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第八章
      
      清心苑中,德妃一边吹着刚写好的纸上的墨,一边唤来画眉。
      “画眉,你去把这个送给未央,她或许需要。”说完,折好纸,放进信封里。
      “娘娘您真是有心了。”画眉收下信封。
      “我在这后宫人微言轻,这是我能给她惟一的帮助了,何况操办寿宴对她来讲,是真的难为她了。”德妃轻叹一口气,“去吧,送给她吧,希望能帮到她。”
      “是,娘娘。”
      
      无忧阁中的弋未央收到这封信后,拆开一瞧,竟是德妃写给她的寿宴流程图。
      弋未央看完之后,心中不禁感叹,德妃真的是无愧于名号的德。她唤了流暖:“流暖,你且拿着库里的安神香,随我去清心苑。”流暖应了后,弋未央起身,在镜前看了看自己,并无不妥后,动身前往清心苑。
      在清心苑门口,弋未央再一次顿住脚步,看着‘清心苑’这三个字,心中不由得感慨。
      她与德妃仅见过几面,但是总觉得这样的女子是不属于皇宫的。清心,淡雅,与世无争。她本应该是朵莲,却埋在皇宫这片淤泥之中无法自拔。想到此,弋未央整理心神,进了清心苑。
      “母妃。”夜未央行礼后被德妃扶了起来。
      “未央,你看,你那么忙,何必还要走这一趟呢。”
      “母妃为我写了流程图,我自是当亲自来道谢啊。”说着,唤来流暖,拿出了一小捆安神香。
      “来就来,下次别拿东西了,就把这当成自己家好了。”德妃笑意盈盈。
      听着德妃如此说,弋未央笑了“母妃,未央把您当成了长辈,孝敬您的,您就收下吧。”
      “下不为例。你看这天气渐渐炎热,走一趟也不容易,我让画眉给你拿碗雪冰,你且在这坐会,吃了再走。”
      “那就麻烦母妃了。”
      弋未央正想着找什么话题来缓解一下气氛,就听德妃说“未央,你可受过伤?”
      “习武之人,磕碰难免,受伤乃是家常便饭啊。”
      “对啊,习武之人。你可知陌儿有次受伤...”
      弋未央听此不由得好奇,侧耳倾听着。
      “是他十二岁的时候,秋后围猎。说来不稀奇,他十岁就开始随皇上围猎。但偏偏那次出了事。我们嫔妃是进不去猎场的,只能在外面等着。太阳快要落山前,大家都回来了,只有陌儿没回来。我在瞭望台等他许久,还是不见他踪影。我只道是他一时贪玩,误了时间,但是渐渐天都黑了,我还是没见他的身影,我心下着急,禀明皇上,皇上派出人马搜寻他。就这样找了大半夜也没找到他。”说到这儿,画眉捧着一碗雪冰来了。
      “未央,你吃着,你一边吃,我一边讲。”
      弋未央接过碗,点了点头。
      “我当时真的是心急如焚。一个半大的孩子,能去哪?后来,等着第二天破晓,宫人把他抱回来了,说是倒在了宫门口,血淋淋的,不知道去哪,干什么了。宫中太医加班加点,三天三夜才转醒。”
      “那,究竟去了哪里呢?”弋未央边吃着冰边问。
      “这个我真不知道,他醒来后问他,他也不说话,不论怎么旁敲侧击,就是不说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德妃叹了口气,“太医也瞧过,说绝对没有问题,后来我看他也一切正常,他若是不愿意说,那便不说罢。”
      弋未央点点头,“我小时候也有次重伤,伤到我师父带我去玉衡山医治疗伤,那时候我还挺小的,记不得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清醒时,正在赶往玉衡山的路上。”
      “你们受了伤,你们疼在身上,我们做父母的,我们疼在心里。”
      “其实,我母亲早逝,我父亲一直在宫中,我受了伤,师父会骂我,唯有姐姐,会心疼我。”弋未央想到了弋长乐,心里不由得酸楚。
      “那你以后有什么事,都来和母妃说说吧,免得自己压在心里,一个人闷闷不乐。”
      “好呢,母妃不嫌我烦就好了。”弋未央笑了。
      “我看你雪冰也吃完了,母妃就不多与你聊了,毕竟你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忙,回去忙吧,若是累了,再来母妃这。”
      “好呢,母妃。那未央就先告退了。”弋未央欠身,告退了。
      
      皇后宫里,八皇子的脸阴着:“母后,你为何要让哪个弋未央出面承办父皇的大寿?这样岂不是让她出尽了风头?”
      “皇儿你放心,母后自有安排,决不会让她们阻碍你的前途。”皇后拍拍八皇子的肩膀。
      “母后,我见过弋未央,是个有心计的女子,母后可要小心了,别再输了,若非上次母后你触怒了龙颜,也许弋未央现在就是我的助力了。”八皇子甩了甩袖子,冷哼一声。
      “你放心吧,这次我们从内部攻破,母后这次从家族中选了一个女子,借着寿宴的机会,让她成为太子的侧妃,新婚不久就纳侧妃,你且看着,二人保证有间隙。”
      “可是那和你让弋未央承办大寿有何关系?不还是让弋未央在父皇面前出尽了风头,长了太子的脸?”八皇子皱皱眉头。
      “我不会让宴会顺利进行下去的。”皇后高深莫测的笑了一声,“我要让她明白,谁才是掌权者。”
      “那母后可要小心了,莫为了一己私欲坏了我的大事。”八皇子站起身,拍拍自己的左右肩,“那,皇儿就等母后的好消息了。”说完转身离去了。
      看着八皇子离开的背影,皇后的眼神暗了暗。
      
      弋未央回去之后,又细细地看了一遍德妃写的流程图,看完之后不禁觉的,皇后也太辛苦了吧,要准备这么多东西,还要不出差错,实乃厉害。
      别说下面那么多等级妃嫔餐具不一样,就连热菜冷菜汤菜小菜甜点等等一共八十八品还要不重样。这对于吃饭不讲究,经常米饭就咸菜的弋未央来说真的太难了!
      弋未央捶捶头。不仅如此,还要明里暗里提防他人使绊,弋未央叹气,皇后这么多年也是真辛苦。
      她晃晃有些沉的脑袋,派人叫来了营造司张总管。
      “太子妃娘娘有何吩咐?”行礼过后张总管直切主题。
      “张总管,我想打造一套皇上皇后的专属餐具。”弋未央也开门见山。
      “那太子妃娘娘有纹样图吗?”
      “暂时没有,我提供几个纹饰,你们营造司看着设计,设计好后把图纸拿给我看,我敲定好后,立刻打造。”
      “是,太子妃娘娘。”张总管作揖。
      “口边錾刻一周夔龙纹,中部錾刻一周日月星辰,下部錾刻一周填釉寿桃纹,底部錾刻‘万寿无疆’四字,碗内部是金黄暗云龙纹。”
      “奴才记下了,太子妃娘娘还有什么吩咐吗?”
      “皇后娘娘的是内外全黄暗云凤纹,下部錾刻一周莲瓣纹。”弋未央又想了想,真的想不出来什么纹饰了,“图样尽快给我,没有别的事了,辛苦了。”弋未央超他友善地笑笑。
      “奴才告退。”张总管行礼,退下了。
      弋未央又抬头看了看窗外,已是夕阳余晖,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皇后重华宫中,一个太监跪在皇后下首“娘娘吩咐奴才做的事,奴才已经办稳妥了,请娘娘放心,东西不日便会进宫。”
      皇后笑着点了点头,“你做的很好,除了你,可否有第二人知晓?”
      “奴才做事,娘娘大可放心,司苑局都是些年老有罪退废的宫人充任...”
      “尽管如此,万事还是小心为上啊。”皇后打断了他的话。
      “是,奴才遵旨。”
      “东西进宫,你再来禀报我一声,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
      “皇后娘娘大恩大德,奴才没齿难忘!”那太监说完直接在地上哐哐哐磕头,皇后瞧着,眉眼间略带不耐烦,“行了行了,下去吧,在这磕头像什么话。”
      那太监又磕头谢恩后,俯身离开了。
      金嬷嬷见状上前说“娘娘,无非个见识短浅的,娘娘何必为此气坏了自己的身体。”
      “哼,瞧着就是个难成大事的模样,留着也是个祸害。”皇后拿着手帕轻轻掩了一下鼻子。
      “是,娘娘,老奴记下了。”金嬷嬷低眉。
      “还是你,省心啊。”皇后赞赏的点点头。
      
      玉衡山上,世亭把写好的信纸装进信封中,交到江陵的手中。
      “你为何要做未央的线人”世亭把信递给他却没有松手。
      “那你为什么同意了?”江陵手上暗暗使劲。
      “千里江陵一日还,我都做不到。”世亭见招拆招。
      “长江后浪推前浪,承让。”江陵翻手一拽。
      世亭松手,把信封交给他,“去吧,注意安全。”
      “告辞。”江陵扬了扬手中的信,绝尘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世亭喃喃:“晚樱...我觉得他真...”语调越来越低,后面的声音微乎其微。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事比较多啊,尽量做到两天一更吧,实在不行,就三天一更,因为没空码字,哎呀。但是无论如何,这篇文章,我会努力写下去的!
    另外,我觉得,一章近三千字,负担真的好大啊啊啊,码字码到手抽筋。
    我想以后,字数就少点,两千字左右,互相体谅啦。
    最后呢,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文章!
    加油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