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与归(2) ...

  •   温灵妙把那柄剑放到司空骞手里。她笑了笑,“十一年前花灯节,你娘在渡星门亲手打造。算是聘礼。只要你别嫌上面续竹山庄的铭。”
      司空骞穿了一身红色的嫁衣,身旁放着一顶红盖头。
      他接过那柄剑,抚摸着刀鞘上的纹路,他说:“多谢。”
      “成亲礼入夜开始,华景盟各派都派了人来,到时候小心些。”
      司空骞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问道:“顾流和沈寄傲还没找到?”
      一年半前。渡星门终究不可能袖手旁观,帮着温灵隽从头开始清理坍塌的碎石,期间也把一些因受伤不便行动、几乎绝望的人救了出来。温灵隽中途看到了顾流,但也只看了一眼罢了。后来顾流也加入了清理工作,第二天晚上,才找到司空骞所在。温灵隽把司空骞抱出来时,顾流也看到了里面的躺在地上的沈寄傲,他当时就呆住了。
      后来顾流就带着沈寄傲不见了。看见人说往林子深处去了,那时候整个摇碧林都混乱无比,到处窜着人与兽,渡星门作为离这儿最近的门派,大量人力都在解决这事儿。很多他们在摇碧林中圈养的兽场也几乎毁于一旦。大约忙碌了一个多月,司空骞精神也养得差不多,提到沈寄傲,温灵妙才答应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帮着找一找。
      此时,温灵妙点了点头,说:“当时我就看过了,沈寄傲十成十是死了,管能不能找到尸身呢。我希望你以后能和小隽好好过日子,眉城的宅子已经置好了,成婚后你们就可以过去。”
      司空骞把剑挂到床头,点了点头,“我知道。”他拿起那块盖头,盖上了。
      大堂已聚满了客人。
      月色被华灯掩盖,席间觥筹交错。
      邰新火和裘霜质也在其中,大半年前他们与司空骞取得了联系,如今代表折枝教——当然,表面上看来折枝教已被华景盟剿灭,来参加这场婚宴。他们是极少数知道那盖头下究竟是谁的人。按道理,看到高大俊朗的教主穿女子喜服,应当感到几分滑稽。可邰新火痴痴地望过去,眼泪滴进了酒里。她今日的装扮与以前的她完全不同,换了百褶裙,梳着温柔漂亮的发髻,唇上抿了胭脂,眉上点了黛色,在裘霜质眼里,简直美艳不可方物。可她的脸上全是伤心。
      裘霜质的低头,看见杯中自己的倒影,半张脸上还有未退的疤痕。他想劝劝邰新火,可是他也知道,若感情能被劝去,自己也不会一直在她看他的时候看着她。
      天空上绽开绚烂礼花,欢乐的气氛到达了顶点。
      
      “一拜天地——”
      
      有人穿过多恨山漫天风雪,推开那座沈府尘封已久的大门。
      侍女们正凑在大堂讲着体己话,这地方终年很少见人来,青莎闯进来时,她们都愣了愣。有人起身询问,青莎目光环绕大堂一圈,开口道:“你们中有一个人,是当年虞县大灾,公子身边一个叫顾游的侍从救回来的,是哪位?”
      小馑怯怯地站了出来。青莎伸出手,笑道:“没事,过来。”
      小姑娘所在角落,似乎并不热衷于参与谈话。事实上,顾游对她的好这座沈府的人都瞧在眼里,多少有些不忿和艳羡。论姿色,她不是顶尖,论性格,更是闷葫芦一个,凭白得了公子身边掌着数项权力的顾游亲眼,得了那么多好处,大家想不通,也看不惯。小馑跌跌撞撞地走出来,把手放到青莎掌心。青莎握住了,笑得愈发温柔,“从今往后,我便是你姐姐。跟我走罢。”
      在鹿郡,顾流跟她说顾游的死因开始,她就有这样的打算。公子死了,更好,她可以带着那个女孩儿走得远远的。她早就厌倦了跟在沈寄傲身边的日子。她觉得自己跟顾游是有几分相似的,尽管他们始终只是同僚,甚至称不上朋友。是她一厢情愿。
      有人站出来道:“走什么?没有公子的命令——”
      青莎把小馑腰间的铃铛拽下来扔到地上,小馑吓了一跳,青莎冷眼看着那群分不清谁是谁的面容,寒声道:“公子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
      大堂霎时乱作一团。
      青莎牵着小馑走出去,问她:“我叫青莎,你叫什么名字?”
      “小馑。”
      “瑾瑜美玉也,好名字。”
      “不是,是……”小馑声音怯弱。她们跨出沈府,风雪扑面而来,把未完的话湮没。寒风灌进衣领,冻得她轻轻一哆嗦。青莎握紧了她的手,半搂着她,说:“别怕。”青莎的手是热的,连带暖了小馑的手。小馑想,美玉的那个瑾,总比饥馑的馑好呀。她紧紧地回握住青莎,贴紧了她,朝她笑,在风雪声中,喊她:“姐姐。”
      青莎揉了一把她的发。
      她们的身影消失在漫天白雪里。
      
      “二拜高堂——”
      
      露浮山南面的石块缝隙里也开始冒出绿芽,草木蓬勃生长,偶尔还能看到在其中窜来窜去的小动物。
      “阿容,”洛生尘搬了盆长势喜人的花草进来,“帮把手。”
      夜色正好,素灵馆在含清城仍开着,但已交给了洛生尘新收的弟子。若有紧急情况,从含清城传信过来,只要不到一个时辰。素灵谷里收了些天资不错的孩子,每日洛生尘就带着他们认认药草,学学医理,偶尔孟容光也会在白天跟着他们玩一会儿,但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撑着特制的遮阳伞。即使这样,洛生尘也不让她在外面呆太久,她说对身体不好。
      当年她们回了含清城,就听说了摇碧林的事,一度以为司空骞凶多吉少。后来,温灵隽差人带了信、天魔卷、封灵术和司空骞从真正的墓里拿到的那本日记册子给洛生尘。而司空骞从沈寄傲那儿拿到了那三本,后来看了,才知道为什么封灵和封魂不是一本。封灵是裘霜质修炼的功法,将兽魂封于己身,以获得实力;封魂则是铸器之术。
      孟容光帮着洛生尘把那盆结着骨朵的花儿搬进屋子里,问她:“费这力气做什么?”
      洛生尘兴致勃勃地打开窗户,让月光倾泻而入。
      “看,花开了。”
      洁白的花瓣在月光下缓慢绽开,舒展枝丫,芬芳扑鼻。
      
      “夫妻对拜——”
      
      自摇碧林那一年阵法结界齐齐崩塌后,越来越多的人从嘉涉山脉各个地方前来探宝。年轻的男女们结伴而来,吃着平日难以尝到的野果,逗弄温驯的灵兽,期盼着从天而降的好运。
      下雨了,一行人找了个山洞躲进去。山洞很深,隐隐散发着奇怪的气味。点燃柴火后,有人举着火把一直走到里面,惊得火把掉到了地上。里面是两具尸体,一具紧紧抱着另一具,头与头相抵。被抱的那一具有明显被野兽啃食的痕迹,且腐烂程度较高。那人呼朋引伴,让朋友们都来看看这两具奇怪的尸体。他们仔细查看,在抱人的那一具身后皮肉上发现了很多伤痕,虽然已不甚清晰,但竟能隐约拼成一个字:“沈。”他的胸口插着一柄短匕,像是自杀的。
      有人提议,这大约是一对殉情的爱人,将他们合葬吧。
      于是在摇碧林深处,多了一块从远处搬来的大石头,上面被人用刀剑刻了个歪歪扭扭的“沈”字。
      
      “礼成。”
      
      落月沙漠旁的港口,从船上下来了一个少女,身后跟着个小男孩。她回过头凶道:“不要跟着我了!”
      小男孩有些怯,但仍坚持跟在她身后。他的眼下有一颗泪痣,微微泛红,粉雕玉琢的可爱。沈占走得快,他很努力跟上,伸手去牵沈占的手。
      沈占眼睛有些红。她知道义父死了,若她愿意,以后沈府都会是她的。可她除了打架,什么都会,要那么多沈府做什么?青莎也离开了她。青莎只是因为义父的命令才陪在她身边的……
      上一次她来这里,是为了去多恨山找义父。虽然那时鹿郡沈府出了事,她受了伤,可在神思清明的时候,她是开心的。而这一回,她来这里做什么呢?
      “姐姐。”那个怎么也甩不掉的跟屁虫小男孩仰头看着他,说:“是师父要我跟着你的。我知道你生父母在哪里,你想见他们吗?”
      海边的风潮湿,有一股咸味。
      沈占低头看着他,沉默了很久,问:“真的吗?”
      
      “送入洞房——”
      
      他们牵着手,从人群喧闹里走到房间,享受属于他们的安静。
      温灵隽挑开盖头,望着司空骞笑。
      司空骞也笑。
      他想起自己在墓里因幻阵而做的那个梦,不同的兜兜转转后,好像走向了同样的结局。但眼下是真实的。他的手上不再有镣铐。
      春宵帐暖,夜月花朝。
      
      “后来呢?”
      “后来?”年轻的说书先生收起折扇,笑道:“后来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白头到老,共殓一棺。”
      
      -正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写完了!!!!谢谢大家!!!谢谢一直在看的各位!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