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我的执事忠仆 ...

  •   梦是什么颜色的?黑的?白的?灰的?彩色的?亦或是这些颜色混杂在一起?可以肯定的是,大多数的梦都裹着一层朦胧感,有的呼吸中夹杂着沉重的压抑。
      我和我的同伴,我根本看不清他的长相,我们沿着看不到入口的墙壁,走行在看望同学们的路上。看望谁呢?谁又知道呢?路上遇到了经过的路人,有和我们一样脚行的,也有骑自行车前行的。就如同是在上个世纪初,那个不发达的年代,我竟然没有看到一辆奔驰的四个轮子的铁家伙,连行人都是寥寥无几的。
      心里直觉不能被这些人发现我们的存在。于是乎,我就拿出一个类似泰国知名的鼻烟壶一样的东西,朝经过我们周围的人们随意地撒了几下。就像是一种障眼法,这样,他们就跟没看见我们似的,就那么离开了。围墙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缺口,我往里一瞅,看到了热情向我挥手的其亲爱的同学们。虽然我梦醒之后才意识到那是我近期非常喜欢的几个男明星。
      下一秒,梦中的场景突然转换,我正蹲在一幢大厦的最顶层阳台边沿上。我左手撑地,右手扶着我豁开口子的右腿。很显然,我负伤了。是谁?竟然敢攻击我?我往四周打量着。这是个绿化很是到位的大厦,我就像是置身在一片大森林里,放眼望去都是些耸立着的各式各样的大树。
      我发现了暗算我的人。两幢大厦之间有一块巨大的悬浮的石头平台,那个有着长头发,面露凶光的女人,此刻双手正死死地攀在那平台的边缘。看来,她是马上就要掉下去的节奏,但是,没有任何迹验证我的此番推测。真是奇怪,我竟然能够想起她是穿着裙子的。不过,她有必要整理一下自己的妆容,瞧瞧,那风中凌乱的头发,很难不让人想到贞子。
      就在坏女人向我攻来的刹那,我挥起我的手臂,大喊一声,进攻。无数棵大树拔地而起,目标明确地向那个女人攻去。这是个什么场景,无数个飞跃的妙蛙种子一样的生物,背上长着各种各样的参天大树。真是的,它们早干嘛了,偏得我受伤了,才隆重出场。不过,感觉自己就像是将军一样,指挥着千军万马。
      那女人哪能禁得住这般攻势,她拼尽最后一口气,想和我同归于尽。怎么会轻易得逞,最后她还是掉了下去。场景再一次转换,我其中一个妙蛙种子和大树结合体的部下,突然幻化成穿着执事服的高大帅气的男子。他九十度弯腰,然后恭敬地问道,主人,您看该怎么处理。
      我此时正在一栋白色小洋楼的旁边紧紧地站着,小洋楼的四周被水杉一样的数目包围着。我沉思一番,指向那些树。我的美男部下了然于心。是的,只要我愿意,所有死去的人都会重生为我的部下,无论之前他们与我是什么不共戴天的关系。只要变成了我的部下,他们将不会有前世的记忆,生生世世都必须无条件地服从于我,听从我的任何命令。在我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义无反顾地跳出来,帮我解决一切困难,即使失去他们的生命。
      在敌人面前,他们是兽与植物的结合体,有点冬虫夏草的意思。在我的面前,他们就会以人的模样存在。我在想,世界上的那么多,难不成都是我的部下?他们是否也像黑执事一样,照料我的生活起居?或者说,我也和某个厉害的恶魔签订了某种契约?还有,为什么,那个女人重生为我的部下的时候,我的内心闪过一丝不安,就像是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确切说,是一个地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引爆。
      我想搞清楚这所有的事情,但是,我突然醒了,被一泡尿给憋醒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