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改错字) ...

  •   
      “不可以。”
      他头也没回,把半掩着留下一道缝隙的铁门推开,生了锈的轴轮发生沉重扭曲的吱呀。
      
      “拜托了。”
      小乞丐一样的女孩一个飞扑,星河转了身,女孩落到地上发出闷哼。
      女孩顾不得发红的手肘,她可怜兮兮的抬起头,“那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吗,我发誓绝不会吵到你。”
      
      星河蹲下身,用刀柄戳了戳女孩的脸,“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
      “杀掉你哦。”
      “我认真的。”
      
      “你同意了吗?”
      女孩腾腾腾爬起来,揉了揉通红的手肘,“我真的不是累赘,我一个人在这儿生活了快三个月年,攒了很多很多有用的东西,我可以带你去家里……”
      
      “喂,你在自说自话吗?”
      星河烦躁的揉了揉脑袋,“算了,脚生在你身上,随便你去那里。”
      “不过跟上来这种事,你别想。”
      “好好找个箱子躲着,别被人随随便便杀掉。”
      
      “嗨——”
      完全不知道这些话被女孩过滤成了什么样,她兴奋的脸颊通红一副整装待发要跟星河远走天涯的样子。
      
      星河没理会后面跟着的人,以同伴的标准来看后面的女孩弱的一根指头就能戳死,用价值物品的角度来看她普普通通,完全就是星河在面外常看到的那种平凡小女孩。
      
      他推门出去,外面是遍地残骸废渣的走道,最外面的矮墙被轰出一个漆黑残破的 v型裂缝,他朝口子走过去,在女孩的惊呼中倾身向下坠落。
      这里是三楼,烈风呼呼刮着他的衣角,星河轻轻落地后,把吹散了的衣服整理好。
      
      女孩看到星河一眨眼就从三楼到了地面,她收敛了惊吓,从衣服上拽出一根带钩子的绳子,找了坚硬的钢筋挂住自己扯着绳子也从v型裂缝跳了下去,三蹦两蹦到了地面。
      这时候星河已经走远了,只有看到模糊的背影,女孩收了绳子朝星河的方位跑去。
      
      星河能听见女孩哒哒哒的脚步声,但他完全不认为自己该放缓或者加快速度,女孩在或不在,对他而言无所谓。
      
      很快女孩停下了,她喘着粗气像个老旧的风箱,不过她记得自己承诺过绝对不吵到星河,她抑制喉咙上泛的干呕和口腔里的甘甜,尽可能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她藏在星河的背后,缩成小小的一团。
      
      “啪嗒。”
      女孩听到刀刃摩擦的声音,她看到星河缓缓抽出腰间黑色刀鞘的长刀,周围什么人都没有轻悄悄的,就是风也在这里停住了脚步。
      女孩不知道星河将要和谁作战,她左看右看找了两个坍塌石板撑起来的洞钻了进去,在这个乱石堆积的石洞里女孩小心的捂住嘴放轻呼吸。
      
      有很多人靠近了,从正前方靠近这里。
      女孩不敢探头出去,完全依靠耳力判断,唰唰唰——齐刷刷的上弹的声音。
      
      他们有枪,女孩脑子一片空白,那个人手里只有一把刀,怎么打得过他们。
      她在乱石堆上双手交叠,下巴靠在指节上,女孩把进入流星街后丢弃的信仰捡了回来,她在心里不住地向那无限荣耀的存在祈求——求您保佑他吧。
      他是唯一一个让她感受到柔软和悲伤的人。 
      
      星河看着第三波阻拦的人,双方对峙……不,不算对峙,是星河单方面的发呆中沉默了一会,对方的头领举着枪发话,他声音平静只在话尾出露出一点颤音,“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哪里的人,但是世上没有永远的仇人,只要你愿意离开我们愿意敞开财宝任你取用,没有人能开出比我们更好的条件了。”
      
      星河:“在战场上交谈妥协,也是你们的策略吗?”
      头领:“只要你愿意离开……”
      
      星河扬声打断他:“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开始吧。”
      他朝对方点头,“我让你们先。”
      
      首领怒斥:“赶着找死!”
      话音刚落,对面的子弹便如狂风挟持着巨浪涌来,将星河所在的一方天地完全淹没。
      
      星河提身,转眼从原地消失。
      
      血腥气渐渐蔓延,星河甩了甩刀尖,将刀身上徐徐流淌的血液甩出去。
      “总感觉哪里不对。”他自言自语。
      “哪里呢。”
      
      他抬头环视周围几座大楼,看过钢筋裸/露的墙壁,垂垂欲坠的窗框,炮火和不知名液体熏黑的墙壁,在女孩栖身的石洞哪里停了一会。
      “让我看看。”
      星河盯着左手边那栋残破的大楼的楼顶,他清声到:“看到你了,还要藏着吗?”
      
      楼顶的狙击手面色难看阴沉,流星街只有低矮建筑,他找不到高楼架起视野,只能在这几栋楼里找了藏身的位置。
      本来约定好的,头领给他创造机会但是——可恶!
      狙击手看着尸首分离的头领拎起□□准备撤退。
      
      耳边传来一道极轻的声音,“我看到你了。”
      狙击手慌忙转头,最后遗留在他视网膜中的景象是一道如月芽的白光。
      
      星河估计这是最后一波人,他这里早就消了枪声和硝烟,其他方位的火光也在渐渐转小。
      他再次跳下楼往西林区的指挥中心走去,只有那个藏在石洞里的女孩,她就安静的呆在那里吧。
      
      .
      
      星河身边跟了一个了不得的女孩。
      库洛洛几个人到达的时候就看到星河正花式恐吓那个女孩。
      “杀了你哦。”
      “我数三秒。”
      “三。”
      “二。”
      “一点五。”
      
      众人:“……”
      只说不做算什么好汉。
      
      “星河!”窝金粗犷的声音响起,吓的没有防备的女孩一抖。
      “怎么?”
      
      窝金凑到女孩身前,裂开嘴露出尖锐的牙齿,面色狰狞而恐怖,“这是你带回来的午饭吗?正好大爷肚子饿了。”
      女孩问到窝金喷出的腥气,她蹭的拽着星河的衣角躲到星河背后,像个鹌鹑一样瑟瑟发抖。
      ……失败了啊。
      
      窝金和星河面面相觑。 
      
      星河把女孩拎出来,拖着她离开。
      他声音低沉,像密布的阴云暗示即将来到的暴雨,“我认真的,最后说一次。”
      “赶快……”
      
      “我想留下。”
      “我想留在你身边。”
      女孩低着头,带着挂钩的绳子盘在她腰上。
      “你和他们都不一样,我看到你的第一面就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星河轻笑,“不,我会。” 
      “我现在就可以。”
      他把手放在刀柄上。
      
      “你不会。”
      “我觉得你在难过。”
      女孩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极轻极扰人,每一个字都钻到星河的耳朵里,令他不得安宁。
      
      “父母死了之后我被人赶出家门,只能在街上捡些别人丢的剩饭,夜里就在空的绿铁皮垃圾箱里睡觉,虽然日子很苦,但我从没想到要伤害别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送垃圾的时候把绿铁皮垃圾箱也一齐运走了,我因此来到了流星街。”
      “我来这三个月,看到多许多人为了一点事情杀个血流成河。”
      “我不觉得天性释放,反而觉得悲哀。”
      
      “我觉得轻易夺走生命是一件悲哀的事。明明那么辛苦才得以来到世间,那么辛苦才能勉勉强强的活下来,可是轻易间它就消失了。”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难过,你……也和我一样对吗?”
      
      看着女孩清澈的双眼,星河慢慢抽出了刀。
      悲哀不悲哀这种事,他从来没想过,路就在那里,路只有一条,除了走下去还有什么呢。
      
      星河把刀压在女孩的脖颈边,“只要我轻轻按下,你的脑袋就会掉到地上。”
      “现在,你清醒了吗?对着一个杀人无数的恶徒说悲不悲哀,我觉得你有点……可笑,不是吗?”
      他看着女孩,眼底竟然浮现出莫名的温柔缱绻,“滚吧。”
      “抱着你的悲哀滚远点。”
      
      星河压下的刀子越来越深,切近柔软的皮肤里,女孩紧紧闭着眼不肯离开。
      星河收手。
      一言不发地把刀插回刀鞘,转身离开。
      
      女孩睁开眼捂着脖子,要撕衣裳包扎伤口,她一直手放在脖子上另一只手怎么也撕不开,放下手血液又不断渗出来,分开可怖。
      走远的星河刷的撕碎自己的袖子,输入念力把长布扔到女孩脚下。
      
      女孩看着星河的背影,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
      
      .
      
      库洛洛问星河:“处理好了吗?”
      “没有。我要带她走。”
      
      库洛洛沉吟一会,“这个随你的意,不过她可能是长老要找的人,似乎有些麻烦。”
      “那就杀了他们。”  
      
      “哎。”库洛洛颇有深意,“星河也到了那种年纪了啊。”
      “什么?”
      
      “要我明说吗?”
      看着围在周围的一二三四五六个人,星河沉默了,“缄默是个美德。”
      
      似乎看出星河心情不好,库洛洛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一个人下定决定要做什么的时候,何必阻止他呢。
      
      库洛洛他们的临时基地是一个破破烂烂仿佛战后残骸一样的废墟,其中星河和飞坦这两个网瘾少年为了打游戏在废墟里扯了电源,再无其他科技时代的产品了。
      一路上女孩牵着星河的衣角没有和其他人说话,而星河也仿佛没有感受到女孩的举动。
      
      到了基地,星河指了指自己的房间往女孩进去休息。
      
      虽然大家住在一起,但界限分明,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便是我的房间房门大敞,你也不能进去。
      每个人都像凶兽一样看顾自己的领地。
      现在星河让女孩进去休息,含义不言而喻。
      
      飞坦把手柄丢给星河,“一起。”
      屏幕左边是飞坦控制的蹦蹦跳跳的萝莉,小裙子一甩一甩,右边是星河控制的彪形大汉,黑棕的肌肉盘虬。
      
      手柄噼里啪啦作响,屏幕上的小女孩和大汉你来我往。
      飞坦突然开口,“等会我和你一起出去。”
      “不用。”星河说。
      
      小女孩突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飞坦眯起眼看着星河。
      彪形大汉也不动了,星河没动手柄,也没看飞坦,“我自己解决。”
      “一点小事罢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