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邻居 17 ...

  •   带着些许未褪去的冬日凉意的风拂面而来,吹得人只打抖擞,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阻止寒风吹进温暖的体内。
      
      在枝头开的绚烂的紫红色梅花花瓣如雪般纷纷扬扬的落下,为灰白色的石砖铺上一层绮丽的布,美的不下于外面街道上四处可见的樱花雨。
      
      “有那么冷吗?”将晃晃悠悠半响才落在他手心里的梅花花瓣攥紧,三日月转头好笑的看着森口竹取像是鹌鹑的姿态。
      
      “有啊!”吸了吸鼻子,森口竹取甫一开口就感觉到了冷风对她的恶意,说完她连忙又把脖子缩了起来,生怕让风吹到裸/露在外的脖颈。
      
      明明早上还没有这么冷的,倒春寒吗?
      
      “让你多穿点,你偏不听,现在知道冷了吧?过来。”一年四季都穿着他那身秋衣秋裤,除了夏天其他三个季节都裹的像个球一样,唯恐冻到自己的三日月对她招了招手。
      
      又吸了吸控制不住往外冒的鼻涕,森口竹取犹豫了下,慢吞吞的挪动着脚走了过去。
      
      甫一过去,她眼前就是一黑,而后温暖的围巾顺着她的脖子围在了她的脖颈上,抵御住寒风的侵袭。
      
      讶异的将手从口袋里拿去,森口竹取捏着系在她脖子上的围巾,抬起眼看着低眸正在整理她脖子上围巾的三日月,一时间有些楞了。
      
      “这样就不冷了吧?就算是身体好,小姑娘你也该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不然老了后有得后悔的。”轻轻拍了拍愣愣地看着他的森口竹取额头,三日月笑着收回手。
      
      “三日月先生……”森口竹取心情有些复杂。
      
      “哈哈哈哈别看老爷爷我这样,其实这点冷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放心围着吧。”三日月弯了弯眼。
      
      “嗯……谢谢三日月先生。”将下颌收进还残留着对方体温的围巾里,森口竹取只觉鼻尖里萦绕里着一股好闻的茶香味。
      
      是三日月先生身上的味道。
      
      意识到这一点,她红了红脸,努力让自己思想正直起来,不去想些对于三日月而言非常失礼的事情。
      
      “走吧,你不是要还愿吗?”欣赏够这绽放的灿烂的梅花,三日月转身向森口竹取伸出手。
      
      “嗯嗯!”森口竹取紧张地在兜里擦了下微微带着点汗的手,稍稍颤抖着,将手搭在了青年骨节分明,宛如青竹般修长好看的掌心里。
      
      “诶呀诶呀,这就有趣了。”就在他们直奔神社正殿而去时,飘荡着梅花花瓣的树下凭空显现出一老一少的人影。
      
      老人穿着平安时代的狩衣,红色作里衬,黑色为外袍,腰间别着太刀,手里还拿着个往外冒白烟的烟斗,像是从平安京画卷里走出的官员。
      
      而站在他身边的少女则是身着上白下红的巫女服,眉间的梅花不知是花钿还是什么饰品,亦或者是胎记,让少女清雅端庄的面容点缀上几分艳丽。
      
      可惜的是她的表情一直淡淡的,甚至可以说是面无表情,硬生生将这几分艳丽压了下去。
      
      “不要紧吗?道真大人。”少女直视着站在神社前参拜的浅紫色头发的少女,还有站在她身边眉眼弯弯笑着看着她的青年,余下目光一点都没有施舍给被她唤作道真大人的老人。
      
      老人面色温和,笑呵呵的说道:“没事没事,那位我认识,可以说是老熟人了吧,还有他的兄长们。走,过去跟他聊聊。”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守在一个‘普通’的少女身边,难道是……
      
      他眼中闪过一丝兴味,老房子着火吗?
      
      “这样就行了。”把求来御守退还给神社职员处理,森口竹取向正殿拜了拜,便打算喊三日月走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老人带着巫女过来了。
      
      “好久不见了,三日月殿下。”
      
      闻言,三日月微微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狐疑地看着眼前笑吟吟的老人,皱了皱眉问道,“你是?”
      
      老人又笑了笑,指了指地面,高深莫测极了。
      
      三日月怔了下,而后恍然地笑了起来,“是您呀,许久不见,时隔这么久您居然还认得出我,真是受宠若惊。”
      
      “哪里哪里,刚开始我也不确定,后面才确定了。”老人眼一移,落到了默不作声的森口竹取身上,“这位是?”
      
      三日月向森口竹取看去,顿了顿,“我的邻居,森口竹取,您哪位呢?”
      
      森口竹取对老人弯了弯腰。
      
      “梅雨,我的手下。”
      
      “三日月殿下,午好。”随着老人声音的落下,梅雨对三日月行了九十五度的大礼,礼仪完美到无可挑剔。
      
      摸了摸下巴那一小撮胡子,老人想了想,转头对森口竹取和蔼的说道:“你是来还愿的吗?还没有祈福吧。”
      
      森口竹取一愣,有些意外老人会跟她搭话,“是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将这个收下。”他从缝在袖子里的暗袋里拿出一张浅蓝色,上绣合格的御守。
      
      森口竹取下意识地看向三日月,在得到三日月点头认可后,她伸出双手恭敬地接过御守,“多谢。”
      
      “三日月殿下,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吗?”老人试探着问道。
      
      明白老人意思的三日月笑笑,“兄长他们在别处。”
      
      老人眼顿时一亮,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问道:“那,那位石切丸殿下呢?他在何处?”
      
      “现在大概在神社里做神事吧。”
      
      “神……神社?他已经有神社了?”
      
      三日月微微颔首。
      
      “这样啊……”老人颇受打击,他早就知道石切丸那神奇的除痘能力了,要是把石切丸挖到他神社里当神官的话,他就不用愁工作日、上学季客源少了。
      
      而且!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信仰他的可爱女孩子会变多!他早就腻了那些处于青春期满脸痘,不懂打理的某些热爱学习的学霸了!
      
      “既然无事的话,我和小姑娘就先行离开了。”三日月瞥了眼少女手里拿着的御守。
      
      既然石切丸都已经有神社了,再留他们也无用,老人点点头,一直相送到神社的鸟居前,才跟他们道别。
      
      “那个家伙……”领着雪音过来蹭饭的夜斗犹疑的侧头望去,直到那一高一矮的身影走过拐角,还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喂!夜斗。”脑袋上还带着帽子的金发少年不耐烦的扯了下夜斗的胳膊,“不是说菅公大人有事找我们吗?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
      
      思索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刚刚和那位青年擦肩而过时的不协调感,夜斗低头对上雪音的死鱼眼,挠了挠头,“走吧。”
      
      错觉吧。
      
      -
      
      “谢谢。”接过店员递过来的两杯奶茶,森口竹取付好账就取出被包裹在塑料里的吸管,扎进封住杯里奶茶的塑料里。
      
      大口吸了几颗珍珠,心灵都被热烫的奶茶治愈了,她这才慢悠悠的拎着给三日月的那份奶茶往长椅那边走,“喏,给你。”
      
      把奶茶往三日月手里一塞,她坐在青年身边,学着青年模样将视线落在了拿着欧尔麦特玩具,还有些敌人玩具正在玩耍的小孩子身上。
      
      三日月没有着急去喝奶茶,只是单纯的将手心贴在奶茶杯上取暖,良久,才感叹出声,“哎呀,还真是暖和啊。”
      
      温烫的奶茶隔着纸杯,贴在掌心里,透过皮肤直直地将温度传到手背上,熨帖、舒适极了。
      
      “三日月先生。”
      
      “嗯?”三日月侧眸。
      
      “三日月先生……”森口竹取又喊了声,她迟疑半响,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说道:“感觉,三日月先生你认识的人好多啊。”
      
      和她完全不一样,也不能说完全不一样,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清,只隐隐约约知道这一点。
      
      “有吗?”
      
      “有啊。”
      
      忽地,围绕在两人之间略显凝滞的气氛被孩子的哭声打破了。
      
      定睛看去,原来是正在玩扮演英雄敌人游戏的其中一个孩子摔倒在地,白嫩嫩的掌心被粗糙的地面划破了,抹着眼睛里的泪水哇哇大哭呢。
      
      其他几个孩子面面相觑的围在他身边,有点不知所措的可怜。
      
      唯二在场,称得上算是大人的却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表情堪称是冷漠的望着哭泣着的孩子。
      
      “三日月先生你不去看看吗?”等了半响都没有等到对方起身,森口竹取转过头问道。
      
      三日月声音含笑,听起来却又冷漠到异常,“我为什么要过去?小孩子嘛,有时候受点伤才会成长,为了这种小伤而哭泣,可成为不了英雄的,会被敌人杀死的哦。”
      
      这无情到令人发指的口吻,让森口竹取不由得有些意外,极端的自我主义吗?随性而为?
      
      “而且,小姑娘你不也是没有过去吗?”他侧过头,悬挂着弦月的眸子像是看破了她的假面一般,锐利的如刀锋出鞘。
      
      偏了偏头,森口竹取堪称是狼狈的避开了他的目光,放在奶茶上的手微微收紧,被眼睫遮盖住的薰衣草色眼眸失焦。
      
      她听到自己说。
      
      “哪又怎么样?”

  •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胃难受了好几天,我再也不敢浪了
    这章你们都猜错了!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是江雪啊!!!你们咋想的!江雪是僧人啊!两个体系不一样
    开始互揭面具了,感觉让三日月动心好难啊……【惆怅
    今天把蚱蜢看了,啊啊啊啊啊啊蝉!!!!蝉真的感觉!!!是恋爱的感觉!!!!超喜欢病病的少年!!尤其是美少年!!!想嫖!!【我是冲着人设!才不是脸呢!【就是脸,不然怎么不想嫖鲸呢【我不喜欢大叔啊!虽然可以接受!但是更喜欢美少年!!!【没错,我永远喜欢美少年!!!美少年是财宝!!!!是宝藏!!!!天赐的宝藏!!!
    -
    感谢三日月宗近的地雷么么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