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9(小修) ...

  •   第9章
      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池哥的小跟班又多一个。
      座位一换,方嘉怡和黎薇变成了斜角的距离,还是离得很近。池叶则是坐到了第一排最中间的“黄金座位”,陆放坐到了她后头。
      也是很适合抄作业的距离了。
      
      月考仿佛才过去没几天,期中考又要来了。
      蔡老头已经摸清了池叶的套路,提前两周就把她叫去谈话了。
      “池叶啊,月考考得不好,后面有没有好好努力呢?”
      
      池叶垂着头,不说话。
      
      蔡老头的脾气很着急,但是人不坏,并不是那种会因为学生成绩不好而看不起人的老师,他只是替学生着急,恨不得帮他们去学习。
      所以碰到池叶这种学生,他就很想把她骂醒去,让她赶紧重视起来。
      偏偏池叶不吃这一套,所以蔡老头才转而走了怀柔路线。
      
      “老师看你最近上课的态度还不错,期中考是不是能看到你的进步了啊?我问了陆放,他说你最近对学习有了兴趣呢。”
      
      池叶差点笑了。
      她对学习可没什么兴趣,只是对易淳有兴趣而已。
      
      为了和年级第一近一点,她可是用了当年练踢腿的耐心,好好地做完了一整章的数学练习册,整整八页呢!
      结果去找了易淳几次,每次都扑了个空。
      
      最后还是陆放拿了她的练习册去帮她对了答案,顺便一脸怜悯地看了她一会儿。
      “八页,对了两题,居然还不是选择题,不容易啊池哥。”
      
      池叶闷闷地“嗯”了一声,提醒了他一句,“别给我写答案上去啊,好不容易做完的,我要问人的呢。”
      陆放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受伤,“问我不行吗?”
      池叶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不要,我的教练以前说,要不就不学,要学就跟第一学。”
      陆放的心脏中了一箭,捂着脸痛苦地跑走了。
      
      池叶还远远地提醒了一句:“顺拐了!小心摔跤啊!”
      ……
      
      没想到陆放还帮她在蔡老头面前说好话了,池叶觉得挺逗的,也没拂了陆放的好意。
      毕竟老是被叫走谈话也挺麻烦的。
      
      蔡老头见她今天乖乖地站着,都不顶嘴了,十分满意,拍了拍她的肩膀,“期中考之后就是家长会了,这次要重视起来啊!虽然你是体育特长生加分进的十四中,但是高考是没有加分的,还是要好好努力才行……”
      
      池叶胡乱地点了点头。
      眼睛一转,她突然扫到了办公室门口的身影。
      
      易淳正抱着书站在门口,也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
      池叶没心思和蔡老头继续谈心了,立刻出声道:“老师你放心!我这次争取考到最后一排去!”
      “……”
      
      她冲着蔡老头敬了个礼,转身跑了出去。
      
      易淳还站在门口,池叶往外头一冲,便停在了易淳的面前。
      “你在这里做什么呀?”
      
      易淳的表情顿了一下,眼神淡淡地压了过来,语气也是很平静的,“等人。”
      池叶“啊”了一声,抬头盯着易淳看了半天,突然笑了,“易淳,你这么好看,干嘛不多笑笑。”
      “……”
      “我去你们店里找你了,但是一直没看到你人,浪哥说你最近很忙,在忙什么啊?”
      
      易淳抿了抿唇,“不关你事。”
      池叶一点都不气馁,她可是越挫越勇的人,“那你告诉我一下也行嘛。”
      “不行。”
      
      “好吧。”她点了点头,伸手去校服外套的口袋里摸了两下,摸到了早上黎薇分给她的水果糖,便拿了出来,扯过易淳的手,将糖放在他的掌心,“那你下次再告诉我也行。收了我的贿赂,不许拒绝了。”
      
      没等易淳拒绝,她便一蹦一跳地跑走了。
      还远远地冲着易淳挥手,“下午我来找你啊!”
      “……”
      
      易淳憋了半天,还是没说话。
      他想到了不久前,那个穿着白色吊带裙,婷婷地站在他面前的女孩子——那好像是第一次从池叶身上看到扭捏的感觉。
      现在就什么都不剩了。
      
      其实池叶也很介怀这件事。
      她将自己装扮得漂亮,捧着一颗真心去找了心上人,得到的却是无所谓的调侃,想想实在是难以接受。所以她只能先假装把这件事忘了,继续追人的计划。
      不管怎么样,先把人追到了,秋后算账也不迟。
      
      易淳在办公室门口等了半天,总算是等到了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将他带进办公室,把高一下学期数学竞赛的事情给说了,“竞赛得奖的话,高考也会有加分的,易淳,你先提前准备起来,我把上几届的参考书拿给你看一下……”
      
      易淳对这些事很无所谓,既然老师说了,那去就去了。
      
      数学老师转身去柜子里翻书了,他就在旁边的办公桌边站着等。
      “这是去年的……前年的……大前年的呢?……”
      
      易淳百无聊赖地等了一会儿,眼神不自觉地被办公桌上的本子吸引了过去。
      
      他突然想到,这张桌子是蔡老头的,他刚刚跟池叶谈完话,就拿着书出去上午自休了。
      躺在桌上的本子正是之前那本信息手册。
      
      易淳的手指动了动,回头看了一眼还在专心找书的数学老师,指尖轻轻一挑,随手就把本子打开了。
      
      池叶……池叶……
      池叶的名字在最后,她是特长生,是十四中最后开的名额,学号也是最后的。
      
      易淳扫了一眼她的身份证号。
      二月十二日。
      
      “小光哥哥,我上周才过完生日呢。”
      “我们一定能出去的!”
      “……”
      
      易淳整个人都僵硬了。
      童年时的影子与池叶的笑容重叠在一起,似乎在向他嘲笑缘分的奇妙。
      
      数学老师终于将几本书都翻了出来,抖了抖灰,转过身,“你看……”
      后头已经空无一人。
      
      “咦,人呢?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
      
      易淳飞快地冲到了三班的教室门口。
      
      午自修快要开始,蔡老头提前开始上课,铃声还没打已经在黑板上龙飞凤舞地写板书了。
      底下,第一排的池叶困得头一点一点的,撑着脖子在强打精神。
      
      易淳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门,喘着气,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走到池叶旁边,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了起来。
      “你出来一下。”
      
      底下已经开始有了小声议论的声音。
      蔡老头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等他拍完桌子,易淳已经带着池叶跑得没影了。
      “池叶!易淳!你们俩给我回来!”
      ……
      
      易淳拉着池叶一口气跑到了一楼。
      还是那个美术室,这次换易淳将人推了进去,打开灯,关上门,沉沉地看着她。
      
      池叶也有些惊讶,不过她对逃课这种事接受度很高,“你找我?我都没带练习册,没法问你……”
      “七年前……你住在哪里?”
      易淳的声音还有些哑,听上去压着沉重的情绪。
      
      池叶愣了一下,“啊”了一声。
      
      易淳紧紧地抵着牙关,声音仿佛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住在哪里?”
      
      好一会儿,池叶才笑了起来,只是这笑意达不到眼底。
      “住在河南东路的弄堂里,没名字。你不会想说,我们俩是什么失散许久的童年玩伴吧?”
      
      如果真的是弄堂里的朋友——那她真的不想记起来了。
      就像卫真真,就像池介研……
      她恨不得全部忘记。
      
      易淳得到了答案,整个人都垮了下来,靠在门上,好一会儿没动。
      池叶……真的是他的小叶子。
      
      池叶第一次用带着冷意的眼神看向了易淳。
      
      她想不起来——真的有认识过这个人吗?
      她九岁就从弄堂里搬走了,当时还是一个小孩子,是有几个同龄的玩伴,但是大家都是喊得小名,一时之间居然想不起他们的真名是什么。
      
      那么,他也知道自己和卫真真的事情吗?
      
      易淳缓了好一会儿,慢慢地冲着她淡淡地一笑,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头发。
      “去上课吧。”
      “……”
      “别乱想了,不是什么小时候的朋友。我也……”易淳咳了一声,转过头不看她,“没跟你做过邻居。”
      
      太反常了。
      实在是太反常了。
      
      池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一会儿没动作。
      
      “易淳……你发病了?”
      她忧心忡忡地看着他,“我听说现在的学霸好多都有精神分裂,你……”
      
      ……该不会是犯病了吧?
      她忍了忍,没把剩下的话说出来。
      
      易淳没理她,转身开门走了。
      
      池叶回到教室,硬着头皮敲了敲门,“报告。”
      蔡老头正坐在讲台边等着她。
      
      池叶先找了一下黎薇的位置,跟她对视了一眼。
      怎么样了?
      黎薇摇了摇头。
      凉了。
      ……
      
      池叶冲着蔡老头勉强笑了一声,“蔡老师,我可以进来吗?”
      实际上易淳走进来的时候还算是午休的尾巴,并不是上课时间,顶破了天去不过是没有按照老师的要求在教室学习。只是这样嚣张又旁若无人的态度,完全无视了蔡老师班主任的威严,那就是罪加一等。
      
      池叶也很委屈——又不是她主动跑掉的,明明是易淳莫名其妙冲进来把她拉走的,凭什么要她承受老师的怒火啊?
      很气。
      
      “不可以!”蔡老头站起来,当众把讲台拍得啪啪响,“池叶,你给我出来一下。”
      池叶小霸王叹了口气,乖乖跟着蔡老头出去了。
      
      又是熟悉的门边,熟悉的位置,她靠在墙上,低着头听训话。
      只是话题跟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池叶,你是不是早恋了?”
      “……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我们的小可怜池叶呜呜呜呜呜乙醇你快去保护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