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0 ...

  •   宁馨在沈氏大楼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店,人不多但环境雅致。空气中飘荡着舒缓的钢琴曲,而且座位之间被镂空挡板隔开,拥有良好的私密性。
      
      宁馨在最里面的座位坐下,随口点了一杯黑咖啡和一块提拉米苏。然后靠着椅背等着狂乱的心跳平稳。
      
      “颜颜你敢信吗?我竟然当上主编了。”
      
      颜俏高兴道贺:“恭喜啊。”
      
      宁馨捂着话筒压低声音说:“今天一大早我就被老板叫进办公室,莫名其妙被升职。而且……”她顿了顿,“裴音被炒了!”
      
      “被炒?”
      
      “是呗。”宁馨啧了一声,“昨天她那嚣张的样子你也不可能看不出来我们老板多纵容她。”
      
      隔间里,颜俏的目光缓缓落在外面的男人身上。
      
      电话里宁馨还在继续说:“我一开始还在奇怪老板为什么忽然之间对我那么客气,就差鞠躬哈腰了。直到我刚才在沈总办公室看见你。颜颜,这事绝对跟沈轻寒有关。”
      
      酒桌上她喝得醉醺醺,导致清醒后以为沈轻寒来救她们是在做梦。直到在沈轻寒的办公室里看到颜俏。所有蒙在眼前的迷雾一瞬间都散开了。
      
      “而且我还听说在停车场里沈轻寒把沈让的车撞的稀烂。”宁馨羡艳道,“你家沈总这简直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没想到昨晚的事情经过润色,版本已经传成这样了。颜俏有些无语:“你想太多了。而且,他也不是什么‘我家’沈总。”
      
      “这有什么!”宁馨心情极好地吃了一口蛋糕,“剧情按照这样走下去,霸道总裁早晚是你家的。”
      
      这就是偶像剧看多的后遗症。躲避不及的颜俏不欲争辩,转而问:“撞车的事会爆出来吗?”
      
      毕竟在场的都是专门挖掘这种新闻的人,对他们来说这是天大的猛料。
      
      “怎么可能明目张胆地往外爆,没人想得罪沈轻寒。”宁馨拿着电话往后靠了靠,带着些打探的意味,“我说亲爱的,这样看来秦恪在你那里是不是真没希望了?”
      
      颜俏在那边不知回了什么话,宁馨听完连连摇头,“秦恪命好苦。”
      
      又简单聊几句,因为时间差不多了便结束了通话。
      
      宁馨起身回杂志社。路过隔间时没注意到昨晚的主角就坐在后边。
      
      沈让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肩膀斜靠在高高的沙发靠背上。看出韩柠眼中强烈的嫉妒,他扯唇笑了笑:“刚才那女的就是那个颜俏的好姐妹儿。证据都摆到你眼前,你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亲爱的柠柠,你这样永远得不到沈轻寒。”
      
      自从韩柠和沈轻寒认识以来,常年以朋友自居,好像这样在一众女人之中显得特别一些。但她又不恪守朋友之间的距离,背地里赶跑了许多企图接近沈轻寒的女人。手段简直层出不穷。
      
      沈让曾经想过自己和韩家联姻来助长自己的势力。但韩柠这个人……身为一个女人,她跋扈的性格实在令人退避三舍。
      
      但是嘛,有弊也有利。
      
      女人的嫉妒心往往是很可怕的。特别是韩柠这种执念深,占有欲强的女人。
      
      轻盈的音乐声溢满四周。韩柠的情绪却丝毫没有得到缓解。她紧紧握着玻璃杯,指骨都范了白,似乎在思考沈让的话。
      
      “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意?”
      
      沈让眯了眯眼,身体隔着桌面朝韩柠的方向倾过去,“让你有危机感。沈轻寒才认识她多久,就为她做了那么多事。他把人弄到眼皮子底下天天盯着你还觉得不严重?”
      
      沈让指尖抵着碟子边缘,将甜点慢慢推到她眼前,“你只要帮我做一件事,我保证那个女人彻底消失在你眼前。”
      
      韩柠讥讽道:“你不会是想让我杀了她吧?”
      
      “呵。”沈让用极低的声音说,“都是文明人,当然用文明手段。知道刚才那女人提到的秦恪是谁吗?”
      
      韩柠静静看着他,没有接话。
      
      沈让笑了一声:“秦恪对颜俏有意思。而且他还是万升的老总。你跟在沈轻寒身边,对这个公司该是有点印象。”
      
      国外名牌大学毕业的人自是不笨。从沈让三两句提点中韩柠大致明白了他要让自己做什么。
      
      “你确定,这么做是为了帮我?”
      
      “不止。”沈让抬起手,用拇指擦掉她嘴角的水渍,“当然也是帮我。我们双赢。”
      
      ——
      
      结束通话后,颜俏一直有些集中不了精神。
      
      这一世许多事情跟之前都偏差太多。就比如宁馨,上一世她完全跟沈轻寒没有任何交集。甚至,她都不曾知道过自己和沈轻寒的事情。
      
      颜俏透过玻璃门看向前方。
      
      大气的办公桌后,沈轻寒正垂头看文件。额前细碎的头发遮住他的眉眼,鼻骨笔挺的线条却格外好看。
      
      似有所察觉,沈轻寒突然抬起头,沉静的目光不偏不倚地跟颜俏的撞在一起。
      
      她心头猛跳,仓皇转开视线。若无其事地继续手里的工作。
      
      只是那股强烈的目光似乎一直没有移开,焦灼的感觉让人坐立不安。
      
      仿佛要印证颜俏的想法,自动门忽然打开。达达臃肿圆润的身体从外面滑了进来。
      
      它立在颜俏面前,用机械的声音对她说:“亲爱的颜颜,我家既霸道又帅气的大总裁让你过去一趟。”
      
      颜俏动作一顿,紧声问:“干什么?”
      
      达达一双眼变成了星星,这是它思考时的模式,“不清楚,或许是你刚才的目光太□□。扰乱了沈总的心。”
      
      颜俏:“……谁教你说的这些话?”
      
      “看电视剧。你想看我还可以推荐给你。”
      
      “不用了。”颜俏无情拒绝。放下针线起身走出去。
      
      许久没有下雪,透彻的阳光形成一束照进来,轻轻落在沈轻寒宽厚的肩膀上。
      
      今天他穿了一套英式风格的西装。外套被他随手挂在衣架上,雪白的衬衫外穿着马甲。几粒纽扣严丝合缝地系着,隐隐可看出胸前健硕的线条。收腰的款式又强调了他劲瘦的腰线。
      
      这男人就像一个巧夺天工的作品,有着一副令人赏心悦目的外表。
      
      颜俏走过去,隔着办公桌等他抬头。
      
      沈轻寒正在签文件,他的字遒劲有力,跟人一样满是棱角。
      
      落下最后一笔,他抬起头望着颜俏。
      
      “后天跟我去参加一个商业酒会,一会司助理会带你去选衣服。”
      
      颜俏觉得这个提议十分莫名,“为什么我要去?”
      
      沈轻寒沉沉看着她,随即扯了扯嘴角,“因为我缺一个女伴。”
      
      这话说的霸道又没有逻辑,完全是他的风格。颜俏正想着如何反驳,司言柏敲门进来。
      
      他将文件放到沈轻寒面前,接着礼貌地对颜俏说:“颜小姐,现在可以出发了。”
      
      颜俏愤愤地瞪着沈轻寒,加重语气:“我只是过来做衣服的。”
      
      司言柏温和地将话接过去:“之前听说顾小姐在找一款布料,今天过去可以顺便看一下。那里有许多款式,您应该不会失望。”
      
      颜俏接受到话里的弦外之音,也察觉到了司言柏的眼色。垂着眼眸站立片刻,跟他往出走。
      
      沈轻寒眯着眼睛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到门前,忽然起身一把捞起西装外套,“我带她去,你留下。”
      
      听见这话司言柏微挑了挑眉头,意味深长地瞥了颜俏一眼。然后撤开身体将位置让给沈轻寒,“好的沈总。这样也不会再有不长眼的人误会顾小姐。”
      
      颜俏的心因为这句话微微一动。她轻轻瞄了一眼沈轻寒凌厉的侧脸,心中的涟漪很快抚平。
      
      她觉得,穆助理想得有点多。
      
      ☆
      
      沈轻寒带她去的是国内最高端的一家会所。店里接待的客人都是在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非富即贵。开户时要缴纳的入会费用就要七位数起。
      
      一进门,店长便笑容满面地迎上来。要知道平时都是司言柏来这里,能遇到沈轻寒亲自过来跟撞大运差不多。
      
      “没想到沈总您亲自过来,真是蓬荜生辉。”
      
      沈轻寒轻轻颔首,言简意赅:“挑件合适的礼服给她。”他看了看颜俏,“不要太张扬的。”
      
      店长连忙点头,客气地招呼颜俏,“这位小姐请随我来。”
      
      上一世颜俏曾被沈轻寒带来过这里。所以知道她跟店长去挑衣服时,沈轻寒会在VVIP室休息。那里面充满了奢华的东西,连一瓶矿泉水都要四位数。
      
      没多久,颜俏换好礼服走了出来。
      
      沈轻寒抬眸,微凉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
      
      一袭白色蕾丝长裙,衬的肌肤雪白如瓷。抹胸的款式令圆润的肩膀和玲珑的锁骨线条完全展露出来,增添了一抹性感。而蕾丝的布料又若隐若现地勾勒出她身体妖娆的曲线。
      
      颜俏自己看都觉得这条裙子将她身体的优势已经全部描绘出来。但沈轻寒只扫了一眼,便冷冷道:“去换。”
      
      接下来又换了三四套,无一例外被沈轻寒pass掉。店长额头开始往外冒汗。不知道是不是后悔盼星星盼月亮把沈轻寒盼来给自己找罪受。
      
      换衣服是个体力活。次数多了颜俏也有些不耐烦。她视线转了转,指着一件改良式旗袍对店长说:“那件拿给我。”
      
      颜俏面容精致,柳叶细眉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女人味。这件旗袍一上身,将她这种气质衬托得更加突出。
      
      店长在一旁简直惊为天人,“这件旗袍简直就是为颜小姐量身订造的。”她谨慎地询问沈轻寒,“沈总,您觉得这件可以吗?”
      
      沈轻寒的视线从领口的盘扣一直滑到腰侧,又慢慢转到颜俏脸上。片刻起身从皮夹里拿出黑卡,“就这件。”
      
      店长欢天喜地地接过去,“您稍等!”
      
      从店里出来已经过去两个小时。颜俏疲倦地坐上副驾驶,刚系好安全带,电话响了。
      
      秦恪的名字在屏幕上亮起。
      
      颜俏抬头,撞上了沈轻寒的目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