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第十九章
      
      皇后重华宫中,皇后对陆公公说:“陆公公,既已得手,那便去东宫灭迹吧。”
      “娘娘,不是奴才不去,如今东宫有太子,太子妃,穆逸辰和皇上的四方势力把守着,奴才实在无法轻易靠近。” 陆公公眼中划过一丝阴霾。
      皇后拽着自己的手绢道:“那陆公公可有法子?”
      “暂时还没有,不过娘娘切勿急躁,奴才定会寻找机会,潜入东宫。” 陆公公接着说。
      “最好毁了,不过就算查也查不到这里。” 皇后眼中充斥着兴奋的目光,她的阳儿,终于熬出头了。
      这时外面传来金嬷嬷的声音:“娘娘,八皇子来了。”
      门打开,千阳进了门:“母后。”
      “阳儿,你舅舅说你明日启程去西南,这么晚了,不在宫里歇着,来母后这可是有什么事?”
      “无事,就是明日启程去西南,同母后告个别,还有,母后,东宫的事...”千阳压低了声音问。
      “如今千陌躺在床上,你再去西南立功,等你再回来的时候,肯定风光无限。”皇后笑着说。
      “那母后收尾可要好好收,别再被抓到了把柄就不好了。”千阳干笑了一下。
      皇后满脸得意地看向千阳道:“阳儿你放心,你在前朝好好立功,母后在后宫肯定不会拖你后腿的。”
      千陌起身拱手:“那么儿臣就静候后宫佳音了,如今天色不早了,儿臣就先回宫了。”
      “阳儿今晚好好休息,明日还得早起,快点回去吧。”皇后点点头。
      千阳也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入夜,穆逸辰住在了沁观轩的偏殿。
      亥时,周围气息波动了一下,穆逸辰睁开眼睛:“找我何事?”
      “皇上让你去御天殿。”黑暗中一个人开口。
      穆逸辰冷笑了一声,应了下来。随即翻身下床,足尖轻点飞身窗外。
      到了御天殿,穆逸辰从窗口直接翻进去。
      “邻儿,你来了。”皇帝负手站在桌案前。
      “我说过许多次,我是穆逸辰。”穆逸辰眼中划过一丝幽暗,
      皇帝眼中也带上了不易察觉的冰冷,但语气依旧温暖:“回来吧,好吗?”
      “我这不是已经进宫了吗,你还想要我怎样?”穆逸辰双手环胸,吊儿郎当地说。
      “认祖归宗。”皇帝顿了顿说。
      穆逸辰轻笑:“怎么个认法?”
      皇帝一字一句:“做回鎏国的五皇子千邻。”
      穆逸辰摆摆手,摇摇头:“我从小没爹没娘,野性惯了,宫里太令人压抑和拘束了,我不愿意。”
      “我可以把太子之位传给你。”皇帝说完闭上眼睛,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
      闻言,穆逸辰笑出了声:“太子之位给我,或者给千陌,有什么区别吗?这些年我身边多多少少都有你的人,你难道不知道我与千陌的关系吗?”
      “千陌毕竟是宫中长大,视野胸襟都不及你。”皇帝顿了顿。
      “皇上,你别忘了,你也是宫中长大的。”穆逸辰瞥着皇帝说。
      “我还是太过纵容你了。”皇帝摇摇头。
      “不是你太纵容我,而是如今千陌躺在床上,千阳去了西南,你需要我罢了。”穆逸辰边说,边凑近皇帝咧嘴一笑。
      皇帝冷笑一声:“你毕竟是我儿子,我毕竟是你父皇。”
      “父皇?我的父皇不会把我送到敌营,卖子求荣。”穆逸辰直起身,转身不看皇帝。
      “我说过,事情不是你以为的样子。”老皇帝语气中透露着隐忍,“邻儿,过去的都过去吧,放下吧,回来吧。”
      穆逸辰摸着下巴:“也行,不过我要等到寿宴之后。”
      “只要你愿意回来。”皇帝看向穆逸辰。
      “那就告辞了。”穆逸辰说完闪身离开了御天殿。
      而皇帝看着离去的背景,眼中翻涌着怒气。
      
      “千陌,你知道吗,他叫我去,一句也不曾过问你的情况。”穆逸辰回到东宫直接进了沁观轩。
      “正常。”千陌嗤笑一声。
      “我真是不明白,为父不仁,为君不义,他何德何能做了三十多年皇帝。”
      “说正事,这两天,你慢慢把东宫附近的人都撤了,另外你一会去找流暖,让她也把暗卫撤了,留出保护好无忧阁的就好。”
      “流暖管暗卫啊?没看出来啊。”穆逸辰忍不住问了句。
      “你以为呢?她弋未央身边怎么可能是平平无能之辈。”千陌顿了顿接着说:“不出意外,很快背后的人就会有动作了。”
      穆逸辰道:“你我都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为何还要这般自行钻入圈套之中。”
      千陌道:“原来也就算了,如今手都要伸进无忧阁了,呵。”
      “行吧,我知道了,我去找流暖,你也快点睡吧。”穆逸辰拍拍千陌的肩膀说完,转身离开了。
      千陌看着无忧阁的方向,思考了许久,从窗户直接飞身出去,钻进无忧阁。
      “谁?”弋未央感觉到了气息的波动,睁开眼睛道:“千陌?”
      “恩,是我,看来,你还没忘记我嘛。”千陌进了内室,接着坐到了弋未央的床上。
      弋未央则是使劲往床里挪了挪,皱皱眉,十分无语道:“你不好好在床上装病号,你跑来我这做什么?”
      “果然还是没能瞒住你啊。可是,我之前也是真的中毒了啊。”说完,千陌可怜巴巴地看向弋未央。
      弋未央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么晚了,我要睡了,没别的事,你就回去吧。”
      “别啊,我来找你是和你道歉的。”
      “啊?”弋未央没反应过来一脸疑惑的看向千陌。
      “我不应该对你乱发脾气的。”
      弋未央沉默了,没说话。
      “你相信我,日后我肯定不会再对你...”
      “无碍,恩...你若是说完了,可以回去了。”弋未央实在不知道该用如何的态度对待千陌,便直接截了千陌的话。
      “我...”
      “千陌,我曾经说要助你,便会助你到底,你不用担心我会因为之前的事而...”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单纯的向你道歉而已。”千陌急急开口。
      “那好吧,既然你也道歉了,那便回去吧,不早了。”弋未央看着千陌说。
      忽然,弋未央感受到了门外的气息,她心一横:“千陌,你留下来吧。”
      千陌自然是也感觉到了气息波动,笑着点点头:“好,那便快睡吧”说完,翻身上了弋未央的床。
      门外,穆逸辰要推门的手僵住了。他低头喃喃自语:“也罢,也罢。”转身离去,径直走向沁观轩偏殿。
      屋内,千陌却是不肯走了:“睡吧睡吧,阿央,没几个时辰天就要亮了。”
      “...”弋未央头脑有些混乱,穆逸辰,穆逸辰,任何事但凡沾染了这三个字,自己就会方寸大乱。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是报复当年他选了林尽安吗?弋未央脑子乱糟糟的,心也莫名堵得慌。
      千陌见状,伸手盖住了弋未央的眼睛:“别乱想了,睡觉。”
      弋未央拿开了千陌的手,翻了个身,紧贴着墙壁。
      千陌见状内心不由得好笑,却也是闭上了眼睛,不久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弋未央本来胡思乱想,各种拧巴,听到千陌均匀的呼吸声竟然莫名觉得心安,她长叹一声,放空脑子,也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皇上睡觉时脸上尽是阴鸷,皇后睡觉时脸上则洋溢着得意的笑容,德妃睡的极不安稳,几乎每半个时辰就能醒来一次,千陌和弋未央一起睡的极为踏实,而穆逸辰彻夜未眠。
      
      几个时辰后,天刚亮,穆逸辰就来到无忧阁门口。
      刚准备推门进去,流染就出现了:“穆公子,我家小姐如今昏迷在床...”话还未说完,便被穆逸辰打断。
      穆逸辰言简意赅:“我来给她诊脉。”说完不等流染说话,径直推门进屋。
      千陌早在穆逸辰到的时候就醒了,他翻身下床,给弋未央盖好被子,坐在案前等着穆逸辰进来。
      “你来了。”千陌抬眼看向穆逸辰。
      “你该走了。”穆逸辰撇撇嘴。
      “她还睡着呢。”千陌望向床上的身影。
      “老皇帝刚把千阳送出宫了,现在正在往东宫走,一会就到了。”穆逸辰盯着千陌。
      千陌收回视线,看着穆逸辰:“往东宫走而已,着什么急。”
      “千陌,你还想一直赖在无忧阁不走啊。”穆逸辰瞪了瞪眼。
      “嘘,小点声,你若是不想被我点了穴道扔给林尽安,你最好识时务点”千陌笑着对穆逸辰说。
      “你...”穆逸辰被噎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弋未央也是早醒了,一直没出声,听到林尽安三个字的时候,她眉头跳动了一下。她只觉得好像有无数细密的针刺痛着心脏,胸中胀胀的难受,有些喘不上来气,甚至鼻子还有些酸楚。
      七年了,没想到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与穆逸辰挂钩的时候,自己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 作者有话要说:  啊马上就国庆了 坚持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