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不思量(3) ...

  •   他靠在墙边,合上书册,心中默然喟叹。那柄剑还在棺材里静静躺着。司空骞走上前,正犹豫要不要拿。这是别人的记忆,他现在只是个凡人,即便是神兵,于他而言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神兵与修行者之间的沟通依靠的是天地之气,灵气也好,混沌之气也罢。若没有修为,神兵在他手上也只如同废铁。当然,这样的说法只是司空骞看来听来的,真正的上古神兵早在神魔大战后就消失殆尽,这些年来到处有人说能打造堪比神兵的兵器,可现在哪还有人知道真正的神兵是什么样子的。
      突然,整个墓室又震动了一下。司空骞听到不远处有一声小女孩的惨叫。是沈占。他被那本日记带来的怅惘瞬息一扫而空,当务之急,是要报仇。司空骞弯腰从棺木中捞出那柄剑。出乎意料的是,这柄剑虽沉,但到他手中,如当日的庭梧凤刀一般,发出一声低低的嗡鸣后,安静地被他握在了手里,重量合适,并不吃力。司空骞心中有些疑惑,但这总算是好事。他借着那颗夜明珠的一点光亮,找到自己落进来的那处门洞。门洞狭窄,头顶很低,他得弯着腰走。那柄剑偶尔撞到壁上,发出清越响声。
      
      走了一段,眼前霍然开朗。
      司空骞仰头,头顶上就是他掉下来时穿过的那个阵法,光芒耀眼,其中人影绰绰。他又听到沈占惊叫了一声。这阵法效果是否同那第二间屋子一样,他不得而知。他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哪些人。司空骞拿剑试探地碰了碰那阵光芒,出乎意料的是,那光芒竟如有实质,与剑相碰,发出短促的“当”声。
      紧接着,那阵法缓缓降落了。司空骞连忙退出阵法覆盖的范围,然而这房间庞大,阵法的光芒几乎侵占了整个空间,司空骞躲闪不及,半个身子还是被罩了进去。他本以为又要经历一阵痛苦——他现下的身躯也着实脆弱,没想到,那光芒温和地在他身上流转,什么也没有发生。司空骞愣了愣,干脆一闪身,进去了。
      阵法中如同白昼,他眯眼望去,第一眼就看到沈寄傲。他正躺着,一动不动。司空骞心想,绝佳的好机会——如果这不是他的伪装的话。但阵法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阻拦他们进入那个墓穴,虽然司空骞感受不到,但定然对沈寄傲他们有极大的伤害。司空骞握紧了手中的剑,缓缓走到沈寄傲跟前。
      沈寄傲神色痛苦,眼皮剧烈颤动着,但始终没有睁开。
      司空骞看着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很多事。从他决心此生为报仇而活开始,沈寄傲的身影就一直在他身侧。自衣上香相遇,他就一直以为沈寄傲称得上是他的朋友。沈寄傲在折枝教的创建上给过他很多建议,教他如何管理一个庞大的组织,赏罚分明,威逼利诱,只要是行之有效的方式,都可以用。只要办事得力,品行好坏无关紧要。甚至有时候坏一些才更好掌控。司空骞从小接受的是正派君子的教育,起初听到这样的话,只觉得匪夷所思。但依言尝试后,竟发现真的管用。如今回想起来,折枝教在江湖上全是恶名,除了露浮山一战、屠灭金缕殿以外,更重要的就是手下的这些人。也因此,到了后来,折枝教分化成两派,一是裘霜质他们,早年便跟随在他身边,心存善念,留在折枝教不过是为了寻个庇佑,二则是野心勃勃之辈,他们忠诚倒也忠诚,但有时候司空骞觉得,那忠诚未免廉价。折枝教后来多次暴露行踪,有极大的可能就是因为他们站到了折枝教的对立面。
      他举起剑,猛然刺下!
      司空骞对准的是心脏,然而在一瞬间,沈寄傲衣服无风自动,身上有什么鼓动着,司空骞直觉已刺进皮肉,却被什么东西强行撞开,那一剑最终落在了沈寄傲的小腹上。耳边似有龙吟凤啸,庞然凶兽的幻影冲到他眼前,即便只是幻影,司空骞也没有抵抗之力,他往后退了两步,耳朵生疼。幻影很快消失,那柄剑还插在沈寄傲小腹上。远处传来一声少女尖锐的喊声:“义父——”
      司空骞摇了摇脑袋,上前用力拔出剑,对准了沈寄傲的脖颈。他还未使劲,便见少女奔来,长刀直指着他。
      司空骞只犹豫了须臾。他当然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危,杀了沈寄傲,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会毫不犹豫这么做。可是就在那须臾之间,他想到了温灵隽,想到了自己在温行舟面前的承诺。于是他抬起手,格挡沈占近在咫尺的刀锋。
      刀剑相撞的刹那,巨大的响动炸开。刀与剑身都绽开光华,像是因为棋逢对手而兴奋,兵器嗡嗡作响,微微颤着。虽然没有修为傍身,但司空骞从小练习的剑招还很熟练,他艰难变换着剑招——技巧再出色,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看起来也只是勉力挣扎。他被沈占打得连退数步,刀剑相击的巨大力量震得他胸口发疼,喉咙涌上腥甜,被他狠狠咽下。忽然间,司空骞感受到剑柄传到指尖的一线冰冷锐意。他看到沈占的脸色也变了。
      此前与沈占相对,因没有修为,司空骞掌控着剑,却落于下风。而此刻事态突变,剑开始掌控他。
      与沈占之间的修为差异也被这样的方式弥补了。但即便如此,他们也至多打了个平手罢了。来往过了数十招,在沈占旋身的片刻,司空骞发现了她腰间的猩红血迹。是他人抑或她自己所伤?几乎是在他心念一动的瞬间,手中的剑仿佛与他心有灵犀,直朝她的伤口刺去,沈占看出司空骞的意图,神色一变,侧开身子,长刀举过头顶,蓄力往下砍在剑上。
      “铮——”一声,刀剑齐齐断裂。
      两人同时一愣。身旁有人笑着鼓掌。沈寄傲捂着伤口,笑声里带着嘶哑呼吸,他说:“精彩。”
      司空骞握紧了断刃。
      沈占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司空骞,她跑到沈寄傲身边,关切道:“义父,你没事吧?”
      沈寄傲摆了摆手,说无妨。他在沈占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司空骞发现他的脖颈有些奇怪的紫黑色线条攀了上来,皮肤微微肿胀,那线条还在不断地往上爬,紫黑色几乎很快就在皮肤上晕染开了,这情景让司空骞想到了裘霜质。他将已经断掉的剑指向沈寄傲,神色是冷的,心也是冷的。
      他想,他大概要死在这里了。
      他当然能看出来温行舟那夜答应得到底勉强,他的身份见不得光,温灵隽与他在外几个月,带了一身伤回来,怎么看他司空骞也不是良人。如若他死了,小隽大约会伤心一阵子。依他的性格,恐怕会难过很久。但也说不准,万一再遇上个别的什么哥哥,动了心,他也能快快乐乐地活着。就像那本册子所记,青梅竹马也好,死生不渝也罢,终究是会变的。
      但临到头,他才知道自己多舍不得。
      沈寄傲苍白狼狈的脸上仍挂着从容的微笑,他说:“我知道你想杀我,可你瞧瞧你如今这副样子,司空骞,如若不是运气好,这阵法不知何故正好对你无用,你根本碰不到我一片衣角。”
      “如果我能运气一直好下去呢?”
      沈寄傲几乎笑出了声,“我可不记得你从前这么嘴硬。”
      司空骞握着那柄剑,断口处也是锋利无比的,若是找准机会,未必不能插进沈寄傲的心脏,置他于死地。他想再试一次。
      猝然间,符阵光芒熄灭,灵力溃散掀起了一阵风,所有人眼前一片黑暗。司空骞呆了一下,上天真如此眷顾他?
      正在此时,他又听到沈占叫了一声,“谁?!”
      他回忆着之前的站位,猛地扑向沈寄傲。同时抬起那柄已断掉的剑刺向他。断剑刺进血肉,“噗嗤”一声,司空骞听到沈寄傲痛苦的喘息着,令他惊诧的是,沈寄傲比他还没有力气。
      “司空骞,我一直很欣赏你……”沈寄傲低哑地笑着,“我是个怕死的人。我从小活下来就不太容易,你这样极有天赋的人大概无法想象。但我也想过很多我死的方式。当然——”
      司空骞并没有打算听他废话,他确认沈寄傲在他手上已无挣扎之力,便抽出了那柄断剑,又反手扎进沈寄傲的胸膛。
      沈寄傲咳了两声,不笑了,嗓音因疼而微颤着,“当然,我也想过,我可能会死在你手上。但不是在这样的情景,这样的方式。你成了个废人,全靠着一点运气……”
      “不是运气。”
      司空骞的眼睛已经差不多适应了黑暗,朝着声音方向看过去,模模糊糊能看到一个身影。虽然看不出面貌,但他认得这声音,是封春衣。
      沈占倒在地上,封春衣握着刺到身体里的断刀的刀柄,跌跌撞撞走到了他们两个人面前。她笑了笑,“是宿命。”
      沈寄傲讥讽一笑,并不说话。
      封春衣看着他说:“我今天来就是帮司空骞杀你的。从十三年前见到你那一眼开始,所有的开端与结局我就都看见了。只是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最后杀你的这个人,是司空骞。”
      沈寄傲讽刺了她一句,“那你看到你自己也死在这里了吗?”
      “我十五岁时就知道我会死在这里,只是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但一路走到今天,我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的。我是皮影戏里的纸人,被上天操纵着唱一出戏,戏结束了,我就可以被丢弃了。就是这样。”
      封春衣缓缓退回沈占身边,脸上带着笑容,用微弱缥缈的嗓音一字字说:“一切都结束了。”
      天摇地动后,整座墓轰然坍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