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你……你……”刘张氏伸手指着卢桢,气的说不出话来:“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卢氏,是哪来的恶鬼上了身!卢氏向来柔顺……”
      
      “哼!”卢桢轻嗤一声,“刚刚还说我装了这么久,现在又说我向来柔顺,敢情不顺着你们心意用嫁妆养着你们一家就是鬼上身!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忍你们一家已经很久了!没见过像你们这一家这样不要脸不要皮的,吃我卢家的喝我卢家的住我卢家的房还不算,还用我的嫁妆去纳妾,让庶子生在嫡子前头,现在把谋夺我嫁妆说的如此理直气壮,之前要不是以为他刘志轩还有几分能耐考上举人,你以为我会忍你们?”
      
      刘志轩铁青着脸问了一句:“那你现在为何不忍了?”
      
      此时他们已经走近了些,接着凌晨微熹的光,稍微能看清对面人的情况,只见刘志轩左手扶着刘张氏,右手却是垂在身侧,袖子上也有血迹。
      
      卢桢笑了一声说:“以前顾忌你有天会考取举人,现在你胳膊都废了,写字怕是都困难,还拿什么去考举?”
      
      刘志轩脸色一阵青白,面色铁青道:“先不说我手废没废,就算废了,你去衙门告我坏我名声,我又有何惧?”
      
      “所以我不想忍了啊。”卢桢理所当然道:“你手废了,考不了举人,我干嘛还忍你?你手没废,敢夺我嫁妆,我就敢去衙门告你,让你坏了名声再也考不了科举,那我为何还要忍你这不要脸的一家,拿我嫁妆去养活你们这群不要脸的人?”
      
      “你……”刘张氏气的伸手就要来挠卢桢,可惜摔伤了腿,两人间又有些距离,哪怕张牙舞爪神色狰狞,也挠不到,只能大骂:“你个贱妇!我当初就不该让我儿娶你,我要休了你,志轩,你一定要休了她!”
      
      她身旁抱着娃的年轻女子也嘤嘤哭道:“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过去三年你竟都是装的……”
      
      卢桢身边的丫头,也是卢父当初在她快出嫁时买的,让她在刘家能做粗使伙计的粗使丫头,是以对未嫁前的卢桢也不了解,还以为卢桢过去三年真的是装的,不由瞠大了双目,很是震惊。
      
      倒是刘志轩,再握紧了拳头之后,居然叹了口气,软了声音:“贞娘,你何苦说这气话,你我夫妻三载,还有草丫……”
      
      “呸!你才是草丫。”卢桢嫌弃道:“这么难听的名字也是一个读书人取出来的,我都不稀得说你,过去还指望你中举中进士,让我有天也能有凤冠霞帔,当个官夫人,我宝丫将来也是千金小姐,一个名字我也就懒得说了,现在……”她目光落在刘志轩胳膊上,意思不言而喻,“以后可别说什么草啊花的,我卢桢生出的姑娘,那是珍珠,是珍宝,从今天起,她就改名叫宝珠了,宝丫!”
      
      刘家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没想到她变能变的这样彻底。
      一方面他们觉得卢氏不对劲,很可能就是鬼上身;一方面他们又认为这就是卢氏的真面目,她过去的柔顺听话都是装的。
      
      想来也是,商户人家出来的姑娘,精于算计才是常理,这样一想,他们居然很容易就接受了卢桢现在这个样子。
      
      只有刘志轩,还有疑惑,目光不停的落在她身上打量。
      
      地震一共只持续了十几秒,后面还有一点些微的余震,也都只有数秒钟时间,期间刘家人再让卢桢做什么,卢桢一概拒绝。
      
      刘家人也只当她真的不想忍了。
      
      卢桢估计地震应该是发生在凌晨四点多钟,因为过了半个多时辰后,天色就开始一点一点发出亮光,卢桢见余震过去,就带着小桃进了院子。
      
      这院子是原主的陪嫁,最好的那间房刘张氏在住着,次好的那间当初作为刘志轩和原主的婚房,或许是因为木石结构的缘故,竟然没有完全倒塌。
      
      她抱着孩子在院子里,跟小桃耳语了几句话,小桃点点头,连忙小心翼翼的进去,又快速的抱了个木匣子出来,隐蔽的递给卢桢。
      
      卢桢借着袖子一挡,收到跟她一起穿来的房子里。
      
      她记得这木匣子,是因为小说当中提过这一段,原主是个傻的,地震之后居然忙着照顾刘家一家老小,把自己亲女儿放一边,连装银钱和首饰的匣子都不知道去拿,被刘志轩得了。
      
      原主后面自然是身无分文,她的那些首饰也全都到了那小妾表妹的头上,还说是小妾表妹带过来的嫁妆。
      
      那小妾表妹家穷的连身好衣裳也找不着,不然也不会花样年纪来给刘志轩做妾,当初一个破包袱里装了一身破衣裳就进了刘家,屁的嫁妆。
      
      这时候因为天已经蒙蒙亮,路已经可以看清,卢桢拿了她装银钱首饰的木匣子,就抱着怀里孩子,带着小桃赶紧去卢家。
      
      她走的时候刘张氏还在骂:“卢氏你去哪儿?你这不孝不贤的贱妇,你敢走我立刻让我儿休了你!”她指着卢桢背影声音尖锐:“休了你!”
      
      卢桢头也不回:“有本事你就休。”
      
      小说中,因为此次地震发生在凌晨,造成的伤亡非常大,很多人在睡梦中还没来得及逃出来,就被压在了废墟下面。
      
      卢家也一样,卢父只一子一女,长子卢桓在地震中为救幼子,被压在废墟中断了腿,平时断了腿自然没事,可这次地震波及面极广,他伤了腿自然无法逃难,加上后面还发生了瘟疫,卢家也就只留下一子。
      
      可惜这一子也没什么好下场,和卢家钱财一起被卢父临危托付给女儿卢氏,可惜没过多久卢家小孙子就被刘家人提脚卖了,银钱全被刘家得去,卢家的钱也成了后来刘家用来打点关系生活富足的关键。
      
      卢家和刘家虽都在同一县城,但卢家当初考虑到刘志轩是读书人,为方便他读书,给女儿的陪嫁宅子买在了县学附近,而卢家是商户,相当于在县城商业中心地段,平时坐马车过去只要半个时辰,现在靠两条腿,又是在发生了地震的情况,卢桢带着小桃走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到。
      
      路上一片混乱与哀嚎且不提。
      
      她怀中女娃年龄应该在两岁左右,她小侄女两岁多已经三十斤了,平时抱惯了她小侄女,现在抱怀里孩子真不觉得有多重,可再不重,也架不住时间长,路途远,哪怕路上和小桃两人换着抱,也把她累的够呛。
      
      小说中卢氏来卢家,已经是在刘家修整好的三天后,卢桢却是地震刚发生没多久就赶紧过来,卢家房子是砖瓦结构,结实度尚算不错,倒塌的不算彻底,问题就在于地震发生在夜里凌晨,卢家全都在睡觉,一个都没逃出来,全都被压在下面了,也卢老爷子伤势稍微轻点,却也花了很长时间才从废墟里爬出来,从废墟里爬出来后,又要找工具去挖儿子一家,时间早浪费了,也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
      
      卢桢来到卢家后,就不再耽搁,将怀中小女娃放到一旁的空地上,拿了块蛋糕放她手里,让她不要乱跑,自己带着小桃找到工具喊着:“爹!娘,你在哪儿?”
      
      好一会儿,卢老爷子焦急的声音果然从废墟下面传了过来:“我和你娘都没事,不用管我们,快去看看你哥!”
      
      卢有才大清早和老婆进完货刚回来,还在卸货呢,突然一阵地动山摇,他和老婆都是醒着的,第一反应往外躲:“哎哟,地震了!”
      
      然后突然想起来,闺女还在楼上睡着呢,夫妻俩又赶紧往屋里跑,这才眼前一暗,被压在废墟下,也亏的他反应快,在危险时刻,赶紧拉着老婆躲到房间的三角地带,这才没伤着,可还是吓得够呛。
      
      醒来后就发现,脑子里多了很多不属于他们的记忆。
      
      他老婆跑的慢了点,被砸了一下,到现在还昏迷着呢,本以为他的自己跑出去了,现在听这声音,是原身的女儿回来了。
      原身记忆中还有个儿子,不知道怎么样了,他这里没事,就赶紧让原身女儿先去救原身儿子,毕竟原身就这一个儿子。
      
      卢桢见卢父和小说中写的一样没事,又跑去喊原身的哥哥卢桓。
      
      卢桓是被父亲的声音喊醒,醒来就发现地在摇晃,第一反应就是护住妻儿。
      
      卢桢又喊了几声卢桓,幸运的是卢桓居然也还清醒着,虽然声音要虚弱一些,但总算是有回应。
      
      她是有原身记忆的,知道卢桓夫妻住的房间位置,赶紧带着小桃一起挖人。
      
      也幸好古代建筑不像现代楼层那样层层叠叠,相对来说也好挖一些。
      
      在天彻底大亮之后,终于将卢桓从废墟中挖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也会随机掉落两百个红包呀(^o^)/~
    谢谢放日歌扔了一颗地雷=3=
    感谢万年迷灌的营养液=3=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