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冰冷的枪口猛地顶向她的脑袋,她差点被枪口撞歪,脑袋晃了晃,拿枪的人呵斥她:“派克诺坦,你为什么要具现出枪。”
      派克诺坦阴沉的说:“你们不是要情报吗?”
      
      镜头向前拉。
      派克诺坦是从流星街送去外面黑帮的特殊人才,到达外面的第一天,boss对她来到表示欢迎,他说他需要派克诺坦这样的情报人才,只不过因为她身份特殊能力特殊无法将派克诺坦介绍给其他人,希望派克诺坦体谅。
      这种漂亮话说的体面,毕竟大家是上下级关系,还有性命、权势、金钱的压迫,boss能这样客气已经出乎意料了。
      
      boss很信任她。
      他说:“派克的能力也只有我敢用了。”
      “每次都是把性命交到派克手里。”
      “我相信你。”
      
      他这种话说的更漂亮,如果不是每次会面boss身边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少人,每次派克诺坦朝boss开枪脑门上都要顶着不下十支枪,她就要信了。
      派克诺坦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的枪口稍微颤动,那些人就能瞬间将她射成蚂蜂窝。
      假惺惺的。
      boss还会安慰派克诺坦,让她不要害怕,她是他的下属,他不会伤害她的。
      “下属也是太关心我了。”
      
      boss就是这样多疑,他不是不可以让其他手下代替自己,但是能代替自己的必然是他的得力助手,假如这个得力助手知道他所有的隐秘,又能代替他指挥各种事情,那么他便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了,boss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黑帮家族的首领,他拿不准有没有人会为了更大的利益出卖自己。
      
      那种所谓——知道首领一切秘密的门外顾问,一点都不适合他这样的黑帮。
      还是那句话,这个世上能打动人心的利益太多。
      
      派克诺坦无所谓boss的纠结,也不在乎他是否信任,她的心在流星街里被打磨的冷硬,她也明白这种人的意思,一层双保险——你的命在我手里,我的命在你手里,对大家都好。
      她不在乎怎么活着。
      可惜,不是所有人都如她一样想。
      
      她的同僚,好吧,暂且把那些拿枪顶着她的人成为同僚,这些人质疑派克的出身,性别,身体,在这些男人眼里,派克诺坦是一个出身低微,身材动人的女人。
      没一个能让他们看得起的。
      
      假如她出身高贵、背景强大,假如她是一个强壮的男人能够凭借剽悍的外表令人折服,假如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藏在人群中毫不起眼,那么那些人的诽谤和质疑还不会那么沸沸扬扬。
      但是。
      她就是这样一样毫无势力,无法令人从第一面上产生敬畏或者无视,反而身材完美夺目的女人。
      
      派克诺坦曾经亲耳听见有人说:“那个从垃圾场出来的人,有什么可夸赞的。”
      “垃圾场除了垃圾,还会有什么。”
      旁边的人应和:“说的是。”
      
      他们不把派克诺坦当成同僚或者其他值得信任的人,每次获取情报时,那些个人的枪口非常重,无时不刻不再提醒着她。
      
      “派克也只有丰满的胸/部可以引以为傲了吧。”
      “哈哈哈。”
      
      派克诺坦靠在拐角听的一清二楚,谁叫这些人一点不掩饰音量。
      她拿出烟,按下打火机,晃动的火苗点燃了烟头,“啪嗒”的按声也惊动了谈话的人。
      
      他们喊:“谁在那里。”
      派克诺坦一动不动,她深深吸了口烟,将烟雾吐出。
      
      那些人一越过拐角便撞上迎面而来的烟雾,猝不及防的吸进烟气,呛得他们不断咳嗽。
      “你在搞什么鬼。”
      
      派克诺坦声音低厚,给人冷漠阴沉的感觉,她说:“抽烟,看不见吗。”  
      两人打了哈哈,装作无事发生离开
      
      .
      
      “跟我一起来的人在哪?”
      有一天派克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竟然全是黑帮的人,那些从流星街一起出现的人一个都瞧不见,大概是在窗外眺望风景时看到庄园里巡逻的人都是一身笔直的黑色西装,而无一点熟悉的气息。
      和她一起来这里的,有男有女,但是她只看到了自己。
      
      听到她的询问,管家抬抬单片眼镜,一丝不苟地回答:“他们有他们的安排,老爷的事情下属请勿随意插手。”
      这时身边走过“同僚”,就是那种拿枪顶着她脑袋的同僚,听到管家的话,他十分轻慢:“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他们死了,这种查不到的身份的人最适合做一些见不得人的送命活。”
      
      同僚旁边的黑色西装打圆场,“喂,不要当着她的面说这些。”
      “怕什么,就是她知道又怎样。”同僚恶意满满。
      
      也不好说是恶意。
      好比孩子站在蚂蚁窝前跟另一个小孩商量说:“我们拿水把它冲掉吧。”
      没什么善意,也没什么恶意,只不过觉得她知道或者不知道都一样,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同僚口气轻松,带着一点好奇:“不是说他们流星街的人为了食物和活命什么都能做吗?”
      “给他们食物就足够了吧。”他用枪拍拍派克诺坦的脸,冰冷沉重的枪膛打出红印,“感谢老板让你活的那么自在吧。”
      “要是我,一定把你用链子拴住关在屋子里,给个食盆每天喂食物就好了,省的整天在屋子里闲逛。”
      
      黑色西装再一次打圆场,他推着同僚离开,一边和派克诺坦说:“对不起,他说话一直这样,你别放在心上。”
      同僚不满:“怕什么,她还能反抗不成。”
      
      管家在两人离开后向派克诺坦鞠躬行礼,说自己要离开,不打扰派克了。
      
      派克诺坦手中具现化的枪时隐时现,最终消失,她转身离开。
      
      .
      
      boss要去流星街,他带上了派克诺坦,在飞艇上他问派克诺坦:“派克回到故乡,会高兴吗?”
      派克诺坦眼睛映着黑沉沉的垃圾山,没有回复。
      
      boss也不在意,这次他带了充足的物资,不知道能从长老会议上换回几个念能力者,上次得到的派克诺坦和一些没身份的普通人让他尝足了甜头,他心里火热,似乎看到家族在他手里发扬光大的景象。
      
      派克诺坦杀了看守她的人,他们让她发出“记忆弹”,于是派克诺坦送了那人一颗子弹。
      
      老板带着大部分力量——包括他身边的念能力者去和长老会议谈生意去了,留在基地的人在外面可以称上一声不错,但对于念能力者来说还是太弱,派克诺坦只是简单发出念力便破坏了他们孱弱的身体,一瞬间这些围在她身边的人便到了一地。
      
      虽然她身边的人解决了,但屋顶上boss还布置了狙击手,派克诺坦逃离的时候被狙击手打中身体,她借着换弹的时差消失在众人眼中。
      
      那天雨下的很大,夜幕下细长的雨线织成水幕,里面含着流星街特有的金属锈气和臭味。
      派克的高跟鞋踏过水泊,溅出一地水花,幸亏有念能力保护,否则狙击手的第一颗子弹就能将她的手臂绞成碎肉。
      
      不过她如今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她不是强化系抵抗力弱很多,那颗子弹深深嵌在血肉里,鲜血汨汨流淌滴入泥泞的地上将雨水染成猩红。
      雨水打到她身上,热量不断流失,她的步伐越来越踉跄,派克诺坦凭借意志和经验在这里寻找藏身之地。
      
      她被找到了。
      派克诺坦离开的消息第一时间传达给boss,boss派出身边的念能力者,势必找到逃离的派克诺坦。
      那个念能力者时专职武斗派,派克诺坦在基地里一直受他辖制。
      
      念能力者凭着生死搏杀里得带的经验,以及自己的念能力,在雨夜还未停歇的时候便找到了冻得脸色苍白阵阵发抖的派克诺坦。
      念能力者身边跟着许多穿着黑色西装的黑帮,其中一人说:“boss让我们教训一下她,一定是活的太自由了,所以才会生出不该有的妄想。”
      
      派克诺坦的头被踩在水里,脸颊被石块和金属片碎玻璃拉出阵阵血丝,口鼻里都是血腥气,肺腑里翻滚的血味让她恶心。
      她撑着地,不顾受伤的胳膊想要从地上爬起来,每一次微微抬起身体都被人踩着后背压下去。
      
      “这是在做什么?想起来想逃跑?”
      “——知不知道boss用多少武器物资换到你,至少替他心疼一下吧。”
      
      .
      
      “打扰了。”
      “虽然不是很想打断你们,但你们真的很吵。”
      派克诺坦耳边响起一道清澈的少年声音,他用这样悦耳的声线说:“尤其一边打人一边咒骂流星街,真是刺耳啊。”
      
      “滚开,小鬼。”黑帮怒吼。
      “这个女人的命我们老大买下了,不要多管闲事。”
      
      “是吗”
      “那我也买下你们的命吧。”
      
      一道刀光划破雨幕,刀身上游走的光亮仿佛发出清碎之音,至惊至艳。 
      它从东向西,划出一道直线,停下之后雨水打落到刀面上将带出的血水冲洗,又是雪亮的一把刀。
      
      那些围在派克诺坦身边的黑帮们倾然倒塌,尸首分离。
      
      少年的声音再度响起:“真可惜,你们的命不值钱。”
      
      这时又有一人不满地说道:“喂,库洛洛,……我觉得似乎我的功劳被用来衬托你了。” 
      “星河,回想一下是谁救了你。”
      “我已经很克制了,原话是‘装[哔——]’你自己体会一下。”
      
      库洛洛和星河要离开,他们不在乎自己救了谁,出手的原因真的是——太吵了。
      库洛洛几次酝酿看书的心情都被打断,不得已出来清理一下环境。
      
      派克诺坦朝离开的两人喊道:“我的能力是获取人的记忆。”
      “你们敢接纳我吗?”
      
      星河看到库洛洛倏地停住脚步,给他加个特效就能bulingbuling的发光了。
      库洛洛说:“欢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