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热,很热。
      这是从圣保罗国际机场出来时,胡长白的第一感受,尤其他还是衬衣西裤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哪怕胡长白天生体温较低,畏寒不畏炎,在此时也不得不解开衬衣领口的两枚扣子,露出白净细腻的脖颈和瘦削的锁骨。
      提着行李箱,胡长白伸手招了一个计程车赶往最近的酒店。车内的冷气让胡长白微微松了一口气。
      圣保罗,南美最大最繁荣最富裕的城市,从机场出来,目所及处皆是现代化气息浓厚的高楼大厦,城市规划的相当完美,绿化带处处可见,街道宽敞干净,丝毫没有巴西地界那落后贫穷的特征,时时有衣着清凉的女郎踩着性感的高跟鞋摇曳生姿的从车边走过。
      起码在这辆计程车停在这里的二十分钟内,胡长白已经见过好几位肤色不同、风情各异的美人了。
      不、不不,重点不是美人——记得么,胡长白的性冷淡不只是表现在那张冷漠的脸上的——重点是,二十分钟,是的,胡长白所乘坐的这辆计程车已经堵了快半个小时了。是的,堵车,堵的惨不忍睹的那种……其实想想也蛮可以理解的,毕竟圣保罗是南美第一大城市,人口多很正常。胡长白望着车外,摸了摸嘴唇,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眼里竟带了几分怀念:自从离开四九城后,就再也没遇见这么堵的城市了啊!想想还怪亲切的……
      圣保罗的交通曾被美国《时代》评为世界最糟糕,堵个三四个小时那是日常操作,把脑袋伸出窗外瞅瞅,一望无际的车流凝固是的停在各大车道上,俯视图能逼死密集恐惧症。不过没关系,胡长白很淡定,这事儿他有经验,当年的西直门立交桥都扛过来了,没道理到了国外反而水土不服了。
      胡长白打来商务电脑,查查最近的股票增值情况,家里给予的资金已经全部注入谷歌了,在未盈利前他手里的只有这些年私下接一些活所得到报酬,不多不少,拿来炒股刚刚好。
      司机小哥是个年轻的黑人小伙,性格很开朗了,堵车期间还不忘放一段爵士,摇头晃脑的来一段rap。见胡长白抬眼看他,立马笑的露出两排夺人眼球的大白牙。
      “你长得真好看!比我见过的所有亚洲人都好。你是中国人么?”
      胡长白讶异的挑了挑长眉,来了些兴趣。
      “为什么这么说?”
      黑人小哥继续咧着大白牙很快活的笑着,他说:“韩国男人的眼睛都小,日本人长得矮,还丑。”他从后视镜了又看了一眼胡长白,高兴的拍了拍方向盘,“你的眼睛长的很有特色,我知道它有个很特别的名字,虽然我不记得是什么,但我知道它是中国人才有的。对不对?”
      胡长白微笑着点头。
      小哥当即兴奋的吹了个口哨,双手拍了拍,欢呼着好像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
      “你是来旅游的吗?我可以带你逛遍整个圣保罗。”他热情又殷勤的说。
      “不,我是来找人的。”胡长白摇摇头,“圣保罗俱乐部的一名球员,里卡多*雷特先生,你认识他么?”
      黑人小哥苦恼的皱了皱脸,这时前方的车流开始缓慢的移动起来,他赶忙踩下油门跟上。
      “圣保罗总是有很多的里卡多*雷特,你说的是哪个呢?”
      胡长白想了想,简单直接,“长的最帅的那个。”
      小哥恍然大悟,“噢!你是来找卡卡的?——我们都叫他卡卡,你是他的朋友吗,来看望他的?他可是很倒霉了……那看来带会儿我要带你去医院啦!——可以帮我要个签名吗?”
      胡长白忍不住皱眉,他向来很会抓重点的,这次当然也不意外。
      “医院?雷…不,卡卡他受伤了?”这就相当难办了。不过,怎么这两个被介绍的球员没一个身体健康的?天赋高就能这么任性了?他还以为身体健康是球员最基本的素质要求呢!
      “是啊!你不知道么……报纸上说的可明明白白,卡卡两个星期前游泳的时候,摔破了脑袋。啧,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呢,关键是脊锥骨折……可惜啦!我还是他的球迷呢,巴西出个美人球员多难得,现在,全完啦……”
      脊椎骨折。
      胡长白忍不住眉头一皱,脊椎骨折,是个什么后果来着?瘫痪还是半身不遂?好吧,好吧,都一样。这么说,这位他看好的未来国际巨星,还没到手呢,就废了?还是废的彻彻底底,别说踢球,走路都成问题……
      “你确定是他么?”
      黑人小哥从后视镜里看了眼皱着眉的胡长白,没说话,反而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揉的皱巴巴的报纸,塞给了胡长白。
      展开报纸,卡卡的照片就占了一整个篇幅,直直的撞入人的视线。很好,看着报纸上大男孩那张俊秀干净的初恋男友脸,胡长白不得不承认,自己千里迢迢赶来接触的球员,就这么半路夭折了。还不是在球场上。
      他揉了揉太阳穴,闭了闭眼,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两个星期前?
      胡长白算了算,发现是在球探先生给自己发送信息前。
      很好。胡长白微笑,不管最后怎么样,现在,还是先让球探先生牢底坐穿好了。
      开个玩笑。
      既然这样,胡长白不得不考虑,要不要直接打道回府?毕竟脊椎骨折可不是肌肉拉伤那样的小毛病,这位颇有潜力的雷特先生算是彻底报废,哪怕长了一张球星脸也无济于事,作为一名球员,他已经毫无价值了。
      胡长白眯着眼,指尖轻轻的敲着膝上的电脑,不过真要这么回去,他可是毫无所得。带上押金总共四万美元,他得到的是一个有侏儒症的梅西和一个突然告知他脊椎骨折的卡卡;一个在前期需要投入大量财力、虽然天赋奇高但无法确保能踢得出来,而另一个,呵呵……
      不行,亏大了,不能这么直接走了。他为卡卡掏的那两万美元就为了圣保罗一日游?胡长白不接受这个,他瞥了一眼报纸上卡卡明媚灿烂的大白牙,心里不尽的琢磨。脊椎骨折能治么?能啊!可能的几率太小了,何况对于足球运动员来说,要的可不是‘治好’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而是‘痊愈’,好的彻彻底底,就像什么都没发生那样……
      那么……轻敲电脑的指尖停在空中,胡长白垂下眼帘。就这样吧,总归没什么坏处,就是要和韦恩打个电话,推迟回去的时间了。
      也不知道韦恩有没有听话认真磨炼自己脚下的小技术……
      计程车停在酒店前。
      “我可以预约你的车么?就在一个小时以后。”胡长白问。
      “当然!很高兴为你服务!我保证随叫随到!”黑人小哥俏皮的眨眨眼,行了个军礼。
      拎着行李箱上了酒店四楼,找到提前预定的房间,胡长白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身上滑腻的感觉总让他不自在。哗啦哗啦一阵水声后,胡长白顶着一脑袋湿漉漉的短发出来了,修眉俊目,脸庞瘦削,气质清冽冽的,好看的紧。
      他打开电脑,登上圣保罗官网,再次确定了卡卡的情况无误后,仔细盘算着。在一切还没有尘埃落定、无法改变前,他还是要观望,如果卡卡最后痊愈而自己却在这时离开,甚至在日后卡卡出名时才发现,那可是后悔都来不及。天赋、实力、性格、样貌,这样的球员太完美、太可遇不可求了,卡卡值得任何人等待。
      哪怕最后不成,交个朋友,巴西足球市场也勉强算打开了。
      嗯,计划通!
      利益至上的胡先生换上了新的一身白衬衣黑西裤——他的衣柜里只有这个——踩着牛津鞋拿着钱包下了楼。
      计程车已经等在外面了,黑人小哥很高兴的坐在车里望着他。
      “先去花店,然后再去医院。”胡长白这样淡淡的吩咐。于是等计程车第二次发动时,胡长白怀里多了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白百何,圣洁的花瓣上还滚动着清凉的露珠。
      胡长白抱着花束走进医院,询问了前台后,等待电梯。电梯门开后,迎面走出一个白裙少女,少女身姿高挑,亭亭玉立,不过面带忧愁,看到胡长白时微微一愣,随机点头离开。胡长白微笑示意,然后关上了电梯。此时已经是中午,医院里的人很少,静悄悄的,连消毒水的味道都浮动的悄无声息,整个走廊内都回响着皮鞋跟轻轻敲打地面的清脆响声。
      403号病房。
      白皙修长的手搭在黄铜把手上,“啪嗒”一声轻响,门缝由线及面,敞亮的打开。
      ——‘雷特先生么?他在403号房,现在病人正在休息,请看望时不要打扰到病人。’一身护士服的前台小姐脸上挂着标准的笑容。
      卡卡在睡觉。
      身体修长的大男孩蜷缩在病床上,脖子上戴着骨骼固定装置,脸色苍白,眉头紧锁,呼吸急促。看样子是睡觉也不安稳。从窗帘后溜出来的一束阳光恰好打在卡卡的脸上,那场景,跟文艺电影里的男主公一模一样。
      胡长白不知道怎么的,看着这一幕突然有点想笑,但考虑到在人家病床前偷笑确实有那么一点不厚道,他忍住了。
      随手合上门,胡长白把花束放在床边的柜子上,然后把目光投向入睡的卡卡身上。这可有点难办了,他想,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的,卡卡睡觉了,难道他要等卡卡醒来然后嘘寒问暖?这太挫了。所以,还是干点什么吧。
      胡长白看见桌柜上放着一本圣经,砖头厚的杀人利器,厚实的封面老旧,起了毛边但看着却还很光亮,显然是经常翻阅。但资料上并没有说卡卡是个基督教徒,他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指尖在细腻的封面上停留片刻,然后翻开。
      创世纪……胡长白望着纸张上古雅的文字,喃喃细语: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冷淡的嗓音低低的响在病房里。胡长白却摸了摸嘴唇,强大的求知欲和科研精神忍不住让他琢磨,这上帝怕是和盘古是远方亲戚吧?还是东西方人民竟冥冥之中有心灵感应,亦或是人民群众的想象力如此的贫乏,开个天都相似率98%。
      这个案子,到底是谁抄袭谁了呢……胡长白很不合时宜的陷入沉思。
      卡卡梦中一声昳语,让犯了职业病的胡长白回神。胡长白扭头凝视着卡卡那张年轻俊俏却带有忧色的睡容,思考了一下,然后走到病床边,微微俯身撩起卡卡汗湿凌乱的额发,将掌心轻轻的贴在长卡白净光滑的额头上。
      “愿上帝保佑你一切顺利,完全康复。”
      胡长白这样认真的送上自已的祝福。无关卡卡是否作为一个有价值的球员,只是对一个不幸的年轻人的美好的祝愿。
      似乎是因为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中胡长白略低的体温让卡卡感到舒服,亦或是单纯的想要依偎,紧紧闭着眼的卡卡侧了侧头,下意识的靠近,然后蹭了蹭胡长白的掌心。
      温顺乖巧。
      胡长白低头看着卡卡不说话了。
      好吧、好吧,就算让胡长白自己说,卡卡这幅小兽一般的模样也是相当的惹人爱了。胡长白觉得自己有些心软了,似乎对自己在卡卡成这幅模样后还盘算着压榨他剩余的价值的做法感到有些愧疚。虽然只有一秒,但也相当厉害了。反应过来的胡长白觉得这样的精神攻击简直犯规。
      但幸好,他向来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
      胡长白若无其事的收回手。
      说完后,似乎没有什么理甴再留下来,毕竟该做的都做了,正主躺在病床上昏睡,他一个人站在这儿还挺傻的。又不差这一天,以后有的是机会:如果卡卡能好的彻彻底底,终归要变成他的人。
      胡长白在病床前坐了一会儿,就干脆离开了。
      他走的是楼梯,因为比较近。然而在他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楼梯口,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从中走出一位穿着白裙子的少女。
      卡洛琳脚步匆匆的走出电梯,走到病房前时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静悄悄的走进病房。她刚刚去找医生询问下午的手术,结果不是很令人满意,脊椎骨折,太严重了。卡洛琳有些抱怨,为什么这种事要发生在里卡多身上呢?他那么好,上帝难道不愿意保护里卡多么?
      到底还是个女孩,再坚强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卡洛琳坐在病床前,温柔的看着睡着的卡卡,惊喜的发现以往总是睡得很不安稳的卡卡今天似乎变得轻松起来,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些,呼吸绵长。
      这是一个好现象,卡洛琳高兴的想,她轻柔的帮卡卡擦了擦脸上细密的汗珠,站起来打算把窗帘拉的更严实一点,挡去阳光好让自己男朋友睡得更安稳。可当她站起来,刚刚被忽视的花束就那么亮堂堂的出现在视线里。
      哎?这束花是什么时候插在这里的呢?卡洛琳有些奇怪,刚刚有人来了么?不过,这些百合花看着,有些眼熟啊……
      卡洛琳歪着头苦恼的咬着嘴唇,然后轻手轻脚的把最后一束阳光挡在窗帘后。
      ………………………………
      卡卡睡得很不安稳。
      脖颈处总是很痛,他觉得头晕,恶心,梦里也是浑浑噩噩的一片,像在凝结着暴风雨的深海里漂浮。他很难睡着,但为了不让家人和卡洛琳担心,他就把眼睛闭上,装作自己已经睡了。效果不错,父亲、母亲以及卡洛琳总算放心了不少。
      今天下午终于要手术了,他也终于睡着了。可是很紧张,很焦虑,很恐慌……卡卡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揪住了,让他有些害怕。他的脖颈依然很痛,胸口闷闷的。他挣扎着想醒来算了,但梦压着他……可他的梦里什么也没有,就是混混沌沌的一片,就像、就像,就像是……
      ‘……起初神创造天地……’
      就像是起初神创造天地。
      冷淡陌生的嗓音突然响起后,并未停止,还在继续。
      ‘……地是…混沌,渊…暗;神…运行在水面上……’
      那声音太低,卡卡有些听不真切,可他熟悉这些,是,是圣经……卡卡好像在巨浪中抓住了一只木筏似的,觉得有些心安,四肢不再那么沉重无力,窒息感也稍稍减轻。他挣扎着醒来,紧紧闭着的眼却只能睁开一条缝隙。
      光有些刺眼……他迷迷糊糊看到光里站着一个人,相貌看不太清晰,很是模糊,然后,低声的读着圣经……卡卡知道下一句是什么。
      ‘……神说,要有光……’
      看着站在阳光下的男人,卡卡神情恍惚,他分不清这是不是在梦里,总是感觉不那么真实。但接下来读着圣经的嗓音戛然而止,卡卡觉得有些害怕,眼皮越来越重,疼痛和眩晕拉扯着他的神经迫使他重新闭上了眼,浑噩的黑暗和窒息感潮水般涌来,又将他淹没……
      一只微凉的手突然贴在他的额头上。
      卡卡迟钝的感觉到另一个人对自己的触碰,稳稳的覆盖在额头上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的靠近,觉得很累,很难受,想要休息……
      ‘愿上帝保佑你一切顺利,完全康复。’
      冷淡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很清晰,非常真实。像被放大了无数倍然后传进了他的耳朵里,钻进他的大脑里。太清晰,太真实,加上额头上的温度,卡卡几乎要以为这是真的,真的有人在身边,而不是仅仅只有梦……
      愿上帝保佑你……
      保佑你……
      卡卡觉得有些安心,上帝……他重又沉沉的睡去,松了一口气。
      

  •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这两天在补看我不成仙,所以有些懈怠了……
    来个段子:关于可怜的球探先生。
    1.
    梅、卡事件后,笑容温柔的胡先生拿枪指着球探先生的脑袋。
    “再有下次,先生,我就让你牢底坐穿。”他这样笑容可亲的威胁。
    2.
    球探先生很没骨气连连求饶。
    并拍着胸脯向十恶不赦的胡先生保证,他要的后卫和门将球探先生一力承包了。
    3.
    “一个是皇马的拉莫斯,一个是拜仁的诺伊尔。”
    球探先生笑容谄媚。
    “绝对质量有保证。”
    4.
    胡长白决定再相信球探先生一次。
    他飞去了马德里和慕尼黑。
    5.
    然而。
    6.
    球探先生还是牢底坐穿了。
    PS.求留言~求收藏~ฅ՞•ﻌ•՞ฅ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