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19 ...

  •   沈轻寒站在门口,深灰色大衣笔挺利落,端平的肩膀有棱有角。面容冷峻地看着房间内这些人。
      
      原本笑得放肆的几个人都像被定住一样,尴尬的表情也凝固在脸上。
      
      沈让同样看着沈轻寒,讥讽地挑了挑眉:“一个暖床的而已,也值得你这么兴师动众?”
      
      脸色变化最明显的属裴音。
      
      看见沈轻寒出现在眼前,她心跳严重失序。可当那锐利的目光落在她脸上随即像看见什么脏东西一样撇开时,她脸色瞬间惨白下去。
      
      这个男人神秘又危险,她只在一次酒会上有幸见过一面,从此再也忘不了。奈何凭借任何方法都没有办法接近他,于是她退而求次地选择了沈让。
      
      约沈轻寒的访谈,也是自己的私心。本打算这个钉子让宁馨去碰,不成也跟她无关,要是真答应她再接手。
      
      眼底浓重的情愫快要溢出来,脸色也由白慢慢转成粉红。裴音声音婉转地唤了一声:“沈先生……”
      
      “过来。”
      
      裴音含羞带怯的声音刚出,便被沈轻寒冷冰冰地打断。
      
      司言柏立即上前一步,“颜小姐不介意的话,我来吧。”他将宁馨扶过去,让颜俏得以休息。
      
      颜俏走向沈轻寒时,轻轻朝裴音的方向瞟了一眼。她慢慢扬起头,眼中晶莹璀璨,轻声提醒:“裴主编在叫你。”
      
      沈轻寒看着她沉静的眼,黑眸轻眯,眼神产生了极细微的变化。蓦地唇角一挑:“鸡叫你也听得懂?”
      
      裴音听着两人一唱一和,气的浑身发抖。但再气她也只能忍着。
      
      因为这个人是沈轻寒,没人敢惹。
      
      离开前,沈轻寒才施舍般瞥了沈让一眼,“项目被缩减,你果然清闲很多。”
      
      ☆
      
      宁馨喝醉,司言柏先送她回家。颜俏被沈轻寒拖到了地下一层的停车场。
      
      他今天破天荒地开了一辆超跑。招摇的大红色,在一堆车里特别显眼。
      
      空气干燥且滞闷,昏暗的灯光将停车场里映得朦朦胧胧。
      
      沈轻寒背对光亮靠在车旁。面容隐在阴影下,更显深邃立体。他自上而下睥睨颜俏,莫名的情绪在眼底打转。
      
      颜俏脸上晕着淡淡的绯红,眼瞳水润,M唇娇嫩柔软。黑发落在雪白的羽绒服上,成了鲜明的黑白对比。
      
      他散漫的声音自头顶传来:“颜小姐胆子不小。敢利用我,嗯?”
      
      颜俏原本以为沈轻寒指的是她私下给司言柏发消息的事。仔细一想,醒过闷儿来。
      
      方才那几个人,除了沈让最过分的就是裴音。所以离开前没忍住,借着沈轻寒的口让她难堪了。
      
      但她并不心虚:“沈先生不是也经常威胁我?”
      
      沈轻寒气极反笑,抬手捏住颜俏下巴。
      
      男人指尖又冷又硬,她被迫仰头,眼睁睁看着他弯腰低头,一口咬上她嘴唇。
      
      他眼神凉薄,无情无欲。像是一头野兽,只有驯服和征服。
      
      颜俏隔着近在咫尺的距离与他对视,不敢动也不敢眨眼。即便是疼,她也不想在沈轻寒面前表现出来,她的示弱只会让他产生快感。
      
      锋利的牙齿在唇上研磨几下,终于舍得离开。
      
      “这是报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薄唇晶莹,带着些许水光。
      
      颜俏挥开他的手。抬起手背狠狠擦了擦上嘴唇,那阵酥麻感反而越来越强烈。
      
      她呼吸微喘,“现在两清了。”
      
      沈轻寒喉结微动,目光森寒地警告:“以后不准私下联系司助理。”
      
      真是小哩憋气的。颜俏撇开脸:“不联系就不联系!”
      
      她拉着车门准备上车,弄了许久也没打开。
      
      沈轻寒冷眼旁观半天,才慢悠悠按下车钥匙。车门像老鹰的翅膀一样,自动向上开启。
      
      颜俏面色一红,委身钻进车里。
      
      车子启动,车灯大开。恰巧照在不远处那几个朦胧的身影上。
      
      可能是沈轻寒的出现导致他们没了胃口,饭局草草结束。沈让那张脸在灯光下阴沉至极。他冷冷望着这边,良久扯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用口型无声说了几个字——
      
      死妈货。
      
      颜俏心头猛地一跳。还来不及做反应,便听见沈轻寒极冷的声音:“坐稳。”
      
      咻——
      
      车像箭一样冲了过去!
      
      上一次,沈让因为碰触这个雷区差点被沈轻寒打死,那血腥的场面她始终忘不了。颜俏连忙系上安全带,颤声劝阻:“沈轻寒你冷静点!他不值得你这么做!”
      
      沈让完全没想到沈轻寒敢朝他撞过来。他站在原地等着沈轻寒缩头踩刹车,却发现车丝毫没有减速的征兆。脸上不屑的表情终于出现裂痕。
      
      车越来越近,裴音刺耳的叫声响彻停车场。沈让挺不住,怂的躲进了两车之间。
      
      几乎是立刻,跑车跟着撞了上去。
      
      砰——
      
      巨大的撞击声响起。随后报警声开始呜鸣。
      
      白色保时捷车身被撞的凹凸不平,车灯残渣碎了一地。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沈轻寒倒车,之后再一次狠狠撞了上去。
      
      沈让瞪着双眼,呼吸混乱,吓得直接坐到了地上。
      
      四周死一样的寂静。
      
      灭顶的绝望后,颜俏面色惨白,惊魂未定去看沈轻寒。他面色悠然,嘴角噙着残忍的笑意。
      
      之前,颜俏从未参与过他们兄弟的内斗。就连最后沈轻寒出车祸总裁位置被沈让顶替,这件事的原委也是她自己猜测的。
      
      事发之前,她只知道两人不合,但不知道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你……你他妈……”沈让一句话成了零碎。
      
      远处回响起凌乱的脚步声,可能是保安听到声音赶了过来。
      
      沈轻寒气定神闲地扶着方向盘,透过明亮的挡风玻璃睥睨沈让。
      
      那眼神似在告诉他——
      
      别惹我!
      
      ——
      
      昨天发生的事冲击太大,这一晚颜俏没有睡好。翻来覆去的梦见沈轻寒出车祸的场景。
      
      所以第二天到公司先遇到的人是司言柏,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颜俏同他问了昨晚宁馨的情况。司言柏表示将宁馨安全送到家。
      
      颜俏一颗心落了地,语气轻松地道了谢。
      
      “不用客气。昨天去迟了,我还要跟颜小姐道歉。”
      
      收到信息的时候,司言柏正陪沈轻寒在谈很重要的事,没办法立刻抽身。所以报告这件事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沈轻寒听完从头到尾只说只了一句话:“你最好祈祷她没事。”
      
      不管颜俏对沈轻寒来说是个玩具还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他能说出这句话就表示对颜俏上了心。
      
      司言柏考虑一晚,准备将陆远的事告诉颜俏。自己老板准备深藏功与名,但他不想以后出现不必要的误会。
      
      “有件事希望颜小姐能知道。”
      
      “什么事?”
      
      “其实陆远是被……”
      
      沈轻寒正是这时候进来。颜俏唇边还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他瞧见,一双桃花眼危险地眯了起来。
      
      “在我地盘聊的挺开心?”
      
      司言柏立刻敛起神色,同沈轻寒问早安。
      
      颜俏却是下意识一僵,没去看那张脸,低着头回了小套房。但司言柏的话还是让她上了心。
      
      隔着透明玻璃门,颜俏看着司言柏背对这边进行每日行程报告。她想一会儿给他发信息问清楚,又忽然想起昨晚沈轻寒的话。
      
      他不准自己私下跟他的助理联系。
      
      颜俏鼓了鼓腮帮,掏出手机点开某客户端,打下陆远的名字,发现两天过去他被撕得体无完肤。
      
      起初颜俏以为是宁馨放出去的抄袭内情起了作用,后来才发现是一个很火的歌手转发了那条消息。“陆远抄袭”、“陆远加入插刀教”、“陆远被包养”很快占领热搜话题前三。
      
      颜俏推敲着司言柏方才的话,几秒后,好像有人拿着棍子在她头上敲了一下。
      
      颜俏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只觉得有团棉花堵在胸口,不上不下噎得难受。
      
      回过神,察觉到头顶笼罩了一团阴影。抬头看见了沈轻寒那张俊美的脸。
      
      他的脸几乎没有死角,五官和谐得像是经过千挑万选。而最加分的就是那双异常漂亮的桃花眼。
      
      但眼神常年冰冷,再好看都让人退避三舍。
      
      颜俏放下手机,就这样无声与他对视。
      
      沈轻寒扫到手机屏幕。片刻,慵懒开口:“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
      
      “……陆远是不是你炒起来的?”
      
      “是。”
      
      颜俏咬唇:“为什么要这么做?”
      
      沈轻寒眼梢扬起,给了个似是而非的回答:“闲的。”
      
      “……”
      
      颜俏无话,不再理睬他。
      
      沈轻寒仍然没走,看着她穿针引线,忽然开口问:“还要做多久?”
      
      她低下头,淡淡回:“两个月左右。”
      
      他没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
      
      下午,颜俏趴在工作台上小眯了一觉。睁眼时看见宁馨的身影还以为自己眼花。
      
      而宁馨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颜俏,脸上吃惊的表情跟她如出一辙。
      
      司言柏压住唇边的笑意,客气地对宁馨说:“你只有十五分钟,请抓紧时间。”
      
      宁馨点头应好。对颜俏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拿出录音笔端正地坐到沈轻寒对面。
      
      上午她收到接受采访的消息时着实吃了一惊。这种独家新闻放出去绝对会在圈内掀起不小的风暴。
      
      宁馨露出职业化的笑容,同沈轻寒道谢:“谢谢沈总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AJ的采访。”
      
      沈轻寒淡淡颔首。
      
      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这次采访比想象的要顺利得多。离开沈氏后,宁馨迫不及待地给颜俏打电话。
      
      “颜颜、颜颜,你家沈总太帅了!我踏马总算明白今天这一连串的惊喜是怎么回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