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第二十三章 并不伤心的死亡 ...

  •   曹刚也就是曹庭长在农村的老妻忽然觉得自己本来就不恩爱的丈夫已有好几个月没有回过一次家了。而且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在过去可不是这个样子。她在农村和儿子种十几亩地,还有几亩果园每天都很忙顾不得想这些事情。但今天下了一场雨地里没有活干。在农村下雨天就是农民的礼拜日。她在家里没事。儿子都已经结了婚同在一个院子里住她觉得不方便就分居生活了。今天她忽然想起这事她觉得很蹊跷,便拨通了丈夫的电话。没有想到接电话的竟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这个女人没有和她说话就把电话挂了。她心里觉得更奇怪。想来想去必须到城里跑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会事。她心里想:可能是丈夫生病了,或者是开会出差了。可是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呢?如果是他单位的人她就应该告诉她老曹干什么去了她心里不就明白了吗?可是她又为什么不说话就把电话挂了呢?曹刚的夫人虽然粗笨些但脑子很好使。刚开始结婚的那几年他俩真的很恩爱。不到五年他们就生了一双儿女。老曹经常回家对儿女也很关心。工资虽然不高除了他的生活费外都一分钱不少的交到妻子的手里。他觉得妻子很辛苦。在家里除了抚养两人孩子外还要照顾两位老人。他们的家庭很和睦。经济收入还算不错。不能说很富裕但在村里属于上层阶级。大家对他的家庭很羡慕。有几年还被评为摸范家庭受过政府的表彰。后来尤其是最近她觉得自己的丈夫变了。不但经常不回家就是回来一趟不是说工作很忙就是说开会或者是要出差。晚上不停就匆匆忙忙地走了。妻子以为他升职了当了庭长担子重了工作忙是理所当然的也不往心里去。只是今天她觉得不对头。她们家离城也不远坐车两三个钟头就到了。她先到水利厅办公室问了一下。一个女同志接待了她。她并不认识她。问:“你是他甚么人?”“我是他老婆。”这位女同志听说庭长的夫人来了立刻笑着把她接到屋里,还倒了杯开水,说:“庭长今天没来上班,可能在家里吧。他最近买了一套新房子。这件事难道你不知道吗?”夫人道:“我不知道。老房子我知道。”这个女同志见是庭长夫人来了更加积极热情。她要很好地表现一下,讨好庭长夫人就是讨好庭长,或许今后对自己有许多好处。她笑着说:“夫人,他的新房子我知道在什么地放。我可以带你去。因为在装修的时候一切材料都是我买的。设计也是我搞的。工人也是我替他找的。新房子的确很好。你到那里一看就知道了。夫人,你为什么不到城里来呢?曹庭长单独一个人你来了他就不孤独了。另外你也可以享受一下城里人的生活。在农村干庄稼活多累啊!庭长现在很有钱,你来了也享一享福。”夫人笑道:“姑娘,我生来就是这么个穷命,没福。曹刚从来就没有打算让我到这里来。我也不愿意来。城里有甚么好?除了人多买什么方便些,成天我一个人呆在房子里不认识街坊邻居也怪急的。其实在农村就很好。我们和大家很熟空气也新鲜,在地里干活还能活动或动筋骨。好啦,不说这些。姑娘你就带我到他新房里看看。他买新房的事我一点二也不知道。姑娘,你在水利厅是干什么的,工作很累吧?”“不累,大嬸,我在办公室工作。侍候庭長是我份内的事。”姑娘笑着说:“庭长这个人很好,对工作很负责。他把厅里的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大家都很喜欢他。”
      不一会儿姑娘开车过来把她送到老曹的家门口笑道:“夫人,你进去吧,我就不打扰了。”夫人笑道:“你不也进来坐坐,喝口水也行。”姑娘笑道:“谢谢!不啦!”
      这时老曹正和小倩在屋里亲热。两个人正在洗澡呢。忽然门铃响了,他两都吓了一跳。他想:除了他的办公室人员知道他的新房地址外再不会有别人。那么,今天到访的人会是谁呢?如果是办公室的人她会提前打电话联系。这时小倩忽然想起昨天有一个女人给老曹打过电话她听见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就没有接。她估计是他的老妻从农村打来的。她把这件事告诉了老曹。曹刚一想正在情理之中。他俩便急忙穿好衣服。小倩问:“老曹,我该怎么办呢?”曹刚道:“你别怕。现在城里顾保姆很正常。现在你到厨房里做饭,如果是我夫人来了你也可以招待一下。如果不是那就更好。”小倩进了厨房。老曹急忙去开门。他把门一打开果然是自己的妻子。只见她一脸的不高兴。说:“怎么老半会不开门?在里面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曹刚笑道:“我刚刚睡着没听见!现在年纪大了耳朵也笨。”夫人又问:“你几时又买了这套新房子?我怎么不知道?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钱从哪里来?这房子得多少钱?”老曹道:“刚买的。还没有顾得上告诉你。”过了一会小倩炒了几个菜把饭做好放在桌子上然后恭恭敬敬地打开了老曹卧室的门笑着说:“主人,夫人吃饭吧。”小倩顺便看了一下只见夫人的脸色很不高兴就知道情况不好。他俩虽然没有吵架但从脸色上能看出来夫人很生气。她知道夫人不喜欢自己。尽管城里顾保姆是常事。
      今天晚上小倩无心睡觉了。她在自己房里走来走去。她并不是嫉妒老曹夫人的到来。她想知道这个女人对她的态度如何?她今后能否和老曹这样继续混下去?十点钟的时候,她悄悄地来到老曹卧室旁偷听他俩在里面议论自己甚么?只听老曹的夫人说:“曹刚,你怎么能顾这么一个年轻姑娘做你的保姆呢?她比你儿子的年龄还小。晚上你们俩个人在这个房子里难道就没有别的想法吗?如果我们是一大家子人,我和儿子儿媳都在,大家上班很忙你完全可以这样做。可现在是你们俩个人。难道你就不怕你们单位的人知道?你现在当了庭长地位高了有钱了生活应该堕落腐化是不是?曹刚,你过去可不是这样的人。我们都是贫苦家庭出身不应该这样。你要注意自己的形象。难到你就不怕别人说什么吗?”曹刚笑道:“你别胡乱猜测。我们可不像你说的那样。夫人,我现在工作很忙回到家里总得有人做饭。这房子也得有人打扫是不是?衣服也得有人洗,在城里顾保姆很平常。朋友都劝我这样做。难道我就不行吗?”只听夫人又说:“那好,你就把她辞掉今后我来给你做饭。我来侍候你。这总该行了吧?”只听曹刚又说:“夫人,我不相信你会留在这里。难道你舍得丢下你那儿子和孙子不管吗?我知道你们的经济比较困难。不过我这里还有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一共三十万。你拿回去和儿子过日子吧。我想,你在农村习惯了不愿意在这里住。我想成天把你关在这个小屋子里不比农村人熟地域广阔空气也新鲜,你能受得了吗?”这个女人一听她的丈夫一下子给她这么多钱心里非常高兴。便把她丈夫的一切不当行为都置之度外了,不想再追究这些。她现在只一心想着她的儿子和孙子。如果她有了三十万就可以回家和儿子孙子好好过日子。再给自己盖几间房剩下的钱还可以供孙子上学。现在她甚么也不计较了。她问:“钱在哪儿?”老曹把保险柜打开说:“全都在里面。现在我给你包好明天你就可以拿着它回家。”为了明天能够把老妻打发走曹刚一定要让妻子亲眼看到他把三十万元包好装到她的兜里。妻子亲眼看见他把钱放进自己兜里才把心放下来。这样老妻才和丈夫休息了。小倩也无心听下去了。回到自己的房里看着老曹的卧室她心里很难受。
      第二天一大早老曹嘱咐小倩说:“你赶快到街上叫一辆出租车把我夫人送回去。她在这里很烦人!我真的不想让她在这儿待。”小倩更希望很快把她打发走,便匆匆忙忙地走了。在路上小倩寻思:这个女人的存在对她非常不利。她计划和老曹结婚有她在这件事更难办。人家是合法夫妻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保姆。要辞掉自己还不她一句话的事。现在她回家了过些日子还会来的,自己始终是危在旦夕。从她的脸色上看这个女人对自己很不满意,她的嫉妒心很重,把自己赶出这个家的门是迟早的事。嫉妒之心让小倩产生了仇恨。她计划杀死她,可是她能吗?她绝对做不了这件事。她想:现在只能借刀杀人,而且一定要让人知道这人不是她杀的。于是她便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过去经常在她酒店吃饭,是个盗窃高手。如果对他说这个女人带着三十万元的现金回家他准高兴。这个人名叫赵奎机灵能干心眼多,反侦查能力很强。盗窃十几年从未被人发现。他和小倩也有染曾给她许多好处。小倩的电话一打他就来了。她把需要办的事情一说赵奎听了非常高兴。笑嘻嘻地说:“小倩姐姐,请你放心。这是一笔大买卖事成之后我给你一半。”小倩道:“亲爱的!你可不能用刀子杀死她。我不喜欢流血!”在公园里赵奎说:“姐姐,请你放心。这是一宗大生意,我一定很小心。这样的是我办得多了,一定不会牵连你。我把她弄死后拿了钱还要让人看不出是他杀。是她自己不小心死的。或者说是自杀。这样的案子是很难破的。姐姐,你今天给我提供这样好的信息真的让我感谢不尽,你真是我的好姐姐!”小倩道:“长话短说你赶快开车跟着我走。”到了家里小倩看见夫人正在厨房里做饭便笑着说:“夫人,还是我做吧,你歇着。吃了饭你还要回家呢。”只见夫人冷笑道:“不急。吃了饭我还要逛街呢。就这么急撵我走?”小倩一听脸就红了。她真想大哭一场。可是在她面前不能不装出笑脸。说:“是呀,常不来,到超市给儿子孙子买些好吃的衣服什么的。”只见老曹的夫人又说:“这些我知道不用你教我!”吃过饭老曹陪着夫人逛街去了。小倩在家里大哭了一场。她真的恨死她了,不杀她绝不罢休!一直到下午五点多钟曹夫人才坐车回家去了。这时曹刚和小倩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两个人又开始亲热起来。但是小倩的心不在焉,老是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时她心里一直惦记着赵奎如何处理老曹妻子的事情。她还很担心如果事情败露她也脱不了干系。她心里非常害怕。她没有一个好心情和老曹玩耍。可是老曹一直在纠缠着她也不能不应付一下。曹刚见她不像往常那样喜欢,那样亲热,那样热烈的服侍他便问:“亲爱的,你今天怎么啦?有什么心事吗?”小倩怕他看出破绽忽然急忙和他亲热起来。笑道:“不怎么样。我是想你昨夜和你老妻折腾了一宿,也该歇歇今晚我就不烦你了。”曹刚笑道:“她那能和你相比。我爱的是你。我永远爱你!其实昨晚我并无心事玩,只是胡乱应付了一下,也没有干什么。我想,留下好精神来和你玩。来吧,上床。”刚刚熄灯睡下两个人就疯起来。不久只听小倩忽然尖叫了一下,声音很怪,她把老曹吓了一跳。他问:“亲人,你怎么啦?难道你不舒服吗?”只见小倩紧紧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全身直打哆嗦。喊道:“老曹,快来救我!有鬼!快打鬼!它来了,它怎么会来到屋子里来了!它是一个女鬼!披头散发,它要吃我呢!”曹刚也吓了一跳。不过他不相信有鬼,便开了灯。屋里什么也没有。他笑着说:“小亲人,你今天晚上怎么啦?你瞧,什么也没有呀?你是不是有病?”但是小倩还是让他把自己紧紧地抱在怀里说:“我明明看见鬼了。真的!它很怕人!你抱着我吧!我害怕!我好害怕!”就这样老曹一直抱着她。屋里的灯也不敢关。她躺在老曹的怀里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才睡着了。
      再说赵奎把曹夫人送到家门口天已经快黑了。他见她提着个包回家去心想那个包里肯定装着那三十万。他把车送到村外偏僻的地方又悄悄回到曹夫人家的墙外等候天黑下手。曹夫人回到家里心里很喜欢。她从箱子里把自己原有的五万块钱也取出来和那三十万放在一块包好计划明天一早送银行存起来。这件事办好以后她就打开媒气灶计划给自己做饭。这时忽然从院墙上跳下一个人闯进她的屋里。她正要喊人只见那个人扑到她面前捂住她的嘴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不一会儿她就断气了。赵奎看见煤气灶火焰还在燃烧便心生一计。他把曹夫人的尸体放到炕上,枕头也在头底下放好,然后盖好被子。这让人看了绝对是煤气中毒而死。然后把煤气灶火焰熄灭,让煤气罐仍然放气,不过关的很小,让它多延长一些时间。然后从箱子里把那三十多万元取走,出门后还把门锁上便提着那个包匆匆逃走了。
      第二天中午曹刚的儿子想让妈妈给自己干活便来到母亲家见门还锁着心想:妈妈去城里看爸爸去了大概还没回来。直到第二天见母亲还未回来便给爸爸打了电话问:“爸爸,我妈妈还在你那里吗?”老曹说:“儿子,你妈妈前天就回去了,怎么,她没回家?”这时儿子才慌了。急忙翻墙过去见妈妈死在炕上。屋里还有很浓的煤气味道。这时他急忙给爸爸打电话哭着说:“爸爸,不好了。妈妈煤气中毒死了,你赶快回来吧!家里乱成一团糟。”曹刚听了大吃一惊急忙驱车回家。
      曹刚回到家里见妻子死在炕上抱尸痛哭了一场。因为是猝死寿衣寿木都不曾准备立刻吩咐人去买。一面叫人去请阴阳先生看坟地打墓。还要安排鼓乐丧宴又要派人给亲戚报丧。三天以后就将妻子埋葬了。丧葬那天事情过得十分热闹。村里搭台唱戏请了鼓乐。曹刚也舍得花钱酒宴办得十分丰盛。水利厅的人都去了。加上地方官员和村里的人一共摆了二百桌热闹三天。听说礼收的不少大概在一百万左右。有的人想求他办事只好把红包直接送到老曹的手里。这里面究竟有多少钱那就可想而知了。把妻子埋葬以后老曹又回到城里。曹刚在回家期间赵奎偷偷来找小倩。说事情办得很顺利,也很隐蔽。让人看了一定是她不小心煤气中毒而死。小倩听了很高兴也把他夸奖了一番。赵奎给了小倩十万在她身边睡了几夜。其情似漆如胶。因为两个人都很年轻。赵奎比小倩还小两岁。小倩非常爱她,晚上两个人像疯子一样。不比和老曹在一块。因为害怕庭长突然回来赵奎急着要走小倩还恋恋不舍把眼睛还哭红了呢。曹刚回到家里因为有小倩陪伴很快就把老妻忘得干干净净,只一味和小倩取乐。把世界上所有爱的感情都玩出来了。过了不久小倩说她忽然怀孕了。曹刚不信到医院一检查果然如此。小倩缠着要和他结婚,曹刚心想:老妻死了自己应该再找一个人这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和小倩结婚别人也不会说什么。于是便和她把结婚证领了。从此以后人们经常看到小倩挽着庭长的胳膊在公园、街上溜达。
      又过了些日子曹刚和小倩都觉得他们的生活过得非常平静安宁。他俩又是那样的恩爱希望自己的生活永远这样下去。忽然有一天他儿子跑来找他说:“爸爸,我认为妈妈不是煤气中毒死的。只是做了一个煤气中毒的假现场。爸爸,我想你一定要报警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为妈妈报仇!”这时小倩在自己屋里听见这话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她不知道他们家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赵奎把事情做的不够秘密这件盗窃的事被败露了。她害怕得心惊肉跳。所以她来到自己门口更要把他们父子的对话听个明白,听个清楚。她希望自己的耳朵更长一些,更尖一些。这时只听曹刚问:“儿子,你怎么知道你妈妈不是煤气中毒而死的?”“是这样的,爸爸。”儿子说:“我母亲的箱子里原来还有五万块钱说是给我盖房子用。这两天我把箱子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因此我想妈妈一定是被盗贼弄死后,把钱偷走为了掩盖盗窃的真像害怕破案才做了一个煤气中毒的假现场、”只听曹刚说:“儿子,你说得很有道理。”这时他又想起自己给妻子的三十万儿子连提都没提,可能那笔钱也是在那天晚上丢失的。盗贼为了五万块钱不至于伤害一个人的性命。可是他再也不愿意提那三十万的事。提出来儿子的情绪会更加激动非要把这件事查下去不可。这样他那平静的生活就打破了,日子再也不会安宁了。“而且”儿子又说“妈妈是在你把她送回来的那天晚上被害的。爸爸,送她的人是谁?妈妈的死一定与他有关。如果你把这个人找出来这个案子很快就会告破。”这时曹刚一想:那天出租车是小倩顾的难道是她------他的眼睛朝小倩的房子看了一下。不过,他的心一下子软了。又想:如果这件事真的和小倩有关他更不愿意追究下去。因为他太爱她了。没有她他就没法生活下去。她就是自己的生命。而且他和她已经结了婚她肚子里还有自己的孩子。他不能再伤害她。而且他还想,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小倩比老妻又年轻又漂亮,他正想和老妻离婚把小倩娶过来可巧她就死了。这难道不是他和她有缘吗?也许这也是上帝的安排。想到这儿即使是小倩下的毒手他也不想追究。再说人已经死了即使破了案又能怎样呢?想到这些便劝儿子说:“儿子,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太晚了。即使花了钱破了案又能怎么样呢?你妈妈还能活过来吗?”只听儿子生气的说:“爸爸,你怎么这样糊涂!难道你不想为妈妈报仇吗?难道你不想把杀害妈妈的凶手绳之以法为妈妈出这口气吗?如果你不去报警我去报!我一定要把这案子查个水落石出。”听到这里小倩吓得昏了过去。她不知道老曹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在昏迷中她的耳朵还听的见。只听老曹说:“儿子,你说得很对。这件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你现在回去吧。如果你盖房子需要钱我这里还有十万块你先拿上。这件事就由我来处理。我是庭长和公安部门的人很熟,给他们说一声案子很快就会告破。请你放心。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儿子听了很高兴说:“我想,爸爸应该这样做。这件事你如果办起来比我优越很多。我想,这个案子一定能破,我相信爸爸。”说完拿着钱回家了。儿子走后小倩从屋里跑出来跳到曹刚的膝头上说:“亲爱的!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呢?”曹刚笑道:“如果我不说几句让他满意的话他能走吗?我们的日子这样平静,这样安宁为什么又要惹事生非呢?还能怎么处理,拖着吧!时间长了他就不再过问。”小倩听了高兴的说:“亲爱的!你真是我的好老公!”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