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那把长/枪从前向后将星河捅了和对穿,直直冲进心脏把那团柔软的肉搅成一团烂泥。
      溯行军唇角高扬显露出尖厉的牙齿,得意之气溢于言表,但一瞬间他看到那本该颓败死掉的付丧神欺身而上,眼神冷酷的仿佛感受不到疼痛。
      他近身四尺之内,迅疾挥刀。
      
      倒下的溯行军脸上还残留着狂喜和惊诧混杂的复杂表情,星河将胸口的长/枪/拔/出来插到地上,这片林中再无其他站立者。
      胸口断掉的肋骨像是什么柔软的液态物,白色的骨质开始融合,再里面那团红色的心脏也慢慢蠕动恢复原状,除了胸口的碎布再没什么了。
      
      星河看着衣物上的圆洞沉思,这里有一个,背后也有一个,该怎么解释这两个如此巧合如此对应的伤口呢……
      烦,不想解释。
      
      五虎退气喘吁吁的呼声从背后响起,“星、星河,其他的刀剑们就在后面,我们……”
      他话音戛然而止,这片林子满目疮痍,溯行军的身体零零散散到处都是,一片战后肃杀之气。
      
      五虎退看到那个付丧神背对自己,面朝着密林冠上那一层微薄的靛紫色云层,声音低缓,“都已经解决了。”
      林鸟们拽着粗嘎的叫声向四面八方飞驰,扑棱棱的翅膀拍打将五虎退惊醒,“好、好厉害。”
      
      五虎退揉了揉泛红的眼睛,“刚刚一直在想星河独身一人面对溯行军,会不会受伤……真是太好了。”
      
      “唔,还好。”星河含含糊糊说道,他口里叼着头绳想将散开的长发扎起来。
      五虎退却听成了“不太好”,着急关心上头,他连忙上前想看看星河身上那里需要包扎。
      
      这里不是,没有伤口。
      那里不是,也没有伤口。
      再然后,五虎退看向心脏,那里有一个以点为中心四碎的裂口,这是溯行军长/枪造成的。
      这里很干净,干净到只有碎了的衣服。
      刚刚也是,五虎退想到刚才自己是不是在后心处……看到一个一样的?
      
      那把长/枪从前向后,直直的捅进心脏。
      五虎退微微抬头,看向这个比他稍微高一点的少年形态的付丧神。
      
      对方梳好了头发,轻快地问:“怎么了?”
      五虎退愣愣的指着衣服上的痕迹,“……这个,我看过这样的伤口,就是……”
      
      “就是……”星河接过他的话,“就是不正常。”
      他扒开衣服给五虎退看,“没有受伤哦,发生了一点只伤到衣服但是没有伤到人的战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说很走运了。”
      
      五虎退还在发愣,他耳边回想起乱藤四郎在夜谈会上讲到的“妖刀”。
      “那是一把会给持有者带来灾祸的妖刀。”
      
      怎么会想到这个,他晃晃脑袋,不想再追问这件事了,没受伤就好。
      五虎退刚刚想开口,却看到星河笑了起来,像个成功恶作剧的狡黠少年,“开玩笑的,你猜对了,‘就是不正常’。”
      
      “想必你已经发现了,既然如此也到了分别的时候。”
      “虽然早就做了任务结束就离开的决定,没想到会来的如此之快。”
      
      星河把腰间的武/士/刀解下来递给五虎退,五虎退连忙抱住,他抬起头看着星河似乎还想说什么。
      “实话说来,我不喜欢这把刀,虽然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和它结缘,但终非我所愿。”
      “再见。”
      
      ·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等打刀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五虎退孤零零地站在残骸中。
      
      “那个家伙呢,不会是害怕所以跑开了吧。”
      加州清光一到就开始在地上找人,他嘴上说的轻松实际紧张兮兮的,生怕在地上看到什么黑色僧衣。
      
      五虎退低着头,“他离开了。”
      
      “啊?”x4
      
      “我回来的时候,星河已经打败了所有的敌人,然后、然后……”
      “那个家伙出事了?!”
      
      五虎退抬起头,难过又困惑:“不是,我发现了‘不正常’。”
      
      听完五虎退的话,所有的刀剑付丧神齐齐沉默,虽然他们是人类借由符咒和灵力召唤出的存在,但身体也和人类一样需要食物、睡眠和休养。
      
      这样的重伤发生在他们身上,是绝无可能活下来的。
      
      加州清光突然喊道:“狐之助,你刚刚一直在这里吧,没有观察到什么吗?”
      
      狐之助从密林中的一根高树枝上跳了下来,黑珠子一样的眼睛闪着光,“我已经把刚刚的战斗过程录像传送到时政那里了,相信不久就会知道答案。”
      
      加州清光蹲下身,声音低沉,“喂,他保护了你,你这样报答他。”  
      狐之助微微侧头,不为所动。
      
      大和守安定喊道,“狐之助,这片时空还有溯行军吗?”
      “目前没有。”
      “那我们回到本丸,等待审神者吩咐吧。”
      
      .
      
      “时政刚刚传来消息。”
      秋穗手里拿着文件对院子里的付丧神说道,“没有名为‘七丁念佛’付丧神,时政的处理程序出现了错误,导致一个无名的存在误入了本丸。”
      
      看着院子里神色凝重的付丧神,秋穗打起精神,“至少没有造成危害,不是吗?”
      
      五虎退被乱藤四郎拉着带离了院子,要他讲一下具体经过,最好详细一点、准确一点、完备一点。
      五虎退心情不振,有气无力的把事情讲了一遍,“乱,我说完了。”
      
      乱藤四郎按住五虎退的肩膀,“你说,会不会有这种可能。”
      “那是一把带给持有者灾难的妖刀,亦或者追逐灾难的妖刀,因为此处太过平和所以抽身离去。”
      
      星河可没想在这个1853年号称“幕末时期”的地方呆一辈子,他想到和付丧神一样穿越时空在历史线上乱逛的溯行军,相比在原本的本丸里束手束脚……接下来可以轻松一些了。
      他折下挡在身前的树枝,向左后处射去,“跟了好久了吧。”
      
      “呀呀。”
      “何必动怒呢。”树枝落下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是在本丸里见过一面的鹤丸国永,不过这位的眼睛是泛着血光的深红,不详至极。
      
      “容在下自我介绍一下。”
      “鹤丸国永。”
      “无所属本丸,亦无驱使之审神者。”
      “就灵力来说快要干涸了,不知道哪一天会陷入长眠。”
      
      看到星河神色不变,鹤丸国永继续说道,“我和你一样被困在这里,不过我知道怎么离开,只是还少像你一样强大的力量,迟迟不能完成。”
      “互利互惠,如何?”
      
      看到星河靠近,鹤丸国永笑道,“为了避免我们中有人反悔,双方必须以真名签订契约。”
      
      “我没有灵力。”
      
      “你有的。”
      “只是你没发现。”
      
      那位自称带了美瞳的鹤丸国永告诉星河,他周身环绕着的都是灵力,只不过这灵力近乎凝固,旁人可驱使的灵力是涓涓流淌的水流,星河体内的便是巍峨无比的山脉,无法移动无法变更。
      星河当着他的面将手臂割开,鹤丸国永深指在里面戳了戳,嗅了嗅。
      
      “我以多年经验保证这不是血液,大概是一种灵力变异造成的特殊物质。”
      他问星河怎么会不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却被星河反问当初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暗堕。
      
      对方眨了眨血红色的眼睛,“这是美瞳,美瞳知道吗?带上之后会改变眼睛的颜色。”
      “好吧,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不要放在心上。”
      
      对于自己先前隐瞒自己暗堕事实,鹤丸国永毫无愧疚之心,他轻描淡写将这件事盖了过去。
      暗堕。
      星河在那个时空无涯处受白光洗涤时接触过这个名词。
      审神者通过符咒召唤付丧神,付丧神只有接受符咒的束缚才能获得身体重归人间。
      付丧神伤害召唤己身的审神者之后,会因违背当初的立约而丧失神智、逐渐发狂。
      
      正如世间有千百种人,自然有千百种暗堕缘由。
      
      星河对鹤丸国永的暗堕并不在意,毕竟背叛是流星街常年不变的基调,而与背叛并存于流星街的,是实力。
      
      他跟上了鹤丸国永,向他说的地方走去。
      
      “我们去武藏国多摩郡,有一场好戏正在拉开帷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