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靳祁扬在国外求学数年,一直以简单快捷的西餐为主。回国后,又忙于工作,除了应酬外,几乎都是固定餐厅送餐。
      来街边小铺吃大海碗牛肉面,他真是头一回。
      
      他不排斥来吃这种小吃,他只是不太想吃里面绿油油的葱花香菜,和桌上绿色的各种小菜而已。不知怎么,他总觉得这些绿色的东西,绿得不怀好意。
      
      “靳同事,你不吃牛肉?”
      路上靳祁扬做了自我介绍,简单粗暴的那种:“我姓靳”。因为只有一个姓,夏绵便在同事前面冠上了他的姓,算作尊重吧。
      
      他该不会是素食主义吧,那这碗面可就浪费了。夏绵轻眨睫毛,嘴唇微微抿起,“这家店吃的挺多,你要不要点点别的?”
      
      看来这家店不适合他,早知道就不来这里了。
      夏绵有些遗憾,却不影响吃面的心情。
      
      靳祁扬看她拿起一旁的辣椒和醋淋在面上,整个汤碗红彤彤的,感觉食欲大增。
      
      听着邻座人吃得喷香,闻着面汤散发的香气,靳祁扬觉得这碗面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
      
      “不用,这个就可以。”用筷子挑开了那层绿色,看见深色面汤和大块牛肉,不禁觉得口舌生津。
      
      天气炎热,面店虽然冷气十足,但吃些热气腾腾的面也还是浑身是汗。
      
      靳祁扬的吃相优雅,哪怕是吃面条,也没有半点声音。只不过,在不经意间挽了挽袖子,露出腕间的手表。
      
      然后,这只带着表的手又不经意地伸手去拿夏绵手边的纸巾。
      
      夏绵抬眼看着对方的动作,伸手推了推纸巾盒,放在桌子中间。
      
      金色黄表盘外圈的碎钻在阳光下折射出五色光芒,即便是夏绵这样不爱表的人,都觉得喜欢了。再想想某本杂志上类似款的价格,很快就把视线移回自己的碗里。
      
      靳祁扬看着那双诚挚的眸子移开了,便收回了手。
      
      她竟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天晚上她咬着他的手腕时,还嫌弃这表碍事,还夸这表好看。
      
      他今天是特意戴这表来的,可她没半点反应。
      
      难道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你手腕不舒服?还是面不合口味?”
      夏绵见他一直看着手表那里,没动几口面。
      
      “还好。”面不难吃,就是油大了些。但看到她呼哧呼哧地吃,靳祁扬不觉间多吃了几筷子。
      
      “你常来这里?”看着她熟稔地动作,应该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朋友喜欢这里。”吃得热了,夏绵抽了张纸巾擦去鼻尖和脸颊的湿汗。
      
      而靳祁扬看到她红润的脸颊,便想起她轻哼时的模样,似乎也是这般湿-哒-哒的。
      
      回忆容易使人想偏,容易控制不住心绪。
      
      环视这店里的其他桌都是一男一女,店里还有奶茶卖,想必是个约会圣地。
      
      难道她有男朋友了?靳祁扬眯起眼,心情不爽地睖着她。
      
      正在擦汗的人看到眼前的深眸闪现凌厉,有些不解。想问不好问,只好低头吃面。
      
      “夏绵?”
      
      “你怎么来这了?”夏绵听声回头,看到来人后眼底的无奈一闪而逝,笑着站起来。
      
      “我刚好路过这里,就想起你上次带我来过这里。”两人对话过于自在,一看就是很熟悉。
      
      对面的靳祁扬看着两人言语间的熟悉和亲切,一双剑眉向眉心挑去。 
      
      这男的看上去和夏绵同龄,一头利落的短发,显得阳光亮眼。
      然而他爽朗的笑,在靳祁扬眼里却是很刺眼。
      靳祁扬不动声色地盯着对面两人。
      
      这就是她男朋友?太轻浮了。尤其是这男的看她的眼神,让靳祁扬觉得自己的东西被觊觎了。
      
      “这位是同事?”韩宁看向面色不虞的靳祁扬,身体慢慢靠近夏绵,看似亲密。
      
      靳祁扬并未等夏绵介绍,而是主动站起来朝着韩宁伸手。
      
      “我是她朋友。”
      
      夏绵侧目,真会说话,见过两三次的人,何谈朋友。她是这样想,却没有反驳。毕竟他是瑶瑶的表哥,闺蜜的哥哥就是自己的哥哥嘛。还是不要博他面子了。
      
      韩宁看着对方昂贵的西装,精致的腕表,非富即贵。他认识夏绵这么久,并没发现她身边有这样的人。毕业才两月而已,难道他错过了什么消息?
      
      “你好。”韩宁伸出了手回握住,“我是她同学,好哥们。”
      
      “原来是同学啊。”还是个有企图的同学。但凡说自己是哥们的男人,都是打着旗号耍流氓。
      
      靳祁扬瞥着碗里被拨开的绿油油,心中冷笑,难怪看着不顺眼,原来是打主意打到他的人的头上了。
      
      两只看似打招呼的手,此时正暗暗较劲。只不过两个人散发的气场不一样,久经商场的靳祁扬的气场显然更强些。
      
      上学的时候,夏绵情感反射弧相当长,面对韩宁只当做是大学四年互帮互助的好同学。她这并不是装的,而是真没发现。
      
      怎么说呢,这个韩宁早就发现夏绵不是一般女孩,不容易靠近,尤其是不能以追求的方式靠近。
      
      所以自从两年前他发现自己的心意后,便以好同学的身份慢慢接近,不远不近,不亲不疏,距离保持得恰到好处,以期能日久生情。
      
      一个忙着赚取生活费没精力想感情,一个怕把人吓跑伪装得太好,以至于毕了业,夏绵还不知道这个认识多年的同学心仪自己。
      
      韩宁从前并不觉得挫败,毕竟夏绵在学校很低调,身边鲜少有男生。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唯一男性朋友。
      
      直到今天,他从夏绵室友那里打听到她在加班,这才想来这里守株待兔。却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他的“兔”正和男人一起吃饭。
      
      相比之下,靳祁扬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了。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直接把夏绵调到眼皮下的真实原因。
      
      但他还不了解夏绵,不知道夏绵因家庭原因,并不想要感情。只想要一份生活保障而已。
      
      夏绵对韩宁只有同学之情,对靳祁扬更是不了解没想法,对于和两个人之间若有似无的硝烟,她感受到了,却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你们不吃饭吗?”夏绵皱眉,她很不喜欢眼前的情况。其实她毕业晚会那天已经知道韩宁的想法了,但她无法回应,也不想回应,所以毕业两个月不没有再联系过他。
      
      “夏绵,我明天休息,一起回学校看看老师吧。周教授生日。”韩宁只知道夏绵家境不好,一直以来靠打工赚学费和生活费,除了上课很少能在校园里看到她。但她很尊敬他们的导师,每年老师生日,她一定会出现。
      
      “我昨天给老师打过电话了,那就一起去吧。”周教授待她像女儿一样,不仅在学业上照顾她,生活上也帮了不少。
      
      她是想躲韩宁,但老师生日她一定要去。而且这件事,她也想说清楚了。
      
      “我还有工作,明早联系。”韩宁自以为是以退为进成功了,心情愉悦地找了借口离去。
      “靳先生再会。”
      
      人走了,夏绵还饿着,没去理会靳祁扬就直接坐下继续吃了。
      
      “你们经常见面?”靳祁扬看见绿油油的菜色心情更加不爽,直接推到一旁。
      
      “学校活动的时候常见面。”被这么质问,夏绵顿时没了食欲。隔壁桌上了麻辣串,她突然闻着油味儿就开始反胃。
      
      夏绵匆忙地抓着桌上的面纸,低头捂着嘴,跑向洗手间。
      
      靳祁扬见她不舒服,起身跟过去,看着她的脸色也从刚刚的红润变得发白,担心地问:“你还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不爽·绵:下次请你吃绿色草原大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