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九幽黄泉,地府之境,那处于无边黑暗的地底深处,黑白无常正押送着新一批的魂魄走向鬼门关。
      这是一批刚死的人,魂魄才离体,还存有着生前的一丝记忆。等到踏过鬼门关,走过黄泉路,饮过孟婆汤,那生前所有的记忆都会顷刻间烟消云散,不复存在,魂魄归于空白,才能再入轮回。
      地府终年没有阳光,空气阴暗潮湿,散发着浓郁的散不开的死气,领头带路的黑白无常突然在一个牌坊前站定,朝着前来接魂的牛头马面一抱拳朗声说道:“鬼门关到了,辛苦老哥们把人接走吧。”
      一座巨大的白色牌坊,上面血淋淋的刻着三个大字,鬼门关!仔细看,那三个大字还在往外冒血丝,丝丝血线顺着三个大字往下延,却又不会滴落下来,生生染红了半个牌匾,阴森恐怖。
      牛头马面早已在鬼门关口等候着了,看到黑白无常亦是客客气气的回礼:“辛苦两位,魂魄既已送到,那我们二人就带他们去投胎转世了。”说完,伸手接过了黑白无常手中的锁魂链,引着那些魂魄走向黄泉路。
      踏过了鬼门关,就是黄泉路,一入黄泉,那些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了,死魂的脚刚踏上黄泉路瞬间便失去所有思考和自主行动能力,纷纷垂下了头,移动速度也慢下来了许多,呆滞木讷的跟在牛头马面后面亦步亦趋的往奈何桥走。
      原本漆黑一片的黄泉路闪起点点烛光,昏暗的橙色烛火一路延伸到轮回道,似是替那些死灵照亮他们人生的最后一段路。黄泉路边的彼岸花正开的烂漫,血红色的花朵随风摇曳,像是一块鲜血染红的红绸顺着黄泉路一路开到忘川河。
      奈何桥上站着一个身材矮小驼背佝偻的白发老妪,干枯萎缩的如同枯木的右手拿着一把木质勺子正在搅动一锅煮的沸腾的热汤,看着突然亮起来的橙色烛火老妪微微一笑,露出一口发黄发黑的牙,枯瘦的左手端起一个白色的瓷碗开始往里盛汤。
      “踏过鬼门关,走过黄泉路,饮过孟婆汤,从此前程往事,烟消云散,爱恨纠葛,不怨不缠…”老妪边盛汤边开始说话,她的声音嘶哑难听,就像指甲划过木板带着浓郁的沙哑感,那些死灵纷纷停住了前进的脚步,站在奈何桥头没有再动弹。
      老妇人端着一碗热汤缓缓走到奈何桥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今生的一切已经结束,望你们再入轮回投胎,好自为之,多多行善积德,方得善终!”
      那些原本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如同木头般的死魂一瞬间似乎是听懂了老妪的话,竟然僵硬的抬起了那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缓缓的点了下去。
      老妇人满意的笑了起来,将手中的热汤递到死魂苍白的近乎透明的唇边说道:“喝吧,喝了它,入轮回!”
      死魂就着老妇人的手乖乖的饮了一口汤,热汤刚下喉,死魂猛的又抬起了头,全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一团白色的烟雾从死魂头顶缓缓飘出,一接触到空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死魂重又垂下了头,归于平静,刚刚那团白色的烟雾是他今生全部的记忆,洗去记忆,方能重生。
      亲手喂完了孟婆汤,看着牛头马面将死魂带去了轮回道投胎,老妇人满意的微笑着回到她那口大锅跟前继续捣鼓她那锅怎么烧也烧不干的孟婆汤。
      “又送了一批新魂进轮回了呀…”老妇人搅着汤低声说着话,可是她身边并无旁人,乍一看,还以为她是在自言自语,可她浑然无觉,继续说道:“小东西你呢?还不肯去投胎做人?”
      “不去。”这时空无一人的奈何桥头竟然飘出一声冷淡的男声,孟婆身侧的忘川河畔升起团团白雾,团团白雾慢慢凝结起来,形成了一个人形,那是个长得及其好看俊俏的男子,他一身白衣站在血红的彼岸花丛中远远望着佝偻驼背的老太婆责怪道:“你都问了我好几千年了,不嫌烦啊?”
      “哈哈,是吗?我都问了好几千年了?”听到男子的回答,老妇人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只是她毕竟年岁大了,突然情绪激动大笑几声后竟有些微微气喘,老妇人喘了喘气,平顺了一下呼吸才继续说道:“小东西不知不觉都陪了老婆子几千年了啊,这时间过得真是快…一眨眼,都千年了!老婆子一心想把你送入轮回,做个凡人,怎你就如此固执不肯听劝啊…”
      白衣青年闻言垂下眼睫,乌黑浓密的睫羽盖住了他那双漆黑的瞳仁,也遮住了那苦等千年的寂寞,他注视着地上的彼岸花,脑海中的记忆飞速闪过,那个人的一颦一笑,那温柔扶过他背脊的双手,那生气时泛着水汽的雾蒙蒙的眼睛,那被逗乐了时翘起来的好看嘴角,这些记忆那么珍贵,他怎么舍得忘掉:“怎么舍得忘掉…”
      脑海里想着的话顺口就说出来了,孟婆当然知晓他执念的是谁,也知道他苦等千年的人与他终是有缘无分,无果而终,孟婆放下汤勺,还是想苦口婆心的劝他回头:“你在奈何桥陪了老婆子几千年了,你等的人还是没出现,你还打算等多久?再等几千年,几万年?小东西啊,执念太深,是魔障,有些事,有些人,该放还是要放,要忘还是得忘,放下执念,勘破魔障,方能成神…”
      “魔障吗?”青年抬起头,闭上眼,没有开口说话,他把脑袋昂的高高的,长长的黑色长发垂了一地,嗅着地府特有的死亡气息,想着那个人身上的淡淡香气,一瞬间,千年的苦等好像也不那么委屈了,只要她能回来,等上千年万年又何妨,他勾起浅色的唇角微微笑了一下:“我愿意!”
      “而且……”青年睁开眼,漂亮的眼睛盯着头顶那一片黑暗,真正的死魂看不到上面是什么,他却可以透过那一片的黑暗看到上面,那是人间,彩色的,飘着鸟语花香的,有着她存在的地方。
      青年的周身开始闪动着银白色的光晕,肉身已毁,他存于世间的只剩一个固执的魂魄,苍白透明,在银白色的光晕照映下他的身体显得越发苍白透明,仿佛下一刻就会消散,随着他身上的白光突起,地府原本微微刮动的风竟然慢慢在变大,彼岸花红色的花瓣随着风不停在颤动,不少花瓣脱离花茎,围着青年身体快速旋转着,苍白的青年隐在血红的花瓣后,竟然带着一种死寂的美丽,说不出的好看。
      青年身上的白光突然炸开,瞬间将漆黑一片的地府照亮的如同白昼一般,久居地府的孟婆自然忍受不了那耀眼的光芒,慌忙闭上了眼睛,光芒一闪而过,地府重新归于黑暗,彼岸花花瓣洋洋洒洒落了一地,青年已经从地府消失的不见了踪影,血红的彼岸花丛中只留下了一根雪白的长长的羽毛。
      孟婆走过去,捡起了那根长长的白色羽毛,羽毛上那白色的绒毛在微风中颤动了一下,安静的诡异的地府似是又响起了那男孩子特有的清冷音色,带着淡淡的满足和期待:“而且,我知道她回来了。”
      她……回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