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第 40 章 ...

  •   深夜,靳祁扬一个人抱着酒瓶灌酒。酒柜里的红酒他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下楼买了一箱啤酒。
      
      满屋子漆黑,强忍的酒味儿,打开门的靳楚扬见到清冷哥哥像酒鬼一样躺在窗前。
      
      啧啧。这还是他哥吗?
      
      “你来干嘛?”躺着的人虽然醉,却没睡着,听到开门声时就睁眼了,“来陪我喝酒。”
      
      前面一问还算平静,后面那句听上去就自暴自弃了。
      
      “没哄好?”靳楚扬小心翼翼地问。
      
      没办法啊,他心虚,谁让祸是他惹来的呢。
      
      要说自责,兄弟俩谁也不比谁少。
      
      “她问我了。”
      
      “问什么?”靳楚扬一时间不知道哥哥在说什么。
      
      “那个女人出现在酒店了。”
      
      “她还真敢回来。”能让他哥厌恶的女人不多,恰好就有那么一个连他都恶心的。
      
      靳祁扬在弟弟面前是没保留的,毕竟当年的事,最后设计报复的那个是靳楚扬。
      
      靳楚扬是知道前因后果的,十年前的恶心往事。
      
      那时候靳祁扬还没出国读书,两兄弟考入国国内同一所高校,一个在医学部一个在商学院。
      
      医学部课程繁忙,凭本事入学。
      
      商学院的学生两极分化很重,要么是入学分数极高的,要么是家里经商来混学历,没什么水平的,而靳祁扬刚好就是前者,自然而然就是众星捧月。
      
      只是他不似靳楚扬那样平易近人,除了个别亲近的朋友外,其他人都本着远观的态度。
      
      这对双胞胎,无论家世还是自身能力,在校园里都是顶尖的。尤其是两个人的外貌和性格,不乏追捧者。
      
      相比之下,靳楚扬开朗外向,追求者也相对积极阳光。而内敛冷淡的靳祁扬就没这么幸运,他身边居然出现了一个甩不掉,甚至让人厌烦的人。
      这人就是白天遇上的那女的,名叫秦微。
      
      秦微也是后者,靠着家里的门路入学。正常来说,那些混着学历的人,通常很有自知之明,不会去惹不能惹的人。但这个秦微脑回路不同,痴心有余,心机不足。
      
      在被靳祁扬以冰冷方式拒绝n次后,仍然不知放弃为何物。换句话就是,像狗皮膏药一样。
      
      但她出自临市秦家,又是当家人的爱女,与靳祁扬有过几面之缘。这个秦微从小娇惯,自认除了自己以外无人能配得上靳祁扬,又因为当年两家有合作,秦家人又很看好靳家儿子,有意联姻。从此,秦微便以靳祁扬女朋友自居,惹得靳祁扬很是厌恶。
      
      但靳祁扬当时已经进入自家公司,所以并没有对秦微做什么,一来是家里没有联姻的打算,他不方便出手。二来是秦微除了口头上占便宜,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再者,靳祁扬那是十分忙碌,一进公司就跟着两个大项目,确实没多少额外精力。
      
      这种放任,持续到靳楚扬有了女朋友。
      
      靳家两兄弟同卵双胞胎,他们真的是一模一样。他们若是穿着相同的服饰,几乎不会有人分辨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靳楚扬的大学生活一直很潇洒,可以说绯闻女友一大车,直到他遇上了隔壁学院的凌烟。
      
      为了追有精神洁癖的凌烟,靳楚扬冒用了双胞胎哥哥的身份。然而这件事,除了靳家兄弟和几个好哥们外,别人都是不了解的。外人都以为是靳祁扬在追女人。
      
      这件事恰好戳中了秦微的痛点。
      
      秦微对外宣称自己是靳祁扬女朋友这件事,虽然被靳祁扬警告过,但因为并没有其他女人做过同样的事,也因为靳祁扬确实没女朋友,加上秦家的势力,不会有人当面说什么,所以她并不在乎,仍敢自居。
      
      但当整个学校都知道靳祁扬在追凌烟时,秦微就成了笑话。从小天之娇女,最怕的就是失败和丢脸。
      
      这件事无疑就是一巴掌拍在她脸上了,里子面子全丢了。
      
      而且靳家那时正在争取一个海外大项目,其中秦家也参与其中,秦微便是趁着靳祁扬最忙碌的时候,起了坏心思。
      
      手段卑劣得让人恶心,本着得不到的就要毁掉的原则,秦微对靳祁扬下了药。
      
      药劲儿很强,但靳祁扬不惜割破手腕,以痛刺激自己清醒。虽然秦微的计划最终没有得逞,但那个场面仍给靳祁扬造成了心理阴影。以至于近十年来,他对女人一直有生理厌恶,还看了多年的心理医生。
      
      有些事不能回忆,因为既是伤痛,也是打击。
      
      靳祁扬并不想让夏绵对自己有任何误会,但十年前的事实在难以宣之于口。
      
      “哥,那女人是回来了,可秦家已经不是当年能无条件保护她的秦家了。”靳楚扬嘴角勾起,手里的啤酒晃来晃去。他知道他哥的弱点和痛点,要说弱点是未来嫂子,那么痛点就是当年那件事。
      
      “秦家。”靳祁扬嗤笑,“十年前的秦家我没办法动,但如今的秦家想护着她……”
      呵,难了。
      “我已经通知君焱他们了。”
      
      靳楚扬笑了,靠山自顾不暇,那女人也翻不起浪了。
      
      只不过……
      “嫂子那边,你怎么解释?”
      
      靳祁扬苦笑,怎么解释?只能把自己最丢脸的往事一次性掀开,不然还能怎样。
      
      只可惜,夏绵那边的人动作更快,还没给他解释的机会,就把他曾经的“恋爱史”全翻出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啦,先道个歉,这个小短文太拖沓了。
    然后:
    最近大家尽量在家哈,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直到疫情结束,再出去玩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