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如隔几秋 ...

  •   
      期末考试结束,若星只在家里待了没两天,就带着一堆吃的,回到了县城。
      
      韩将越已经和张启回到了京都,张启忙着帮韩老爷子处理事情,韩将越和其他三兄弟则被再次扔进部队里,好好接受训练。没几天几个人就变成了黑人。
      
      若星住进了韩将越家里,原因是于老师一家出门走亲戚了,再去人家借宿也不合适,于是若星在爸妈的千叮咛万嘱咐中住了进去,不过要保证每天早晚报告行踪。
      
      就算她想报告,那也得爸妈能接上电话才行啊,他们早出晚归,最后只能固定到临睡前打电话。
      
      这次家教学生家长要给若星涨辅导费,不过她没同意,现在的价格她已经很满意了。
      
      二姐一直成绩稳定,努力提升,她自己的学费每次奖学金就够了,剩下的还可以交住宿费和一部分食堂费用,所以,所有挣的钱爸妈也不要,办了张银行卡,全给她存了下来。
      
      所以除去自己用的,给二姐一些,每次回家买东西的,卡里现在也已经存了一万多块钱了。
      
      这种净进不出的挣钱方式让若星看到了很多希望,她得趁着这两年多攒点钱,二姐和她上大学也是不小的开支,得可劲挣回来。
      
      张甜甜特别开心,没接触李若星之前,说实话,她自信心快已经见底了,小学时候人人都夸的好学生到了初中结果翻船了。
      
      身边很多男同学,在小学时候差远了,结果一个个都考到她前面去了,心里特别着急,可是没有办法,头顶好像罩着一层雾,怎么都没有光透进来,她快要在里面闷死了。
      
      后来,李若星来了,她通过徐娇娇打听过李若星,听人家说这个女孩将自己的时间分配得井然有序,考试做题都相当轻松,而且还有时间出来带家教,心里面有些好奇。他们班学习好的同学,每天都要做大量的练习题,这么小出来带家教,太少见了。
      
      等后面再见到传说中的女孩的时候,当她站在她面前笑着开讲的时候,她觉得好像有些光亮了。
      
      按照她的方法去做,按照她的思路练习,单元测验、期末、下学期期中、再到期末,她的成绩在不断进步,尽管还是有些偏科,但是整体成绩提升,弱的科目也提高了不少。
      
      现在,迎接她的是爸爸骄傲的眼神,老师们欣慰的、同学们羡慕的眼神。其实,已经有好几个同学私下里打听她的辅导老师是谁。
      
      不过,她已经早早和另一个一起辅导的同学说好了,谁也不告诉,因为她们的李老师说了,不能扩散,只能她俩知道。
      
      毕竟这事对于李若星来说,知道的人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老师如果知道了肯定会麻烦很多的。
      
      暑假时间长,除了二十天的原来的家教学生辅导之外,若星在后面又带了一段时间的几个小学生,幸福满满地看着手里厚厚一沓现金,开心地回家去了。
      
      要说这段时间苦了谁,一定是韩将越同学,身陷训练场吃土流汗都不算什么,这些他们都熟悉,最气人的是他交了林县家里的座机费,却一直用不到。
      
      时间差摆在那里,他早上起床,若星还在睡梦中,中午吃饭,若星在上课,晚饭时刻,若星在上课,终于等到若星下课回家了,他的晚加餐结束时,电话永远都是通话状态。
      
      有几天他一直都在心里着急,他甚至猜想是不是有男生在打若星注意,直到后来终于通上电话的时候,他简直在心里泪奔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巧合成这样,有什么电话是如此难打通。
      
      打通的那一刻,声音都是委屈的。
      
      若星一听声音不对,赶紧问:“怎么了?”
      
      “你电话一直通话中,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这隔着远还腹黑起来了。
      
      明明心里在怀疑人家的坚贞,问的倒是口是心非。
      
      “担心什么呀,是给家里报平安呢!”窝在沙发上,一条腿垂在半空,脚后跟一下下轻磕着沙发,若星暖暖地笑着。
      
      “当然担心呀,你一个人住着。”这确实是真的。
      
      “没事,我每天定时给我爸妈打电话,你训练肯定很辛苦,不用担心我。”听着韩将越的话,嘴角扬起的幅度更大了,虽然不害怕,但是有人关心,确实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若星……”
      
      电话那头有点犹豫地唤她,若星坐直了点,问道:“怎么了?”
      
      “我也要听到你报平安。”说完这句话,空气沿着电话信号将两头都冻住了。
      
      从来没有,韩将越从来没有这么直白地表达过。
      
      “咚咚咚”若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韩将越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快得有些紊乱了。
      
      他保证上面那句话不知是怎么冒出来的,反正草稿中没有。
      
      抿了又抿嘴唇,终于觉得不会干得开不了口了,若星回答道:“好。”结果,这字一出,是哑着嗓子发出的,原来嗓子也紧张了。
      
      “每天这个时候,我等着,晚安。”说完,好像害怕对方后悔似的,韩同学没等回话就挂掉了电话。
      
      若星看着话筒,里面还清晰传来“嘟嘟”声,愣愣地挂掉电话。
      
      之后,若星不知道对面电视上演的是谁和谁在一起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掉电视躺在床上了,总之,看着天花板,闭不上眼睛,她总觉得现在状况不太对。
      
      不对,是不对,她是个乖小孩,她是个好学生,早恋是不被允许的,是吗?
      
      是吧?可是,她到底能不能算是小孩呢?
      
      还有,好学生都不早恋的,对吧!是吗?
      
      搞不清楚。
      
      韩将越能搞清楚,不过这一晚神经变得有些不正常,前两天阴云阵阵,训练场上和教官对着干,这会儿又躺在床上傻笑,累惨的其他三兄弟觉得这家伙精神分裂。只有冯玉秦在那里撇撇嘴,至于嘛!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