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专属于梦的歌 ...

  •   在我们这个地方的最西北处,有一座与世隔绝的大山。从外观看来,它与普通的大山并没有什么区别。整座大山都被绿色的植被包裹,像是被施了阵法,眼神再好的人,用再精密的设备,也只能看到高出地面的树根遒劲苍龙。
      但是,居住在这里的人,或者说,不仅仅是人,还有人神,有着严格的等级分层制度。从山脚依次往上,越往上,等级越高。在这座山的最高峰,只有一个人在那里居住。下面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搬走了,而是生老病死的更迭。
      只有他一直在那里。他的角色,是像守护神一样的存在。听说,他脾气古怪;听说,他容颜俊美,;听说,他有一头长长的银发;还听说,四季交错,他总是穿着一身月白色的曳地长袍。
      我和伙伴们,对这座山,尤其对山上的人神很感兴趣,很想一睹尊容。我们一起往西北方向进军,势必要搞清他的庐山真面目。我们骑着山地车,穿过一条条蜿蜒曲折的小径,穿过正在泄闸的水电站的旁边,终于来到了山脚下。但是,山脚下一片荒芜与贫瘠。
      连根杂草都没有,到处都是裸露在外的沙石,这和我预想的场景完全大相径庭。实在是走不动了,只能手脚并用地往上爬。走着走着,郁郁葱葱的树林就出现在眼前了,脚下一条青石板路也映入眼帘了。
      我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了,我也没有想起要呼唤一下我的同伴们。我顺着这条醒目的道路,很快到达山顶。普普通通的山顶,上面的建筑和现实世界里故宫的建筑很相似。
      这是一座叫做“黄陵”的山,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不是说了吗,梦里的我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但这并不是我最初想要去的地方,我想要去能遇到人神的山啊。所有的路面都是由方方正正的青石板铺成的,这里的房子借助长廊连接在一起。长廊的旁边,院子的角落,可以看到人一般高的银色的鼎,有点像某部电视剧里秦始皇喝酒时用的器皿。
      耳边突然传来雄浑的钟声,于我却不觉得突兀,潜意识里觉得本该就是这样的。在高大古老充满年代感的房间里,我赤脚走在原木地板上,地板被打磨得很光滑,我却依旧能够清晰地感触到脚底下属于它们的纹络。极其强烈的熟悉感,归属感,好像是,我本就是,一直生活在这个地方。
      眼前有个人影闪过,我一点都不感到害怕。我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追上他,问问他,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与我如此契合。我穿过了好几个长廊,这个身影始终和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话到喉咙,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转瞬间,不知道是我的人,还是我的意识,到了另一个界面。这个世界,就像是众所周知般,整个空间本就是分成三个界面的,就像是打球套小球。我之前所在的那座山是最里面一层,在大小球之间的那部分是第二个界面,而我现在身处的就是大球外面的第三个界面。
      在外一层的空间里能看到里面所有界面的东西,而里面的界面里,不能看到外面界面的东西。
      两个空间界面泾渭分明得呈现在我的眼前,就像是在我的前面远远地悬浮着一个里面套叠的水晶球。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直小鸟,在三个界面穿行自由,到处乱窜。不经意地,这个家伙从里面冲出来,翅膀打落了我蹲着的大树枝上的叶子。
      它一会儿向高空冲刺,一会儿往地面俯冲,全程都在唱着一首悲伤的歌。这首歌的旋律特别得悦耳,特别得动听。动听到什么程度,夜里我醒来的时候,生怕忘记了,一遍一遍地哼唱。结果还是忘记了,因为我不会谱曲哇。
      我要是能想到录个音,起码也不会那么遗憾。因为,这是现实生活中,还未存在的旋律,是专属于梦的歌曲。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