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 ...

  •   当卡洛琳回来时,卡卡已经醒来了。
      晨间的阳光还很温柔,毫无攻击性淌满了整个病房,让视野内的一切都柔和明亮。18岁的大男孩温顺的躺在床上,阳光撒在明亮清澈的褐色眼瞳里,亮晶晶的闪着光。卡卡的嘴角带着一种奇怪的心满意足的笑容,怔怔的看着桌角翻开的圣经。
      这是卡洛琳推开门时第一眼所见。
      卡卡听到了动静,回神一般缓慢的眨了眨眼,然后将目光转向卡洛琳。卡卡细心的发现他的好女孩的脸上的疲惫和手上拎着的早餐,他几乎立刻就明白卡洛琳为他做的,于是,卡卡下一刻便扬起温柔好看的笑容,“辛苦你了,卡洛琳。”
      卡洛琳略有些羞涩的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拎着早餐轻轻关上门,“没什么……你感觉好些了吗?”她这样贴心的询问,然后把早餐放在桌上。
      卡卡动了动身子,示意自己感觉还不错。
      卡洛琳好似松了一口气,眼神却凝固在花瓶里的那束百合。百合花还很娇嫩,娇嫩的过了头,花蕊上还滚动着水珠,卡洛琳敏锐的发现这束花与昨日细微的不同,放置早餐的动作顿了顿,然后若无其事的扭头看着卡卡。
      卡卡依然笑容清和,侧着头看放在桌上的圣经。
      “里卡多,刚刚有人来过吗?”卡洛琳一边坐下一边这样好似不经意的询问。她注视着卡卡面部的每一丝表情,颇有些紧张的掐着指尖。说实在的,平时她可不是这么神经兮兮,她一向得体大方,但这次的情况无疑触动了卡洛琳敏感的神经。
      卡卡似乎察觉到了卡洛琳不同于以往的情绪,他转过目光定定的看了一会儿自己的好女孩儿;然后垂眸,像是在思考,像是在沉吟,又像是在回忆,显得认真而郑重。
      最终,卡卡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没有,我醒来时病房里并没有人。”他这样微笑着说。
      那双干净的褐色眼瞳里的认真和诚恳说服了卡洛琳,让她松了口气。卡卡从不说谎。人是肯定来过的,但无疑他们又一次错过了……不,也许她不应该这样猜疑,对爱人的猜疑好似□□,是利剑钢刀,她要相信里卡多…这世上没有比里卡多还要专注的人了,或许只是一个球迷……
      “怎么啦,卡洛琳?你看起来不太舒服。是累到了么?”卡卡关切的问道。
      “抱歉,不该让你……”
      卡洛琳打断了卡卡。
      “说什么呢Ricky,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卡卡微微一笑,但还是坚持让卡洛琳回去休息。他现在感觉很好,不需要他的恋人这般劳累。
      卡洛琳略一思索,微微点头。却在临走时突然回头,稍显突兀的看着卡卡,说:“Ricky,今天,真的没人来么?”
      卡卡礼貌而疑惑的摇摇头,然后伸手拿起床边的圣经,轻轻抚摸着。
      “真的没有。”
      卡洛琳放心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步履轻盈的退出去,轻轻的阖上了门。
      卡卡靠在床头,修长的手指按着圣经略显粗糙的、暗红色烫金的封皮,垂下的睫毛微微颤了颤。
      他若有所思。
      卡卡从来不说谎,他是一个相当体面的、有教养的好孩子,他所接触到的一切都告诉他:谎言是地狱的曼殊沙华,散发着邪恶的气息。所以,卡卡从不说谎。
      ——‘我醒来时病房里并没有一个人。’
      这是真的,在卡卡醒来时,病房里空荡荡的;他的家人与他的好女孩卡洛琳都不在,有的,是圣保罗清晨寡淡的阳光,床头娇嫩的百合、以及,若有若无的、念着圣经的清冷男音的回荡。
      ——‘祸患必不临到你,灾害也不挨近你的帐棚...... 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他听得断断续续,但总觉真实,好似真有一个人在他昏迷的时候为他低低的念着圣经;卡洛琳的模样也恰巧证明了这一点。
      可卡卡有些固执的不愿相信,真有这样的一个人,怕不是他的上帝?
      更何况,他醒来时,病房里却是空荡荡的,无一人身影?卡卡在昏迷中再次听到了圣经,于挣扎中感受到额间温凉的安抚和耳际在清楚明晰不过的祝福,可他醒来时,眼前是空的,唯有脖颈间的束缚。
      他更疑心那好似还回荡在病房中的声音是幻听,是他日日夜夜渴求上帝的垂怜的结果。
      卡卡叹了一口气,凝神注视着掌下厚重庄严的圣经,慢慢翻开。
      若真有这么一个人,定是他的上帝了。
      ..............
      ....
      ....
      ....
      一个月后。
      卧在病床上的卡卡欣喜的睁大了眼,似是不敢相信,在经历了这样大的磨难后,命运女神依然钟爱他、愿意垂怜他。
      博斯克·莱特先生克制又忍耐的咬紧了腮帮子,这是个坚强又体面的绅士,可现在竟忍不住激动地红了眼眶。卡卡的母亲早已喜极而泣。
      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是的、是的,您当然没听错。”捧着病历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了推眼镜,温和的点了点头。他看起来相当理解这一家人的心情以及失态,甚至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小雷特先生的恢复情况相当乐观——这与其年轻健康的身体有关。如果不出意外,那么,是的,小雷特先生极有可能痊愈。”医生微微一笑,带了一些俏皮的冲卡卡眨眨眼。“是的,完全康复。不会对小雷特先生的足球生涯产生影响——如果您仍坚持这条道路的话。”
      卡卡激动地说不出来话,只能用灿烂明媚的笑容来表达自己的欣喜与感激。
      “这简直就像是上帝的宽恕与恩赐!”西蒙妮夫人哽咽着说。这位善良而慈爱的母亲此时泣不成声。
      是的,这是个奇迹!
      谁能想到脊椎骨折的卡卡竟然有完全痊愈的机会呢?不可思议、难以预料。就像是最光伟的耶和华在圣山上听到他虔诚的信众卑微的呼唤,悲悯慈悲的给予这不幸的年轻人一缕白昼的光明与希望。
      上帝....
      卡卡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恍惚。
      那个,清冷的不似真人的嗓音很久没在他的梦中出现了。但是今天,就在这个美好的消息来的那前一刻、卡卡熟睡之时,它又悄然响起。低低的,不带感情的念着圣经。然后,一直温凉的手掌如前两次那般抚上他的额头——
      ‘上帝赐福与你.....’
      他醒来,像误入迷途的信众受到主的指引那般,从梦里醒来。醒来后,是喜极而泣的家人和微笑的医生。
      “你可完好无损。”医生这样判定。
      卡卡怔怔的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便又灿烂的笑了以来。
      原来,真的是上帝赐福。
      ……
      ……
      ……
      胡长白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无奈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真是,他还真是把个小祖宗圈到自己的财产范围内了,横上天了也打不得、骂不得。
      他收起手机,掀掀眼皮审视了镜中的自己,整理了衬衣叠袖的袖口,确保他看起来再完美不过后走出房门。
      摇头晃脑的黑人小哥坐在车内听着Rap,对胡长白龇了一下牙,无需命令一脚油门下去直奔医院。
      “可是,先生,请恕我直言,您才刚从那里出来呢!”小哥在鬼吼鬼叫的音乐里大声询问。
      胡长白瘫着脸,显然不太乐意也像这么喊,于是他做了一个干巴巴的、假惺惺的无奈又混合着点真诚的笑容。一个在社交场合中无往不利的表情,它意味着:抱歉,我不太想说。
      小哥是个聪明的人,他没有追问导致令人不适的尴尬,而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胡长白对此感到满意,并再次暗暗感叹,小霍尔果斯先生的所有智商大概都在接到哈佛通知书的那一刻耗尽了。——瞧瞧,一个街头的出租车司机都要比他来的有眼色。
      长子长孙,母亲是德国名媛,有着财产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地位的好牌,结果还是让那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子在短短两个月内夺得霍尔果斯家族的最高话语权。啧啧,诺大的家产,转眼间几近烟消云散……
      小霍尔果斯先生怕是没有听从自己的建议和商学院的那些精英们建立起合理的利益关系啊……不然那些自命清高的名门子弟怎么会让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上台。
      可惜了。
      胡长白垂眸,不过,小霍尔果斯先生母家的势力也不可小觑……只要老霍尔果斯先生还没有在遗嘱变更上签字,最后的结局,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谁让他先和小霍尔果斯先生做了交易呢?这场交替战,小霍尔果斯先生哪怕再怂,也得赢。不然,他的商业代言优先权从谁手里拿呢?
      法学院的布拉吉*胡,从来不吃亏。
      车缓缓而驰,最终稳稳的停在高达漂亮的铁门外。
      胡长白抬眼,熟悉的医院外景出现在眼前,他微微一笑,合上膝头的资料,信步走出车门。
      里奥*梅西已试训成功,现在阿森纳沉默的碾压同龄人;而这个他以为已毫无希望的卡卡,竟也于无声中爆发。
      谁知道呢,不过是一次出于同情礼貌的询问,却从医生那里得到了出人意料的好消息。
      一个痊愈的卡卡,前途无量。
      胡长白微笑着踏进安静的医院的大门,轻车熟路的、气定神闲的站在卡卡的病房外。
      “咚、咚、咚。”
      清晰的,富有节奏感的敲门声响起。
      “进。”
      胡长白将手轻轻搭在光滑的黄铜门把手上,向下一扣——
      身形颀长瘦削、西装皮革的亚裔青年从容不迫的从门外踏入。他气质稍显冷漠,却在看到病床上的大男孩时柔了棱角,清冽冽的眼神中带着善意与真诚。
      卡卡茫然又紧张的注视这向自己走来的青年,来不及询问,便见青年微微俯下身,漆黑的眼瞳认真的注视着自己,说:
      “你好么,小莱特先生?”
      卡卡在那一瞬间愣住了,冷清的,平淡如水的嗓音和梦里那个低声念着圣经的声音终于重合。看着眼前陌生的亚裔青年,心中恍然,原来如此,果然如此……
      胡长白便眼见,怔愣的男孩在下一瞬笑容灿烂,微微垂头,很认真的回答:“先生,我很好。”
      胡长白满意的微一点头,果然很乖,很有教养。不过,是不是有点,太郑重了?他皱皱眉,感到有些奇怪,不由得再次看了眼卡卡的姿态,低着头回答,表示尊敬和顺从。
      胡长白暗暗记住这个细节,按照社交规范问候了尚在养病中的卡卡,然后向卡卡伸出了手。
      “冒昧打扰,还未自我介绍。布拉吉*胡,很荣幸认识您。”
      卡卡看着眼前修长洁净的手掌,缓缓的,郑重其事的握了上去。
      偏低的体温,接触到是和以往一样的温凉。他略用力的握住,干净清澈的褐色眼瞳盯着胡长白,一字一句的说:“里卡多·伊泽克森·多斯·桑托斯·莱特,认识您,荣幸之至。”
      胡长白微笑着,待抽手时,却遭到了一股阻力。一转而逝,下一秒便成功抽了出来。
      胡长白不动声色的看了灿烂的笑着的大男孩,把疑问存进心里。
      总感觉,这位笑起来明亮干净的小莱特先生,不想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纯良啊……怕不是个切开黑的。
      胡*表里不一*白皮芝麻馅*长白淡定摸出名片,递给卡卡。
      卡卡微收下颔,双手接过藏蓝色的名片,很认真的看着,目光在名片上染银的姓名与电话号码上停留,嘴里飞快的默念几遍后,视线便胶着在中间的一行字上。
      ‘足球经纪人……?’
      他轻声念着,以一种疑惑又奇异的语调,甚至抬头看了一眼长身玉立的胡长白一眼。他不太能把眼前的这个人和足球扯上关系……
      胡长白相当有耐心,眼含笑意。卡卡也很快反应过来,将名片小心翼翼的压进圣经内,抬头看着胡长白。
      “我想,小莱特先生已经知道了我的来意。”
      卡卡点点头。
      “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他笑了笑,“不过,先生…您大可以直呼我为卡卡…我的朋友都是这样称呼我的。那么,先生,您是想签下我,做您的球员么?”
      胡长白点头道:“这显而易见。”
      “可是,您应该是知道的,我脊椎重伤,您不怕承担风险么?——旧伤复发什么的,很常见也很棘手,是不是?”卡卡追问,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漂亮青涩的面孔仰着,褐色的眼睛盯着他像是要看出点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来。
      胡长白垂眸仔细打量了他,什么也没说。
      哦,不。还是说了的。简简单单的、不加任何修饰语的五个字——
      “上帝钟爱你。”
      年轻的卡卡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要归于主了。
      他温顺的垂下头,以一种几乎感激的情感说——
      “好的。”
      好的。
      我知道了。
      谢谢您。
      ……
      睿智的、聪明绝顶的胡先生看着眼前干净漂亮的年轻男孩,破天荒的觉得事情的发展有些跟他预想的有些不大一样。怎么想怎么怪。大概是,有些,太顺利了?
      胡长白隐蔽的皱皱眉。
      即使知道他的年龄和巨大的短板,也答应的好不犹豫,甚至只是在知道他的工作重心在英格兰时略一沉吟。更何况那一沉吟好像做了什么胡长白不知道的决定一样。这让他下意识的警觉。
      怎么总觉得怪怪的……
      胡长白觉得待会儿问问卡卡的主治医生,卡卡摔得自己差点半身不遂的时候有没有摔倒脑袋。中场,是个需要智商的位置。
      “……那么,等你痊愈后我会提供一份合同,在这期间,考虑好你的条件和要求。”
      卡卡反应很快。
      “不用麻烦,先生。我们现在就可以签约。”他笑的乖巧。
      胡长白一挑长眉,直觉愈发不对劲。他还没见过这么迫不及待签约的球员呢。
      “我了解到,卡卡你现在的经纪人是你的父亲。这件事我想需要和老莱特先生商量商量。”胡长白慢条斯理的说。他轻抚袖口,不紧不慢的态度倒像是和卡卡的角色颠倒了过来。该急切地心存疑虑,该迟疑犹豫的却热切。
      “父亲母亲去了医生的办公室,就在刚刚。”他期许的望着胡长白,“您不用担心,先生。我早已成年。这件事我可以做主。”
      胡长白最后打量了卡卡,点点头。
      “如你所愿。”他说。
      最后,胡长白成功的起草协议,和卡卡签下了最初的合同,只待完善。
      既然签约,那么胡长白就要解决卡卡在俱乐部的问题。脊椎骨折,手术后直到完全康复,卡卡至少还要修养两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卡卡是绝对不能只卧在床上的,他需要做一些适当的运动来保证自己的运动神经依然发达而活跃;而俱乐部,胡长白会保证圣保罗队内,永远都有一个属于卡卡的主力位置。
      更何况,十八岁,一个顶级的天才在这个时候,也差不多要踏上更宏大辉煌的竞技场了……
      他的工作重心必定是在韦恩身上,他的势力范围现如今也扎根在英格兰和美国。美国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那么,等卡卡再长几年后,把卡卡也运作到伦敦么?
      胡长白微微眯眼,冲安静乖巧的卡卡笑了笑。
      里奥成年后是一定要向西甲发展的;英国,韦恩这颗大英帝星已经足以帮自己撬开这帮英国佬的社交圈;法国联赛存在感较低,那么,是向意大利或德国发展了……
      他个人倾向意大利。
      物以群分,人以类聚。意大利,是个不错的去处。
      胡长白俯身摸了摸卡卡柔软浓密的褐色短发。
      “好好休息,卡卡。我会为你解决俱乐部的问题。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你的那份便是让自己健康起来。”
      卡卡乖巧的点头。
      “上帝钟爱你。”
      胡长白说,然后收回手,整理好资料,道别后便就此离开。
      卡卡默默的看着胡长白离开的身影,垂下眼帘。
      是的,上帝钟爱我。
      他看着圣经,是一种……几近虔诚的眼神。
      
      

  •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了,偷摸的更一章。
    原本打算不写了的,可上周参加科技竞技的时候,竟然听讲师说写小说高考能加分的。得,写起来吧!既然那边动笔了,这边也跟着更了吧!
    缘更、缘更。
    说实在的,一直觉得这个上帝梗挺带感的,我视你为上帝,尊你为信仰。便敬你、爱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