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现代文终于不用想标题! ...

  •   “你这孩子!大人跟你说话呢!光知道‘嗯、嗯、嗯’也不往心里去,白养你这么大了!”
      宋长郡猛扒了几口白饭,心不在焉地“嗯”了两声回应父亲的念叨,又在弟弟的惊呼下往自己碗里挖了大半勺虾仁。
      “爸!你看她嘛!”
      宋父气得给女儿头上来了一下:“吃、吃、吃!光知道吃!这是给你姐专门留的!”说罢赶紧将盘子抢过来,端进厨房去。
      这下在一旁专心于看书的宋长亭也不乐意了:“我还没吃几口呢!”
      “三姐,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你还吃什么啊,都留给我,我正长个子呢!”宋长瑶笑嘻嘻怼了一句。
      宋父耳朵灵,听到这句呸了一口:“小男娃吃这么多肉,也不怕噎得慌!”又看到盘子里所剩不多的虾仁,心中暗暗后悔:下次还是等霖霖他们回来了再端上去,这几个小狼崽子,一点儿也不知道心疼姐姐!
      这边饭桌上,宋长亭把书一扣、筷子一放,正要和弟弟理论一番,门却被叩响了。
      “开门!”很是不耐烦的声音。
      这下姐弟俩也不争了,宋长亭把书拿在手上,抢先去开门。不过其实也没什么要抢的——她心里暗笑,瑶瑶是不会主动凑到妈跟前的,二姐她又是个木楞脑袋。
      宋父听到声音也忙从厨房里出来,给妻主拿拖鞋。
      “今儿不是说要值班么?”很快发觉妻主身上的酒味儿,他的声音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上头要应付检查。陪领导喝了几杯,回来睡一觉,晚些再去。”
      进门的女人面容疲倦,纵使是不到五十的年纪,头发却已然白了大半。她将大衣随手扔给夫郎,瞥到小女儿手上拿的书,心里欣慰了几分:“该用功的时候用功,吃饭的时间还是要有的,劳逸结合!”
      “知道了,妈。”宋长亭接过母亲手中的公文包,乖巧地答道。
      “妈。”
      “妈。”
      宋江看到饭桌上的孩子们,点点头。又皱眉问夫郎:“霖霖还没回来?”
      宋父听了,看了眼墙上的表,指针已经过了七。心里不禁有些慌:“这、霖霖不会有什么事耽搁了吧?”
      宋江瞪了他一眼:“能有什么事!要么就是她导师留她吃饭,要么就是跟心悦在外面吃了。”
      宋父自觉失言,自己轻轻拍了两下唇:“你看我这破嘴。他们小夫妻两个,在外头吃很正常!”说完赶紧给妻主盛饭,犹豫了下,又把刚刚那盘虾仁炒玉米腾到一个小些的盘子里,端上饭桌了。
      “妈!姐夫什么时候回来啊?他上回给我那个护肤喷雾真好用!我班儿同学都在问呢!”宋长瑶小声问父亲。
      宋父还未说什么,宋江瞪了一眼小儿子:“天天就知道打扮!学学你三姐!到底是男孩儿,不成气候!”
      宋长瑶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妈你就是重女轻男。”
      “好了瑶瑶,”宋父赶紧劝儿子:“你要这回能进个全班前二十,爸爸就让你姐夫再给你带一个。”
      “慈父多败儿!”宋江又看不过去了:“再说了,人家心悦家里是有钱,但也是人家家的。老跟心悦要东西,亲家该怎么看我们霖霖?”
      宋父悔得不行,忙说教了儿子两句。
      一旁跟个隐形人似的宋长郡快速吃完了饭,说了句:“我吃好了。”就要离席把空碗端进厨房去。
      “等等。”宋江像是才想起了这个女儿,嘱咐了句:“我都跟你陆阿姨说好了,后天去体检你跟着她,没什么问题。”
      宋长郡捏紧了拳头,闷声回了句:“我不去。”
      气氛一时凝结。
      “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去!我要高考!”宋长郡站直了身体,鼓起勇气看着母亲回道。
      “你不去也得去!”宋江拍了下桌子,宋父瑟缩了一下,赶紧劝女儿:“郡郡,咱不是说好了么。你那成绩上个二本还行,一本是上不了了,还不如去当兵呢。回来还能分配!“
      “谁跟你们说好了?谁问过我的一句意见了?我不当兵!我要高考!我要上大学!”
      宋江起身甩了女儿一个巴掌:“你这会儿给我闹什么脾性?!老娘钱已经花出去了!你不去也得去!你要是有你姐妹们半分优秀,我能厚着个老脸去求别人?!”
      宋长郡恨恨地看了母亲一眼,将碗啪地一下摔在桌上,夺门而出。
      “郡郡!你要去哪儿?”
      “让她滚!她还反了不成?!”
      “哎!这、”宋父喃喃道:“这孩子像谁了啊。”
      宋江粗声说:“管她像谁!反正不像我宋江的种。”
      “你!老宋你什么意思!”
      “这孩子还不是你给惯出来的!”
      “要不是你爸当初非把郡郡留在老家,她现在能这个样子吗?”
      “你别老拿我爸说事儿!”
      “......”
      宋长亭对父母越来越严重的争吵有些无措,宋长瑶却咬着筷子习以为常地翻了个白眼,他们在三姐面前还会避讳些,可从没避开他。他同情地看了眼三姐,也就她、还以为他俩和和睦睦相濡以沫呢。
      
      宋长郡双臂搂了搂自己的身子,真冷,她心想:我现在是不是应该一走了之,然后让父母后悔去?她脑海中闪过弟弟最喜欢看的电视剧,一般都是主角离家出走、或是出现什么意外,然后父母悔不当初。最后“改邪归正”,皆大欢喜。
      但他们会吗?
      宋长郡神色黯然,上有优秀的大姐、下有聪慧讨喜的双胞胎弟妹。她家本就超生,上回过年她还无意中听爸讲过,若是只生了姐姐就好了,妈也不用这么累。
      或许自己真该去当兵——至少她从小体能就很不错,从小学就是体育委员,一当就是好多年。听说部队还能给家里补贴,让小妹去念大学,至少也跟大姐似的,重点大学的毕业生,说出去多厉害。还有瑶瑶,他比自己会说话,也受爸疼爱,将来不念个好大学,怎么嫁个好人家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又吭哧吭哧挖了一个坑,
    《北晋记事》会填的,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