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分手这个事,实际上操作起来,并没有何秋云想象的那么困难。她站在二厂的正门前,通过传达室被叫出来的张寰宇从她愧疚的表情和她拿出信时尴尬的动作中,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他并没有为难他,客气地跟她道了个别,拿着信转身走了。
      
      何秋云在风中伫立半晌,头发和思绪都有点凌乱。那是做完一个决断之后的察觉不出来的兴奋感。她从来没有体会过何秋琴的那种雷厉风行的感觉,这种感觉虽然有点令人恐慌,但是还不赖。
      
      无论是感情上有多大的波动,还是身体有多大的不适,班还是要上的。毕竟全市人民都指望着这几万斤月饼过中秋节,每一颗螺丝钉都得坚持住牢牢钉在这台老爷车上。何秋云上班之前喝了两大碗白糖水,增加一下能量。今天她干的是包馅儿这个活儿。把配好的面揉成长条,揪下来一块,用手掐成一个窝窝,把馅填进去包口,再扔给磕模子的人。揪—掐—填—扔,这个动作重复了上千次,何秋云感觉自己已经成了美国电影里演的机器人,没有思想,没有感情,只被设计了四个动作,揪—掐—填—扔。
      
      就在她完全沉浸在没有厌倦,没有疲劳的机械世界时,在她旁边磕模子的于秀丽拿模子磕了磕她的后背。“小云,小云?班长叫你呢。”
      
      何秋云又惯性地包了好几个,直到班长走到她旁边,笑道:“咋回事,停不下来啦?”班长叫她是一件好事,让她跟采购员小孟去畜禽类加工厂取生鸡和鸡蛋。平时这种活是谁也不愿意干的,但是此时却成为了一个俏活儿。至少可以把屁股从凳子上抬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何秋云走出来摘套袖换衣服,于秀丽趁着换搭档的间歇也跟出来偷个懒。她挤眉弄眼地对何秋云说:“那么多人咋就安排你去了,肯定是小孟要求的。我看那小子对你没安好心。”
      
      于秀丽说的“没安好心”这四个字如果它的引申意义,那么何秋云是不抵触的,她对别人的善意一般都会同样报以善意,但是小孟的表达方式有点奇特。
      
      小孟一路上在车上不断跟她搭话,一会嘲笑她头发上有面衣服上有油,“大姑娘咋还这么邋遢,”一会问她最近这么忙你咋还胖了,“是不是吃的太多了,”一会问她听说你最近晕倒了,“咋的想得先进工作者啊”……何秋云靠在车座上闭着眼想休息一下,被他说的一句“昨天在这车里看到一个蛛蛛不知道爬那里去了”吓得惊恐无比睡意全无,全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他还一直笑嘻嘻的,哼哼咧咧地唱:“甜蜜的工作甜蜜的工作无限好喽喂,甜蜜的歌儿甜蜜的歌儿飞满天喽喂……”何秋云被他搞的非常烦躁,脑袋都恨不得给他打飞。不过她性情柔和,极少发脾气。她觉得小孟对她的“没安好心”可能不是于秀丽说的那种,而是纯字面上那种。
      
      畜禽类加工厂靠近郊区,坐了半个小时的车才到了地方。终于解脱了的何秋云下了车,鼻子立刻闻到了加工厂独有的味道:一股牲畜的骚臭味,宰杀时的血腥味,以及郊区清新的空气混合而成的独特的味道。
      
      何秋云在家连鱼都没杀过,在单位也极少会处理禽类畜类,因此颇有些君子远庖厨的味道。小孟还兴致勃勃地吓唬她:“你看那边地上那血,大概就是给咱们杀的这批鸡。”
      
      何秋云只想早点完成工作,离开这个地方。她突然看见两只大白鹅,左摇右摆地在路边溜达,可能是这里工人散养的。她家里没有养过鹅,看到这两只鹅雪白干净,体型巨大,在一堆脏兮兮的鸡鸭里,显得格外突出,“鹅立鸡群”,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谁知道这大白鹅也是个“你瞅啥”的性格。何秋云多瞅了几眼,它们俩就不乐意了,嘎嘎嘎地冲着她走了过来,气势汹汹地有点要干架的意思。何秋云可没有“瞅你咋地”的本事,赶忙快走几步,想甩掉它们俩。哪想到这俩鹅竟然是属狗的,你越跑,它越追,竟成了个你追我赶的架势。何秋云手足无措。要是不跑吧,她真打不过这俩大白鹅,要是玩命跑吧,那也太二了。她吓得喊小孟,希望他来帮忙。结果小孟竟然在旁边拍手大笑,笑得哈哈的,不可自抑。
      
      小孟在旁边哈哈大笑,两只大鹅在身后嘎嘎叫,何秋云在前面一边小碎步逃跑一边回头跟俩鹅商量:“别追我了别追我了快回去吧!”这个魔幻的场景突然切入了一个新人物。一个人从旁边的小房里出来,快走几步,冲到两只大白鹅的旁边,一手一个,掐住两只鹅的脖子,把它们俩提了起来。然后他慢慢走得远点,把鹅往墙边一扔。两只大白鹅恢复了自由,仿佛瞬间忘记了刚才它们寻衅滋事的样子,又开始岁月静好,嘎嘎嘎地左摇右摆闲溜达。
      
      何秋云感激地眼泪都快出来了。她走向那人想道谢,定睛一看,“咦”,这不就是她那天晕倒时遇到的江超吗!
      
      江超也认出了她,看着她稍显狼狈的样子,微微一笑。和小孟那种幸灾乐祸的笑不一样,他的笑温和自然,让人放松。江超问:“你们是不是红星厂来取生鸡的?”
      
      那天他离开哥嫂家之后,无家可归,正好畜禽加工厂找个干零活的,他就来到这里,顺便晚上打更,还解决了住宿问题。
      
      鸡都已经杀好,拔了毛,处理好,装到好几个箱子里,江超帮他们往车斗里装。箱子有点沉,何秋云抱起一个,举不上去。小孟在旁边笑嘻嘻地给她加油:“同志们加把劲儿哟,诶嘿哟!小何同志,拿出社会主义建设者的斗志来!”江超把自己那箱扔进车斗里,回过头来把何秋云这箱接过来,也扔进去。
      
      回去的路上,小孟接着默默叨叨,何秋云一句也没听进去。她闭上眼睛,想起她和江超的这两次偶遇。
      
      该来的总会来。何秋萍回了趟娘家,她把张寰宇的回信“啪”地拍在何秋云面前,指着何秋云的鼻子怒气冲冲地说:“何小云!你就作吧!好好的小伙儿,到底哪不入你的眼了?是长相配不上你,还是工作配不上你?还什么处不出感情,不够你嘚瑟的!你跟那佐罗有感情,你让他从电影里出来和你处一个试试!”
      
      何秋萍如此气急败坏除了因为怕妹妹错过好姻缘,还有一个原因是她从张寰宇他妈手里接过这信的时候,挨了一顿阴阳怪气的狗屁呲儿,难免要算到妹妹的账上。她的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骂了半天,从包里拿出一瓶人参麦乳精,“Duang”地往桌子上一放,恶狠狠地:“你有功了,三小姐!”末了还余怒未消地总结道:“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我看你能找个啥对象!”
      
      何秋萍火冒三丈的时候,跟她对着干是不行的,何秋云往床上一躺,把枕巾蒙到脸上装死。等二姐发作完了,出去找她妈老邓太太继续牢骚的时候,她才坐起身,慢慢地打开那封信。
      
      张寰宇的回信礼貌,克制,情意真挚,保留了一个被甩者的人格尊严。他表示尊重何秋云的决定,虽然觉得很遗憾,但是同意和她分手,祝她能找到更适合她的伴侣,并且希望两人以后能成为好朋友云云。
      
      张寰宇的这封信让两个人三个月的感情和关系尘埃落定。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何秋云的心情本该轻轻松松的,但是张寰宇在信的末尾说的那句话,却让何秋云耿耿于怀,久久难忘:“秋云,你说你对我没有培养出深厚的感情,我只能接受。但是你觉得我对你也没有感情,那你说错了。事实上我是很喜欢你的。”伤感和愧疚再一次涌上心头,她本来以为只是浪费了对方的时间,哪知还糟蹋了对方的感情。
      
      何秋云不好意思吃独食,她把麦乳精交了公,邓喜珍把它收到碗架柜里。第二天上班之前,她给何秋云冲了薄薄的一杯,淡了点还是加了点白糖。何秋云喝着麦乳精,享受着那种淡淡的奶味和甜味,心里满足地想:这个东西可真好喝呀。要是以后有了钱,我就要每天都喝一杯浓浓的麦乳精。
      
      今天上的是早班,也不连班,下班比较早。于秀丽一边换衣服一边说:“听说解放门商店新进了一批涤纶绸,咱去买了做条裤子啊。”她自从处了对象以后,整天想着打扮,光是新衣服就买了两三件,艰苦朴素的美德在她身上已经消失不见了。何秋云没想着要做新衣服,不过女人很少能够抵抗得住这种诱惑:商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漂亮时髦的时装,各种花色的布料,就算不买干溜达,看看也是好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佐罗:79年引进的外国电影《佐罗》男主角,一位蒙面剑客。
    溜达:指没有目的四处转悠。
    女主终于把前男友搞定了,以后可以专心地不断和男主偶遇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