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 12 章 ...

  •   第十二章
      
      玉衡山上,世亭看着手上的纸条,眉头紧锁。
      他暗叹了一声,让人叫来江陵,把纸条递给了他。
      “西南大旱,焦金流石,民不聊生。”江陵一边看一边念了出来。
      “我今日叫你来,就是问问你,需不需要下山一些时日。”世亭看着他问道。
      “师父,西南大旱与我何干?我人微言轻,能做什么?”江陵冷笑一声。
      “毕竟你身份不同。”世亭隐晦地开口。
      “师父,您可是深藏不露啊,是否因为你知晓我的身份,才让我做了与师姐之间的线人?”
      世亭点了一下头。
      “原来师父你早就认出我了啊。”江陵双手环胸。
      世亭避而不答他的问题:“所以,你要不要下山。”
      江陵噗嗤笑出声:“那不是我的家国,是他的,他若是管得了,那鎏国就接着长治久安,他老人家也能流芳百世,管不了,官逼民反,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若真是如此,你...你母妃怎么办。”世亭试探地说出口。
      本来笑出声的江陵顿住了:“我也不知我母妃为何还执意呆在那宫里。我说过多少次要把她接出来,那宫里,那个男人,有什么可让她留恋的?”
      “你当真不下山?”世亭望向他。
      “不必,我相信,我皇兄会做好的。”江陵扬了扬下巴。
      “那你为何还要做未央的线人。”世亭看着他,脸上毫无波澜。
      “罢了罢了,在你面前,我总是无所遁形。”江陵叹了口气。
      “那便去吧,纵然千难万阻,我相信你定能克服,”世亭笑了一下,“对吧,千陵。”说完拍拍他的肩。
      “揭穿我就没意思了,”千陵把世亭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打下来,“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没克服岂不是很没面子。”
      世亭笑了几下,千陵见状,露出一抹假笑:“走了。”
      世亭点点头望着千陵的背影,似无奈,似怅然。
      
      千陌离开流金河之后一路飞奔,进了宫,未曾耽搁,直奔皇上的御天殿。
      弋未央觉得自己也就比千陌晚了一瞬走的,但现在却完全不见千陌的踪影。
      她只得回到无忧阁,瞥见那本被毁坏的灌木已经重新种植好了,心中很是满意司苑局的效率。
      进了无忧阁,弋未央坐在案前,看见案上是尚膳司报备的菜品,她看了两眼,实在是内心无端烦闷,她站起身,又出了无忧阁,出了东宫。
      她其实没怎么好好逛过宫里,正好今日无心忙碌,心下烦闷,便想好好放松一下,看看这宫中的景色。
      弋未央逛着逛着,走到一条还算僻静的路上。忽然有一个慌慌张张的身影向她所在的方向跑了过来。弋未央心下起疑,但这附近只有自己站的这一条路,旁边都是围栏拦住的草地。见那女子急急地跑来,弋未央当下侧身让她通过。但是那女子却晃晃悠悠直接撞到了弋未央身上,怀抱里的东西稀稀拉拉地打碎了一地。
      弋未央瞬间打起神精。
      那女子立刻爬起跪下:“娘娘...娘娘..娘娘,对不起,是奴婢不好,冲撞到了娘娘,请娘娘恕罪!”说完使劲地磕头。
      弋未央皱着眉头:“你认得我?”她的穿着并不能显示她的身份。
      “奴婢不认得,奴婢...奴婢见娘娘气度不凡,定不是寻常人等...方才..方才多有得罪...还请...还请娘娘...饶了奴婢吧...”那女子语无伦次,却依旧磕头。
      “你先起来。”说着弋未央蹲下,想要拾起了地上的一枚碎片。
      “娘娘不可!”那女子突如其来的一声,让弋未央心神一凝,手指尖快速从那碎片边缘划过,霎时间,食指上多了一道血口子。
      “娘..娘娘..”那女子见状,忙重新跪下磕头,“娘娘,娘娘是奴婢的错,奴婢罪该万死。”说着,一边磕头一边还在自己掌嘴。
      弋未央眉头都没皱一下,径直站起身:“行了,别打了,老实说吧,说让你来的?”
      “奴婢..奴婢听不懂娘娘是何意...伤了娘娘的万金之躯..是奴婢的错...”那女子仍在反复磕头。
      弋未央总觉得事有蹊跷,她本以为那些东西上会有毒,但按照刚刚事态的走向,难不成只是为了给她手划一口子?这样与她于幕后之人有何益处?一个离心脏大老远的口子,根本算不上什么。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她还没有注意到的?她看着还跪在地上磕头的那个女子,心中一阵思索。
      “罢了罢了。”说完,弋未央负手绕过地上那女子,摇了摇头,走了,独留地上那个女子和一地的狼藉。
      那女子仍在边磕头边求饶,但在弋未央没看到的背后,嘴角边溢出一抹笑容。
      
      御天殿中,千陌此刻正站在殿中央,与皇上对峙着。
      “父皇,儿臣听闻西南数月未雨,怨声载道,民不聊生。西南八郡内更是赤地千里,寸草不生,最南端的南关郡更是生灵涂炭,路有饿殍。”
      “竟有此等事?为何朝中无人禀告?”皇上瞥了一眼站着的千陌。
      “儿臣不知。儿臣只知西南八郡的百姓需要朝廷。”千陌垂着的手紧紧地扣住身侧的玉佩。
      “既是如此,朕便派鎏京史去西南一探究竟。”皇上不急不缓地说。
      “父皇!灾情迅猛无情,若是派鎏金史前去西南,一来一回的时间,不知还要有多少无辜百姓受牵连遭殃。”千陌拱手跪下磕头:“臣恳请皇上开仓放粮,救焚拯溺,济世□□。”
      皇上盯着跪在地上的千陌,没说话。
      “皇上!”千陌察觉皇上未开口后,语气加重,再次磕头。
      “朕如何能相信你所说属实?”皇上慢慢开口,手在桌面上一叩一叩。
      “儿臣以人头担保,儿臣所说每句话皆为属实。”千陌跪着拱手。
      “速去把柳丞相请来。”皇上转头对高公公说,接着看向千陌:“你先起来。”
      千陌仍跪着不起身:“儿臣自知方才顶撞皇上,还望皇上责罚。”
      “念你一心为民,起来吧。”皇上嘴上如此说,心里却不这么想。他最看中的就是自己皇权的威严。西南大旱,千陌分析头头是道,却驳了自己的面子,这严重地触犯了他作为皇帝的尊严。他微微眯着眼,神情莫测。
      
      皇后重华宫中,只见金嬷嬷附在皇后耳边说了些什么。
      金嬷嬷起身后,皇后嘴角微微上扬:“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金嬷嬷则欠身:“老奴那在此提前祝贺娘娘了。”
      皇后轻抚自己的鬓角,眼中露出一丝不屑,轻笑一声:“渺乎小哉,不足为患。”
      
      御天殿,柳丞相火速地赶到了。
      柳丞相,名柳浩,字瀚涛,乃是当今皇后的哥哥,与当今皇上一起长大,在丙申国难中护驾南逃,是皇上极为器重的臣子。
      柳丞相进殿后,还未曾行礼,皇上便开口:“瀚涛,你可知西南有大旱?”
      “竟有此事?”柳丞相面上一惊,“回皇上的话,老臣不知。但前两日臣曾隐约听闻司天监赵监正说今年西南雨水甚少,除此之外,西南方向也并未有奏折上疏,顾臣不知西南竟有大旱。”
      皇上听闻柳丞相的话,冷笑一声:“是啊,朕也不知,倒是太子说西南大旱,望朕开仓救济西南。”
      “臣以为,开仓之事事关国本,老臣还望陛下三思啊。”柳丞相拱手说到。
      “父皇,西南八郡的百姓此时深处水深火热之中,亟待朝廷救济啊。”千陌也拱手道。
      “不如,皇上您派八皇子前去西南,考察一番顺便安抚民情。”柳丞相道。
      柳丞相说完这句话,御天殿一度寂静了,良久,皇上开口了:“也好。”
      “...”千陌早就猜到是这样的结局了,今日在御天殿堂而皇之地驳了皇上的面子,皇上肯定就不会让他再去西南了。
      “那朕就让老八准备一下,后日就出发。”皇上思索了一下说。
      “谨遵圣意。”柳丞相的笑容隐匿在了胡子下面。
      “是,父皇。”千陌拱手。
      “下去吧,把八皇子叫来。”皇上挥挥手。
      

  • 作者有话要说:  啊这么大的太阳,我好ye啊。
    恩新的更新 希望大家喜欢啊
    新的码字
    主要是我一忙,就忘记发文。
    加油码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