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卢桢教完众人绑腿,就带着两个孩子去嘘嘘。
      她怕宝丫尿不湿兜久了,屁股会不舒服,赶紧给她摘了。
      
      宝丫有尿不湿,小石头没有,四个小时,尿早就憋不住了,下来快速的放了水,站在树荫下就不愿意回车厢了。
      
      秋老虎实在太厉害,要说昨天气温大约在三十度左右,今天就更热了,且没有风。
      
      牛车在行驶的时候有风还好,停下来,车厢里面就很闷。
      
      车厢虽然有一面是开了门的,但其它三面都是封闭的,只在开车头的那个方向开了个小窗透气。
      
      现在天色逐渐暗了,也凉快了很多,小孩子在里面待了这么久,早已坐不住,加上车厢里还躺着卢桓和卢大嫂两个成人,能够提供给两个孩子的空间更是逼仄。
      
      宝丫就紧紧抱着卢桢,不肯撒手。
      这孩子太乖了,乖的让人心疼,如果真让她撒手,她也会放手,乌溜溜的大眼睛就是会一直看着你,看的你心软。
      偏偏卢桢又是个榴莲属性的,外表看着又硬又扎,内心却很柔软,看到这样又软又萌的小孩子就扛不住了,只能抱着她。
      
      卢母看到就心疼她,要接过来自己抱:“给我吧,这么热的天,抱个孩子更热。”她看着女儿额头上的汗,摘下帽子给卢桢扇风:“你看你额头上的汗。”
      
      “没事。”卢桢抱着宝丫到一个树荫下坐下。
      此时气温还没完全降下来,小孩子体温高,她抱着宝丫还挺热,就拿了芭蕉叶的扇子给宝丫扇。
      
      卢母看不得女儿这样辛苦,就给卢桢扇,完全不顾自己。
      
      扇着扇着就觉得不对了,卢母就觉得不对了,伸手翻了下宝丫的头发:“我滴个天啊,这丫头头上怎么生了虱子?”
      
      卢桢是没生过虱子的,但是卢母小时候生过。
      
      “在哪儿?”
      卢母抓了一只下来给卢桢看:“呶,你自己看,是不是虱子?你赶紧别抱了,别把你也染上了。”
      
      她看的顿时觉得头皮都炸开了,原本还不觉得头皮痒的她,忽然觉得哪哪儿都痒。
      
      “妈,你快给我看看,我头上不会也有吧?”她慌的连喊‘娘’都忘了。
      
      卢母往她头上一番,全是白色的虱子卵:“我滴妈哎,你头上哦,一头的!”
      
      卢桢只觉得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就你这头发,又厚又多,我看干脆剪了得了。”
      
      卢桢连连点头,她现在恨不能把自己剃成大光头。
      
      吴管家在喂牛和骡子,卢父和小桃在做饭。
      
      卢家都是卢爸爸做饭的,小桃看到卢父居然要过来做饭,眼睛都瞪大了,十分无措的站在那,不知道怎么办。
      
      “那你烧,我去打水。”卢父突然反应过来,将厨上的事交给小桃,自己拎着木桶去打水了。
      
      一听卢父要去打水,卢桢和卢母两人连忙拎着俩木盆跟去。
      
      卢母临走的时候还翻了下小石头的头皮,见小石头的头上没虱子,才松了口气,又叫住卢父:“等等,我再看看你头上。”
      
      一翻到卢父头上的虱子,卢母嫌弃的叫了一声:“我滴娘哎!”
      
      卢父的原身在外跑商,一出门就是几个月,风餐露宿,别说洗头了,有水洗个脸都不错了,头上有虱子太正常了。
      
      但卢母受不了啊,卢母想到她身体可是每天跟卢父同床共枕的,不会她头上也有虱子吧?
      
      这个想法让她恨不能立刻到井边,洗头洗澡。
      
      刚刚进这个小集镇的时候,就在不远处看到一口露天井,露天井的井水被烈阳暴晒了一天,上面的水都是温热的,洗头一点都不冷。
      
      卢父给两人打了满满两桶水,“你俩先洗,我把这桶水送回去给小桃做饭,一会儿来给你们打水。”又叮嘱了一句:“你们别打,等我来,不然掉井里拉都拉不上来。”
      
      卢桢抬眼回了卢父一句:“我会游泳。”
      
      卢父眼睛一瞪:“会游泳也不行!乖,等我过来,我很快的。”说完就提着水桶大步走了。
      
      此时来打水的人很多,都是回去做饭的,卢桢和卢母就找了个有遮挡的地方洗头。
      
      卢母看着卢桢一直拖到屁股下面的长头发,受不了地说:“你把剪刀给我,我给你把这头发剪剪,难怪你这身子的原……”她说漏了嘴,看了宝丫一眼,连忙改口:“……不聪明,头上的营养都养头发去了,哪里还有营养养脑子?”
      
      她是听卢桢说了卢桢原身把宝丫当人牲给小妾儿子换粮食,为刘家累死累活当牛做马,最后还把自己卖给妓院为刘家筹钱的事情,觉得卢桢原身肯定脑子不好。
      
      原身头发养的挺好,卢母抓在手里,一大把,又厚又多,卢母毫不客气的在齐背部肩胛骨下面一点,咔咔给剪了。
      
      “你也过来,你这头发就跟你娘一模一样,头发不黑,多还挺多的。”卢母叫宝丫。
      
      宝丫有些害怕,缩在卢桢怀里。
      
      卢桢接过剪刀:“给我吧,我来给她剪。”然后在宝丫小脸蛋上亲了一下,““宝贝,你头上有小虫虫,娘给你把头发剪短一点扎小辫辫好不好?”
      
      宝丫有些懵懂地看着她,也不回答,只用手抓着她的衣摆。
      
      卢桢也不管那么多了,给她梳了梳头发,就咔咔几下,将她头发剪到齐脖子的老虎沟那里。
      
      她家是有推剪的。
      她小侄女还没出生,她嫂子就买了,后来就自己动手给侄女剃头发,直到满了两岁,才把小侄女头发给养起来扎小辫子。
      日常她哥剃头,都是自己用推剪推。
      
      她拿出推荐,把宝丫老虎沟下面的绒毛和耳朵附近的毛发剃的干干净净,“这样就不热了。”
      
      “把我的也给剪了。”卢母放下头发,背过身对卢桢说。
      
      “留多长?”
      
      “跟你差不多就行,到时候咱们把头发盘起来,谁能看出来我们把头发剪了?”卢母很乐观。
      
      之后就是洗头。
      
      卢桢先给宝丫洗,再给自己洗。
      
      她们带了两个木盆,她和卢母一人一个。
      
      一盆水洗完,正好卢父又拎着桶回来了,赶紧给她们打了水再洗一遍。
      
      卢桢用干净的水给宝丫把头发清了一遍,再用她清过的水,又洗了一遍头,再用清水洗一遍。
      
      卢父催她:“你快点,一会儿他们就过来冲澡了,你娘给你们拦着,我去给你们打水,你们也赶紧洗把脸,擦擦。”
      卢父居然还带了个凉席过来,给她们围了个圈。
      
      他们这地方早晚温差很大,现在天渐渐暗下来,气温也开始下降,虽然还没到晚上那么冷的时候,却也有些凉了。
      也幸好这水不冷,擦着也还舒服。
      
      她用洗面奶把自己连脸带脖子都仔细洗了一遍,身上也都拿毛巾仔细洗过,才觉得清爽了,然后给宝丫洗。
      之后卢母洗过,卢父也冲了个凉,在卢母的强烈要求下,把头也洗了。
      
      也幸亏卢桢空间里有换洗衣服,都换了干净衣服。
      
      以前卢桢看不上,打包让卢母捐掉的衣服,此时都派上了用场。
      
      这些衣服料子材质都是好的,只是要么款式不好看,要么颜色不不喜欢,要么就是去年喜欢,今年有了更喜欢的。
      现在拿出来穿,很合适啊,因为卢桢买的都是黑色、灰色、深蓝色。
      
      用卢母的话说就是:“年纪轻轻小姑娘,整天穿的灰突突的。”
      
      现在这些灰突突的衣服,在逃难途中穿正好。
      
      “可惜没有虱子药。”卢母遗憾的说。
      
      想到她这一头的虱子,她就觉得头上到处都是虱子在爬,痒。
      
      “多洗几次头就没了。”卢桢说。
      
      “唉,但愿吧。”卢母惆怅地叹气。
      
      卢桢顺手就把几人衣裳给洗了,低声对卢父说:“爹,等一会儿没人了,咱们把家里那些储物箱都装上水?”
      
      家里的大钢桶都装上水了,但收拾出来的储物箱还空着。
      
      那天打完水,卢父实在太累了。
      
      卢父点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