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8、第 38 章 ...

  •   夏绵睡醒了,也解决好了生理需要,整个人都是放松的,屋子里空调的温度凉爽,感觉毛孔都打开了。
      
      开了卫生间的门没见到靳祁扬,还以为他已经回去了。其实他先回去也挺好,毕竟她还没想清楚,就当给她一个思考的机会了。
      
      然而门外的嘈杂声清楚地告诉她,安静是不可能的,现场看斗牛倒是可以的。
      
      果然,是苏程和靳祁扬的声音。
      
      打架的声音不小,夏绵飞快地打开门。看到两只昏了头的蛮牛在厅里打架,茶几和餐桌上摆着的玻璃器皿碎了一地。出声制止他们,竟一个都没有停下的。
      
      真是的,两个加起来六十岁的人,还能打成这样,真是不可理喻。
      
      “住手。”
      
      没人理她。
      
      又来一句:“住手!”
      
      这次声音大了一些,可那两个打得投入的人,还是没听见。
      
      夏绵气得后槽牙疼,转头看到立在墙边架子上的花瓶,又看了一眼满地碎玻璃,算了,已经很多了,不差一个花瓶了。
      
      这花瓶里插着的是鲜花,里面自然少不了水。一个瓶子扔到地上已经是噼里啪啦响了,加上里面大半瓶子的水,唤醒效果十分明显。
      
      “绵绵/夏绵?”靳祁扬和苏程正打得爽呢,一个拳头砸在另个一个脸上,一个拱起膝盖顶到对方腹部……
      
      总之,两个人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谁也没让谁。
      
      两个人终于停下,可是牵制对方的手却都没松开,倒像是两个掐架的混小子,被家长抓包时惊呆的情景。
      
      “你们打得很爽?”
      夏绵抱着手臂,眯起眼睛靠在门框上。
      
      还不松手?这是没打够?
      “隔壁街有一家道馆,要不要租个场子继续?”同样的话她好像在靳祁扬和景书面前说过,再次说出口后突然发现,看似脾气凑合的人,原来没有想象中的能忍啊。
      
      两个掐在一起的人,面面相觑,像两个傻子一样,根本没听懂夏绵的意思。
      
      “不乐意啊?”也行吧,夏绵扫了一眼地上,已经够乱遭的了,不在乎再多一点,“那就继续打吧。”
      
      夏绵还若无其事地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录了一圈房间的狼藉后,又把手机揣了回去。
      
      呵!不打了?
      
      两人发现小绵羊眼神不对,心里惊了,这是生气了。
      
      “我靠!你们什么情况?”正巧,景书拎着下午茶优哉游哉地推门进来,就看到夏绵冷冷地盯着两个刚刚厮打在一起的男人。
      “大白天不拉窗帘就抱在一起,有伤风化。”
      
      听了这句嘲讽,两只打红眼的公牛终于放开了对方。还附赠了一声哼哧后,各自扭头。
      
      “不打了?”夏绵瞪着他们,“你们这么大的人,一言不合就动手?”
      
      “没想打!都怨他!”又是异口同声。
      
      哼,夏绵冷笑。
      
      不打,那就都出去。她要赶人了。
      
      景书是懒得搭理他们,他只关心自己人,一脚踢开前面的碎瓷片,走到夏绵面前,伸手把纸袋递过去:“中午没怎么吃东西,先去喝点粥吧。”
      
      夏绵看到袋子的标识,粤记粥铺,烦躁的眼神终于待上一抹悦色。
      “特意去买的?”
      
      粤记是一家老牌子的粥铺了,原本小小的粥铺经几代人努力,已经做成了市里最大的粥铺了。粤记的瘦肉粥是她最喜欢的,只是以前她穷啊,打工赚的钱都用来交学费了,那舍得常去。倒是景书每次回国都带她去打牙祭。
      
      “绵绵。”靳祁扬觉得自己被彻底无视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前面的事还没解释呢,要是连搭理都不想搭理他了,那可就真要惨了。
      
      “你回去吧。”夏绵头也不抬,只说了这么不痛不痒的一句。
      
      靳祁扬的心情彻底跌到低谷了。
      
      “我说靳总啊,您不回去看望自己的未婚妻,跑来我这又是打人又是砸东西的,不太合适吧。”景书拉着夏绵坐在沙发上,一边打开粥盖子,给夏绵递了勺子,一边头也没抬地气人。
      “看看这地上的东西,在酒店砸了的东西,得赔。”
      
      靳祁扬扭头看他,黑色眸子带着不悦,“那就连房费一起算我账上。”
      
      “呵。”苏程用手背蹭了蹭嘴角的血,轻嗤:“靳总是觉得付了房费就有权利撵人了?”
      
      苏程和景书相视一笑,瞬间明白彼此心里的想法。
      
      景书吹了吹自己手里那碗冒着热气的粥:“那是,师兄向来大方,未婚妻都一打一打的,跟不要钱似的。”
      
      “我没有未婚妻。”靳祁扬皱眉,对这两个明显在挑事儿的人,很是不满。
      
      “哦,小绵绵,原来他是骗你的啊。”景书勾着嘴角,继续煽风点火,“渣男。”
      
      噗!夏绵听了这两字,嘴里的粥差点全喷出来。
      
      咳嗽的时候,靳祁扬迅速抽了纸巾递到她手边。要不是被桌子和某人挡住了,他就是那个帮她拍背顺气的人了。
      
      而此刻,他只能眼看着景书的猪蹄落在自己女人的背上。
      
      他这心情,在场的一目了然。
      一旁的苏程看到后,直接跨过靳祁扬,坐到夏绵的另一侧,手搭在夏绵身后的椅背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靳总刚回国,是不是该回家了?”
      
      

  • 作者有话要说:  flag倒了,最近投身加班和抢火车票大军了,折磨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