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拾伍 ...

  •   对战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等到晚饭时间张新杰喊停的时候,这群疯子已经各种排列组合打了二十几局,回过神来颇有些大梦初醒的意味。
      “再打最后一局?”张佳乐试图打破张新杰的生物钟。
      张新杰十分动容然后拒绝了他,还绝情的朝张佳乐扔了一只韩文清:“队长,还继续吗?”
      韩文清以身作则率先起身:“吃饭,吃完复盘。”
      张佳乐不太开心的撇撇嘴跟上去,今天下午他就没赢几局,整得跟他分到哪边哪边就输一样。
      而秦汪也好不到哪儿去,她和张新杰的胜率基本在三七开,每一局都打的难舍难分,赢了的赢得艰难,输了的输得也不丢人。她伸手去捞自己的水杯,还回头跟林敬言讨论着末了一局的得失,只听一声脆响,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聚焦过来。
      “啊……抱歉,我没拿稳。”秦汪有点懵圈的看着自己的手,下意识的蹲下想去捡杯子的尸体,被林敬言眼疾手快一把拽到了怀里。
      “别乱动!”向来温和的林敬言此时气场凶狠的跟韩文清有一拼,“你的手给我看看。”
      秦汪眨眨眼,乖乖抬爪搭他手上:“别担心,你看,我没碰着玻璃碴子。”
      林敬言的神色没半点缓和:“根本不是那回事!”他虚握着秦汪的手,仔细的捏过每一根手指,才抬头对围成圈的队友说,“过度操作导致的暂时性肌肉麻痹,好好做手·操·的话问题不大。”
      众人皆松了口气,秦汪先前没意识,但她知道林敬言就是因为早年过度操作又没规范的保养才使得竞技状态下滑比同龄人严重的,又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明白自己的情况,立刻乖巧的道了歉:“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张佳乐摸摸秦汪的脑袋:“新人容易出现这种问题,以后注意就是了,小秦小宋,你们也是,要知道手就是咱们的命啊,知道了吗。”
      张新杰和韩文清对视一眼,推了推眼镜道:“我会联系保洁过来清理训练室,保险起见等吃完晚饭林前辈还是带前辈去医务室看一下。”
      张佳乐小朋友态度积极的举手:“我也……”
      “张前辈就不用一起过去了。”张新杰的眼镜片反射出诡异的光,“晚饭后队长和我有事要跟前辈商量。”
      面对飞来一口黑锅韩文清愣了一下,但鉴于对张新杰的信任,他还是“嗯”了声。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扎堆去了食堂,霸图财大气粗表现在各个方面,尤其是如今两位老板都是战队成员的情况下,少数知道实情的高层就更不可能在这些细枝末节上委屈顶头上司了。
      刚归队的白言飞看着质量更上一个台阶的饭菜,忍不住拍了一张晒到职业选手的Q群里。
      挨个打完菜,韩文清找了个中央的桌子坐,而张新杰照例坐在靠窗的位置,秦汪本来想往孤寡老队长旁边坐,无奈餐盘被林敬言拿着,只好跟他坐到边角的位置去。
      结果张佳乐端着餐盘跟过来,坐到秦汪另一侧的座位上。白言飞看妹子两边都没位置了,机智的选择了正对面,秦牧云和宋奇英一左一右在他两边坐下。
      “这样不太好吧?”秦汪问林敬言。
      林敬言往秦汪爪子里塞个勺子,气定神闲的边给她布菜边反问道:“怎么了?我记得你还挺爱吃这几个菜。”
      “不是菜的问题,我记得你以前在呼啸吃饭可热闹了。”秦汪指指独自一人占据中心位置显得特别孤单寂寞冷的韩文清,又比划一下自己面前挤满了人以至于餐盘都快放不开的这桌,“副队是吃饭习惯问题我能理解,但是不带韩队玩就有点……怎么说呢……”
      白言飞差点表演一个天女散花,他连忙灌了口疙瘩汤压压惊:“卧槽小嫚儿你胆儿忒肥了吧,带韩队玩?不怕被骂成狗啊?咱队长骂起人来可从来不管你是男是女的。”
      林敬言往秦汪勺子里夹了两个蛤蜊肉:“老韩自己心里有数,不用你管,赶紧吃完还要去医务室呢。”
      张佳乐好像发现了什么乐子似的,也开始往秦汪碗里丢蛤蜊肉:“老林你可以啊,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能在妹子面前表现呢,我跟你讲公平竞争,抢跑是犯规的!”
      “呵呵。”早就撞线了的林敬言不想搭理张佳乐,并把他丢到秦汪碗里的蛤蜊肉全夹到自个嘴里吃了。
      张佳乐很气,伸筷子去抢自己的劳动成果,被林敬言抱着碗一一闪避掉。
      夹心饼干秦汪无语:“你们是只有五岁吗?”
      “啧啧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他们俩加起来三岁不能再多。”白言飞围观修罗场在群里high到飞起,“秦妹子,我能给你照一张吗?职业群里那些牲口都不信霸图有了女队员。”
      秦汪笑:“可以呀,不过要拍的好看一点。”
      白言飞比了个OK:“放心放心,我可是修图小能手,别说是你这么漂亮的小嫚儿,就是小宋这样可爱的男孩子我都能p成萌妹。”
      “欸?”安静吃饭的好孩子宋奇英突然中枪。
      “那你可真的是很厉害了。”秦汪很给面子的鼓鼓掌,“能把乐乐哥p成可爱的女孩子吗?”
      “没问题!”get到夸奖的白言飞相当膨胀,“张佳乐前辈本来就秀气还扎着小辫子,p起来完全没难度,要不我给你p个韩……林敬言前辈?”
      “哇,这个求生欲可以说很强烈了。”秦汪转头,左右看看脸色突然铁青的两人,毫不客气的嘲笑道,“讲道理,比起p的,我很想看真人版女装大佬呢。”
      “宝宝啊……”林敬言欲言又止。
      张佳乐一脸难过:“汪妹我最近又有哪里得罪你了吗?”
      “当然有啊。”秦汪把勺子一放,端着吃干净的餐盘站起来,“打扰吃饭之仇不共戴天,言飞你说是吧。”
      “对对对!我妈说了,漂亮小嫚儿说的话都对,如果不对那就是你听错了!”
      “哎呀,伯母说得真好。”
      “……嗯,伯母说的对,你说的也对。”
      “……好个鬼啊!林敬言你立场太不坚定了,是男人就别轻易屈服啊!”
      屈服于自己的老婆天经地义,能屈能伸的林敬言留给张佳乐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几口塞完饭菜跟着秦汪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脏心杰为了自家爱豆也是操碎了心
    老韩:所以这就是你卖了我的理由?
    张副:不,队长,我是真的有正事需要你跟张前辈谈
    乐乐:玩战术的,心都脏,都脏!
    这两天更新可能会少一点,因为在家里母上buff没太多时间码字_(┐「ε:)_
    才不是因为要对茨[哗——]童子发起华丽的复仇呢!绝对不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