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段聿和盛婉清的婚礼轰动了整个上海滩。
      
      这场婚事放佛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事儿,除了顾笙。
      
      他没有亲口告诉过顾笙,从日本那顾笙私心竟然期待着他们下达暗杀新娘的任务。顾笙每晚都有准备好,准备着时刻为国家效忠。这晚夜色很黑,黑到顾笙不自觉一个人喝了一杯又一杯高浓度红酒不知多少,忽然门开的声响,男人脱下外套走到顾笙对面坐下,晃了晃酒瓶发现一滴未剩,虽然在摸黑,他也清楚的从酒柜拿出价值不菲的好酒,打开后为自己倒了一杯,又给顾笙倒了些许。
      
      他犹豫后想开口说些什么,顾笙伸手制止,醉醺醺地告诉他:“我喝醉了,你别说我不爱听的。”
      
      他冷哼了一声,不以为然看顾笙:“这点酒能让你醉?”
      
      顾笙走到他面前,他很高,顾笙不高,这样一来顾笙需要抬头看他:“我能喝所以你们就觉得我喝多少都不会醉吗?我爱段聿所以他觉得怎么伤我都可以吗?!”
      
      他别过脸不再看顾笙,摇了摇酒杯,蹙眉像是在劝告顾笙:“跟在大哥身边,你少抱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谁都能看出来大哥在乎你。”
      
      顾笙苦笑了几声,回到自己座位上,不自觉眼泪咽着脸颊滑下,用手背抹去后,顾笙站起欲出门离开,他一把攥住顾笙胳膊肘,阻止顾笙的去路:“你他妈想去干什么?”
      
      顾笙瞥眼看着他,冷冷的语气似乎在讽刺自己,也像在讽刺他们:“他段聿不是能耐吗?今儿他未婚妻的命我要了,我看他能怎么办”
      
      老六对于顾笙的狠毒言论似乎也没有什么惊讶,松了口气笑了出来:“然后呢?你想怎么着?我就不明白了,你比谁都清楚大哥最喜欢的是你,你的身份你自己也清楚,你觉得你俩能结婚?”
      
      顾笙似乎根本听不进他任何一个字,油盐不进。甩开他拿起裤袋中小巧精致的□□上膛:“我就不信段聿能杀了我。”
      
      出乎意料得老六松开了顾笙,面带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一副笑面虎的模样:“他会的,西园寺淳子小姐。“
      
      顾笙忽然愣住,顾笙以为老六会认为她是军统的人,所以顾笙将计就计,也没有在他面前掩藏自己是间谍的事情。顾笙从来没想过,卧底这么久,他可以轻易就那么清楚顾笙的底细。
      
      的确,顾笙杀了段聿未婚妻,段聿不可能同样杀了顾笙。但是顾笙如果是西园寺淳子,段聿一定会杀了她。
      
      顾笙当时的想法似乎丝毫也不管不顾自己的身份,在黑夜中迎上他的笑容,回以泠冽的话语:“六爷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得罪日本,更不是明智的。”
      
      老六愣住,可能在细想顾笙的身份。顾笙不叫顾笙,叫西园寺淳子,光西园寺三个人在日本就足以镇住人,那是一个权势滔天并且带有皇族血统的家族,百年的历史仅仅留下了两个后代。而面前的这位,正是西园寺家族最后的贵族小姐。
      
      老六放弃了阻拦她的想法,想想也没必要,顾笙死了跟他无关,盛碗清死了更与他无关。
      
      顾笙踏着细跟高跟鞋在黑夜中离开,盛婉清今晚夜宿段公馆,这个地方,对于顾笙这样的职业间谍,虽然只来过一次,但也已经很熟悉了。顾笙从外围栏杆进入花园,又沿着墙壁爬上了四楼。盛婉清的房间顾笙不知道,于是一个沿着一个找。最终在四楼角落的房间找到,房间的装饰一如既往的精致豪华,盛婉清安睡在床上就像一位公主。顾笙轻声走上前,拿出事先预备好的针剂。这是顾笙从九岁就开始做的事情,似乎毫无什么愧怍感。
      
      忽然在黑夜中一只手将顾笙拿针的那支胳膊拽起来,拖着顾笙离开房间,顾笙警醒着想要立即回击防御,但是理智提醒顾笙这是段公馆,顾笙出手就是暴露。在走廊顾笙抬头才看清他,他面色愠怒一身黑色衬衫似乎刚从外回来。他伸手想拽着顾笙离开房门口,顾笙死命挣扎着不动,他一时没了耐心弯下腰将顾笙扛在肩头离开。回到了他的卧房,顾笙还来不及观察这个主卧,他一把将顾笙手中针剂夺走,讽刺地看着我冷笑道
      :“要不要我先给你注射试试?”
      
      顾笙也同样来了脾气,走近他一步:“好啊,你来。”
      
      他看着顾笙那种愤怒的眼神好像下一秒就要拔出枪将顾笙毙了,将针剂随手扔到旁边的桌上,一手搭着顾笙的肩,尽量耐着性子说:“你乖一点行吗,北平静园附近有个别墅我刚给你买下,那环境好,你去北平玩玩。”
      
      顾笙将他手甩开,并不回避他,看着他的双眸更加坚定和较真:“让我走?你好迎娶盛七小姐吗?”
      
      他深邃的眼神看着顾笙,顾笙心里被看得发毛,他眉头渐渐皱起,一动不动盯着顾笙,忽然说道:“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顾笙就像一个人人都知道的秘密被最亲近的人公布出来,五指将披散的长发抓到脑后,眼泪充斥红通通的双眼,但是流不下来:“我遇见你时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你凭什么要求我不爱上你?”
      
      段聿皱着眉头注视着面前这个人,要说没感情倒也不可能,但是要说爱,段聿一定是否认的,他总觉得自己给顾笙足够的物质,足够的排场,顾笙对他的百依百顺是应该的。直到这一刻顾笙自己承认,他才发觉这姑娘是真的爱上了他。段聿伸手将衬衫扣子拽松一副事情很棘手的样子。
      
      顾笙似乎也有了清醒的头脑,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些什么。顾笙比谁都清楚段聿不爱自己,如果自己承认了,段聿会不会立刻分手。我觉得亲耳听到实在残酷,看到他痛苦的表情,自己转身想要离开。他忽然抓住顾笙的手臂将顾笙拽回到他面前,一脸麻烦和困扰:“你他妈真计较盛家那位…”
      
      顾笙眼睛泛红充斥着眼泪,没等他完全说完就回:“对。我介意,我计较得快发疯了,我一想到她我脑子都快炸了”
      他手掌渐渐松开顾笙,叹了口气摆摆手指着门:“走吧。”
      顾笙听了后绝望到极致,但仍然不后悔这次选择,顾笙和他就只能是这种结果。这么多年的委屈求全,每当顾笙在段聿和自己祖国二者发生冲突时,顾笙的大脑和身体都本能得想要去牺牲自己,甚至于在顾笙内心深处竟然想两个都逃离。
      
      直白点,顾笙顶不住了。她的大脑神经快到崩盘,顾笙的身体机能开始本能去做很多在理智状态下想不明白的事情。九年了,还是十年了。段聿就算那些日本人注射进顾笙身体里的毒品,不由分说地融入她的身体中,乃至生命中,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顾笙已经完全地染上了这种毒品,乐此不疲,难以戒除,而她自己甚至也没有去戒除他的心思。
      
      顾笙没有目标,不知道方向,更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又如何去走,顾笙只知道,她好累。顾笙走不下去的累。她忽然很想念故土,很想念日本,她的家乡,想念家中房屋后面大片的樱花树。她很想要回家,前所未有的想,自从九岁到中国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回过。不,梦里起码回过。
      她想哥哥。想哥哥在自己梳妆时在后面缓缓走来,在她头上插上他寻了很久的的精美流苏发簪。也想念在夏天,和哥哥吃着西瓜,哥哥总是拿过一片西瓜,将第一口自然而然地放到她面前,随意自然地说道:第一口的西瓜才是最甜的。哥哥总是会在后山陪她打闹,叫着:纯子纯子。
      
      当顾笙一个人在黑夜中低着头走到家时,宋妈披着衣服来给她开门,看着她的这幅面容,十分害怕,担心地扶着她:“这是怎么了这是?顾小姐不要吓唬我。”
      
      顾笙不知道此时自己是副什么面孔:头发凌乱不堪,夜色如水,沾得她头发也有几缕缠到一起,面色苍白得吓人,双唇发白甚至带有一点乌紫,全身微微不自觉颤抖。
      
      顾笙实在站不住撑不下去了,一话未发倒在地上。在她晕过去陷入昏迷之前,闭眼之时,恰好一行清泪从她眼角流出顺着脸的轮廓滑下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