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夏绵不傻,自然猜到了他为何出现在医院,又为何带她来用餐。再往前想想,恐怕更早的事,也是他安排的。不然她一个新进员工怎么就能得到主任的“青睐”,还能越过试用期直接调上顶楼。
      
      “靳总,您真是煞费苦心了。”夏绵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苦笑道:“我一个小人物,不值得您费神。”
      
      靳祁扬知道她是误会了,可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种对话方式要比在谈判桌上难多了。
      “我并没有想对你做什么。”
      
      “既然说开了,您想怎么做。”夏绵把手机攥在手里,紧紧地盯着靳祁扬。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不会做什么让你为难的事。”靳祁扬觉得她手掌的手机下一秒就能被握碎了。
      “就是孩子的事,我觉得我们可以商议。”
      
      “靳总想跟我抢孩子?还是想让我去堕-胎?”大概是紧张占了上风,夏绵扑腾站起来,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敢跟靳祁扬拍桌子。
      自古为母则刚,哪怕肚子里只是个小豆芽,何况这豆芽菜在肚子里都两个月了,夏绵早有身为人母的自觉。
      孩子是雷区,碰不得。
      
      “你误会了。”靳祁扬见她一脸防备,手掌也红了,连忙把湿巾递过去暂作冷敷,又能晓之以情,“我知道你想留下孩子,我同意,也不跟你抢。”
      
      “那你想说的是什么?”夏绵满心戒备,根本就当他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了。
      
      靳祁扬再度苦笑,看着那双瞬间通红的水眸,心中“单亲家庭的孩子很可怜,孩子需要完整的家。”
      
      “说来说去,还是想抢孩子。”
      
      “靳总,你觉得你的夫人会一样看到你和别人生的孩子,还能大度地帮着抚养?”
      
      夏绵觉得他有病,异想天开的病。哪个亲妈能同意让后妈管孩子的。
      
      “如果我的夫人是你呢?”
      
      “靳先生,您开玩笑也要有度。”夏绵觉得自己被看轻了,不然一个商场足智多谋的人,怎么会用这么蹩脚的理由。
      
      “我是认真的。”靳祁扬深知她不会轻信,又想到那个叽叽喳喳的弟弟说怀孕的女人缺少安全感,让他努力化解她的不安。
      “你别急着否定,时间还多,你考虑一下。我们结婚,孩子的出生顺理成章,两全其美。”
      
      “靳总,我不是孩子了,您觉得这种话我会信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夏绵家里虽不算暴富,却也经营着一家小公司。她姐姐的那个男朋友,和她家就算是门当户对的。
      小门小户都这样的标准,何况是靳家那样的上流人家。
      
      夏绵起身,视线却一直在靳祁扬脸上,目光坚定地与之对视:“为了孩子而绑定婚姻,你不觉得太随便了?”
      
      靳祁扬没想过平时习惯服从的她,竟然敢居高临下地反驳自己,这种感觉有点难新奇。
      然而他想做的事,鲜少有做不到的。
      
      夏绵的质疑,与其说是挑衅他习惯性的威严,倒不如说激起了他骨子里的一种挑战欲。
      “夏绵,我们都不是随便的人。你想留下孩子,我也想。”
      “但方式,不可能只有你自己定。”
      
      # #
      
      周一,夏绵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去小区外面等公交。
      然而,公交站还没走到,就被路边停着的黑色轿车开门拦下。
      
      “靳总,你怎么来了?”昨天勉强算不欢而散,夏绵并不太想见到他。要不是惦记着全勤,她都想直接请假了。
      
      “我刚好路过附近,顺便接你上班。”
      
      今天的靳祁扬像换了个人一样,西装、领带的颜色都比从前浅了,似乎比过去有人气了。
      
      “不用了,时间还早,我自己坐车。”七点多路过她家,这话太不实在了。夏绵很麻利地拒绝了。
      
      “夏绵,我是自己开车过来了,不熟悉路。”靳祁扬指了指前面狭窄又曲折的胡同,“你不帮忙的话,我也许会迟到。”
      
      小区的街道不宽,尤其是上班高峰,他这辆车横在这里实在碍事,后面等着出去的车都开始按喇叭了。
      靳祁扬听到后面的催促声,似乎心情更好了,“先上车吧,这么堵下去,你也会迟到的。”
      
      夏绵伸手拍了下脑门,后面各种催促声喇叭声,让她不得不乖乖坐进车上,表情挺无奈:“靳总,你说过给我时间考虑的。”
      
      “我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坐车,刚好顺路接你而已。是不会催你或逼你做决定的。”靳祁扬耸耸肩后,从后座拿出一个纸袋,放在夏绵膝上,“家里阿姨做的早餐,你趁热吃。”
      
      夏绵闻着袋子里散发的香气,考虑要不要打开时,一条短信进来,是蒋陌陌的。
      
      【小绵绵,我好惨啊,还要再滞留一周。】
      
      【怎么了,出问题了?】夏绵问。
      
      【客户突然不满意之前的方案,无良老板就压榨我们。你知道吗?这边太潮了,我带的漂亮衣服都不够穿了。浪费我和男神的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了。】言外之意,她这是忙工作都没时间约会男神了。
      
      夏绵笑笑,突然想到蒋陌陌交过男朋友,自己这事或许能请教她。
      【陌陌,问你个问题。一个男人突然以结婚为前提,追求你,你会同意吗?】
      
      【我的小绵绵,你说你是不是和男人鬼混被人家套住了?难道滚床单了?】后面还跟着几个惊悚的表情。
      
      【我没有。】幸好是打字,不然一定会被蒋陌陌发现她在心虚。
      
      【要是个多斤帅气有责任心的,可以考虑。】
      
      手机屏幕突然被大手覆盖,“车上盯着屏幕,容易晕车。”说完,不止屏幕没了,手机也被装进他口袋里。
      
      “你……”当我三岁孩子?还需要被管着?
      
      “你怎么了?”靳祁扬装糊涂,完全不提手机,直接亲手打开食品袋,把早点塞进她怀里,“先吃。”
      虽然还迷茫于喜欢还是需要,也学不会那些撩人技巧,但与生俱来的占有欲不容得自己被人忽视。
      
      “靳总,我还没答应了。”现在这举止,未免宽了些吧,孩子还是她一个人的呢。
      
      后一句夏绵没说出来,但靳祁扬是知道的。可高智商的人,即便情商再低,凭借着众兄弟齐上阵的出谋划策和两人间的相处,他还是很容易抓住夏绵的思维。  
      “就算你还没答应,但你也舍不得饿着孩子吧。”刚好遇上红灯,靳祁扬亲手拆开牛奶盒,插-上吸管塞进她手里。
      “再不喝就凉了。”
      
      夏绵咬着吸管皱眉,斜着眼看开着车,嘴角似乎有一点点上扬的男人。
      “你昨晚回家时,是不是遇上什么?”她莫名觉得他的笑很惊悚。
      
      这不怨她多想,一个冰块怎么可能会笑。要么中邪,要么抽筋。
      抽筋,她觉得不可能。靳祁扬不过就30左右的年纪,身体检查比平常百姓仔细多了,不会有什么隐形疾病。
      
      “瞎想什么呢?”靳祁扬一晚上又一大早的积累的好心情,就因这句质疑消失了,冷声哼着,“细心,就是中邪?”
      
      这才是靳祁扬好吧!高冷,不容置疑。
      夏绵终于放心地埋头苦吃,不可否认她很饿,更不可否认这早点真的太好吃了。
      袋子里是鸡肉卷和煎蛋,不甜不腻,咸度适中,配上牛奶,胃肠一点负担都没有。
      
      到了公司地下停车场,夏绵也慢悠悠地吃饱了。和往常一下,跟着靳祁扬乘高层梯上楼。
      
      “夏绵。”靳祁扬突然叫她。
      
      “啊?”
      
      “你朋友说,可以试试。”靳祁扬拿着她的手机,冲她晃着。
      
      

  •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加班,都是半夜才到家的,好抱歉呀。
    看在冷得瑟瑟发抖的份上,各位大侠饶命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