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在渊10 ...

  •   赤叶枫林百舌鸣,黄泥野岸天鸡舞。
      霜染鸦枫迎日醉,寒冲泾水带冰流。
      
      久渊手中提着两个还沾着泥土的酒坛,来到林间的一幢小屋。那人黑衣华发,浅灰色的眼望着远方,以手撑脸,似乎在发呆。
      久渊看得有些痴了,但还是勉强自己回过神来。
      “阿翳,”他举了举手中的酒坛,“桃花酿。”
      名翳回过头来,笑:“才放了两个春夏,阿久就迫不及待地挖出来了?”
      “是谁最近一直在和我念叨的来着。”
      “哈哈!”
      名翳来到久渊的面前,拿过其中一坛,打开封泥便饮了一口。
      久渊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喝,笑了笑。
      “鸿月在妖界被找到了。”
      名翳喝酒的手一顿,“然后?”
      “佛塔的大能们亲自去抓,这会儿应该已经打起来了。你大哥似乎想去,但被老龙王阻止了。”
      名翳拿着酒坛的手垂在身侧,他看着久渊,神色复杂:“吾以为,你会想去救她。”
      久渊还是笑着,摇了摇头:“不了,我已经不是鸣渊塔的人了,他们的恩怨,由他们自己解决。”说完,戏谑地看着名翳:“醋坛子。”
      名翳耳根一红,轻哼一声,举起坛子又喝了一口酒。
      “喂,桃花酿可不是这般喝的。”
      
      自久渊带着名翳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五年。
      前三年尤为辛苦。
      名翳的生命力大量消耗,早已油尽灯枯,久渊翻遍鸣渊塔所有的药库药田,再加上龙岛的尽力支持,才为名翳补上了一些寿命。
      可这之后,失去了龙角的名翳开始向蛟蛇退化。五次退化,都伴随着巨大的痛苦,每经历一次,名翳就会变得更加虚弱。
      在名翳蜷缩在床上,咬牙忍受痛苦的时候,久渊能做的只有将他抱在怀中,亲吻他的脸,给予他安慰和鼓励。
      名翳退化到最后,连维持人形的力气都没有了,缩成十数米长蛇的名翳映入久渊的眼中,儿时的记忆模糊了他的眼,他抱着黑蛇,跪坐在地上,放声痛哭。
      
      “那我们来聊点别的。”
      久渊为名翳理了理头发。
      “前段时间,龙岛的人告诉我,在西海那边,有一个大妖遗迹要出世了,可以确定,里面有龙血果。”只要有了龙血果,名翳就可以重新化龙。
      名翳表情严肃起来:“太危险了……吾没关系的。”
      久渊笑,用手抚上名翳的脸:“是我害了你,所以,我一定会帮你重新化龙。”
      名翳将右手盖在久渊的手上,他的手挽手上,还有当初为了放血而留下的数道狰狞的伤疤。
      “吾早就说过了,那不是你的错。”是他自己笨,相信了鸿月那个小人。
      久渊会这么轻易就改变自己的决定吗?显然不会:“我的伴侣,是傲世九天的真龙,你的荣耀我要亲手帮你取回。”
      “别担心,我可是很强的。”
      名翳沉默了很久,“哧”地笑出了声,他闭眼感受着脸上手掌的触感和温度,眼角有些湿润。
      “好,吾等你回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点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