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见(一) ...

  •   这场雪下的很厚,一大早凉凉就被叫醒。安母手里拿着炖汤的料笑着开口问道:“我们今天喝老鸭汤还是酱骨汤?”
      凉凉翻了个身:“老鸭汤。”
      “好嘞。你哥跟你爷爷在门外堆雪人呢,你爸爸也跟个孩子似的在外面呢,你快起床也下去看看。”
      “嗯。”
      凉凉拉开窗帘,向下望去,就看到两大一小的身影在楼下忙乎着,还谈论着什么,不时的哈哈笑着,被这样的氛围感染,凉凉索性穿了衣服也跟着去凑了热闹。
      “爷爷,你们在干什么呢?”
      “凉凉啊,快来,快来看看,你看看你哥哥堆的雪人是不是没有爷爷堆的好看。”
      凉凉状似认真的看了看才开口:“当然爷爷的最好看了。”说着还品评了自己哥哥的雪人一通:“你看哥哥的雪人鼻子上都没有胡萝卜呢,爷爷的这个雪人比哥哥的那个好看多了。”
      安博杰似乎也叫上劲来了:“我这个哪儿不好看了,我还给它穿了衣服呢。”安父在一旁也插嘴道:“穿了衣服就好看了?”
      老远就能听到一阵阵的欢声笑语和那人脆生生的声音,白沐宸停下脚步循声望去,便看到眉眼带笑的凉凉,穿着一身粉红的小脚靴,身上披着宽大的大衣,乖巧的挽着安爷爷的胳膊,嘴角向上微扬。
      眼前的影子和记忆里的影子重合,白沐宸不由得眼里也带了丝笑意。
      安博杰最先看到远处的白沐宸,看了眼一旁的凉凉悄悄用手肘戳了戳自己的爷爷,使了个眼色,安爷爷余光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白沐宸,明白过来什么,回头乐呵呵的招了招手:“沐宸啊,你也这么早,快来看看安爷爷早上堆的雪人,给爷爷评评,看爷爷的好,还是这臭小子的好。”
      安博杰在心里给自己爷爷竖起了大拇指。
      凉凉回头看了眼踏雪而来的白沐宸,脚磨蹭着地上的雪,将厚厚的雪一会儿就磨薄,漏出了青青的地板,也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凉凉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说话声,直到安母开门对他们说道:“吃饭了。”话说完,看到白沐宸也在,有些惊讶:“咦,沐宸也在啊,刚好阿姨做了你也爱喝的老鸭汤,一起吃吧。”
      “对,一起吃。”安爷爷也敲冠定论道。
      客厅里,诺大的饭桌上除了碗筷得碰撞声,就是安父,安爷爷,白沐宸得交谈声,凉凉将盛好的最后一碗汤放到白沐宸的桌前,拿起筷子又重新夹起了菜吃。
      “谢谢。”耳边传来清浅得声音,凉凉夹菜得手顿住。
      收回筷子凉凉回道;“不客气。”客套疏离的寥寥两句,凉凉却觉得心口有些发酸。不知道她这感觉从何而来,却来的莫名其妙。
      “阿姨做的老鸭汤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喝。”白沐宸喝了口汤,抬头赞赏道。
      “好喝,就多喝几碗,让凉凉帮你盛。”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便将喝空的碗放到凉凉的面前,意思不言而喻。
      凉凉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碗微怔,还没反应过来,一双修长葱白的手就从她面前拿起汤勺自顾的添满了空碗,还顺便给她的碗里也添了些。
      见凉凉盯着他的手,白沐宸的眉梢染了些笑意,声音却还是不动声色道:“我自己来就好了。”
      凉凉紧了紧自己手中的筷子,明明喝了很多的汤,却还是觉得喉咙有些发紧,这个人就这样坐在她的身边,用一贯荣宠不惊的语气在她的耳边说着话,她可以回来,可以面对自己的父母,甚至她都可以面对江晓梦,可为什么独独她面对不了他呢?
      没有人回答她。
      很多伤口在面对他的时候,就像是有人生生把那伤口撕开,她看到的是自己鲜血淋漓的样子,就像梦境中她浑身是血的样子,又像是梦境中有人对她说:“凉凉,你没有资格;凉凉,你已经跌落在了尘埃里。”那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凉凉握着筷子的手也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直到安博然的出声说道:“妈,你有点偏心了啊,哪次你熬汤让我多喝几碗了。都是嫌我喝的多。”安博杰的声音里带了淡淡的委屈和不满。但是眼睛却是看向凉凉,凉凉握着筷子的手因为太过用力,关节处已经微微泛白。
      安爷爷吃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大家看着眼里充满血色的凉凉,心狠狠的揪着,这是当时出事后,凉凉经常会出现的状态,赤红的双目,可是眼里却空无一物。
      医生说这是创伤后遗症,病人往往会在一段时间里面陷入自己的情绪从而无法自拔,这是舒缓情绪的一种表现。
      房间里,凉凉已经睡着,医生做了必要的检查后,关上门开口道:“她有长期服用安眠药的习惯,她的精神这么多年过去还是没有好转,我以为当年她离开熟悉的环境后,会慢慢的好转起来,可是现在病情却反而严重了很多。”
      李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出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之前有一次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应该是精神已经崩溃过一次。”到底还是没有说出自杀两个字,那个少女身上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他作为她的主治医生,一路看着她走过来,她真的很坚强。
      白沐宸深邃的目光落在李医生的身上:“现在有什么治疗方案?”
      “两种:我认识一个心理医生,在这方面很有权威,如果她很配合治疗的话,成功的几率有五成,可是要让她在一次次的经受当年的遭遇,我想哪怕是回忆,她都承受不住。
      还有就是药物治疗,用药物控制,不过这种对身体的损伤很大。”
      安爷爷扶着拐杖:“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李医生摇摇头。
      她回来的这段时间明明没有什么异常,他们都以为......原来是瞒着他们吗?
      长长的睫毛遮盖住了白天那双有说有笑的眼睛,这么多年来,他终于可以这么近的看着她,那熟悉的近乎刻在他脑子里的眉眼。
      长期服用安眠药的习惯。病人曾经服用过量的安眠药。
      李医生的话如同□□一样,在他平静的心湖上面炸出一圈一圈的涟漪。白沐宸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凉凉有些微凉的手。
      是想要抛弃我们所有人吗?服用过量的安眠药,他说的那么隐晦,他怎么会听不明白话里的意思。眼前的人安静的躺在床上,他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梦里面又是什么场景,那场景里面又有没有他。
      你是想让我放手吗?
      可是很多年前你就知道的,我们之间注定会是不死不休。
      是你说:你在,我在。你怎么敢失约。
      这场雪不知道会持续多久,路面上白皑皑的一片,公司里的活动都不得不被迫取消,妙妙撑着下巴盯着凉凉:“最近常常接你上下班的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凉凉将最后一个字敲完,回头看着妙妙:“你从哪看出来的?”
      “天哪,真的是啊?难怪我看着跟你那么像,原来是夫妻相啊!”
      看着妙妙那唉声叹气的样子,想到安博杰最近让她问的问题,凉凉便问道:“咱们主编有没有男朋友,你知道吗?”
      “咱们主编?听说都已经单身八百年了,哪来的男朋友。”妙妙皱着眉头有些纠结的又问道:“那真是你男朋友?”
      见话题又绕了回来:“不是,那是我哥。”
      “你哥!”
      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周边的人都看了过来,妙妙压低了些声音:“那是你哥?”
      凉凉点点头。
      “现在已经流行哥哥接送上下班吗?”
      “不知道。”
      “啊,希望有个哥哥啊!”妙妙一脸羡慕的看过来:“你怎么那么命好,命好就算了,还长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有着那么好的一个哥哥,啊,不活了,不活了。”
      看着凉凉长的本就十分出众的脸,再想想人家哥哥还那么英俊,关键不仅英俊,还那么体贴,我的天,妙妙简直要吐血。
      不由得感叹道:“这世道真是不让人活了啊,有一个哥哥就算了,关键是哥哥还那么温柔体贴。”
      对于妙妙生来就爱念叨的本质,凉凉只能选择无视,明明她自己也长得一张魅惑众生的脸,偏偏把自己的心思都放在研究别人身上了,凉凉不得不开口提醒:“妙大小姐,请麻烦经常照照镜子好吗?”没看到他们编辑部一半的男生看到她都会脸红吗。
      “这是个看才华也看脸的世界啊。”
      对于妙妙这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凉凉装作思考了一下,回复道:“是啊!”
      因为下班约了小禾他们吃饭,凉凉比以往早下班了一些。
      一直秉承着不愿意让别人等待的原则,顾裴到的时候,凉凉就已经把菜都点好了。这家餐厅的招牌菜就那么几个,凉凉全部都要了一份,想着小禾应该都会爱吃。坐着等着的时间凉凉发了消息给自家哥哥,说自己跟朋友在外面吃饭会晚点回家。
      她哥发来短信:注意安全。后又不放心的打来电话问了具体的位置才肯罢休。顾裴来的时候,凉凉才挂了电话。
      看到凉凉有些无奈的样子顾裴猜到:“家里人?”
      “嗯。”没有看到小禾的身影,凉凉问道:“小禾呢?”
      “她着凉了在医院,让我们吃完饭,给她一定要带点吃的。”
      这顿饭没有吃多久,顾母就打来电话说小禾在使小性子,不肯打针,也不肯吃药。两人匆忙结了账就去了医院,小禾的着凉确实很严重,再加上水土不服,整个人不仅瘦了一圈,看起来比别的生病的人还憔悴很多。医生叮嘱要多喝热水,煲汤要清淡一些,奈何刚刚对食物喜欢上的小禾哪肯听,硬是不吃清淡的食物,连着打针也要拒绝。
      凉凉跟顾裴到的时候,小禾正在撅着嘴闹别扭。
      顾阿姨无奈的拿着汤勺,硬是哄着小禾喝一口,小禾怎么都不愿意张嘴。
      见凉凉来了,小禾亮着眼睛看着凉凉:“凉凉姐,你来了。”
      “你怎么不吃饭?”
      小禾撅着嘴:“这些都没有味道,我吃不下。”
      “你吃不下,病怎么能好?”
      “凉凉姐姐,这点小病没事的,我明天就能出院。”
      医院长长的走廊,对于小禾怎么都不吃这些饭的性子,凉凉也是有些头疼,不过还是安慰道:“顾阿姨,你别太担心,小禾的体质还是有些底子的,在伦敦那么多年,这个病会好的快一点,我回去让我妈煲一些汤,把药混在汤里,明天送过来,看着她喝了。”
      “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应该的。”
      小禾缠着凉凉说了好久的话,凉凉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从车上下来,雪已经不在那么大,零零散散的飘落着。
      “今天麻烦你了。”顾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本来今天是要跟小禾两个人请你吃个饭。”
      “不麻烦。”又觉得这些事本来就是她之前答应过小禾母亲的,于是又补充道:“回国时我也答应小禾的母亲好好照顾她的。”
      “那好,等下次有时间在一起吃饭,晚上早点睡。”
      “嗯,回去路上开车慢点。”
      车子发动的声音响起,顾裴还是将窗户降下,目光落在凉凉身上,说了声:“走了。”其实他还想跟她在多说些话,下午一直有小禾缠着,他只能在一旁看着她,今天他穿着藕粉色的羽绒服,衬着她更加的白嫩动人。可是雪花落在她身上,他又终究还是升上车窗,不在多说一句。
      凉凉点点头,目送车子离去,转身时便看到白沐宸站在不远处,有些清淡的目光看向她。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身上已经落了一些雪,将他深褐色的西装衬的有些白。
      雪咯吱咯吱的响着,他一句话都不说的向她走来,在凉凉以为她会穿过她然后离开的时候,白沐宸的脚步确停了下来。
      有些冷淡的声音传来,钻到凉凉的耳朵里:“我以为你已经冷血到了极点,原来只是对我冷血。”
      一瞬间的寂静,接着便又是脚步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声响。直到对面传来关门的声音,凉凉才回过神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