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韩哥的恋爱观 ...

  •   
      书寄出去好几天了,韩将越觉得这日子是一天比一天漫长。
      
      冯玉秦已经看到越哥无数次拿起手机看了,虽然不敢明着取笑,但是偷着乐这事还是蛮有趣的。
      
      有时候他忍不住想给哥几个八卦一下,可是一想到陈俊旗那张没安拉链的嘴,这想法就烟消云散了。
      
      韩将越已经第N次没投进球了,哥几个在这种状况下也不想玩了。
      
      夕阳下,坐在操场边看台上,散散汗。
      
      韩将越把手机拿出来,一样,还是没有动静。
      
      是不是若星还没收到书?若星这样有礼貌的女孩子,应该不会在收到礼物之后一声不吭的。
      
      韩少爷在这里瞎想,不安、紧张、还有微微的闷,如果若星真的不给他回信,那可怎么办?
      
      旁边几个人看韩将越不理他们,也不恼,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知道越哥这两天内分泌失调期。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正在评价操场上田径队的训练,突然,韩将越猛得一拍腿,喊了一声:“哎呀!”
      
      喊完后,用手使劲□□了几下那汗湿的头发。
      
      “我天!越哥,你这是怎么了?”陈俊旗率先问道。
      
      “我忘记给若星写手机号了!”韩将越一脸沮丧。
      
      其他三个顿时哄笑开来。那天寄东西时,韩将越捂得死死的,就是不让他们看,这倒好,哈哈。
      
      陈俊旗还在癫狂中,走过来掰着韩将越的下巴,神奇地看着,说:“你真的是越哥吗?哎呦哎呦吧,啧啧啧。”说着,还夸张地摇头晃脑。
      
      韩将越就在那坐着,伸开的那腿一抬,一脚踢向陈俊旗。
      
      “滚!”没好气地瞪了眼损友。
      
      陈俊旗也没在意,笑着跳向下一个台阶。转向赵一军问道:“军子,你说这事如果韩爷爷知道会怎么样啊?”
      
      难得,赵一军这么活跃,一听这话,赶紧回道:“这样的蠢材怎么带兵打仗?五公里越野,边跑边想!”说着,也忍不住乐了。
      
      韩将越听着几个人消费自己,也不生气。大家都打小光屁股长大的。小时候做了坏事爷爷罚的时候,都是一起挨。
      
      韩将越在李若星面前出现青春期症状,在这几个货面前,除了有点说不出口,再没什么可以顾忌的。
      
      “爱情啊!”陈俊旗在那里突然感叹。
      
      “你小子抽风啊!”冯玉秦笑骂着。
      
      “不是我抽,是咱韩哥抽啊!”陈俊旗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已经发现,最近越哥思春,容忍度堪比大海。
      
      “咱们越哥,自从寄去爱情飞书,已经看了一万遍手机,为自己没留电话号码而懊恼了一千次。”陈俊旗在那自个儿表演上了。
      
      “我拿什么来拯救你,陷入爱情的我的好兄弟?”说完,脸凑到韩将越面前要答案。
      
      定睛一看,某人的眼睛里已经蕴着缕缕危险之光,从眼眸深处急速涌来。陈俊旗快速转身,像操场中央跑去,韩将越紧随其后。
      
      冯玉秦和赵一军对视一眼,拍拍裤子上的灰,像你追我赶的两人跑去。
      
      过了好一阵子,陈俊旗才脱险成功。陶婷婷来电话了,他觉得得好好感谢一下陶婷婷。
      
      按照冯玉秦的话来讲,现在的越哥,是四月的天,一会儿春光明媚,一会儿细雨绵绵,一阵子乌云密布,一下又春雷炸响。
      
      比如现在,从卖友求荣的陶婷婷同学那里得知,越哥的暗恋对象竟然问她要了韩同学的电话,这绝对预示着韩同学之前的失误有望填补。
      
      果不其然,还没过五分钟,越哥手机响了。
      
      为了显示矜持之意,又避免嘀声太长导致对方挂电话,不多不少,韩同学在三声还未结束之时,将电话接通,并且强制被按了公放。
      
      “喂。”韩将越同学的这一声蕴含很多,尽管激动,还是将声线压低,添点魅力进去。
      
      其他几个也围在电话跟前,静静等待着电话那头的回应,虽然短短两秒,却觉得时间尤其漫长。
      
      “喂,你好,韩将越。”声音清纯干净。
      
      “哇~”仅短短几个字,几个人就忍不住相互激动地点头。
      
      韩将越看着几个人,紧张稍微缓解了,有点得意涌上心头。
      
      “嗯,是我。”
      
      “那个,谢谢你寄给我的资料,太麻烦你了。”女孩的声音不紧不慢,客气温婉。
      
      “小事一桩。”韩将越看看周围,清了清嗓子,又压低声音开了口。
      
      “若星,你们这会儿是放学了?”
      
      李若星只感觉对着话筒的耳朵静电了似的,滋的一下,有点刺痛。听着男孩的声音,不像变声期的男孩,略微低沉,宽广而又带着点柔和。
      
      若星早就意识到自己是个声音控的事,这时候,听到好听的声音,被电得有些紧张。
      
      “嗯,现在是晚饭时间,过会儿上晚自习。”脑袋有些不灵光,若星有点呆。想到啥说啥。
      
      “我给你的资料够用吗?还需不需要什么了?”韩将越无视了瞪圆了的六只眼睛,自顾自得问道。
      
      说起这个,若星就笑了。
      
      “不用啦,婷婷也寄了很多给我。”若星觉得随意些了,说话自在了很多,句子也变长了。
      
      “我都用不完,我们班好多同学都传着看。还有啊,你的成绩真的是太好了,我们班同学看完你的试卷,都惊呆了,说你是学神!”若星在那里含着笑一下子倒了很多。
      
      “学神?哈哈……”周围三个一听这雅号忍不住笑出了声。
      
      韩将越着急地无数眼刀甩了过去。
      
      “呃,你那边有人吗?”若星感觉不对劲,小心问道。
      
      “是我几个同学,不用在意。”感觉到声音的变化,韩将越赶紧柔声说道。
      
      “这样啊。”确实有别人。
      
      本来就纠结了好久才要的韩将越的电话,本来就不熟悉,现在还有别人,若星多少有些不自在。
      
      “那你有事赶紧去忙吧!还是要谢谢你,书费我转给婷婷,让她给你。”
      
      “我不忙。”韩将越一听这话有些不开心了。
      
      “书费不用在意,没多少钱。”韩少爷听女孩说要给他书钱,顿时郁闷了,声音稍微变硬了。两人又不熟,又不知道怎么劝。
      
      “要给的。”若星有点坚定。
      
      “你的试卷对我来说比书还贵重。”这么想着,就不知不觉这么说出了口,意识到这点,若星觉得有点暧昧,怪怪的。
      
      韩少爷一瞬间被治愈了,笑开了嘴,嘴角高高扬起,怎么也放不下去。
      
      “有不明白的给我打电话。”甚至带有不明目的的要求也被他好心情地直接说出口。
      
      “好。那我去教室了,再见!”
      
      “再见!”再见,就是意味着还有下一次通话,韩少爷自行给这个词赋予神圣的意义。
      
      几个人再一次被兄弟的变脸惊吓了一把,深刻地讨论了早恋的好坏,然后勾肩搭背,去八卦越哥暗恋姑娘的音容笑貌了。
      
      现在真好,韩将越觉得自己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美好,醒来,睡着,虽然不在身边,可是,他感觉心里的那个女孩就在他旁边站着,陪他吃饭、上学、运动、写作业、睡觉。
      
      呃,睡觉……这个没有。

  • 作者有话要说:  由于明天有事,我尽量,可能会导致停更一天。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