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白梨和持风告别村民离开青龙泽,骑马回到绿竹居时都已经中午了。
      淼淼正在院子里哼着小曲,手里择着一把嫩绿的小青菜,肥嘟嘟的毛球则蜷缩在她的手肘边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它那身油光水滑的白毛。
      看到淼淼和毛球,白梨真是感动的都快哭了,之前在青龙泽她都以为她死定了,准备交代在那男鬼肚子里了,想不到一眨眼,她又活着回到绿竹居了,还能看到可爱的毛球和温柔的淼淼,还能吃到淼淼煮的好吃的饭菜,劫后重生的喜悦占据了白梨整颗心脏,白梨咧着嘴笑的开心,双手伸过头顶用力朝着淼淼挥舞着,冲向绿竹居的步伐都轻快了不少。
      “淼淼……”白梨开心的朝着院子里的淼淼打招呼:“我回来啦!”
      “小梨,师兄,你们回来啦!”听到白梨的声音,淼淼立刻丢下了手里的小青菜,手都没来得及擦干净就兴高采烈的迎了出去。
      淼淼站在绿竹居门口迎接不远处的持风和白梨,眼尖的她一下就发现了持风头上的纱布,之前还笑意盈盈的脸立刻沉了下去。
      “你怎么受伤了?这次的妖怪很难对付么?遇到难对付的妖怪你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也可以去帮忙的啊,你伤的怎么样?严不严重啊?疼不疼?”淼淼跑到持风身边,一连串问题就跟机关枪一样的扫了出来,还没等持风回答,她就伸出手抚上他的头,要替他检查伤口,秀气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八,一脸的紧张和担心。
      持风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他躲开淼淼的手,笑眯眯的回答道:“瞧你这紧张劲,我这不是好好的嘛,能跑能跳的,这次遇到的龙妖有点棘手,所以才受了点轻伤,不碍事。”
      “轻伤,不碍事,别担心,没关系,你每次都是这套说辞。”淼淼收回手,不满的瞪着持风:“每次遇到棘手妖怪你都不通知我,自己在外面默默的抗,你是非要把自己这条命交代了才开心嘛?我们是师兄妹,我也可以为你分忧解难,不会成为你负担的。”
      持风瞅着自家师妹气呼呼的模样,知道她是真生气了,连忙谄媚的给她揉着肩,拍拍背,好声好气,可怜巴巴的道着歉,求原谅:“好啦好啦,我知错了,你别生气,别生气,下次遇到棘手的妖怪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看我这次都重伤了就别跟我生气了,啊,我的头好痛啊,啊,突然好痛……痛……”
      嘴巴上卖完惨,持风还不忘捂着头装虚弱,企图博得师妹的怜悯,停止和他争吵。
      这么拙劣的演技,一看就假的不行,白梨不屑的撇撇嘴,别过头,实在不忍心看持风那三线演技,在线装病。
      谁知道持风那一套在淼淼这里相当受用,刚刚还怒气冲冲的淼淼一下就软了下来,心疼的扶着持风的胳膊把他往房间里带,边走边说:“屋子里还有师傅留着的疗伤药呢,师傅的药效果好,等下你吃一颗再休息会,最近不许你再出门抓妖了。”
      “好好好,都听你的,听你的。”持风顺从的跟着师妹走。
      唉,这叫什么,爱情使人盲目。明知道持风在装病,淼淼还心甘情愿的上这当,真是个傻妹子!白梨跟在持风淼淼身后,大口干掉了这碗狗粮,内心相当的惆怅,狗粮的滋味实在是不美妙。
      “诶,对了。”走在前面的持风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回身看着身后的白梨:“你之前说要学功夫,反正现在也回来绿竹居了,就从今天开始学起吧。”
      “啊?”看到持风看着自己,白梨本能的感觉不妙,颤着声问:“学什么?”
      “最近我要在家养伤也不出门,趁我养伤这几天你就去鬼刹林好好磨练磨练你的胆量,别天天看到个妖魔鬼怪就跟耗子看到猫一样,腿抖的都不会动弹了。”持风鄙视的吐槽白梨
      “鬼刹林?那是什么地方啊?”白梨好奇的问持风
      持风没回答,他抽出一张空白的符纸,咬破自己的食指,流血的手指在符纸上刷刷的画着奇怪的图案。
      在持风这里没得到答案,白梨又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淼淼。
      “鬼刹林其实就是鬼界的迷雾森林,那里全是鬼,凡是修仙修道之人都要去那里走上一遭的。”淼淼解释道
      “什么?”白梨惊恐的大叫起来,她对抓妖根本就是个门外汉啊,持风什么都没教她就要把她丢去个什么鬼森林喂鬼吗?练胆量?开什么玩笑,她去了那里根本就只会被吓破胆好嘛!
      “我不去。”白梨用力摇着头拒绝:“你什么都没教我呢,我怎么可能打的死鬼,我会被他们打死,我不去。”
      持风将一把银色的匕首丢给白梨说道:“给你防身用,那里的鬼都很低级,杀伤力都不大,不然我也不会让你去的。”
      “我……”白梨还在挣扎
      持风将那张画好的符纸抛上天空,符纸在空中燃烧了起来,持风大喝一声:“阴阳两界,冥府之门,开……”
      说完,空中的符纸燃烧殆尽,白梨眼前出现了一个黑洞,白梨探着头,朝里望了望,乌漆嘛黑什么都瞅不见。
      白梨抱着匕首,站在洞口拼命摇头,一副死也不进去的悲壮表情。
      持风也不是什么善茬,知道指望白梨自己跳进去根本指望不来,她胆子太小了,只能自己出手助她一臂之力了。
      持风抬起右腿,快狠准的扫向白梨膝盖腿弯处,白梨被他一踹,膝盖一痛,双腿本能的一弯,身体失去平衡,持风瞅准时机,伸手抓住白梨肩膀,用力把她往前一推,白梨连挣扎都没机会挣扎一下,直接被持风推进了黑洞。
      白梨跌进了洞里,一屁股坐在地上,她连疼都没顾得上疼,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就朝洞口冲,不过她人一进去,洞口就被持风关了,她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洞口向外张望,什么都看不见她就这么被持风一巴掌给推进了鬼界。
      “我擦。”这下白梨再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了,破口大骂起来:“狗持风你个大王八蛋,你有没有绅士风度啊?你就这么对待小姑娘的嘛?踹我还推我,你不是个男人,我诅咒你吃饭被噎死,喝水被呛死,回家被淼淼骂死,被毛球咬死,受伤头疼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八蛋,十三点,二百五,死三八……”
      白梨毫无形象的一顿怒骂结束之后坐在地上累的呼呼直喘粗气,瞅着黑漆漆的四周,她再次为自己交友不慎而感到悲哀,不过好在她也很快平静了下来,她都被持风丢进这鬼地方了,骂他他也听不见,白白浪费力气,还是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鬼地方实在。
      鬼刹林是鬼界专门养小鬼的一处迷雾森林,森林嘛,跟她在阳间看到的森林一模一样,唯一区别就是鬼界森林是没有阳光的,比较昏暗,路都看不大清,一路上时不时还会闪过几点蓝色的鬼火,没有太阳里面又都是鬼,阴气湿气都特别重,白梨才进来了一小会,身上已经冒起了好几层的鸡皮疙瘩。
      白梨手里紧紧攥着匕首,小心翼翼的在森林里转来转去,这里面可都是鬼啊,她是真害怕,心提在喉咙口就没落下去过,每次绕过一棵树,走过一片地,她都会害怕紧张,下一秒会不会突然就冒出一只带血的手,或者突然冒出一张七窍流血的脸。
      反正对于白梨,她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她侧过身,绕过一株桃木,突然右耳畔就冒出一声桀桀的怪笑。
      妈呀,来了!白梨举起匕首,用力握住,将匕首举高到面门,身体猛的向右转去,手里的刀子也迅速往前送去。
      可惜在她右边什么东西都没有。
      虚惊一场,自己吓自己?绝对不可能,那玩意肯定就在附近。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恶灵退散,恶灵退散……”
      白梨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虔诚的朝天鞠躬祈求神明保佑,恶鬼远离,然而太上老君现在可能正躲在哪个犄角旮旯睡大觉,显然没听到白梨虔诚的祷告,白梨身边依然时不时冒出几声女鬼的嬉笑声,而且距离她越来越近。
      白梨咽了口唾沫,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腿就往别的地方跑去,她知道那些鬼东西就在她身边,可是她看不到他们,这样任由他们在自己身边徘徊,好吃亏啊,没被他们打死就要先被他们吓死了。
      白梨闭着眼,一个劲的狠命往前跑,真是从小到大体育课跑步考试时候她都没跑这么快过。
      白梨只顾着闷头往前跑,前面地面的泥土突然破开,地面伸出两只惨白的双手,那十根手指修长惨白,指甲暴长,就在前面一动不动的等着白梨跑过去。
      白梨闭着眼,自然是看不到前面突然冒出来的两只鬼手的,她一个大步迈过鬼手还在继续逃跑,那地上的鬼手突然一弯,朝着白梨脚踝就抓了过去。
      “啊……”跑的又快又急的白梨脚踝被抓住,瞬间身体失去平衡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吃屎,感到有东西抓着她的脚,她人都没从地上爬起来就连忙拿着匕首朝双脚挥去。
      那匕首是持风施过法的,低级的妖魔鬼怪都害怕这短刃,鬼手看到匕首吓的瞬间缩回了土里,没了痕迹。
      感到脚上没东西了,白梨才爬起身,都顾不上脸上的疼痛,坐在地上,握着匕首,一点一点的朝身后的大树挪去。
      白梨挪到一颗大树边上,靠着大树才稍稍松了口气,还好身上有保命刀子,不然刚刚就被那鬼东西干掉了,白梨靠着大树真是欲哭无泪,妈妈呀,我要出去,我害怕。
      “嘻嘻。”突然一声女子的轻笑声在面前炸开,白梨吓的抬起头,刚刚说什么来着,七窍流血的脸,这不就来了,一个女鬼倒挂在大树上,身子在上,头朝下,她的脸垂下来,正好对着白梨的脸,她的眼窝,鼻子,嘴,耳朵都在不停往下滴血,那张血淋淋的脸距离白梨还特别近,近的白梨都能闻到她身上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白梨现在的肢体动作已经不听从大脑指挥了,全凭身体本能,她握着匕首的手突然一扭,刀尖对着自己,用力朝着女鬼后背刺去。
      那女鬼好像背后长了眼睛,匕首距离她后背就几厘米的距离了,她突然一晃眼直接消失了。
      白梨握着匕首,一双眼睛紧张的四周不断逡巡着,突然,她感觉后脑勺一痛,那个鬼竟然抓着她后脑勺的头发就将她的脑袋用力往树里拉,特么你是鬼你能躲树里不出来,我特么是活人啊,进不了树的啊,头好疼啊,头发全都要被抓光了啊。
      白梨右手握着匕首,费力的抬起手,就要往身后的大树里刺,只不过她右手才抬起来,突然两只胳膊一沉,一左一右两只手上各挂了两个没有瞳孔的蓝色皮肤的小鬼,我的天啊,这里到底有多少只鬼啊,白梨这下是哭都没力气哭了,两只手被小鬼抓着,头发被后面的女鬼抓着,现在她全身上下就两条腿能动了。
      她的保命匕首握在右手里,可是她的两条手臂上都有小鬼,鬼压身特别的重,她的手臂几乎就没有活动的能力,头发又被抓着,简直就是头待宰的羔羊,没办法,为了生存她只能用力蹬着腿拼命挣扎了。
      “救命啊,你们放开我,好痛啊。”白梨整个人躺在地上,头和手被控制住了,她的身体在地上不停扭来扭去,双腿用力的乱蹬,衣服因为努力挣扎而凌乱不堪,她边拼命挣扎边大喊救命:“持风,王八蛋……救我啊!”
      白梨挣扎的太过厉害,长长的纱裙拧成了一团,腰带也松了开来,本来别在腰间的红黑色绳索掉落在了地上。
      “啊!”绳索掉在地上,竟然散发出一阵诡异的红光,原本趴在白梨手臂上的蓝皮小鬼和树后的女鬼看到红光后齐齐发出一声惨叫,白梨一愣,双手和头皮突然一松,两个小鬼和女鬼竟然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怎么回事?刚以为自己要死了,怎么突然一眨眼这些妖魔鬼怪全都消失了?白梨疑惑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周围,周围安静静的,哪里还有什么鬼影。
      原本散发着红光的绳索在女鬼们一起消失之后又变回了正常的绳索,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
      白梨疑惑的看着地上的绳索,这是什么宝贝?还能吓退那些女鬼?这发个光就能把鬼吓走,可比持风给的匕首好用多了呀!
      白梨捡起绳子,将绳子一圈圈的展开,握住绳子的一端,朝着一株老桃树轻轻抽了一下。
      绳子接触到老桃树,发出噼里啪啦一声脆响,原本好端端的老桃树突然抖动了一下,褐色的树干突然扭曲变形,白梨离得远,赫然发现那扭曲变形的树干像极了一张人脸,皱巴巴的,干枯丑陋,那老桃木再次抖动了两下,像突然被吸干了精气一般,树叶全部掉落,好好一株桃木突然变成了一棵死树。
      白梨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白梨拿起绳子,再度朝着另外一棵大树挥了一下,结果那棵大树也和桃木一样,瞬间精气全无,干枯死亡。
      白梨吓的直接丢掉了手里的绳索,这鬼玩意是什么东西?是能吸人或者植物的精气吗?是害人的东西吗?害人的东西那鬼为什么留给自己,是想害自己吗?
      白梨内心百转千回,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突然出现的白色身影。
      黑红色的绳索原本安安静静躺在地上,平淡无奇,随着白影的突然出现,那绳子再度冒出丝丝红光,白梨瞅着那发着光的绳子,吓的直往后退。
      她退的又快又急,小小的身子就这样腾的撞进了身后那个白衣人的怀里,白梨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听的一个男声在她耳畔温柔的说道:“别怕,是我,我在这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