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靳祁扬站在办公室前,透过落地玻璃看着窗外。他的办公室视野极好,能把整条街道收入眼底。
      
      平时看着底下的车水马龙,他烦闷的心情会一扫而光。可今天,唉。
      
      头疼。
      靳祁扬捏着太阳穴,他这种讨厌女人的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一夜情?
      
      别人不知道,总以为他是清冷或是同性,才不找女人。却不知他曾经遇到的那件事。
      
      其实他知道那件事过后,自己身体是正常,只是心里过不去。且国内外医院的各种报告显示,他身体正常,性取向正常,可就是忍不了女人的靠近。
      
      除了与他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外,他都会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偏偏那晚在酒吧喝了带料的酒,竟然在自己的酒店随便抓了个女的……
      
      还有,那女的到底是谁?怎么会跑到顶楼他房间门口?
      
      “程齐,把前天晚上襄粤酒店顶层的录像都给我送进来。”靳祁扬按下桌面的对讲。
      
      半小时后,靳氏总经理特助程齐抱着自己的电脑和一只加菲猫版的u盘进入办公室。
      
      “总经理,您要的视频。”程齐把加菲猫递给靳祁扬,而后者看到那张笑得嚣张的猫脸后,手指慢慢按住太阳穴。
      “下次能不能换个u盘。”
      
      程齐摇头:“女朋友买的。”
      
      靳祁扬眉头微皱,头晕还被塞狗粮,这叫什么事!
      
      算了,先忙正事吧。他有种感觉,这件事后,他也能随时给他塞狗粮了。
      
      被上司莫名其妙地盯着,程齐悄悄后退小半步,“瑶瑶的性格你知道的,换了她会抓狂的。”言外之意,别打主意了。
      
      瑶瑶,莫瑶瑶,靳祁扬恩师的女儿,如今是他阿姨的继女。那丫头浑身散发着醋味,还是不要惹她了。
      
      一个u盘而已,让小丫头来闹他,不划算。
      “出息。”心里虽然不敢惹,但面对未来表妹夫这种怕老婆的姿态,靳祁扬还是嗤之以鼻的。
      
      视频上那个时段出现的每个人,靳祁扬都仔细盯着看。直到一个摇摇晃晃的女人出现在他房间门口,他突然点了暂停。
      
      就是她!
      
      虽然当时他喝多了,但那女孩的样子他记得很清楚。如果不是那双乞求的眼神,他也不会没克制住。
      
      “程齐,把这个人的身份调给我。”
      
      “好。”作为特助,程齐向来本着领导不说他不问的选择,所以即使他充满好奇心,也没有表现在脸上。
      
      两个小时后,程齐一份材料放在靳祁扬的桌子上。
      
      “夏绵,女,22岁,T大文秘专业……”
      
      “那天她是跟着母亲和姐姐去相亲的,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她从里面跑出来后一路到了顶层。”
      
      为什么要跑出去?
      
      酒店为保护客人隐私,包厢里是设监控的,所以里面发生了什么外人根本无法知晓。
      
      女孩冲出包房那一刻,正值走廊里没有服务生。而屋子里追出来的那女人,动作没她快,所以出来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死了。
      
      “那个秃头就是谁?”靳祁扬指着画面上出现的男人问道。
      
      “他应该就是相亲对象,城建集团的张董。”程齐指着定格画面上顶着啤酒肚的人说,“这个女孩对于相亲显然是不乐意的。”
      
      靳祁扬抬头看他,说了声继续。
      
      程齐又从桌上的文件里抽出几张照片,“这张照片是进包间前监控截图的,女孩子脸上并不不情愿,明显是左右两个人架着她进去的。”
      “这张是女孩被推进门的情形。”
      
      女孩子被架进去的时候还和旁边的人有争执,可出来时已经昏昏沉沉了,很明显,她是在里面就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帮我找到这女孩的全部信息。”靳祁扬合上电脑,“连同她家人的信息一起给我。”
      
      # #
      
      “我的妈呀,原来找房子这么累。”夏绵和她的两个室友终于在夜幕降临前爬回了宿舍。
      
      一进门,三个人同时倒向各自的床,“好饿啊。”
      
      三个女孩子跑了四五个中介,看了六七套房子后,终于在离学校不太远的老旧小区里租了一个三室一厅。
      
      T大地段不算太繁华,但交通便捷,她们去哪上班都很方便。
      
      “房价也太贵了,要是手里有点闲钱,指定不用这么折腾了。”蒋陌陌像只咸鱼一样摊在床上,“咱们得努力工作,然后换个环境好的地方。”
      
      那个小区至少有20多年了,环境不好,租户很多,但胜在地段和价格。三个女孩一咬牙一次性付了半年的租金。
      
      “后天是好日子,咱们搬家吧。”刘然拿出手机,翻翻老黄历,后天宜搬家。
      
      “谢谢你们。”其实学校还能再住几天的,但是两个室友听说了家里逼她相亲的事,便提议早点搬走,免得被她家人抓回去。
      
      “谢什么,早晚得搬家,谁让后天是好日子呢。”蒋陌陌白了她一眼,“你就当咱们换个宿舍住住,想那么多干嘛。”
      
      “那咱们订点好吃的庆祝,我请客。”相处四年,彼此脾气秉性都清楚,夏绵也不跟她们再客气了,拿起手机就要订餐。
      
      “对对对,那我们要吃好的。”三个人对视,异口同声,“五十串羊肉串,外加黑椒牛柳饭。”
      
      “唉,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么物美价廉,还有一层纯牛肉的盖浇饭了。”学校附近的饭菜真心便宜,她们要是离开这里,就得自己做饭了,不然真是吃不起。
      
      “对了,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刘然和蒋陌陌已经通过面试,下周就可以去上班了。
      
      夏绵啪地放下筷羊肉串,“糟了,我忘记看邮件了。”
      
      “啊,接受审判!”夏绵紧张地开着电脑,抖着手点开邮箱。
      
      “你投了哪里,这么紧张。”另外两人叼着串儿,一齐挤到电脑前,看到屏幕上的发件人一栏后,齐声道,“靳氏!”
      
      “我好高骛远投了靳氏,也去过面试了。明知道不行,但我还是决定接受打击。”夏绵做了一个捶胸顿足的手势。
      
      “嗝。”夏绵突然捏着脖子,伸手去杯子。
      
      “你怎么还噎着了,快喝水。”蒋陌陌眼疾手快把水杯递给她,又帮着她顺气,“你可笨死了。”
      
      “我……”夏绵颤抖着指着邮件,“我被录取了。”
      
      “那岂不是我们三个下周都可以去上班赚钱喽!”
      
      “乌拉!”
      
      既然三个人都顺利的找到实习单位,又收拾好了出租屋,自然就要搬家了。
      
      离开校园前三个人同时回头看着自己住了四年的宿舍楼和两旁人来人往的甬道,感慨万分。
      
      “租金最便宜的地方,拜拜啦!” 
      “可不是,宿舍一年才一千多块,租房子一个月就要这么多,可怜我那点点的实习工资。”
      …… 
      
      三个女孩子动作迅速地把行李都搬到出租屋内,可毕竟是租来的,很多东西都缺,三人又步行到马路对面的超市去采购。
      
      “终于像个家样了。”三个女孩倒在沙发上感叹。
      
      “只剩一天休息了,后天周一,我们都要去上班了吧。”夏绵也是小腿无力,完全不想再动了。可想到明天要去她梦寐以求的公司上班,她有挺起了精神。
      
      “对了夏绵,我们离学校不远,你家里会不会找来?”蒋陌陌突然坐起来,严肃地问。
      
      “估计会去学校堵我,但这小区有个后门,我刚好可以在那里坐车,他们应该不会找到。”夏绵早就把各种可能性都想了一遍,也做了应对办法,剩下的就看老天帮不帮她了。
      
      “那就好,不然我们还想问以后要不要下楼接你呢。”刘然打开购物袋,拿了三瓶酸奶,一个一瓶,“我们晚上凑合凑合吧。”
      
      清晨,夏绵路上买了个手抓饼啃。因为是第一天上班,她怕有味道,只要了饼和鸡蛋,连酱和生菜都没要。
      
      “小姑娘,我多给你加个蛋,不收你钱的。”卖饼的老奶奶动作迅速煎了一张发给她。
      
      谢过老奶奶后,托着手里沉甸甸的饼,夏绵嘴角不自觉扬起,觉得手里的饼就是个好兆头。
      
      8:30,靳氏集团楼下。
      
      夏绵抬头看着高大的靳氏大楼,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到这里上班是多少毕业生的梦想,她算是圆梦了。接下来,她就要把梦做大,把梦做长,争取这辈子都不醒。
      
      文秘专业的夏绵自然被分到了秘书处,由一位不到四十且说话办事一丝不苟的袁主任亲自带着。
      
      和她一同被招进来的还有一男一女。男的叫张涵和夏绵同校,她隔壁班的班长,两人之前打过照面,挺好相处的。而那个女同事叫秦婷,是临城来的,长得好看。
      
      秘书处总共就招了三个实习生,看看成绩夏绵算是最弱的一个。所以一进公司,主任就单独找她谈话,很直接地告诉她,公司向来择优,他们三个人最后只能留下两个。换言之,若是通不过三个月试用期,她就得走人。
      
      但主任也说明了,未来三个月她就是他们的师傅,有任何不懂的都可以来问。
      
      夏绵从收到录取邮件就开始忐忑,总觉得这是个梦,以她的能力是接住了哪块馅饼才进了靳氏。
      
      直到现在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这么听来,她只是碰巧在入职考试中擦边到了第三名,和那两人相比,她很弱。不然日理万机的主任不可能亲自找她谈话。
      
      可既然能谈话,就说明她还是有救的,只要努力或许不是一堆烂泥。
      
      “主任放心,未来三个月我会努力不让自己留有遗憾。”
      
      袁主任听后点点头,黑框眼镜后的一双亮眼中带着些许满意,拿起桌面上的文件夹递给他,“里面有公司去年的财务和部分合同附件,你回去看一下,明天下班前给我出一份综合报告。”
      
      夏绵接过文件夹,便离开主任办公室,回到工位上开始入职第一份工作。
      
      总裁办。
      
      靳祁扬带上金丝框的防辐射镜,对着电脑研究股市,手里的钢笔还在笔记本上来回滑动。
      
      一旁的纯铜香炉里慢慢燃起的沉香,令人尽心凝神。
      
      他是无神论,但最近心浮气躁,总想起那夜的事,程齐今早便摆上了这香炉。
      
      起初他是拒绝的,满屋子烟味,他不喜。可就在他沉着眼,想开口让他拿开时,又觉得烟味没那么重,心里似乎没刚刚乱了,便咽下了想说的话,任由那盏香炉燃起。
      
      外面阳光正足,合上的百叶窗也抵不过阳光的照耀,办公室内暖洋洋的。
      
      靳祁扬手里的工作告一段落,刚向后靠在转椅的椅背上,就听见桌面静音的手机开始震动。
      
      “袁姨?”
      “好的,麻烦您了。”
      “多多观察吧。”
      ……
      
      放下电话,靳祁扬打开抽屉拿出一份简历,简历照片上的人正是穿着白衬衫的夏绵。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修长的手指弹在纯白的A4纸面上,目光凝视着照片上梳着马尾的清纯脸庞,发出一声感叹。
      
      这么多年的症结,第一次被打破,貌似他还不排斥这女人。或许予她机会,亦是予己机会。
      
      

  • 作者有话要说:  靳祁扬面无表情:我给你一个工作机会。
    内心:妈呀,我也有能碰的女人啦,庆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