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在渊2 ...

  •   龙岛龙宫
      “混账东西,朕和你说过多少次,不允许你再去那鸣渊塔!你连父王的话都不听了吗?”龙王一把将酒杯摔在跪在地上的名翳的脚边,酒水差点溅了名翳一脸。
      “吾只是去见吾的朋友,何错之有?”名翳将头撇向一边,眼睛始终看着地面。
      “弟弟,如今佛界和魔界矛盾愈发激烈,而吾龙族一直处于中立态度,你多次与魔族接触,会让整个龙族难做啊。”名湛,名翳的哥哥,也就是龙族的太子,在一旁劝道。
      “吾不过是去关心朋友,吾没有错,而且吾也没有帮久……鸣渊塔对付佛塔啊!”
      龙王几乎是被气笑了,他冷冷地挥手:“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来人,二皇子名翳被魔族妖术迷惑,关入禁地,没有朕的允许,不许他和任何人接触。”
      
      龙岛禁地 牢笼
      名湛看着被镣铐束缚着的小弟,心情有些复杂:“皇弟,你对那久渊,怕不是朋友那么简单吧?”
      一直垂着眼睑的名翳,抬头看了他大哥一眼,苦笑:“连大哥都看出来了,只有阿久,还以为吾只是一个贪他酒喝的友人,一心一意都在鸣渊塔和那鸣渊圣女身上。”
      听到不算意料之外的回答,名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原本机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弟弟,却……
      
      名翳不知道自己在禁地的牢笼中待了多久,他只知道,寿命足有五百年的虾兵,已经渐渐老去,将要被年轻的虾兵替换。而在几乎没有时间流逝概念的地方,他每日所做之事,就是想久渊,想久渊的音容笑貌,想两人一起相处的时光。
      名翳是唯一一头不是在龙岛中长大的龙,他还是个蛋的时候,就因变故不下心遗失在外,自行破壳之后十分虚弱,若不是被幼时的久渊捡到,他说不定就死了。
      名翳刚出生的时候,只有一米多的长度,看起来就像一条可怜兮兮的小蛇,没有母血的喂养,蛟蛇是无法破角生爪,化为真龙的。
      他跟在久渊身边五年,每天,看着小小的少年在武场挥洒汗水,在少年被族人欺负的时候偷偷钻出来咬他们一口。
      他其实已经长大了很多,但他还是以小蛇的样子出现在久渊身边,陪着他。
      原以为,会一辈子在一起。
      但第五年,鸿月出现了,并且很快地让久渊沦陷,心甘情愿地陪她入魔。两年后,一次与佛界的交锋中,两人受了重伤,连名翳自己也受伤昏迷,等他醒来时,已经回了龙岛,化为真龙,然后得知了久渊和鸿月在黄泉谷建立了鸣渊塔,与佛塔相持。
      名翳去找他时,久渊已经只认得龙族得皇子名翳,却认不出儿时形影不离的小黑蛇了。
      名翳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抬头看着漆黑的笼顶:“阿久,吾想念你的酒了。”
      
      咔哒
      这片静谧的地方突然传出声响,立即吸引了名翳的注意,他回过神,就见许久未见的大哥名湛一脸复杂地看着他。
      名翳笑了笑:“大哥,好久不见。”
      名湛叹了口气:“已经三百年了,父王让我来把你放出去。”
      “多谢大哥~”
      名翳出了牢笼之后,却没有往自己的寝宫去,反而是往龙岛结界的出口而去。
      名湛赶忙拉住自己的弟弟:“小弟,你才从禁地出来,要去哪?”
      名翳回头朝名湛笑:“吾要去哪,大哥不是最清楚么?”
      他莫名消失了三百年,得去阿久面前刷刷存在感,别叫他连“名翳”都给忘了。
      名湛叹了口气:“你现在去鸣渊塔,估计也见不到久渊了。”
      名翳一愣,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阿久怎么了?”
      名湛:“他现在是佛界的审魔使,是佛界的人了。”
      名翳大惊:“这不可能!阿久怎么可能背叛鸣渊塔!?”他很清楚,久渊对鸿月的感情,而且,鸣渊塔可是他一手建立的。
      名湛摇头:“一百年前,佛界直接派大能前来,打伤了久渊,将他抓走,五十年后久渊复出,突然成了佛界的审魔使,我和他对峙过,却发现,他没有自主意识。”
      名翳咬牙:“也就是说,阿久被控制了。”
      名湛点头。
      “吾要去找他。”名翳看着名湛,希望他放手。
      名湛皱眉:“胡闹!佛界是什么地方,你只身前往不过送死!”
      “不试试怎么知道!”
      名翳突然变回龙形。不待名湛阻拦,迅速向佛界飞去。
      “小翳!”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