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第三十八章 不能成为婚姻的姻缘 ...

  •   小时候的记忆是非常深刻的。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杨果的女儿小莉记得她三岁的时候妈妈常常让她和张磊睡一个被窝。还让张磊哥哥教自己认字、唱歌、识汉语拼音字母。她对待张磊就像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后来长大了张磊哥哥上了大学她上高中,他常常在信中嚷她:“小莉,你可要好好学习。没有知识将来到了社会是要吃亏的!你愿意当农民整天晒在太阳下出力流汗吗?你愿意当一个没有知识的老百姓像一个睁眼瞎子吗?没有知识、没有文化任何单位和机关都不会要你!那时你就挣不了几个钱我看谁养活你?谁还敢要你?------”后来他两都有了手机,哥哥常常这样严厉地教育她。有时还骂她。后来见她学习成绩很好也考上了大学哥哥常常表扬她,夸她说:“小莉,这才是我的好妹妹。哥哥心里很高兴!小妹,你长得太漂亮了,哥哥很喜欢你!我希望你能考上研究生,博士生为我们祖国建设事业贡献力量。为我们老人脸上争光!”现在他们都长大了。哥哥在春燕姨妈那里写剧本,拍电影。他的工作很忙有时一个月都不给她打电话。他好像把她忘掉。可小莉没有忘。她很想念哥哥。今年暑假小莉计划去广州看一下张磊哥哥和春燕阿姨。她很想念他们。她对电影事业也很向往。她把自己的想法对妈妈一说,扬果的态度很严肃。“你去那里干嘛?就待在家里好好复习功课。那里都不许去!”小莉觉得很奇怪。自从自己上了大学以后妈妈就不许自己和张磊接触。张磊哥哥夸自己的话她也不愿意听。她对哥哥的态度也不像小时候那样亲切。她问妈妈:“这是为什么?”妈妈告诉她:“因为张磊是小宝和你春燕姨妈的儿子。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你不要去打扰他。人家都很忙。”后来她把自己的想法对爸爸说了李洋很高兴。他说:“去吧,在大学功课很重。假期回来也该散散心。广州是个大城市风景秀丽,你到了那里也有也有人照顾,我也放心,你去吧。让你那张磊哥哥和春燕姨妈陪你逛逛。”小莉很高兴。她笑着对妈妈说:“妈,爸爸答应让我去广州啦。我去收拾。”“不许去!”扬果严厉地说。“就在家里复习功课。女孩儿家就该干些正经事。现在还不是你逛的时候。”小莉很伤心。“妈,爸爸都同意了,你干嘛不让我去?”“因为你长大了,应该干些正经事。”就这样小莉没去成。因为她不敢不听妈妈的话。她是总经理。就连爸爸也得听她的。
      因为去不了广州小莉很生气。她抱怨妈妈把她管得太严。于是她给哥哥张磊打了电话:“张磊哥哥,我很想您。我想去您那儿玩几天。可是妈妈坚决不让去。哥哥,你替我想想办法,我实在是束手无策。”张磊笑着说:“我亲爱的妹妹!漂亮的妹妹!哥哥也很想您!我也真想见您一面。我估计您这个假期一定会来的。姨妈怎么啦?她怎么突然就变了呢?她可不是这样的人。她一向很宽容,很温柔,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我也想不通。不过小莉你先别急,这件事等我告诉妈妈后再说。她会有办法的。我妈妈一定会批评她,让姨妈别把孩子管的这么严。”小莉道:“春燕姨妈说了也不管用。你不知道我妈的态度很严厉。最近的脾气也变了。我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年龄大了的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吧。”张磊说:“也许是吧,不过我可以试试。”
      在吃饭的时候张磊对妈妈说:“小莉想到我们这里玩几天可是姨妈不让来。她爸爸都批准了就是她不同意。小莉很急,几乎和妈妈吵起来。妈妈,你替小莉想想办法!”春燕笑道:“我也很想她。小莉这个姑娘很漂亮,也很聪明。儿子,你放心,我会让你姨妈同意的。”吃过饭春燕来到自己卧室拿起电话就说:“扬果姐姐,你也是的,小莉想到我这里玩几天你就该让她来一下,可你为什么不同意?难到我这里不该来吗?还是你怕我照顾不周怕孩子受罪?难到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姨妈吗?要不就是你有别的想法?”杨果听了笑道:“春燕妹妹,看你想到哪儿去了。什么都不是,小莉明年大学就要毕业。我想让她在家里复习功课。孩子慢慢长大了不能什么都由着她。春燕,张磊也是这个样子。你不能不管他。还要管的更严一些。这样对孩子成长有利。”春燕笑着说:“张磊这个孩子很好,很聪明,很听话。他最近写一个剧本。可是张磊不是我生的。我也不能把他管的太严。小宝从来不说他,他也不会管孩子。你知道我是个后妈呀!难到你要让我落一个不亲的后妈吗?”杨果笑道:“春燕,你这么想就不对了。该管的还要管。该骂就骂,该打就打。不要心软。她在我这里就是这个样子。不要由着他来。这样做都是为了孩子。”春燕道:“姐姐,不说这些。你到底让不让小莉来?”“春燕,我不同意!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意见。”春燕说:“姐姐,你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呢?连我的话都不听!不就是让孩子在这里玩几天嘛,就这么难!你不让她来我也很生气!”扬果笑道:“生气归生气,以后慢慢会明白的。好啦,别生气,把影业公司的事做好是正经。”春燕骂道:“姐姐,你有神经病!我怀疑你疯了!”
      春燕很生气地把杨果不愿意让小莉到自己身边来的话告诉了爸爸。国庆心里便起了疑心。他想,扬果怎么啦?她刚刚得到我的财产就变心了。我还没有死你就看不起我的女儿春燕这还了得!可是又一想这些年风风雨雨杨果都做得很好。对自己也很孝顺。那么她为什么不愿意让她女儿去春燕那里呢?她姐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这让国庆心里很难平静下来。于是他就把杨果叫到自己身边问:“杨果,对不起!也许是爸爸多心,也许是爸爸想得太多,也许今天的问话会使你伤心。”杨果笑着说:“爸爸,有什么话你就问。何必这样客气?”国庆笑着问:“我想你不会看不起看不起我的女儿春燕吧?她虽然不喜欢我的事业,但她究竟是我的亲女儿。我死了以后还要靠你关照她,养活她,爱护她。你们之间可不能产生任何矛盾。如果你们姊妹之间闹起来我在这个世界上便无立足之地了!我的兄弟会骂我,世人会骂我。他们会骂我当初瞎了眼!杨果,这是我最担心的事。好在我现在还没死这个问题就出现了。我很伤心!”扬果听了爸爸的话立刻吓了一跳。她奇怪地问:“亲爱的爸爸,扬果再没有良心也不能做这样的人。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但我一向尊重你,爱你,把你当成我的亲生父亲。我也一向痛恨这种没良心的人。我请你放心。春燕永远是我的亲妹妹,好妹妹。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矛盾。别说你还健在就是你百年以后我们两永远是亲姐妹。爸爸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上面的这些话让我很奇怪!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那么”国庆说:“你为什么不让小莉到广州她阿姨那里玩几天呢?春燕很想见她。小莉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因为你和春燕的关系她想见一下姐姐的女儿难道就这样艰难吗?就因为这我怀疑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杨果,这可不是小事!我想你也不是小心眼的人。这到底是为什么?春燕很生气,我听了心里也很难受。”杨果听了笑道:“原来爸爸想到这儿去了。我也没想到春燕很生气。是我粗心了。我没有让小莉到广州去是因为她明年大学就要毕业。我想让她在家里好好复习功课取得好成绩。我还想让她考研究生,博士生。这些话我都对她说过,她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呢?”国庆笑道:“杨果你这样的话连我都不会相信。到广州玩几天能有多大损失就让你这样担心?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吧?”金风在一旁听了也不说话。但她心里很清楚。当初她就怀疑张磊不是小宝的儿子。今天听杨果这么一说她心里更怀疑了。她明白杨果的心事,不就是不想让张磊和小莉走得太近!不过这些年金凤对张磊很好。她一直把张磊当亲孙子待,张磊一直叫她奶奶。张家终于有后了。现在没有必要再追究这些。今天听了杨果的话而且也不想说什么。便笑道:“懂事长,杨果没有别的意思,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她不是你想象的人。这些年她把公司的事做得很好。对春燕像亲妹妹一样。”国庆听了说:“我想会不,她不是这样的人。”又说:“杨果,公司没事尽可以在这里玩几天,也可以陪陪你爸爸。他最近身体不大好。”杨果笑道:“有金凤阿姨照顾我很放心。明天我就回家看看。”就这样一场风波才算平息了。
      风波算是平息了。可是杨果的心里依然很沉重。她知道张磊和小莉都是自己亲生的,只是因为特殊原因很小的时候把他两分开了。在张磊的心中始终认为他就是小宝很和春燕生的。小莉也是这样认为的。他们两人的恋爱是正常的。但事情并不是这样。那时她还没有小宝离婚,小宝有病不能生育,那时她和李洋就住在一块怀上了张磊。为了张家有后她把张磊生在张家的炕头。现在她始终不愿意让人知道她和小宝婚姻期间有外育。这件事只有小猪姐姐知道。她计划把这件事永远隐瞒下去。可是现看来在这件事已经隐瞒不下去了。可是她发现小莉很喜欢张磊,张磊也很爱自己的女儿。她心里很害怕!这就是她不愿意让小莉去广州的真正原因。
      中秋佳节是家人团园的日子。杨果知道小宝和春燕肯定带着张磊回来。为了不让张磊和小莉见面她安排李洋提前带着女儿回李庄家里去了。八月十四那天小宝和春燕带着张磊还有她的小女儿冬梅回来了。她亲自到车站迎接。在路上她笑着说:“春燕,现在我们一快去看看懂事长。他好长时间没见过冬梅。很想念她。让小宝回新村陪陪他妈妈,金凤也很想年她孙子。”春燕笑道:“这样也好。我想再过几天我们大家在一块聚一聚吃顿饭。还有李丹迎春和公司的领导,姐姐,你说呢?”杨果笑道:“可以。我看就放在咱爸的别墅里,叫两个厨师,大家在一块团园团园。”春燕又问:“听说李丹的儿子很优秀考上了研究生,咱们也应该庆贺庆贺。小莉呢,她去娜里啦?我回来也不迎接难道不欢迎吗?”杨果笑道:“我让她爸爸带着她回李庄了。因为她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很想念孙女儿。”春燕说:那也不能这么急,让我们见了面回去也不迟。姐姐,你打电话让她来见我。”扬果说:“我看就不必了。过几天我们不是还要吃饭,见面的机会有的是。”春燕听了这话也不说什么了。
      晚上小宝和儿子吃过饭就去休息了。张磊在自己的卧室里给小莉打了个电话问:“哥哥回来你也不迎接我就提前回家了,难道你不欢迎我?暑假期间我们没见面现在回来了你也不见这是为什么?难道我们是仇人吗?”小莉说:“哥哥,你可别怪我。这都是妈妈安排的。我也没有办法。你要怪就怪她吧!她现在是总经理,人上人。谁敢不听她的话!她真的很厉害高高在上就连懂事长她都敢说,别说你我。”张磊笑:“这些我知道。姨妈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咱们也不和她一般见识。不过我想和妹妹商量件事。”小莉问:“什么事,你说吧。”张磊道:“明天我想和你去‘李家大院’,‘厚土司’,‘孤山’,‘黄河滩’玩两天。中秋节天气也凉快我们好好逛逛。”小莉笑道:“这个办法很好。不过我们不能让大人知道,偷偷去。”张磊说:“也好,可是车呢?我们没有车呀。开你妈妈的车肯定不行。她不允许我们到外面逛。”小莉笑道:“别愁。我们租一个。不就是扔几个钱嘛!你又会开车。记着把驾驶证带上,千万别忘了。”张磊又问:“我们在哪儿见面呢?什么时间?”小莉道:“明天八点,汉薛车站见,不见不散。”
      第二天吃过饭杨果和春燕陪着懂事长在桃园景区遛弯。他见两个女儿陪在自己身边心里非常高兴。他和扬果谈起公司的经营情况懂事长很满意。他佩服年青人的能力。又问了问影业公司的情况春燕说:“我们公司今年拍了两部大片都是张磊写的剧本。这两部戏剧情很好都卖了好价钱。”懂事长更高兴,说:“张磊这孩子真行!又有才,将来一定有出息。扬果、春燕这都是你姐妹两的福气。小莉我看也不错,将来也是个人才。看来我是享不到他两的福了。只能让你们两为我养老送终了。”扬果笑道:“爸爸别这么想。我看你能活一百岁。这两个孩子一定会孝顺你的。”春燕也说:“姐姐说的对。我们还要为你举行百岁大庆呢。”国庆笑道:“我看希望不大。我活不了那么多。”这一天为了侍候老人扬果把监护女儿的事忘得干干净净。
      李洋一大早急着买菜、肉,和各种调还要帮着做饭也很忙。他知道小莉每天都要睡到八点,今天又是节日就让她睡个够并没有理她。等到十点还不见女儿起床一看才知道她不见了。心想:她一定是去妈妈那里了也没理会。只是爷爷奶奶很着急催他打电话问问。李洋说:“爸妈别急。肯定是去她妈妈那儿了。她想见春燕也想张磊,你们不用操心。她没事。”就这样也没理这回事。
      小宝也一样。只顾陪妈妈也没管儿子。只是金凤很着急。她想:张磊已经是大人了又是男孩子不会有事。也不放在心上。到了晚上李洋见女儿还没回来就打电话问扬果说:“扬果,小莉在你那儿吗?”扬果问:“怎么,小莉不在家?几时走的?”李洋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一大早。我以为在你那儿。”杨果一听气得骂道:“李洋,你是死人!连个孩子都看不住!”李洋说:“杨果,你怎么啦,小莉又不是孩子,她会回来的。我们再等等。”“放屁!”杨果说:“你快给我找。找不回来我和你算账!”不一会儿小宝又打来电话问:“扬果,张磊在你那儿吗?”扬果气得骂道:“小宝,你也是个死人!连个孩子都管不住!敢快找!找不回来我和你没完!真气死我了!”春燕见姐姐很生气便说:“别急。这两个孩子都是大人了不会有事。过两天就会回来的。扬果哭着说:“春燕你不明白,孩子大了不能由着他们来。我们一定要管!敢快打电话让他两很快回来!”春燕见姐姐很生气急忙拨了张磊的电话谁知电话关机。扬果也拨小莉的电话也关机。扬果害怕了!她气得几乎昏了过去。春燕急忙把姐姐扶到卧室先让她休息一下,又给她端来水。
      再说张磊和小莉两个年青人好久没有见面一出们就像狂奔的野马无拘无束了。他两驱车来到万荣县西边的黄河滩。那里水清草绿,绿树成荫,花开喷香,游人聚堆。也有人驾着小舟在湖上游荡,真如仙境一般。小莉说:“哥哥,我们也驾舟吧。在陆地上玩真没意思。”张磊道:“我们不会驾舟小心船翻我俩都死在水里。”小莉气得说:“你尽说些丧话,不会说些吉利的?即使死了我们也会变成一对鸳鸯在水里游!”张磊笑着说:“小莉,你真会做梦。我们真的能成为一对鸳鸯吗?好啦,不说这些,你想驾舟就顾一个驾娘来。她驾舟我们坐在上面一边玩一边观赏湖景,你还可以吃东西。总之什么都可以做,我们也安全了,何不乐哉!”小莉说:“好吧,就这样。”
      他们在湖上游了三个小时。一会儿入芦,一会儿破莲,时儿过桥,时而穿洞。驾娘对这里很熟,岸上又有别味小吃,和琳琅满目商店。他两不停的游逛。到厚土嗣玩的时候天已经晚了。旁边有个旅管只好下榻在那里。
      第三天他两来到孤山脚下。这里有一条公路直通山顶。他们计划步行上山。等爬到山顶已经十分疲惫。吃过饭就在寺庙游玩。在山顶可以登高远望。往西看黄河滚滚一片茫茫。往东看郁郁葱葱村庄隐埋。看脚下松柏苍翠绿色满目。正行走间见一算命先生捻须而坐。小莉觉得很有意思,便说:“哥哥,我们不如也算一卦看看我们的命运如何?”张磊笑道:“算命都是骗人的,别信它。”谁知那位先生听见了笑道:“两位施主不信我的卦是因为我的卦算得太神你们害怕。”张磊说:“我们为什么害怕你的卦?太神了又能怎么样?小莉我们走,别听他胡说。”只听那位先生又问:“年青人,你们大概是算姻缘吧?这种卦我算得最神,不信你试试。”小莉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看样子她很想算一下。她说:“哥哥,我们算一算吧,听听他怎么说。”张磊说:“那好吧。”
      张磊和小莉就坐在地上。那先生笑道:“请你两把你们的手伸出来我要仔细地看一下。”先生看了一会大吃一惊!又看了一会脸相笑着说:“你们俩是亲兄妹吧?看来你们不是来算姻缘的。”张磊听了大怒说:“先生,你胡说。她姓李我姓张怎么能是亲兄妹?”小莉也说:“我们真的不是,可能你弄错了。”先生也奇怪了说:“你俩既然不是亲兄妹为什么血缘这样相似?你们是姨表兄吗?”“不是。”张磊说“我妈和她妈只是结拜的干姊妹。”“那么你们是姑舅表兄妹吗?”“也不是。”“这就奇怪了!”先生说:“既然什么都不是那你们的婚姻是正常的。你们老人同意吗?你们的妈妈愿意让你两在一块吗?她阻止过你们吗?或者说不想让你们见面?有这样的举动或者行为吗?”听了这样的话小莉吃了一惊!她急忙问:“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先生笑道:“有,这就是你们婚姻道路上的障碍。没有就是你们的幸福。”张磊和小莉的确害怕了!好长时间不说一句话。张磊说:“先生,我们的老人的确不支持我们的婚姻。可是我们有什么办法能避免这样一场灾难呢?”先生笑道:“这就看你们的命运了。”小莉又问:“如果我们努力争取,奋斗这场灾难能避免吗?”“很难说。看样子你们的婚姻没有第三者插手,也不会有强人抢夺,并且你们又十分相爱。这个障碍一定是个强大的对手。年青人这个卦不能再往下说了。说了也没用。你们自个看着办吧。”
      小莉听说自己和张磊一定是亲兄妹婚姻障碍强大心里正在迷惑只听张磊说:“我劝你别听算卦的你只是不听。看怎么样?依我说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怎么能是亲兄妹呢?你姓李,我姓张,这绝对不可能。我劝你别把这些鬼话放在心上。现在不说这些。我们还是到《发云峙》看看。听说那里有一个《海眼》。一到天旱的时候老百行就会上山挖海眼。不几天海眼里就会冒出云。这样老天爷就会下雨。我真想去那里看看。”小莉听了觉得很奇怪,也想去那里看看。所以把算命先生的话忘得干干静静。
      他两来到发云峙那里的确有个海眼。但是并不太深。用现在科学的眼光来看可能是当年火山喷发时的洞口。老百姓说是海眼也没有人去研究。发云峙是孤山最高的极点。他两玩了一会不觉半天就过去了。
      他两正往下山的路上走忽然天上浓云密布,电光闪闪,雷声震耳。很快瓢泼大雨就下起来了。他们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这时树林很难遮挡暴雨。他们只管往前跑。忽然张磊看见前面有个小屋。可能是为护林员搭建的房子。这个屋子真是救命的屋子。他拉着小莉急忙往小房子奔去。这个房子虽小但很干净,还有个小床。这样他两就可以在床上休息一会。小莉冷得浑身发抖对哥哥说:“哥哥,你抱抱我吧,我很冷。”他躺在哥哥的怀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张磊也很累不一会儿他也睡着了。他俩睡得正香。张磊忽然觉得有人用棍子在自己身上抽打了几下。他睁开眼只见扬果、春燕、李洋、小宝、李丹、还有李琼瞪着眼睛看这他。他和小莉吓了一跳!扬果手里握着根棍气得脸都发白了。她一叠连声喊:“给我打!狠狠地打!”说这那棍子就像雨点似的打在张磊身上。很快小莉也从床上拉下来,杨果气得说:“今天你们谁也别管我。谁管、我的命就是他的。”说完那棍子也像雨点似的打在小莉身上。而且愈打愈狠。李洋看不过去急忙将她拦住求道:“扬果,你真要打死我的女儿!我求求你看在我们夫妻的面子上饶过她吧!”杨果一把推开他骂道:“我没有这样的女儿!我不要她这样的女儿!”说完又要打。这时小莉忽然从地上爬起来说:“打吧!你狠狠地打!你把我和张磊都打死!我们死了就一了百了!这样也好!我能不能在人间见面只好去阴间!做了鬼我们也要在一块!妈妈,你狠狠地打!你还可以用刀子捅死我们!”扬果听了这话立刻气昏了。她也倒了下去。李洋小宝急忙把她扶到车上。李丹也很快把小莉扶起来劝道:“小莉,你也太犟了。你和张磊出去几天也不告诉家人一声,你知道家人有多着急吗?这怎么能怨你妈妈生气呢?看把你妈妈气成什么样子?好拉,什么都不要说跟我们回去。”“这都怪她。”小莉说:“她为什么不让我和哥哥见面?我们不就是出去玩几天吗?值得这样?”“那你也有错。为什么不对家人说一声?”“说了她会同意吗?我们只是兄妹难道不可以吗?”这时小宝和春燕把张磊扶到自己车上,小宝还不停的骂。春燕说:“别说了,骂有什么用?身上都快打成筛子了,赶快送医院吧。”李丹和春燕把小莉扶到车上,不一会儿就来到县医院门口。
      扬果醒来以后想起自己一时的冲动也很后悔。他想,这不都是因为自己行为不端造成的恶果吗?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第二天她只好去求猪姐帮忙了。她来到猪姐饭店门口小猪一眼就看见了。“吆!大总经理怎么有空来我小饭店?大总经理的到来让我这里地方蓬地生辉!欢迎!欢迎!请指导!”杨果笑道:“猪姐,别胡闹了!人家心里正烦着呢,那有心事和你玩。”小猪说:“不是来玩那你来干什么?”她两来到屋里杨果就哭了起来。小猪不知道什么事急忙问:“哭什么哪?什么大不了的事给姐姐说。姐姐帮你解决。”杨果不哭了。她把这几天张磊和小莉出去她把两个孩子狠狠打了一顿的事细细说了一遍。小猪笑道:“扬果这件事你早该想到。这不能怪孩子们。”扬果道:“这件事当初只有你我两人知道。我想把这件不光彩的事永远隐瞒下去。只要这两个孩子不恋爱不结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可是现在看来瞒不过去了。这件事如果让小莉和她爸爸知道我还有脸见人吗?还有爸爸、春燕、李丹、宋春、公司里的人他们如果知道我这个总经理还怎么当呀!我还有脸说他们吗?堂堂有名国庆公司的总经理原来还有这么段不光彩的历史。国宝小芳他们一大家子人会怎么看呢?猪姐这个总经理我真的不想干了。还不如回家过自己的小日子。”小猪听了笑道:“杨果,你不必这样自责。当初你这样做是为了金凤家有后。这件事你做得很对。至少金凤一家很满意。其二,你爸爸也有人照顾。金凤不是对你爸爸很好吗?其三,你又帮小宝看好了病,让他娶了懂事长的女儿。现在你又是国庆公司的总经理。这都是你的功劳。现在你们三家很团结。就这点小问题好解决。明天我和小莉谈谈,她一定会明白的。这个婚姻将不解自破。”但杨果又担心地说:“猪姐,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小猪笑道:“只少张磊和小莉应该知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乱说。这两个孩子也很聪明,他们知道该怎么做。你还是大胆地当你的总经理吧。”
      后来小猪来到医院和小莉谈了很长时间的话。她把张磊是你妈亲生的经历详细地说了一遍。小莉笑道:“原来我和张磊真的是亲兄妹。妈妈怎么不早说呀!我又不是不懂事的人。”小猪走后小莉便想起那个算命先生。觉得他的卦算得真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