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十二章 ...

  •   第二天林若才搞清楚王靖和夏萱为什么吵架。夏萱是学编导的,未来向往研究生发展,大三的时候准备试试A大的保研考试,如果没考上大四上学期还要准备全国的研究生考试,但是王靖大四的时候想回老家实习,早点进入社会。夏萱不愿意考王靖老家的学校,这样一来大四之后两人就要异地恋,王靖也不太支持夏萱考研,想毕业就求婚,带她一起回老家,昨天吃饭的时候顺嘴说了一句,哪知道夏萱当时就火了,和他大吵了一架后便去找自己的小姐妹哭诉去了,留王靖一个人回寝室哭唧唧。
      听完了事情经过,赵驰点了根烟,边抽边拍王靖的肩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去和弟妹道个歉吧。”
      王靖筷子扒拉着碗里的菜,说:“我也想道歉,她压根不理我,电话不接微信拉黑,我都没招了。”
      黄浩宇趁着王靖扒拉菜的空档从他碗里抢了一块排骨,点评到:“那你去她楼下堵啊,就不信她连门都不出了。”
      林若歪着头想了想,指出了最关键的一点:“堵到她之后你要和她怎么说?万一她问你以后怎么办呢?”
      王靖疯狂挠头,最后说:“不知道,哎呀烦死了,我堵到她再说吧,不聊这个了。29号结课,到一月十多号才考试,你们有什么安排?元旦不出去玩吗?我原本打算元旦带她回家玩的,话都放出去了,现在吵架了,我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回去了。”
      黄浩宇耸肩,表示自己家就在A市,女朋友也是A市人,大冬天的就在家复习吧。
      另一个外地人赵驰不好意思地摸了把头发,说:“我和我女朋友打算去隔壁市,去泡泡温泉什么的,玩几天再回来复习。”
      赵驰和那位英语系的女生在圣诞节之后已经正式确定关系,黄浩宇和前女友也重修旧好,现在207只剩要谈恋爱还没谈恋爱的林若,和要分手还没分手的王靖。
      被强行秀了一波的王靖气若游丝,向林若发出求救的目光,“你呢?大眼,有安排吗?”
      林若对即将到来的小长假并没有做什么安排,也还没来得及去问许慎要干什么,面对此时王靖的追问只能先点头应下:“应该没什么安排,元旦的时候我回几天家,剩下的时间陪你在寝室看书吧。”
      “谢谢。”王靖激动的握住林若的手,语气里满是感激:“谢谢你愿意留下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
      林若心想你留在寝室疗情伤还不如去找夏萱说清楚未来的打算,但现在王靖不想提这件事林若也不好再提,只能说:“老大去玩几天就回来,大黄也在A市,大家一起呆着啦。”
      潦草的把小长假给安排了,林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他想问问许慎放假有什么安排,便在放假前夕的下课后准备去经院宿舍楼下找许慎。
      走到半道上有人给林若打电话,林若拿出手机看来电显示,终于知道少了点什么。
      他把消失了大半个月的周存远给忘了!
      从上次在21号突然放林若鸽子后周存远就消失了,不发消息也不打电话,连微博和朋友圈也不怎么发了,在学校了更是见不到一面,现在突然给林若打电话,莫名有一种鬼来电的感觉。
      林若接了电话,说:“你闭关结束了?我以为你到期末考试之前都不会出现。”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之后是周存远有点沙哑的声音:“帮我带份饭,要一醉轩的煲仔饭和避风塘炒蟹。”
      一醉轩是A市有名的五星级饭店,一份小份煲仔饭就要128。林若听了这句话简直要抓狂,“你大半个月不出现一出现就让我帮你跑腿啊!”
      “小点声,聋了。”周存远叹了口气,说:“兄弟帮个忙,我从昨晚到现在什么都没吃。打车去买,买好了到我画室来,再带包富春山,钱转你支付宝。”
      “少爷你行行好吧,我去哪里给你买富春山!”林若真的抓狂了。周存远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说:“算了,别带了,带瓶水上来吧。快点,我真的快死了。”
      林若边往寝室跑边用手机叫网约车,回寝室放好了书网约车也到了。林若上了车便报了一醉轩的名字,司机听了之后还偷偷用后视镜看林若,以为他是什么富二代。林若没空管别的,专心和真富二代聊天:我上车了,别死啊。
      【周老狗】:一时半会还死不了,但是快了。
      【-R】:你到底怎么了?消失这么久又嚷着快死了出现。
      【周老狗】:别问了,到时候面对面和你说。
      【-R】:行。您的骑手以前往取餐,预计送达时间18点整。
      林若下了车就冲进一醉轩里点菜,服务员还打算让他去亲自挑蟹,林若跟过去随手指了几只,敦促他们赶紧做,转身就去扫码付钱。
      虽然花的不是自己的钱,但支付的时候林若还是有点肉疼。两道菜吃掉快五百,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拎着一醉轩打包专用的红木食盒,林若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古时候给贵妃娘娘跑腿的小宫女。他心里总想着周存远说的快死了,生怕真的出什么事,赶紧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一路风驰电掣,直接停在A大博多楼楼下。
      还好现在是饭点又是下班时间,楼里的老师学生都走的干净,电梯无人使用。林若在门口自动售货机里买了瓶水后便赶紧钻进电梯,伸手按了10楼。博多楼是A市专为艺术学院的学生修建的,一共十层楼,配小电梯。最上边一层是美术专业用的画室。别的学生都是随机乱进,哪个没人用哪个,但是周存远不一样,单独享用1003画室。
      林若本想直接开门进去,按下门把手的时候却发现门被反锁了。他只能敲门,说:“贵妃娘娘,您的晚膳送来了。”
      过了一会门开了,林若看着站在面前的周存远,惊得手里的食盒都要扔出去了。
      从来都是收拾的干干净净,最看重形象的周存远此时眼下一片乌青,头发更长了,在脑后扎了个丸子,满身烟味,裤子上还沾了不少颜料,乍一看真的挺像那种流浪画家的。
      林若愣了半天,试探的开口:“贵妃娘娘,您还活着么?”
      “快要被饿死了。”周存远侧开一点身子让林若进来,朝门外看了看,关上了门,顺便扭了插销。
      林若进门之后觉得烟味更重了,呛得他头晕眼花,放下食盒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开窗透风,“你是打算用烟在这里自杀吗?这味快赶上门口那老网吧了。”
      周存远已经对房间里的味道免疫了,拿起桌子上的水一口气便喝了一大半,打开食盒,拆了包消毒湿巾擦手,搬了把椅子坐在一旁开始吃饭。
      林若交尖拨开一地的烟头,粗略看过去周存远应该在这间画室里抽了四五包了。他想起了之前周存远在电话里说的话,问:“你不会真的在画室里呆了一整天了吧?”
      “昨天晚上九点多过来的。”
      “你不吃不喝的在这干什么呢?练辟谷?”
      周存远正在啃一条蟹腿,听到这话便用那只蟹腿指着不远处的画架,“画画。”
      林若顺着蟹腿看过去,发现画架上正铺着一副还未完成的画:画布上尽是大块的黑色和斑驳的红色。那明亮的红色有向周围生长扩大之意,但四周的黑色又像黑洞,始终在吸收着那红色的热度。林若看了一会,说:“火?”
      “你看得出来?”
      “看得出一点,但是你的火怎么被这么多黑色包围?快要被吞掉、熄灭的样子,黑色是什么?”
      周存远没有回答林若,而是咬了一口螃蟹,把蟹壳咬的咔咔作响。林若没等来回答,当下也无聊,便拿了放在角落里的扫帚把地上的烟头扫干净了。
      周存远吃完了饭,从食盒里又拆了包湿巾擦嘴擦手,又不知道从哪里变了颗口香糖出来,丢进嘴里,自言自语的说:“应该灭得再快点。”
      正在把扫帚放回原位的林若:???
      周存远嘴里嚼着口香糖,对着林若说:“放假有安排吗?”
      “没,打算回趟家然后在寝室复习。”
      “别复习了,还有半个月才考试呢。和我出去玩吧,陪我散散心。”
      林若再次满脸问号。周存远站起身,走到画架前,用一根蘸了黑色颜料的笔把画上那仅剩的红色涂了。黑色的颜料盖了一层有一层,直到再也看不到原本的红色,周存远才开口:“走,坐邮轮去,住最贵的房间,我请你。”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应该也是林小受和周小受的游轮谈心,会透露一点周存远和他老攻的事情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