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殷成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殷成一消失,原本设在清溪村的结界也瞬间土崩瓦解,困在村子里的亡魂纷纷回到地府准备转世投胎。
      看着空无一人的村子,持风叹口气道:“为了自己的仇恨,殷成和她娘不止害死了村长一家,更无情害死了全村村民,手段残忍,罪大恶极,如今殷成已经魂飞魄散,她娘的魂魄也不能再留于世间了。”
      白梨看着降妖阵中的农妇问道:“那你打算把她怎么办?”
      持风从怀中掏出一只蓝白色的青花瓷瓶,拧开塞子,将瓶口对着阵中的农妇说了句:“收……”
      农妇单薄的身体瞬间化为一缕青烟飘进了瓶中,持风塞上瓶塞道:“原本我来这村是想收了那个女鬼给我家叼嘴玩意打牙祭的,谁想到那女鬼莫名其妙的死了。”说完,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青花瓷瓶又安慰自己道:“不过还好,总算没白来,还收了个魂魄回去。”
      “这村子所有的魂魄该收的也收了,该死的也死了,该投胎的也都投胎去了,如今一个空村留着也没啥意思了……”持风边说边点燃了一张符道:“就让我一把火烧了这个村子吧,让这里的一切随着那些消失的村民一起消散于天地间。”
      白梨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持风一弹手指,手中的符就飞了出去,清溪村大多是老旧木房或者茅草搭建,遇火则燃,符纸一碰到茅草,火苗就蹭蹭的冒了出来,不一会儿,火舌就卷了老高,通红的火苗飞舞跳跃着,火光烧红了半边天,在红色火苗的照耀下,白梨的脸色就显得更加苍白了,持风环抱着双手瞅着身侧的白梨,有点小小同情这个可怜的倒霉蛋了。
      昨儿个应该真的把她吓坏了,被个女鬼追杀,还差点就一命呜呼。自己被几个死魂拦着,杀又杀不得,冲又冲不破,耽误了好些时间,等到那些死魂消失了,他第一时间去找失踪的白梨,白梨躺在地上,周遭一个人影都没有,她安静的在地上,脸色白的吓人,那刻持风还以为白梨已经断气了,如果白梨真的死了,他就是大罪人一个,毕竟是他没有干脆将那些死魂斩杀,耽误了救人时间,好在这个倒霉蛋福大命大,只是吓晕了过去,睡了一会就清醒过来了。
      持风等白梨清醒后,问过她女鬼追着她跑走后发生了什么事,女鬼是怎么死的?谁救了她的命?可是白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一问三不知,除了记得她被女鬼追着逃跑,后来被她抓住差点埋土里憋死后,其他事情一概不记得了,好在持风自己也不是个纠结的人,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好在人平安,人活着不比什么都重要嘛!
      “我们出村吧。”
      离开清溪村一路往北走有个热闹的小镇,平津镇。
      这个村镇相当热闹,街上人头攒动,一路上全是摊子小店,水果美食,胭脂水粉,各类小玩意琳琅满目,小贩们高声叫卖着商品,卖家努力讨价还价,跟死气沉沉的清溪村比起来这里真是热闹非凡,白梨看着活力满满的村民,感受着身边真实的活人朝气,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真实的回归到了活人的行列。
      街上的烤鸭散发着扑鼻的香气,油条在滚烫的热油里呲呲冒着声响,小巧精致的肉馅馄饨在煮沸的热水中愉快的打着滚,还有那奶白香甜的杏仁酪,咸香酥脆的大烧饼……
      “咕噜。”白梨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饿了?”持风自然没忽略掉白梨肚子的那声抗议:“先吃点东西再走吧。”
      持风叫了两碗阳春面,两人坐在椅子上等着面上桌,持风左手拿着筷子,右手支着脑袋瞅着坐在左侧的白梨道:“丫头啊,到这里也安全了,吃完面我们两个也要分道扬镳了。”
      白梨啃着手里的肉包子,含含混混的问:“你要去哪?”
      “回我家啊。”持风问:“你不回家去么?你在清溪村呆了那么久,你家里人不着急啊?”
      “我没有家啊。”提到回家白梨就特别郁闷,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这里,压根不知道怎么回去,她在这里身无分文,又没有半个熟人,假如自己一个人走,很可能就死在路上了,在这个地方,好像她能暂时依靠的也就只有持风一个人了,毕竟他是个除妖师,一身正气,没有坏心眼,自己只能先跟着他走,再找回家的办法:“我没地方可以去。”
      “哦。”持风点点头,斜着眼又将白梨上下左右打量个遍,再次确定,她就是个被家人抛弃了的穷困潦倒可怜蛋,如果直接把这人丢外面,会不会死在外面都难说哦。
      “诶……”白梨将嘴巴里的肉包子咽下去,沾着油的手握住了持风执筷的左手,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着持风,使劲儿憋出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道:“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给我个地儿住下啊,我没地方去,也没认识的人,我们好歹相识一场,你总不能忍心看我横死街头吧!”
      “呸,我家不收吃白饭的人。”持风坏坏的抽回左手
      “我不吃白饭。”白梨又再次握住他的手指天立誓状道:“我可以在你家给你做事啊,洗衣服做饭扫地拖地我都会,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让我往东我就绝不往西,你叫我走南我绝不走北,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就可怜可怜我,收留我几天呗。”
      持风没吱声。
      白梨又双手合十的朝他拜了拜,可怜兮兮的道:“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女人真是麻烦,持风别开脸,对着那个一身破烂,浑身脏兮兮的可怜姑娘又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答应了啊。”白梨见他没说话又补了一句
      阳春面下好了,店小二端着面送到白梨持风面前,饿了一天的白梨抓起筷子就唏哩呼噜的往嘴里扒面,连面汤都不放过,大口往嘴里灌,结果烫的舌头发麻,她边吐舌头还边不忘扒面,那狼吞虎咽的模样,持风真是担心她连面碗都要吞下去了。
      唉,这么蠢的丫头他怎么忍心看她在外面自生自灭啊。
      持风拿筷子搅着碗里的细面,不咸不淡的道:“你自己说的啊,给我做下手,你要是敢给我偷懒,我就把你丢出家门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