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不要乱吃东西(9) ...

  •   白夙猜到了简硕的心思,她觉着这人真是把路走窄了。
      
      虽然看不上孟君寻那种直奔救世济人而来的圣父心理,可他都能凭前人的经验认为,旅行者是来“拯救”末世,积攒功德,那就说明,游戏里没出现过这种近乎于献祭的恶趣味。
      
      但她没说话,只沉默的当一个好听众。
      
      当时动手的是顾彩,她试着划开一个囊泡后,里头脓黄色的粘液流了一地,随后,破口里头颤巍巍的伸出了一只皮肤被腐蚀殆尽的手,似乎是无力自己从里头挣脱出来,需要外头的人拉他一把,不断的求助。
      
      顾彩一愣,难道里头真的是有意识的人类,还在求援不成?她下意识就要伸手,但简硕在电光火石之间,将顾彩撞开,亲自凑过去。
      
      但他递过去的不是手,而是一柄刀子。
      没什么依据,就是觉着见过了那么多变异幸存者都只剩攻击性,这个都只剩半具骨头架子的东西没道理突然转性反而需要别人帮助了。
      
      里头的手似乎没有视觉,只根据声音和震动找寻方向,一把攥住刀锋。
      
      如同没有痛觉似的,哪怕刀刃已经陷入皮肉,卡在指骨的位置,仍旧不松手,反而不断用力。
      也分不清是要将简硕拖进去,还是要自己借力挣扎出来。
      
      简硕立即用力挥刀,切断了连接点,只见幸存者断指的伤口处,浑然没有筋肉骨骼,只有格外紧实的浓黄色纤维。
      
      不是人,只是某种东西的拟态。
      
      而没骗到人,就不需要继续拟态了,这坨黏菌不断涌出,卷起了有棱角的东西,将其他囊泡也割破,所有的黏菌混合在一起,成了史莱姆一样毫无办法攻击的敌人。
      
      这之后就是夺命狂奔了,期间另外三个小混混都跟他们走散,只有他们四人一直逃到殡仪馆门口,最终以牺牲一人为结束。
      
      白夙听到这儿,莫名有些心虚的移开目光。
      
      那混混头子,怕不是因为得罪了她,运势太低才死在这儿的。
      否则,但凡跟他的手下一起往别处逃,也就不会成为替死鬼了。
      
      该说的都说完了,简硕顺水推舟的建议从天台一层层往楼下去探索殡仪馆内。
      
      “我认为,这些已经异化的没有人形的幸存者,肯定藏了什么秘密,只要找到答案,就能完成任务。”
      
      也不知道根据是什么。
      
      对此,白夙倒是没有异议,黏菌她肯定不行,但如果只是荆棘的话就没问题。
      
      然而接下来就有了分歧。
      
      简硕建议四个人一起走,这样遇到危险可以互相照应。
      
      但季远立刻反对:“分头行动吧,这殡仪馆后院还有两排焚化炉呢,可不比医院小,四个人一起,得多久才能搜完?”
      
      话说这么说,谁都清楚他是不愿意跟那二人一起行动。
      真遇到危险,照应是不可能的,被扔去挡刀子还差不多!
      
      简硕则根本不在乎季远说什么,一双眼睛只盯着白夙:“那些黏菌能追出三条街,院子里荆棘没道理不能进楼,两个人还是太危险了,如果一定要分组,那我跟顾彩就不能参与了。”
      
      反正要么四个人一起,要么就他们在这儿干等着,让另外两个人去干活。
      
      虽然是耍无赖,但这话确实给了白夙启发。
      
      院子里的荆棘沉寂了没错,但它们并非地缚灵一样的鬼怪,有无法逾越的行动范围。
      
      难道是畏惧着,又或者是保护着建筑物里的什么,所以才不会冲进来肆意妄为?
      
      调查是一定要去的,但白夙还打算借此机会弄明白另一件事。
      
      “还是要分组走……”白夙唇角微微勾起,看向简硕,“但既然是你们怕遇到危险没有照应,那就把能打的两人拆开,顾彩跟季远一组,而你跟我一组,怎么样?”
      
      简硕满口答应。季远跟顾彩虽然不乐意,可一个刚被救过,另一个习惯于服从命令,也就没再反对。
      
      殡仪馆本身一共分为两栋建筑,由一些连廊组合在一起,一边是停尸房和举办遗体告别的厅堂,另外一边则是焚化炉。
      
      焚化炉听起来更渗人,但在这局游戏则相反——
      骨头渣子里大概生不出什么怪物。
      
      分头行动之后,顾彩跟季远从室外楼梯去后院焚化炉那边。
      
      白夙和简硕调查殡仪馆大楼,自室内从上往下走更方便,天台大门锁着,白夙原本想叫格亚直接将门拆了,但简硕却先行掏出了一整套□□。
      
      白夙看了一会儿,突然问:“你觉醒的能力是什么?”
      
      她实在太好奇了!
      
      简硕似乎没料到白夙会如此直接,没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那你的能力又是什么?”
      
      格拉西亚已经亮出了他的利爪。
      这个男人真是不知死活,竟然问到契约者最不想暴露的问题。
      
      但白夙却不生气,只是微笑着:“你之前不是看过我如何将季远救过来了吗?”
      
      季远的角度认为她的能力是浮空术一类,为什么你没误会。
      
      简硕眸光闪烁:“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可以交换这个情报。”
      
      白夙看出他想利用自己的好奇,利落的点头:“成交。”
      
      “我的能力,是能看到别人的运势,而你是我至今为止见到的最强运之人,所以我才很希望能跟你合作,你的运气加上我的经验,以后的游戏会变的很容易。”
      
      “咔哒”一声,门锁开了。
      
      推门激起的灰尘在不甚明亮的光线中狂舞回旋。
      
      白夙先行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轻松的说:“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这桩情报交换你很亏哦,我的能力就是天赐强运。”
      
      格拉西亚一挑眉,轻笑一声。
      他的契约者,看起来不谙世事,认真起来也是狡诈的很。
      
      简硕也跟了上来。
      “那你是怎么将季远带过来的?”
      
      果然还是不很相信她。
      
      白夙叹了口气,似乎不乐意透露,很是烦恼。
      
      就在简硕要以退为进的表示不说也没关系时,就听白夙幽幽的道:“是我养的小鬼。”
      
      简硕一时无语,原来小鬼还能这么用?
      
      而格拉西亚则上前几步,附身问道:“怎么,我很小吗?”
      
      白夙不走心的应付:“不,你很大。”
      
      毕竟他现原形的时候,翅膀张开,有那————么大呢。
      
      总而言之,简硕已经认定,白夙是个既有时运又有实力的大佬,接下来的态度格外殷切。
      
      不得不说,刻意献殷勤的时候,人总是很会察言观色。
      
      简硕看出白夙似乎有洁癖,会小心翼翼的的绕开垃圾,就走在前头,开路的同时替她清扫,活像个在婚礼现场给新娘子扫障碍的助理。
      
      事实上,白夙如今也确实像个入场的新娘子,正由格拉西亚扶着往前走。
      
      虽然知道医院中的惨状,但这一路的脏乱,还是超出了白夙的心理准备。
      
      碎裂的棺材,残破的衣服碎片,还有黏在门边转角的皮肉碎片。
      
      荆棘不进来,这一切只会是当初他们变异还不严重时搞的破坏。
      
      可白夙有点想不通,抓活人来转化成同类她能理解,尸体也不放过?
      
      “或许就是单纯的要吃而已,一旦变异之后,搞不好饮食习惯也变了。”简硕这样说了一句。
      
      他没注意到,身后原本只是因为洁癖而嫌恶皱眉的姑娘,面色突然一白。
      
      格拉西亚不耐烦的冷哼:“果然还是应该杀了他。”
      
      随便一句话,就能戳到最让她不高兴的点,也不知道留下这人有什么用。
      他的契约者,还是太善良。
      
      一瞬间,格拉西亚已经准备好偷袭,并在鲜血滴落在地之前,将人丢出窗外,扔给那些荆棘享用了。
      
      但白夙却突然拽住了他的袖子,低声道:“没这个必要。”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若是有危险,将简硕丢出去当挡箭牌,她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但为了一句话还不至于,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毕竟谁能想到,她一个样“小鬼”的,见鬼怪和尸体都不慌的人,会被“同类相食”四字刺激到?
      
      这跟她的洁癖一样,都是拜她母亲所赐。
      
      她的母亲,也就是上一代的白氏家主,在生命的最后十年,以睡前故事的方式,给白夙重复了无数次白氏家族的由来。
      
      白氏一族在什么年代开始扬名,在旁人视角都是不可考的久远过去,而诞生于世间则要更早。
      
      久居于齐鲁,是因为先祖诞生的偏僻的岛国,是在山东半岛附近。
      
      那是时常有仙女从云端降下,于浅滩上弄波戏水的地方,也许正是传说中的蓬莱。
      
      很老套的,一位下凡戏水的仙女被偷走了羽衣,从而没法再回到天上,不得不跟一个人类男性做起了夫妻,成婚生子。
      
      但这可不是中原缔造了七夕节的唯美浪漫故事。
      
      村子的风俗原始而野蛮,村长处心积虑禁锢一位仙女,是为了将仙人血脉据为己有。
      
      然而仙女生不出孩子。
      
      村里的巫医说,这是因为仙女只有仙体,没有属于人的血肉,所以无法结出子实来。
      
      白夙还记得,每每讲到这儿的时候,母亲的目光总是很悠远,仿佛这不是代代口耳相传下来的故事,而是她的亲身经历。
      
      “所以啊,我们的先祖,被喂下了许多人肉。”

  • 作者有话要说:  毁童年黑神话系列
    ps:哪怕是原版的牛郎织女故事,我个人也不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