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15 ...

  •   第15章
      易淳嗤笑了一声,表情看起来倒是挺愉悦的。
      “不然呢?”
      
      池叶:“你想得倒是挺美的,虽然我喜欢你,但是能让我认爹的人还没出生呢。易淳同学,我劝你善良。”
      她一把抢过了易淳手上的书,摆出了一副威武不能屈的表情。
      
      易淳舒舒服服地躺进了沙发里,眯着眼看着她,虽然是抬头的角度,也被他的气势硬生生地撑出了君临天下的感觉。
      “好巧,想认作我爹的人,连投胎都没投呢。”
      
      池叶:“……”
      
      里头房间里说着要睡午觉的沈浪没忍住,终于大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很具有穿透力,本来门就没关严实,里面的动静几乎是清晰入耳。
      
      沈浪只觉得自己已经不能理解现在的小学生了,“你们俩幼稚吗?是什么小学鸡在吵架吗?哈哈哈哈哈哈……”
      
      易淳皱了皱眉,冷哼了一声,“闭嘴。”
      里面立刻没了动静。
      
      沈浪开始装死,外头剑拔弩张的气氛也散了不少。
      
      池叶搞不懂,为什么要争谁是爸爸呢?她作为池哥,怎么可能给人当儿子。
      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她把书摊在玻璃柜上,强行转移话题,“那我帮我的朋友们问几个问题行不?”
      “……”
      
      易淳又拿起了刚刚放在手边的杂书,随口答道:“你确定他们有问题吗?”
      
      池叶急了,“诶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我看电视剧里,这时候,男主角一定是看破不说破的,你干嘛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浪又在里面发出了惊天爆笑声。
      
      池叶也意识到,自己居然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她瞪了易淳一样,拿着书转身走了。
      
      易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一直到人消失在玻璃门外,这才整个人松懈下来。
      
      安静了没一会儿,沈浪就从里面踩着拖鞋出来了。
      顺便还拎了张圆凳,手臂里夹了两听可乐。
      
      他把凳子拖到易淳旁边,朝他身上丢了一听可乐。
      易淳一只手一动没动地拿着书,另一只手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可乐。
      
      沈浪冲着他一挑眉,“到底是打网球的选手哦。”
      易淳不想接话,默默地拉开了易拉罐。
      
      “哒——”
      气泡音听着让人心情舒爽。
      
      易淳抿了一口,突然想到了刚刚走掉的小姑娘——好几次看到她在走廊里喝可乐了,应该是很喜欢吧?
      也不怕越喝越胖,真是很不讲究了。
      作为女侠,怎么看都是喝红牛更合适吧?
      ……
      
      沈浪并不知道易淳脑内的沙雕剧情,他揉了揉眼睛,八卦兮兮地趴在沙发的单人扶手上,眨巴着眼睛恶心他。
      “朋友,我发现个事儿。”
      “……”
      “上个月你还对我们小叶子不苟言笑的呢……这才过了几天啊,就和颜悦色了?看上人家了?”
      
      易淳低头又喝了一口可乐。
      凉意压住了那股甜腻腻的味道,一口下去,有种直冲脑门的爽感。
      
      沈浪想了想:“是找到那姑娘了吗?所以心事已了,又打算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了?”
      
      易淳一直没说话。
      沈浪只知道易淳被人绑架时,还有个小姑娘跟他一块儿了,并不知道当中的事情,也不清楚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想要找到当年那个小女孩。
      
      好一会儿,易淳闭了闭眼睛,哑着嗓子开口道:“池叶就是那个小女孩。”
      “……”
      
      沈浪一下子坐直了。
      好久之后,他才拍了拍易淳的肩膀,站起身来,“易哥儿,我出于比你稍微大那么两岁,一个年长的过来人的想法,必须给你说清楚啊。”
      “……”
      “我不信你是十来岁就看上了小叶子,多半是出于愧疚吧?所以才变了态度。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人家的态度很明显,就是想追你,喜欢你,你不能回馈同样的感情,就不要用自己的愧疚给她什么幻想了。”
      
      沈浪的声音一直带着不羁的气质,听起来流里流气的,说大道理的时候也带着有些好笑的味道。
      
      “你这样的话,人家以后知道了,会恨死你的。”他叹了口气,“哥哥我是过来人。”
      
      易淳静了一下,一抬唇,“滚。”
      
      但是沈浪这一番话,倒是真的让他的心情一下子跌倒了谷底。
      他坐了一会儿,把空罐丢进垃圾桶里,书塞到旁边的架子上,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你看店,我回去了。”
      
      沈浪:“?你不是说今天你来的吗?”
      “我又不想了。”
      “……易淳,我要跟你决斗!”
      
      ***
      
      池叶的小算盘落空,不屈服于父子关系中的“父”与“子”,所以气呼呼地回了奶茶店,又一连点了三杯冰奶茶。
      
      黎薇和方嘉怡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她的脸色,“叶子?你怎么了?”
      池叶冷哼了一声,“没事啊,喝点冰的降温。”
      
      这是被气上火了。
      黎薇乐了,“其实……沈浪刚刚给我们直播呢。”
      池叶:“……”
      
      还是方嘉怡贴心,“叶子,你别生气。”
      池叶咬着牙,“我不气。”
      
      方嘉怡不会说话,没法逗她开心,想了想,便小心翼翼地轻声道:“要不还是复习吧,我……我成绩一般……但是还可以……”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池叶恹恹地趴在桌上,“复习什么呀……”
      压根不是池哥能做的事儿。
      
      方嘉怡不敢反驳她,还是黎薇拍了一下她的肩,“好歹不能白卷啊!你想被蔡老头念叨死吗?”
      
      初中时还有个体育特长生的身份,池叶既然没有进体院,而是蹭着十四中素质教育的优惠进来了,那最后还是得按部就班地参加高考的。
      
      蔡老头虽然看起来很烦很啰嗦,但是确实是个难得的好老师,连池叶这样的学生都没有放弃,还把她排在了陆放的周围。
      别的老师都担心陆放被她带坏了,也就蔡老头满心期待地等着陆放把池叶的成绩带上去。
      真的是个天真又善良的老头。
      
      黎薇说得有道理,池叶也不想再被请家长了,便真的直起身子,拿了笔准备临时抱佛脚。
      ……
      
      方嘉怡和黎薇的成绩都还可以,至少教教池叶这种水平没问题,还有陆放那本神一样的笔记本,池叶连蒙带猜的,居然真的也勉勉强强地学了些。
      
      她的语文和英语都很烂,不背单词也不背诗词,这是基础,怎么都不能一天补起来的,方嘉怡就给她讲了点语法和阅读理解题的套话,还有英语阅读题的猜答案方法。
      数学倒是挺有天赋的——池叶都没发现,自己居然还有举一反三的本事。
      
      只可惜已经晚了点,现在再紧急补课,也赶不上期中考了。
      
      方嘉怡和黎薇一直陪到她六点多,才各自回家吃晚饭去了。
      
      池叶收拾了一下东西,又拐去了隔壁的小店。
      还是沈浪在,易淳不知道去哪儿了。
      
      池叶想了想,指了指挂在柜子里的一支网球拍,“浪哥,我要买这个,多少钱?”
      ……
      
      暮色四合。
      池叶扛着一支网球拍,晃晃悠悠地勾着书包带,往自己家走去。
      
      她今天没什么收获,但是跟易淳说了话了,还喝了一肚子的奶茶,撑得连晚饭都不想吃了。
      还有了并不想确认的父子关系?
      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干,仔细想想也算是充实的一天啊。
      
      池叶低着头,想着自己的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十四中附近。
      
      周末傍晚,这一块儿没有往常那么喧闹,没有学生,也没有小巷里这么多居民那样有生活气,整条路都是静悄悄的,路灯又不够明亮,显得有点黑漆漆的。
      
      池叶眨了眨眼睛,脚步一顿。
      等了一会儿,她把书包丢在地上,又小心翼翼地放下了网球拍,活动了一下手腕。
      
      转过身,她理了一下脸颊边的碎发。
      “出来吧。”
      
      几个头发五颜六色的不良少年从路边走了出来。
      为首的人一头红发,眼睛小得只剩一条线,看起戾气极重。
      
      池叶皱了皱眉,“哪条道上的?”
      “……”
      
      没人响应,她有点惊讶——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要么求财,要么寻仇,这几个人怎么一点反应都不给呢。
      而且后头几个男的都拎了棒球棍,拗分的话,似乎有些太过于隆重了。
      
      那个小眼睛朝地上唾了一口,眼神里满满的不怀好意,“哟,这位大美女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了?”
      看来是寻仇的了。
      
      池叶仔仔细细地看了小眼睛一会儿,实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了这样的红发大佬。
      难道是初中时教训过的几个男的?
      好像也没有长这样的。
      
      大概观察了有两三分钟的样子,池叶终于在一行人的期待中开了口:“你哪位?”
      
      小眼睛气乐了,从后头的小弟手上抢过棒球棍。
      “我记得你们学校的人怎么喊你来着?女侠?爷爷把妹,也要你多管闲事了?今天就让哥几个儿教教我们的小女侠,怎么当个女人,你说怎么样?”
      
      后头的男生都哄笑起来。
      
      池叶咬了咬后槽牙,把外头墨绿色的外套脱了,随手一扔,正正好好地盖在了地上的网球拍上。
      她很是嚣张地冲着那小眼睛勾了勾手指。
      
      “你一个人,还是哥几个儿一起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再也不立FLAG了,呜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