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18 ...

  •   颜俏一大早收到了宁馨发来的信息。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感叹号体现出了她的出离愤怒。
      
      小心心:那个贱人终于升天了,接下来是不是该咽气了!!!
      
      随后跟着一条链接。
      
      颜俏大致扫了一眼,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陆远突然在一夜之间火了。
      
      起因是有人偷拍到他跟当红流量小花苏冉共同进出某酒店。两人装扮低调且举止暧昧亲昵。
      
      陆远搂着苏冉说话时的画面刚好一分不差地被拍了下来。陆远只有一个模糊的侧脸,而苏冉甜甜的笑意说明了她的好心情。
      
      当晚#苏冉跟神秘男子共赴晚餐#的话题上了头条。不到半个小时,神秘男子的面纱就被“广大网友”识破。
      
      此人正是星际娱乐公司三线小艺人陆远。
      
      事件迅速在网上发酵。对于质疑两人关系的留言苏冉方面一律保持沉默,未做出任何声明。
      
      而星际公司很快发了一条看起来有些欲盖弥彰的澄清信。表示两人只是好朋友一起吃顿饭,希望将来有机会合作。
      
      对于这种类似捆绑的手段,不少苏冉的粉丝炸了。在星际官博下破口大骂。然而再看陆远的私人微博,粉丝正以成倍数量增长。并且有关陆远的话题没多久便被顶到了前三名。
      
      颜俏平时不太关注娱乐圈。现下看了这个消息第一反应不是气愤而是惊讶。
      
      当时因为太信任陆远,所以对他根本没有什么防备。直到作品被偷她才恍然大悟。没多久他便以个人身份出道。第一张同名专辑的主打歌便是那首《失恒》。
      
      颜俏觉得不可思议。用尽全力在网络上做出声明都无济于事。发出去的实锤很快就被删除。
      
      当时她只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根本没有能力跟星际这样的大公司抗衡。
      
      但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除了第一张专辑外,陆远再也没激起丁点水花。“出道即巅峰”这句话用来形容他再贴切不过。
      
      现在,踏进圈子三年多,陆远才靠着蹭流量“爆了”一下。
      
      颜俏想了想,给宁馨回了一条信息便继续干活。
      
      司言柏站在办公桌旁,不着痕迹地瞄着颜俏的表情,越发觉得她跟沈轻寒特别相似。喜怒不形于色,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心情。
      
      回过神,他对上沈轻寒冷掉渣的目光,心道怕是要遭殃。他清了清喉咙,若无其事翻开pad报告行程。
      
      沈轻寒冰冷的视线看的他发毛。司言柏硬着头皮报告完,才想起口袋里还有一块“免死金牌”。
      
      他掏出一个黑色U盘放到沈轻寒面前。意外收获让司言柏挺起脊背,说话底气都足了一些,“这里是几年前颜小姐录的某一首歌的demo。是在《失恒》后面写的,最后没有发布。”所以这可是得之不易的东西。
      
      沈轻寒垂眸,漆黑的眼眸漾起细微光亮。像是完全不感兴趣般懒懒问:“给我干什么?”
      
      “……那放在我这里?”
      
      “为什么放你那里?”
      
      司言柏:“……”
      
      明亮的灯光下,沈轻寒一身纯黑色西装加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愈发浓重。他幽深的目光落在斜前方的隔间里,停留片刻,淡淡开口:“放着。”
      
      嗯。明明就是口嫌体正直。
      
      司言柏将U盘放到桌面,不由道:“这首歌曲有些特别,说不定对您的睡眠有帮助。”
      
      沈轻寒抬眸:“你先听了?”
      
      司言柏身体一僵。
      
      感觉今天怎么说怎么错。
      
      给沈轻寒送东西,自然他全部都要事先过一遍。不可能什么没有用的都递到他面前,那要他这个助理有何用?
      
      但是求生欲告诉他,这次死活不能承认。虽然老板不好伺候,他更不想被发配到边疆。
      
      “没听。一拿到我就给您送来了。”话落,他一本正经地说起别的事情,“AJ杂志的记者刚才打电话来,想要做个专题采访。我替您回绝了。”
      
      沈轻寒抬了抬下巴。
      
      ——
      
      起初颜俏觉得在沈轻寒眼皮子底下干活,跟被判了有期徒刑差不多。日子难过到恨不得每天在日历上打叉叉。
      
      但这段时间下来,白天大多数时间他都相安无事。而且长达八小时的工作时间反而让进度更快了。
      
      晚上,颜俏跟沈轻寒一同坐上电梯。颜俏到了一楼时走出去,沈轻寒却没像往常一样扣着她不放,只看了她一眼直接坐到了B2停车场。
      
      颜俏心情顿时飞扬起来。连空气中好像都充满了自由的味道。
      
      白天和宁馨约好晚上一起吃饭。见了面颜俏才得知她约沈轻寒做访谈被拒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宁馨连连叹气,“裴音那女人竟然威胁我约不到沈轻寒,年终奖泡汤!”
      
      颜俏忍不住问:“你得罪她了?”
      
      “可能是嫉妒我貌美如花?”
      
      “……”
      
      这样说着,谁也没料到走进饭店大门会遇上话题主角。更意外的是裴音身边不仅有杂志社老板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沈让。
      
      他们一行五六个人从另一侧走过来,各个穿着都很讲究。
      
      瞥见那两道纤细的身影,沈让率先停下脚步。他不走,跟在后面人的自然就不敢再走。
      
      其实他跟沈轻寒长得并不像。虽然面相不难看,但就是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那股邪里邪气的眼神肆无忌惮地落在颜俏身上,赤~裸得丝毫不掩饰。
      
      从小到大,沈轻寒喜欢的东西他都感兴趣。小到一支笔,大到一个女人。
      
      宁馨看着站在眼前的几个人,不得不硬着头皮打招呼:“老板,裴编。”
      
      大冷天,裴音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风衣。衣摆下露出黑色的蕾丝裙边,纤细的小腿收进皮靴里。
      
      她扫了宁馨一眼,敷衍地“嗯”了一声,注意力全部放在沈让身上。他看着另一个女人的目光让她心里不舒服极了。
      
      “你手下?”沈让问。
      
      老板点头,“我们社里的记者。”
      
      这情况正中沈让下怀。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眼神未离颜俏,“既然认识就一起吃吧。记者小姐赏个脸?”
      
      “我……”老板箭一样的目光射过来,硬生生将宁馨拒绝的话逼了回去。
      
      拒绝这顿饭,后果你自己承担!
      
      她用余光看了一眼颜俏,忐忑不安地应了一句:“谢、谢谢沈先生。”
      
      沈让满意颔首,对颜俏挑了挑眉头,“这位小姐千万别丢下你朋友啊。再说,吃饭没人陪那多寂寞啊。”
      
      其他人被这句话逗笑,相继跟着他往里走。
      
      颜俏站在原地没动。
      
      沈让比沈轻寒更没有底线。他们两个的不同大概就是人和畜生的区别。沈轻寒最起码还有一丝人情味,沈让则是混得六亲不认。看看前世沈轻寒的下场就知道。
      
      她一丁点都不想跟沈让扯上关系。但若是这么走了,宁馨怕是要遭殃。
      
      “颜颜对不起啊,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颜俏摇头,“走吧。别让你领导等。”
      
      她的态度让宁馨稍稍放下心来。也不知为什么,她觉得那个沈先生一直在笑里藏刀,不像什么好人。
      
      走在最后,颜俏悄悄给司言柏发了定位和包房号码,快速打下几个字:有麻烦,请速来。
      
      这顿饭宁馨吃得心惊胆战,而颜俏只喝了一杯清水,连筷子都没有动。
      
      饭桌上暂时没人顾及她们两个,都在谈一些不痛不痒的事。像他们这种道貌岸然的男人,兴致来了会公然分享自己那些淫靡的床第之事也不少见。
      
      裴音表现得游刃有余,而且见怪不怪,偶尔还表达一下意见。
      
      也是在她有意无意的暗示下,没多久宁馨便成了食物链最底层的那一个。这桌上没一个她得罪得起的,有人敬酒她就要喝。几杯下去醉态已显。
      
      宁馨脸色红的不正常,皱着眉头看起来很不舒服。颜俏冷下脸,将人掺扶起来,“我们去一趟洗手间。”
      
      “尿遁这招可不是这么好用的啊。”裴音似笑非笑,掀着眼皮看颜俏,“宁馨喝不完,不如你替她把这杯酒喝了。就算我们老板面子不够,沈总总是有分量的吧?”
      
      女人对女人的敌意往往来得莫名其妙。蛇鼠一窝,这桌上的人哪里看不明白沈让的意思,全都在看好戏。这样下去她们根本无法脱身。
      
      颜俏冷声回到:“对不起,沈轻寒不喜欢我喝酒。”
      
      “沈……轻寒?”裴音差点笑出声,不着痕迹往沈让的方向瞟一眼,“原来顾小姐背景深厚啊!”
      
      颜俏没理她,扶着宁馨往出走。沈让啧了一声,吊儿郎当笑着:“沈轻寒不喜欢你喝酒,他喜欢你什么?”
      
      他暧昧地与身旁男人对视一眼,“喜欢听你叫船g吗?”
      
      桌上这几个人都想着奉承沈让。虽然沈轻寒不好惹,但他人又没在这。况且谁知道颜俏是不是信口开河。
      
      顿时神情各异地笑出来。
      
      笑声中,裴音佯装不好意思地打趣:“沈总,你也太直接了。”
      
      这话刚落,有人推开房门走进来。
      
      看见来人,桌上几人的笑直接僵在脸上,包房内一瞬间静得针落可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