不已。
      兜见先前秽土出来的死者,只剩下被他附身的二代水影和一些特殊能力的之外全部被封印后,他决定动用手上最大的底牌……
      另一边的小战场,面具男,不,是宇智波带土正在跟他的老朋友以及鸣人对战。(已经掉马了)
      斑正在前往最大的那个战场,而讲解完的了的几位火影也跟着前往这边,因为半路遇上脱离了被控制的秽土状态的宇智波鼬,于是佐助脱离了队伍。(大蛇丸早前没有死,所以没有用到红豆,不过他又被那时假扮斑的带土用过改良版的伊邪那美。)
      
      ——————兜秽土底牌中——————
      
      兜秽土了手上最后的底牌后,控制着二代水影的秽土体离远了点,然而过去了好久,发现并没有如他料想的那样整个棺材炸裂的情况,正当他准备控制二代水影的秽土体上前查看时,棺材被一脚踢飞了。
      随着棺材板的离开,整个棺材也四分五裂,等兜意识到时,已经有部分棺材碎块向他飞了过来。
      
        想着只是一块木板碎砸到秽土体上也能很快复原,于是就没有闪。还没等兜看清秽土出来的那位,他的突然心脏揪紧,一道身影紧随在那木板碎向他袭来,速度快到他只能看到那双血色的双眸,兜就吐了一口血,他知道他这是就被强行地切断了对二代土影的控制。
      那双眼……是写轮眼么?不,不是,写轮眼里面没有黑色的勾玉也没有万花筒的图案,那个人是谁,他秽土出来的那个人是谁?难道不是宇智波斑么?还是有谁提前察觉到了什么跑来阻止他?
      不,没有那样的人存在,若真的有那么忍者联合军就不会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才……那,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时兜想到了在他展示他的底牌时,那个自称是宇智波斑的面具男,语气似乎有点奇怪,难不成他知道那个人是谁?那时他还问过他是否真的要把那个人秽土出来……也就是说,面具男知道他秽土出来的那个人是谁,甚至知道他不可能控制得住那个人。不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他秽土的媒介是宇智波斑的,上次也秽土成功了,这次怎么会……
      不过就算切断了他对二代土影的控制,他还是可以控制那个人,秽土转生……什么?!那个人是怎么知道秽土转生的解法?!
      
      再次睁开眼,扉间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他这是又被人秽土出来了,只不过……看来这一次依旧不是斑把他秽土出来的。这样想着扉间放开感知,三百米外感应到大量的查克拉反应,明明灭灭的想来是正在进行大型战争吧。这个规模,是整个忍界的……
      不过并没有感应到附近有阿尼甲的查克拉反应存在,想来这次不是那个叫大蛇丸的小辈秽土他的……虽然不知道是谁解开了封印,但是想来秽土出了差错了。他与阿尼甲一同被蒜山拉到死神肚子里封印了,不解开封印是秽土不出来的,若真想秽土强大的战斗力,作为初代火影并被称为‘忍者之神’的千手柱间更加合适。
      
      秽土转生的媒介……尸鬼封禁……战争……不是斑秽土的他……也没有感应到熟悉地查克拉……
      
      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把人秽土出来了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控制他,这是打算像那个大蛇丸的小辈那样先看看被秽土出来的人会做什么吗?呵,愚蠢,没有那种能够绝对控制的能力,还敢如此作为——活得不耐烦了!
      刚才还感应到二代土影无的查克拉,想来是□□控来秽土他的吧?实施秽土的本人不在么?还有点脑子,不过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么?
      秽土转生可是他研究出来的,哪怕后来的人学会了,没有谁比他更了解!
      扉间一脚踢开棺材板,一手轻拍棺身把整口棺材拍得四分五裂。在棺材破碎的一瞬间,隐去身影借着飞向二代土影的那块木板的遮挡,一脚把二代土影踹像赶过来的那帮人,顺便切断秽土转生的控制并进行封印。
      
      当匆匆赶来的鸣人(分)带着这边的忍者联合军往他们所在的方向过来,于是便见到了那个本以为被封印了的二代土影无,被一道身影迅速地击中,又被那道身影踢向他们这个方向。
      
      这一切快速得让忍者联合军的人反应不过来,等反应过来时无的身体已经砸到了他们的前方,并在前方砸出一个大坑,顿时尘土飞扬。
      反应最快的三代土影,连忙招呼封印班的先进行封印,然后他抬头想要看看是哪个人制住二代土影的。
      可惜的是他什么都没看见,那到身影一瞬间出现又不见了,若不是二代土影还躺在他们联合军前面的大坑中,他都以为出现了幻觉。
      “怎么了?还没有封印好么?”大木野见过了好一会,那个封印班的人还蹲在坑中查看什么,也没有把秽土的二代土影贴上封印条裹起来,便皱眉不解地问。
      
      “那个土影大人,我刚才检查过了二代目土影已经被封印了!而且这个封印之术很高级!”被叫出来进行的封印忍者,一看就发现了不对,就滑下坑中检查,还检查了好几次,听到三代土影的问话才大声把他的发现说了出来。
      
      “什么?!难不成是刚才那个人做的?可是怎么会有人能在一瞬间进用出这么高级的封印?!”大木野也跳进坑里查看,然后发现这个封印之术确实很高级,虽然又疑问起来。
      大木野仔细感应了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陌生的查克拉反应。
      
      “老爷爷,怎么了么?有什么不对的么?”鸣人见大木野不断看向周围还一脸沉思,也跳下大坑好奇地问。
      “我在找刚才把老师踢过来并封印了的那个人,但是我并没有感应到陌生的查克拉……”
      “为什么要找?既然那个人帮我们把这个绷带男封印了,那就说明跟我们是同伴的说……”鸣人挠挠头不解地说。
      “唉唉!手鞠,不可以打过来啊我说!!一打过来我就不见了啊我说!!”鸣人往后退了几步躲开因为听到他的话,黑线拿随身背着的三星扇拍了过去。
      “笨蛋鸣人!帮忙封印的也不一定是同伴!而且我们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帮我们封印!而且封印过后人又不见了,谁知道是敌是友,也许那人只是顺手呢?”手鞠把三星扇插在一旁的土里,黑线地给神经超级粗的某人解释。
      “鸣人,手鞠说得没错,而且我们现有封印队并没有使用高级的封印之术的忍者。”我爱罗也出声提醒。
      “但是……”鸣人还是觉得不明白,不就是封印个人,怎么还这么麻烦?
      “鸣人,你能感应一下么?你仙人模式不是感知很高么?不管是敌是友至少确认一下才行。”我爱罗询问道。
      “我说可以是可以了啦,感觉好麻烦呐……”鸣人抱怨了一下还是开了仙人模式进行感知。
      “有感应到么?”大木野问道。
      “不,周围并没有陌生的查克拉存在,也……这是什么?!”鸣人突然睁开眼看向村子的方向。
      “什么?怎么了么?”手鞠急忙问。
      “好像有一陌生又无比强大的查克拉朝着我们这边过来!好快!”鸣人眉头紧锁。
      “那个人到了!”
      “什、什么?!在哪里!”大木野、我爱罗、手鞠也看了过去。
      
      远处疾行而来一黑影,快速地在地上猛地一踏,一闪而过。
      又从天降落在他们前面不远处,嘭的一声,地面以那人为中心裂开,停在忍者联军十米开外,同时带起的尘土遮住众人的视线。
      
      忍者联军众人都努力的想要看清来的是何人,只是飞扬的尘土挡住了视线,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被遮挡住的黑影。
      手鞠举起三星打算用风遁把挡住视线的尘土吹走,还没等她行动,一阵风吹过把周围飞扬的尘土吹走,众人看到一位身着红色铠甲的人正站在那里,然后他们看到那人淡淡地扫视他们一圈又转向其他方向,像是在找些什么,完全无视了站在他面前的忍者联合军,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忍者联军不存在一般。
      “那个人太强了,若是敌人,只怕我们……没人能挡得住!”手鞠不安地说着,刚才被那双写轮眼看了一眼差点松开了拿着三星扇的手,只一眼就让她生出不可匹敌的念头。
      “嗯!”我爱罗轻声应道。
      “……”大木野眯着眼看着那显露出来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个身影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有着跟佐助一样的写轮眼耶!也是宇智波的么?不是说都灭族了么?怎么还跑出这么多个有着写轮眼的说?”在别人鸣人抓狂地吐槽,因为他一直追的佐助整天就呢喃着宇智波只剩他一个什么的,现在又跑出这么多个有着写轮眼的宇智波,真想知道佐助现在的想法。
      
      一语惊醒众忍者,这是大家才注意到那人有着一双写轮眼,顿时惊呼不断。毕竟现在有写轮眼的除了这场战争的掀起者‘宇智波斑’,就是那个大闹五影大会的宇智波后裔宇智波佐助,现在又多出来一个,也就是说这个人是被秽土出来的——是敌人!
      写轮眼有多厉害,参加过几次大战的忍界众人自然知道,其他没参加过的忍者也多少有所耳闻,现在多出一个有着写轮眼的宇智波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比刚才被他们封印过的秽土忍者还要难对付的!只是不知道被秽土出来的是哪一位……看这架势绝对不是好对付的!
      “他是、宇智波…斑!”大木野说出了人的名字。因为鸣人那句话,大木野才注意到那人那双危险的写轮眼,难道是……宇智波斑?!是了,除了初代火影还有谁能像他一样一人站在那里就犹如千军万马的感觉?
      看到那双写轮眼,大木野控制不住的回想起当年面对宇智波斑时,被那双写轮眼支配地恐惧感,就连现在他也无法消除对那双写轮眼带给他的阴影。暗自掐了自己一把,咬着牙说出那人的名字。
      可是那个自称是‘宇智波斑’的也有着写轮眼的宇智波又是谁?
      
      宇智波斑这名字一出,忍者联军顿时哗然。
      “什么?!他才是宇智波斑?!”
      “那、那个戴面具的是谁?!”
      “就是!那个戴面具的不是自称‘宇智波斑’么?”
      “若这个才是宇智波斑,那……”
      “我们打得过他么?”
      ……
      
      “大家别慌!我们这么多人一定可以……”手鞠回过身试图安抚乱作一团的忍者联军,可是……连自己都没有坚定地信念,又怎么能说出振奋人心的话?
      “没用的,对付宇智波斑这人,人多没有用的,关键是有谁能挡得住他!并不是我夸大他的实力,而是至今为止除了初代火影千手柱间之外,没有任何人能正面挡得住他……!!”大木野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是他不想说什么好听的话激励后方的忍者联军,打不过这是事实,人多也是没用的!
      “难道没有能阻止他的办法么?”我爱罗皱着眉问。
      “没有……除非我们谁有像初代火影……”
      “呐,我说老爷爷,我知道我们是没有初代火影那么厉害了啦,但是也不一定没有机会啊,纲手婆婆正在赶往这边,还有雷影大叔……难道五影再加上我们这些都没跟他一战的么我说?”鸣人觉得有五影总不会连打一场的机会都没有吧?哪怕打不过,至少能拖久一点等本体那边结束战争,等鼬解除秽土转生的控制也是可以的吧?
      
      ‘秽土转生•解!’这样就没人打扰他找扉间了。
      “喂,我问你们……”解开秽土转生之术后,斑停了下来。
      “就算你是宇智波斑本人,我们也不会放弃的!没打过谁知道打不打得过?让我们直接放弃那是不可能的我说!”鸣人双手握拳,大声地说着,并打断了斑接下来的话。
      “哼!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呵,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喂,那个金发小鬼你难道没听到你旁边那个老头说的话么?识相点就不要试图反抗,早早放弃抵抗比较好……”斑边向忍者联军走去,边抬手结印——结秽土转生的印。“呵,还有……”
      
      不过扉间去哪里了?明明刚才还感应到他的查克拉的,怎么又不见了?
      问问那帮弱小的蝼蚁好了,毕竟那个被封印的绷带人的封印之术——他见过扉间用过。想来是扉间帮忙封印的,只不过不知道扉间又去哪里了,想来还没离开吧?
      “不要随意打断别人的话,知道了么?火遁•豪火球之术!”斑冷笑地快速结了个印。
      
      “哇!这个是什么火遁!”
      “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豪火球!”
      “完了完了!”
      “这就是宇智波斑的实力么?!”
      
      “大家冷静下来!会土遁的忍者先用土遁•土流壁结成防御线挡住!水遁忍者一起释放水遁•水阵壁冲掉豪火球!”听了鸣人的那些话后,大木野已经能够坦然地面对那些宇智波斑带来的恐惧了。在忍者联军们陷入慌乱的时候,能够靠几次大战对宇智波火遁的了解,冷静地指挥忍者联军进行防守。
      虽然最后挡住终于扑灭了宇智波斑的豪火球之术,但是这也让忍者联军了解到宇智波斑到底有多强大了,三十个水遁忍者联合使用水遁•水阵壁才勉强挡住!若是再来一次,他们不知道还能不能……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只见宇智波斑又一次结印。
      “挡住了豪火球么?呵,跟扉间比起来你们还差得远呢!也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挡得住这个?”
      
      “火遁•豪火龙之术!”
      “水遁•水阵壁之术!”匆忙放出的水遁没能挡住熊熊燃烧而来的火遁!
      “水遁•水阵壁之术!”一道身穿蓝色铠甲的人挡在忍者联军与豪火龙之术之间。
      “不行!水阵壁挡不住的!快躲开!”手鞠急忙大声提醒。
      就在手鞠以为下一秒那道身影就被燃烧殆尽的时候,下一幕让她不可抑制地睁大眼。
      “这怎么可能、竟然挡住了?!”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真是不敢相信!刚才我们整整三十个人一起使用水阵壁才勉强抵扑灭一个豪火球的!他怎么可能一个水阵壁就扑灭了?!”
      “就是!更加让人接受不了的是,这次可是比豪火球威力更高的豪火龙!竟然一个水阵壁就……”
      
      ‘扉间一个水阵壁就能挡掉了,一群渣渣,一个豪火球还要用几十人来才行!弱鸡!’斑撇撇嘴。
      
      “斑,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啊。”耳边传来熟悉地声音。
      “这样不正好么?扉间?”斑扭头看向他许久未见正双手抱胸站在他左侧的……恋人。当然他只敢在心里自己这么称呼他,这么久还是不明白扉间对他们的关系到底抱着什么样态度。
      ‘连问都不敢问,真是失败啊!’心里再怎么对安于现状的自己失望不已,也挡不住因再次见到扉间而不断上扬的嘴角。
      
      “是么?每次引人出来都只会用一种方法,还是说你只会这一种么?”
      “怎么会?只不过这一种经常用到罢了。再说了方法什么的当然是好用就行!”
      “呵,你就不怕引不出来?”
      “可是,不管我用同一种方法几次,扉间不还是出来了么?”斑得意地说。
      “……哼,太过一成不变了,我可是会很失望的。”扉间转过头看了斑一眼,又回过头,语气依旧平平淡淡的。
      “虽然很想说下次一定换个方法把扉间引出来,可惜这次事情过后就不会有用到的时候了吧?”斑一脸可惜地说,“难得扉间提出这样的要求,还想着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唉……”语气颇为哀怨。
      “闭嘴吧你!”扉间反手推开把脸凑过来的斑。
      “哈哈……扉间你……”斑一把抓住扉间的手,正准备再说点什么顺便谋点福利,毕竟作为读懂扉间表情的恋人可是知道扉间并没有在生气,这个时候可是十分难得的。
      
      可惜斑忘记了现在并不是他跟扉间两人独处的世界——
      “马达拉!你在做什么?!扉间怎么会在这里?!我听小辈们说这次战争是你挑起的!马达拉,你停手吧!我决不允许你把扉间秽土出来胁迫他做这种事!赶紧解开对扉间的控制,不然……”
      啊,多熟悉的大嗓门,及那无厘头的推测,正是那跟他一起建村的柱间,然而此时的斑冲上去一把把柱间摁回秽土,当然他也是真的冲了上去。
      什么叫做战争是他挑起的?带土他小辈做的事,不要扣在他头上!
      什么叫做胁迫扉间?你以为扉间是那么好被胁迫的么?想必你不记得这个秽土转生之术是谁弄出来的了吧?
      
      就在柱间正准备跟冲过来的斑来一场战斗打醒在他看来正在做傻事,还准备拉他的弟弟一起做傻事的好友,他那看起来是被胁迫的弟弟出现在他面前,还帮他挡下斑的攻击,他还没来得及感动——就见挡住斑的攻击后,扉间反手把他拍到地上,跟他一起被拍到地上的还有斑……这是???
      还有斑斑你那是在做什么?你是在跟扉间撒娇么?你们关系已经好到可以让你放下宇智波的高冷并毫无顾忌没得对着扉间撒娇了么?还有扉间你怎么他也这么熟练的对斑斑吐槽?!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的?我怎么不知道?我还以为你只会这么对我吐槽的,原来我不是你唯一的吐槽对象么?有没有人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好痛,扉间好过分啊!你看看我鼻子都碎了!”斑被拍到地上后,蹭的爬起来凑到扉间面前,指着他那因为扉间用力过猛碎了的鼻子抱怨道。
      “呵呵,我可记得秽土体是没有痛觉的,你会感觉到痛?还有秽土体怎么碎都会复原的,等会你鼻子就好了,要是你还不满意我不介意再给你一拳。”说完便抬起手。
      “不不不,不用了,既然扉间都这么说了,就不用再来一次了!”斑赶紧双手抱住扉间抬起来的手,心有余悸地说着。刚才扉间那一击,斑也是经常被扉间这样打的,以前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明明跟以前没什么两样的一巴掌,怎么就力气那么大呢?这要是他还活着的时候……’想到这斑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你又在想些什么?”相处那么多年,扉间觉得没有人比他了解斑了,就算是泉奈也比不过,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没、没什么……只、只是……”斑讪笑。
      
      “我说,你们两个难道不打算给我解释一下,你们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好的原因么?!以前你们不是一见面恨不得打起来的么?”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扉间像生前那样拉他起来,反而跟斑聊了起来……‘呜呜呜,扉间我已经不是你的唯一了么?’柱间心里泪流满面地咬着小手绢。
      “阿尼甲,我跟斑的关系一直很好。”
      “谁要跟你解释啊!我跟扉间才不像你想的那样!”
      “嘤……”柱间瞬间消沉起来。
      “阿尼甲……”扉间见柱间这样眉头紧皱,正准备说什么,就被打断了。
      “柱间你给我起来!这有什么好消沉的!你自己看不出来是你活该,有什么好解释的!”斑一脚把柱间踢趴下,嘴上不屑地说着,内心‘又想用消沉来吸引扉间的注意力?不可能!以前因为扉间的计划没能表现出来,现在……哼哼!’
      “啊啊,斑!我们来打一架吧!”柱间表示这在他听来就是在炫耀!这哪行!赶紧爬起来。
      “打就打怕你么?!早就想打你了!”斑搓搓手就打算跟柱间继续刚才那一场被打断的架。
      “你们俩个,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阿尼甲,我跟斑先去把他的眼睛拿回来再说其他的,你就在这里等着。”扉间搭上斑的肩膀直接发动飞雷神之术。
      
      到地方停下后,斑立马炸毛了。因为在飞雷神最后一瞬的时候,柱间一把抱住扉间,也跟着传送过来了。
      “柱间!你赶紧给我放开手!只有我才能抱扉间!”
      “我不要!”柱间说着还蹭了蹭扉间的肩膀。
      这可把斑气得要冒烟了。
      
      被留在原地的某俩位火影及忍者联军:????发生了什么?怎么刷的一下挑起四战的大BOSS就跟木叶的初代目及好像是二代目的不见了??他们去哪了?我们现在要干啥?
      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秽土转生之术解除了,一些封印不了秽土者的灵魂也开始脱离秽土体……
      
      小战场处的带土早早就发现了到来的老祖宗们,暗地里撇撇嘴,那群家伙到底来干嘛的?现在是他们嬉戏打闹的时候么?麻蛋,老头子怎么还不来拿眼睛?说好的把琳复活呢?我还等着跟笨卡卡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呢!
      
      “扉间!你的毛领子呢?怎么不见了?!”小战场另一边的柱间蹭过扉间后,发现没有蹭到熟悉地毛茸茸的感觉,睁眼一看,顿时大叫。
      “啊啊,扉间!我马上叫那边的小兔崽子滚过来!一定是他找来的蠢货没掌握好秽土转生之术!才会把你的毛领子没有秽土出来!”说完就窜了出去。
      “老头子你……”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斑,带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斑像拎小鸡仔一样带走了。
      “Obito……”“卡卡西老师!”“卡卡西?”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前小伙伴被一陌生的黑影带走的卡卡西,也赶紧跟了上去,身后条件反射跟上去的鸣人及凯。
      
      最后等所有参加第四次忍界大战的忍者都赶到这边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据后来目睹了结束这场战争的某些忍者在采访的记者面前描述:据说葬在木叶的二代火影坟里的其实不是二代火影,而是宇智波斑……
      据说某不明生物没有按照斑所说的把二代火影的随身物品也放进本该是宇智波斑的棺材里好好放好,导致二代火影被秽土出来的时候秽土少了一样东西……
      据二代火影说,那样东西对他来说很重要,没有那样东西的话,他会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某堍:那只是有点?地整个被翻新一遍了啊!!)……
      据二代火影所说,这次战争罪魁祸首就是某不明生物,某挑起战争的忍者只是按照二代火影的计划走而已,为的就是把某不明生物揪出来封印掉……
      据说本被灭族的宇智波其实没有被灭只是转移了,当年的叛乱也自是按照二代火影留下的计划装出来的……
      据说当时知道这个消息某宇智波流出了血泪,并抄到狠狠向着某位刚被二代火影秽土出来的某宇智波砍去。某宇智波的伙伴本该上前阻止,然而某漩涡正抱着自己死去又活来的父母嗷嗷大哭,某春野姑娘正在忙着医治因为离主战场太近被波及到收了不小伤的忍者们……
      据说是因为某被砍的宇智波其实也是知道自家族人没死,只不过演技太厉害,还得某宇智波信以为真……甚至留下很多传说中中二的黑历史什么的……
      据说某宇智波解除秽土前,还狠狠地给某宇智波刷了一把心灵鸡汤,某宇智波还感动得吃下了,还流出了泪……
      据说二代火影跟那个战场玫瑰其实是恋人关系,现在是领证的那种伴侣关系了,好像是二代火影说当年因为计划没能满足某人的愿望,所以现在补回来了……
      据说木叶为了这个还立了新的村规什么的……
      据说领完证当天某宇智波开须佐能乎仰天狂笑,笑声大得整个木叶都听得见……某宇智波还表示这一定不是他的哥哥,他哥哥一定没有这么傻!
      据说某宇智波后来也揍了某宇智波一顿,原因是竟然瞒着他这么久都不说,害他后来被复活后对他这些年的遭遇那么的愧疚……
      据说该笑声引来了某隐形弟控某初代,于是俩人在村外打得天昏地暗的,最后似乎因为把某二代晾晒在院子的某毛领吹走了,导致本就勉强压制的某二代,对俩人大打出手,揍得某阿尼甲跟某新婚丈夫鼻青脸肿看不出本来的样子……
      据说某初代因体质原因半天就恢复原样,嘚瑟地当着还没恢复好并被新婚夫踢出门不得进屋的某宇智波炫耀什么什么东西……于是被某暴怒的宇智波揍了一顿……
      据说某木叶上忍跟某位共用一双眼的某位上忍是第二对登记的……
      ……
      ……
      等等等等据说,让木叶新成立的木叶报社瞬间成为忍界最出名的企业!木叶报社出版的报纸远销五大国,甚至有人专门订购木叶报社的报纸!
      
      —END—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卡:Obito,你这样爆料出来,确定不会被那位打么?我可不想你突然又挂掉了……
    琳:Obito,这样不好吧,那位要是知道……
    堍:放心吧,琳、卡卡西!不会有什么事的!
    四:带土啊,要是你被揍了,老师也帮不了你的,毕竟老师打不过的……
    堍:放心啦,老师不会……
    斑:不会什么?小兔崽子我看你最近是闲着没事干,想体验一下净土一日游是么?
    堍:琳!卡卡西!老师!师母!二代目火影大人!救我!!
     
    *至此毛领子完结了~~撒花撒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