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 20 章 ...

  •   
      和风徐徐,流水淙淙,院子里一派安静祥和。
      星河跪坐在长廊上,屋檐遮住了太阳投下的光线,明暗分界线刚好落在他膝前三寸处,这是一个极好的地方,充斥着太阳炽烈的热气和阴影潜藏的幽冷,星河的心绪沉在一片寂静清净处。
      他对外面的一切都不敢兴趣,不喜欢木制的低矮房屋,不喜欢来往佝偻窃语的行人,甚至连酒家挂在木杆上招客的蓝色方形帘子也见之生厌。
      
      鹤丸国永从旁缓缓靠近,“既然无聊,为什么不出去逛逛呢。”
      “不喜欢。”
      
      鹤丸国永在星河身边坐下,他的坐姿随意,一条立起,一条弯曲,一手撑着木板,若是有细长的酒瓶就更应风流景了,“说起来,认识你那么就还没见你喜欢过什么?”
      “啊对了,你应该喜欢离开这里吧。”
      但很快他又反驳了自己的说法,“不,如果你想早点离开,就不会坐在这里发呆了。”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喜欢啊。”
      
      鹤丸国永依旧紧闭着双眼,眉头紧皱的仿佛时时刻刻在发怒,不过这是目盲之人的常态,只能道他演技真好,而且自从进了吉屋家里,他便再也没睁开过眼。
      时时刻刻,受惊或欢喜,都没有睁开过。
      生了一副好相貌,遇到怜惜他的女子时,总是把自己的虚假过往娓娓道来,一副英雄末路的悲凉气,引得女子连连发出心软的叹息。
      
      他说这是在打听情报。
      星河对此不置可否。
      
      “你的情报打听完了吗?”
      难得不用拾起三味线,星河只想独享这片清净。
      
      “有了一点头绪。”
      “不过相比消息,我对星河更感兴趣些,总算同行许久,除了知道名字以外似乎就没什么交集了啊……”
      “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我对你可是一片赤诚。”
      
      “没有。”
      星河安静的跪坐着,假如没有鹤丸国永打扰他能在这里坐到天荒地老,直至成为雕像再化为尘埃。
      
      一道急匆匆的脚步声靠近,很轻很密集,像是女人的。
      果不其然,一个女子的声音怯怯响起,“大人、大人我看到您的仇敌了。”
      
      鹤丸国永在女子间传递的消息是,他全家被敌人所害,自己一夜白头,本来是随意传出去的百无聊赖之言,没想到会有额外收获。
      
      星河听见鹤丸国永起身时悉悉索索的衣服摩擦声,他的脚步逐渐走远,过了一会后,人回来了重新坐在星河身边,“有好戏要开场了。”
      
      “你不准备做什么吗,为这准备了许久的开幕式。”
      “不,还不倒精彩的时候。”
      
      “星河你……”
      “麻烦了,请安静一会儿。”
      
      .
      
      “您的技艺已经无可挑剔了,只是……”
      吉屋令四郎停顿一下,“似乎在感情上仍不够充沛。”
      
      “较常人而言,技艺上的精进尚可以使他们满足,但对您这样有天赋的人来说,若不能一登顶峰窥见无上境界实在是一件憾事。”
      
      他这句话说得极客气,现在的乐曲大家,除了技艺之外还讲求情感融入,认为纯然冷漠机械的乐曲是无法撼动人心的。
      哪怕在遥远的西方有人提出音乐和感情无任何关系,和哲学、理念、信仰无任何关系,只是纯碎的乐器震动,但这对还处在锁国时期的日本而言太遥远了。
      
      “我不懂。”
      “感情之道于我太远,耗费心神尚不得入门。”
      “我或许是天生的愚木,所谓天赋一词,实在无法用到我身上。”
      
      星河抱着三味线坐在吉屋令四郎身前,面对这个普通人他的话多了几句。
      
      “哈哈哈。”吉屋令四郎大笑,“您是在是太妄自菲薄了。”
      “我从小修习这一门技艺,不敢完全自夸慧眼,但也有几分识人之明。” 
      “您并非无法触及情意之道,而是把它冰封在了心理。”
      
      吉屋令四郎是典型的下垂眼角,看人时多了几分悲悯意味,“我原本以为在这段时间里能令您消除困扰,但是没想到您的戒备防范如此之深。”
      “寒冬三尺冰冻,尚有所不及。”
      
      “没有这回事。”
      “我……”
      “只是天生的不善于表达罢了。”
      
      吉屋令四郎善解人意地令开了话题,“说起来,今日有一场演出,不知您可否护送我前往。”
      “当然。”
      
      这不是星河第一次陪吉屋令四郎出行,黑船来袭以后阿部正弘为了得出一个圆满无缺的主意,代表幕府寻求各藩大名意见,并觐见天皇,闲置已久被幕府压迫已久的大名们发现自己在政务上重新有了话语权,心里蠢蠢欲动,上头如此,下方自然暗流涌动。
      表现在乡下,便是路上的是非多了许多。
      
      吉屋令四郎匆匆走向戏院,星河抱着缠布的三味线跟在后面。
      路上持刀的浪人越来越多了,不过这里终究是会津藩,世世代代由松平家担任藩主护卫京都,军事强盛,地方的治安还算平静。
      
      ……或许不算。
      一个浪荡的持刀浪人突然拦路挑出,他面容轻佻,眉间带着轻薄的情意,正当对被他拦住的吉屋令四郎说什么,却看到他身后的少年一个闪身,鬼神一样瞬间从后向前,他来不及反应,隐隐察觉到脖子上系了一根柔软冰凉的丝线。
      
      随后那持线之人猛地拉紧,浪人被拽向前方,随后那人在他右颈猛地一敲,浪人视线陷入昏暗。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吉屋令四郎口里“星河”两个字还没说完,拦路的浪人已经倒下了。
      
      “那是?”
      “琴弦。”星河手心摊开,琴弦安静躺在他的手心。
      “上一次练习的时候断了一根弦,我就留下来了。”
      
      “为什么不用刀呢?”吉屋令四郎疑问。
      “伤人的手段很多,不必非刀不可。”
      
      面对这种另有隐情,吉屋令四郎适时的停了话题。
      这两位借宿他家的人,初看是一好一残缺。
      如今再看,确是都盲了,一个眼盲,一个心盲。
      眼盲的看不清脚下路,心盲的看不清未来路。
      
      路上再无风波,吉屋令四郎带着星河到了戏院。
      吉屋令四郎领着星河进了幕后,他前去换装,星河在台下解开了缠着布的三味线。
      指尖放在拔子上,随意的拨弄着几个清幽质朴的音律,少年端坐如同云上之神,垂眸净视人间。
      
      路过的女子窃窃私语,询问这位新来的少年是何种身份,怎会比春神还撩动人的芳心。
      不时传来一阵又一阵忧愁的叹息,似乎为无法拉近距离而惆怅。
      
      .
      
      演出并无波澜,只是临着离开时,吉屋令四郎狭促的点点门外拥在一起的少女们,“我心纯然,盼君回首。”
      星河缠上三味线,冷漠地起身离开,“走吧。”
      
      吉屋令四郎朝少女们歉意一笑,“走吧。”
      
      当晚吉屋令四郎收了一堆书信递给星河,“倒是出乎我意料的受人欢迎。”
      “果然是少年慕艾吗。”
      
      “是情书吗?”
      嘴上说一点都不在乎的鹤丸国永白天一早就出去了,似乎是在打听新来的付丧神留宿何处,直到夜间才回来。
      
      他一进门就侧着头似乎在听书信落地的声音,“一路上听到仆妇在谈论这件事,说这种小地方竟然出了一名风姿卓然的乐师,引得女子们芳心暗许。”
      “不过星河的年纪也算成年了,只不过未经过元服之礼少了几分仪式……”
      “但就年龄来说,来一场你情我愿的恋情也未尝不可。”
      
      星河一言不发,任凭两人打趣。
      无聊。
      
      夜深了,鹤丸国永和星河一起回到卧房,因为当初两人结伴而行,所以默认是同伴,又加上鹤丸国永扮演的盲人生活上需要人帮助,自然而然帮他们安排了一间房。
      
      “不出我所料,新到这里的付丧神是大和守安定。”
      见星河看向他,鹤丸国永细细解释了一下,付丧神出阵是有迹可循的,因为很少有溯行军会漫无目的的袭击历史人物,这种经验慢慢积累以至于成了规律。
      他前几次守株待兔观察到一座本丸频繁出没于这个时空,几次观察下来发现对方对冲田总司等没有善终的新选组人物非常关注。
      说道这里他对星河微微一笑,“很有意思哦,接下来的曲目。” 
      
      .
      
      “我常听安定怀念已逝之主冲田总司,所以我想……如果安定在这里多陪陪少年冲田总司,应该会快乐些吧。” 
      
      他们先在在一家酒馆,星河和鹤丸两人带着斗笠叫了一喝酒听墙角。
      
      被探听的两人,一个是熟悉的大和守安定,另一个则是少年样貌的审神者。
      
      鹤丸国永就着这些话下酒,喝的好不自在,星河却什么也没听出来,他在本丸里的时候因为存了离开的念想,对里面的付丧神也没多留意,只记得大和守安定是一个安静柔和的付丧神。
      
      “主公——请您收回成命,我等付丧神当以维护历史为几任,实在不可放纵私情。”
      
      那位少年审神者拍了拍大和守安定的肩膀,“安心安心,我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耽误了本丸的出阵任务……只是真的很心疼安定。”
      
      “……还有冲田总司。”
      
      “哪怕是时隔百余年的后人我,看到诸位对他的怀念,也深为动容,偶尔也会希望多看他几眼。”
      
      “安定因冲田总司而成名,想必那种眷恋尤为深刻吧,以己推人,我想安定的难过必然是千百倍于我的。”
      
      “所以,这是我的私心也是我的恳求。”
      “请安定代我,在冲田总司的身边多呆一会吧。”
      
      “主公!”
      “怎么了?”
      
      看着审神者清澈的双眼,大和守安定的心动摇了,多看一会儿……就只有一会儿。
      
      星河听的乏味,却见坐在对面的鹤丸国永脸上笑容愈发肆意,他睁开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真是动听啊,这悦耳的言语。”
      
      鹤丸国永此时像一位端坐高台,以人间是是非非、颠倒痴狂为赏的冷漠看客,酌了一杯清酒,笑古往今来人心鬼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