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灵秀姑娘 ...

  • 作者有话要说:  觉得还可以的话希望能点下收藏哦,谢谢!
  •   纤纤玉手拂过琴弦,琴声婉转悠长,入耳是轻颤颤的酥软。身着一袭红衣的女子唇角挂着淡淡的笑,低垂的眼眸里尽是温润的柔情,她朱唇轻启,比琴声更绵软的嗓音散在空气里,宛如醉酒一般的无力,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招架不住。
      “好曲。”一身白衣的俊俏男子拍拍两手轻声叫好,他眼角带笑脸上却无过分用力的表情,甚至就连那一抹笑都是云淡风轻极其不易察觉的一个眼神,那双含水的眸子里透着光,却让人看不清其中到底藏了些什么别的东西。
      红衣女子微微颌首,没多言语,低头又弹了另一首曲子出来,还是一样的细柔绵软,只是曲调间多了几丝悲切。
      “我跟你说了吧,灵秀姑娘的曲儿绝对是江南第一!”相脩凑到长生耳边激动地说,语气里压住了自己的那份热情,灵秀姑娘面前他不能表现的过于亢奋。
      长生没作声,轻轻点了点头。这曲子他感觉在哪里曾经听过。
      
      “公子,您请。”身旁站着的女子倒了一盏酒递到自己面前,长生礼貌地冲那姑娘莞尔,轻轻推开了面前的酒杯,抬起眸子眼神轻柔地问道:“我不喝酒,有茶吗?”
      
      也不知是那曲子太乱人心绪还是那笑容过分让人分神,举着酒杯的细手微微颤抖,面颊发热,她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一脸尴尬地站在原地,“这……”来三楼包厢的客人无一不是嗜酒如命,她也是第一次见男人来绣春楼不吃酒偏吃茶的。
      原本围坐在桌旁搔首弄姿的女子仿佛都被点了穴,全员静止都带了满脸的讶异,几双眼睛齐刷刷地望向上席的两人。
      
      诺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抚琴的红衣女子旁若无人地动作,琴声瑟瑟充斥了每个角落。
      
      相脩又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悲惨状,在这么一群莺莺燕燕簇拥下喝茶?亏他想得出!许是觉得脸上无光,他一把夺过那女子手里的酒杯,仰头一口气喝下,一脸怒气地瞪着长生愤愤道,“就你事儿多!”
      
      长生失笑,一脸无奈地眨眨眼睛,“没有的话就算了。”
      “不不不不是不是,茶水是有的,只是都在一楼堂厅,我、我现在就下去给您拿去!”姑娘红着脸连忙摆手,一溜小跑冲出了门去。
      
      房间里的安静维持了有好一阵,那被注视的中心却还是维持着那副看得都让人都心急的平淡模样,丝毫不受任何外界的影响。去取茶的姑娘上气不接下气地双手捧着茶叶罐子推门进来,在那白衣男子亲切又让人心慌的微笑注视下颤抖着双手沏好茶又倒进杯子里,咬着嘴唇低头端给那人,心脏咚咚跳得厉害。
      
      “谢谢你。”长生一双含水的圆眸弯弯,嘴角轻勾,咧嘴露出标准的唇红齿白无公害笑容,双手接过茶杯对对方点头致谢。那端茶的姑娘指尖轻轻掠过长生的手背,脸刷的一下红了个透。
      
      刹那之间房间里的温度都上升了不少。相脩一脸无语地扫了一眼所有在座姑娘的脸色变化,幸好,灵秀姑娘还是默默地专注着手里的动作,对长生的雄性魅力爆发丝毫没有一点在意。
      
      长生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那一心专注抚琴的灵秀,也不愧是绣春楼头牌青倌,举手投足间都是恰到好处的克制,嘴角的那一抹笑自始至终都保持在同一个弧度,不张扬不滞板。红衣红幔,朦胧里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官爷,您多喝点,我们绣春楼的酒啊可都是自家酿的,香浓的很~”这些女倌个个都是见过些许大场面的主儿,眼睛亮的很,见长生凛然一身的排场也就不去热脸贴个冷屁股,转过头一个劲儿地灌相脩酒喝,起初相脩也是执拗着推脱,可三两下功夫就推杯换盏半两酒下肚,他也自知自己酒量不好,可又推脱不了递到跟前的酒杯,索性直接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过去了。
      
      ·
      日落西山,天色渐渐隐暗下去,傍晚的晚风吹过窗边的柳树,似是能清楚听见淅淅索索树叶枝条互相磨蹭的声音。这个时辰大街上的行人最多,个个都是行色匆匆,步履不停地往不同的方向散去。
      迎面走来一个高大的身影,灵秀心觉不妙,闪身躲进了一条不窄但颇为昏暗的小巷子里。
      
      幽深的巷子里黑漆漆的一片,灵秀扶着墙不敢动弹,警觉地观察着大路上的行人。等到那人打着呼哨优哉游哉地从巷子旁边走过,她才长吁一口气,摘下面纱大口地喘气,这一路走的甚是惊慌,她几乎是憋着气快步走到这巷口的。过了半晌她才鬼鬼祟祟地探出脑袋去,四下张望了一番,确定周边无人经过后才踮着脚快步往主街上走了。
      
      过了最繁华的路口,街道最中心的大招牌一眼就能看到,她吞了口口水,咬紧嘴唇快步拐过路口,由一条小路走了进去。这条小路平常人不会注意到,这是条仅能通过一辆马车的窄土路,平日里除了运货外基本不会有人走动,路两旁就是主街各大繁华商铺的后院,别看这些铺子门面又干净又气派,过了这院墙就是脏乱不堪的后厨后院,好一点的用瓦砖随意垒砌一番格挡成一个半封闭的空间,不讲究的就是随随便便运些黄泥石块抹起来,稍稍一垫脚就能看见内院里满地的污水横流和乱丢的工具衣物。
      灵秀撇眉,两条好看的弯弯细眉拧在一起,她顺着路口第一家铺子数过去—一,二,三……七!
      她抬起的手指在半空中定了定,抬眼顺着墙角向上看去。这第七间铺子的后院墙出人意料的气派,黑砖堆砌成的院墙不矮,比灵秀的个头还高出一大块,就算是踮起脚也只能看见高出墙头的阁楼,跟黑院墙一样,也是深色的瓦片木头,放眼过去只觉得耸然巍厉。
      “这么高啊……”灵秀呆呆地望着面前的院墙出神,她顶多四尺半的身高,使劲伸长了手也够不着墙头。
      
      她有些着急,贴着墙往上伸手,无奈自己的个头实在是不够格,脖子都酸了连边沿都没摸到。
      天色暗了下来,灵秀有些焦虑地搓搓手,来回踱步张望着四周有无什么物件可以垫垫脚,四周空荡荡的,只剩了车马轧的光滑的路面。正焦头烂额之际,眼角余光里瞥见了一个墩墩的物件—一台不大的瓮。更加锦上添花的是那瓮是倒过来放的,黑黝黝的陶色看上去很有分量,结实得很,好像就是为了拿来爬院墙用的。
      灵秀也顾不上这瓮来的有多蹊跷,两脚踏上去刚刚好能抓到墙头,她本来人就小身子也瘦,稍微一用力就骑了上去。
      
      夜风清凉凉,轻轻拂过灵秀的面纱一个稍稍用力的小风旋就将那薄纱顺势带了过去,灵秀没有去追,跨在墙头上静静地看着一片黑的长生阁。也不知是那夜色还是那砖瓦太深,面前的建筑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让人望而生却。
      
      都到这儿了。
      
      她好像给自己鼓劲儿似的点点头,在墙头坐直,一手撑过砖墙借势跳了下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