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范姜家人下 ...

  •   
      范姜玟叮嘱侄子不要玩的太晚,早点回来以后,就放他走了。
      
      三十五名,听着不难,但想到名次在他前面的这几个同学,王子宁觉得十分不容易,这里面不乏整天抱着书本用功的同学,好像学的是比自己好得多。
      
      班级倒数两名,其中一个名额一直被自己的难兄难弟占着,小胖子梁文韬上次考试,总分还比他少个一分呢,为了防止打起儿子来十分“凶残”的梁爸发飚,王子宁义气的把语文老师手下留情的一道扣分题,送上门让老师重新扣分,失了三分,让小胖子名次挪了一名到他上面。
      
      倒数第一和第二对王子宁来说没什么影响,但对小胖子意义不同,梁爸已经接受倒数第二名,这个成绩最多让他再次痛斥一番,如果抱着“第一名”回去,肯定要遭遇“竹笋炒肉”。
      
      王子宁一边想着事情,一边颠着球往外走。
      
      他们现在住的地方,是H大的职工家属区,邻近职工区的操场是王子宁主要活动地。
      
      H大操场有三个,集中分布在东区,最大的一个操场,外围是跑道,中间是绿茵足球场。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操场里活动的人很多,校内校外的人,都来这里运动,有跑步的、散步的,踢球的。
      
      “嘿,王子宁,这里!”跑到场外捡球的一个大汗淋漓的高个子看到王子宁,朝他招手喊道。
      
      王子宁笑着跑了过去。
      
      “刘锋,你休息一下,让子宁上。” 高个子队长看了一下队友,选了H大体育系前锋位置的球员下场。
      
      “行啊,王子宁,每次你来,我们都要有一个老大哥让位。”刘锋笑嘻嘻的走到王子宁身边,轻撞了一下他的肩膀调侃道。
      
      今天组织在这里踢球的是H大校足球队的,王子宁因为经常来这里踢球,球技得到肯定,才能以初中生参加一群大学生的足球活动。
      
      “小家伙又长高了,最近好几天没看到你,脚下功夫有没有生疏了?”另一个球员也过来打招呼道。
      
      “行不行,球场上见。”郁葱少年意气风发道。
      
      “嘟……”拉来做裁判的一个球员在场中吹响口哨,提醒球员少废话,赶紧就位。
      
      王子宁率先带球跑到场内位置准备。
      
      五月的夜晚天气还有些凉,但是足球场上这些年青人个个跑得大汗淋漓,几十分钟下来,大家脚步都有些沉重,王子宁还是精力十足的带球满场跑。
      
      “年轻就是好啊!”今年二十一出头的“老大哥”刘锋看着电力满满的王子宁,气喘吁吁地感慨道。
      
      刚才有人下来换他上场,虽然中间休息过,但是这会儿也累了。
      
      “知道您老已经不行了,要不下去歇歇?”从他身边跑过的球员调侃道。
      
      “滚你的!”刘锋虚踢一脚,笑骂道。
      
      就在这时,王子宁带球过人,直杀对方球门,来一个大脚直射。
      
      “王子宁,帅!”场边传来一个激动的呐喊声。
      
      王子宁寻着声音望去,看见小胖子梁文韬正站在外围,腆着小肚子摇手摆尾的为他加油,他高兴的咧嘴笑起来,两人虚空击了一掌。
      
      一场球结束,大家收拾各自的东西,把场地让给下一场的球队。
      
      “王头,你什么回来的?怎么不给我电话?”梁文韬递给王子宁一瓶运动饮料,王子宁接过咕噜噜往肚子里灌。
      
      “我下午刚到。”王子宁搓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顺手把空瓶子扔到了前方的垃圾桶,一个精准的空投入篮,“明天上课就见了,打什么电话,娘们兮兮,对了,今天不是我们球队活动,你怎么来这边了?”
      
      梁文韬拍拍小肚子乐道:“跟我老爹说来跑步减肥,不然又把我拘家里看书学习了。学了一天,大晚上再看一晚书,这脑袋都报废了。”
      
      王子宁深以为然的点头。让他一天到晚学习,他脑袋也爆炸。
      
      “你跑几圈了?”
      
      “什么几圈啊,我还没开始跑呢,这不看你在球场上大发雄威,我不得给你好好加油。”
      
      “那现在开始跑吧,我陪你。”王子宁点头道。
      
      梁文韬愣了一下,看着王子宁:“王头,这就我对老头子报的一个借口,你真当我来跑步的?我年轻新陈代谢快,长点肉不容易。这点储备也是为了更好给脑袋供氧,不得好好珍惜。”
      
      会跑到学校,是梁老爹开车送他到这,盯着他进了操场,不然早溜热闹地方逛去了。
      
      看着小伙伴捧着肚子的无耻样,王子宁不屑的嗤了声。
      
      “我回去洗澡了,你也别在外面瞎晃荡了,早点回去吧,明天见。” 王子宁转身离开。
      
      “我陪你回家,我再打车回去。”梁文韬赶紧跟上,“王头,最近有一爆炸性新闻,你听说了吗?”
      
      王子宁早就习惯小伙伴的八卦爱好,国内国外、家里家外、学校社会的大事小事,没有他不知道不感兴趣的,学习除外。
      
      “没兴趣。”王子宁抓了一下汗湿的头发,果断摇头道。他要表露一点想听的意思,这哥们能说上一晚上。
      
      梁文韬毫不在意,依然兴致勃勃道:“那个明星王媛,你不是挺关注她的吗,自杀了!”
      
      梁文韬没有看到意想之中惊讶的表情,恍然道:“你也听说这消息了吧?那个没自杀成,被救回来了。现在新闻都说她是意外煤气中毒,但经过我筛选分析网上的信息,加上有一手的内部消息,可以肯定的说,她是自杀的!前两年不是有明星抑郁症自杀了吗,听说王媛也有抑郁症,挺重的。”
      
      “梁文韬,我警告你,不许散播谣言!”王子宁肃着脸道。
      
      梁文韬愣了一下,随即道:“明白明白,理解理解,粉丝都不相信她会自杀,我这也不是诋毁你偶像,我只是分析这件事。”
      
      “她才不是我的偶像!”王子宁几乎跳脚,“再提这个人,我们就断交!”
      
      梁文韬深吸一口气:“这么严重?!”
      
      王头这哪是一般粉丝,已经属于真爱粉,还隐蔽的深怕别人知道自己粉明星,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状态,难道因为他粉的明星年纪比较大,怕人家以为他有恋母情绪吗?
      
      梁文韬自认是班级里的柯南韬,王头这种偷偷收藏明星照片,收集明星信息的事,他怎么可能没发现。当时还挺惊讶,现在的少女组合是学校男生共同的爱豆,发现王头喜欢的是三十几岁的老阿姨时,他确实有点吃惊,不过这个阿姨长得真心漂亮,他觉得尚能接受。没想到王头平时挺大气,这事上还扭捏不好意思。
      
      “行行,我不说了。你知道,我是永远支持你的就行。喜欢是不分年纪的……”
      
      “砰”的一声,梁文韬晕眩的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摸着前额,有些懵。
      
      王子宁帅气的挥手作别,颠着球走人。
      
      在梁文韬视线看不到的地方,王子宁吡牙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想到水哥(梁文韬名字和八卦性格有滔滔不绝之意,所以同学们一致给他起名水哥)胖脑袋还挺硬的。
      
      对朋友当然不能出“手”,但还是要让他吃点小苦头,免得大嘴巴乱说。
      
      不过想到他刚才的话,王子宁心情又有些不好,他不喜欢那个人,但是也不想别人制造谣言伤害她。
      
      ————
      
      范姜玟打了两个工作电话后,正打算收拾东西回自己住处,刚想敲门和家人告别,看见书房门被拉开,兄长有些无奈的从书房里出来,老两口的脸上带着丝沉重。
      
      “爸,妈,我先回去了。”
      
      “宁宁去踢球了?”吴晗问。
      
      范姜玟点点头。
      
      “刚吃了饭不好马上运动的,你刚才有没有提醒他?唉,你肯定没说。”吴晗不放心地道。
      
      “你们也早点回去吧。”范姜爷爷对一对儿女挥挥手,转头对老妻道,“我们出去散会步,顺便看能不能碰上宁宁。”
      
      范姜兄妹和老两口一起走到门口,看着父母相携走远,范姜玟说:“我觉得你过于关心王媛了,你不要说因为宁宁关系。现在李晓芸有身孕,我觉得你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她身上。”
      
      “我以为你不喜欢李晓芸,没想到你会为她说话。”他和李晓芸的关系曝出来的时候,范姜玟的反对声是最大的。
      
      “我现在也不喜欢她,但并不影响我对你的忠告,你这段时间为王媛的事跑前跑后,是不是忽略了现任?在你上一段婚姻里,你抛下临产妻子跑去看了十几天球赛的事,希望不要再发生。”范姜玟平心静气地道。她今天说这话,也有李晓芸这段时间给她打过两三个电话,顾而言他的想打探消息原因,虽然她不喜欢李晓芸的做法,但觉得孕妇应该受到尊重和保护,所以才会对范姜良说这番话。
      
      范姜良没有言语,上段婚姻失败的原因,大半责任在他身上。王媛怀宁宁的时候,才只二十一岁,他比她大了十五岁,知道王媛性格敏感,应该更迁就和包容她,但他那时只会和她争吵冷战,后来还跑去看球赛,差点错过宁宁出生,她产后抑郁,他也一直没发现。这些年,随着年龄渐长,心里越觉得愧疚,王媛这次出事,他才想能尽力多帮一些。
      
      这边的老两口在校园里慢慢踱步。
      
      “……小小人交到我们手里的时候,不到两岁,那么一点点,发着高烧浑身抽搐……
      
      医生说,孩子烧太久,怕以后会影响大脑发育,我们俩几天几夜不敢睡,一直守着孩子。
      
      他们做父母的,抛下孩子去拍戏,我们儿子虽然混,中间还跑回来几趟,电话来问孩子情况。王媛,我真想不通,这可是亲妈啊,她把孩子交给我们以后,真的就再不过问。后来两人办了手续,这十来年间,她看孩子的次数,一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我们宁宁颠颠学走路的时候,是我们陪着的。他开口说话,会叫的是爷爷奶奶;换的每一颗乳牙,是我们收藏着;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王媛知道吗?
      
      吴晗凝噎。
      
      范姜爷爷轻轻的拍了拍老妻的背,脸色也更沉了。
      
      刚才儿子在书房找他们商量,想让宁宁和王媛生活一段时间,他们当然是不同意的,但儿子坚持,王媛现在精神状态好转,让母子相处一段时间,培养感情,对宁宁来说,也是弥补缺失的母子相处的机会。
      
      王子宁是老两口一手带大的,对于他的安排,两人比范姜良更有话语权,但是范姜良的意见,他们也不得不考虑。
      
      “这事不急,我们找机会了解一下宁宁的想法,我们尊重孩子的决定。”范姜爷爷对老妻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